剪纸专辑

博客

2007年12月29日星期六

学弟


记于14/12/2007

今天在msn里,认回一位学弟!
哈哈!我们聊学校,聊老师,聊认识的人!
我还说要去找他青春十八的照片!
吓到他说他也要找我青春十八的照片,
而且si都要跟朋友借到一本!
世界真是很小!
昨天还和大哥聊起许多巧合!
今天就被我遇到了!


去打包面粉板吃!
想到人家说老板有数过的,每碗26片而已!
无聊兼好奇的我也边吃边数!
结果,我的一共有46片!

2007年12月28日星期五

买裤



14/12/2007



今天请了假,在瓜子游荡时!
梅干说要载我去巨人买裤!而且,已经快到我家了!
吓???
我马上关电脑,告诉心我和梅干要出门了!
兵分两路,梅干去做工,我去逛街!
后来,和梅干去士乃吃饭!
沿途,梅干劝我要好好照顾自己!
还打电话约龟大哥出来一起用餐,可惜那家伙没空!
回程时,梅干还说要通知echo,我们去她的地盘吃东西!

遗忘




我想,我是个很容易被人遗忘的人!

在人群里,我喜欢躲在角落!

人一多,我就越想躲!

人一多,我就越沉默!

所以,很多时候,我会被人遗忘!

对我!也是好事吧?


2007年12月18日星期二

倒数三天



还有三天就是星期五!
和梅干去吉隆坡找盈的日子!
说不紧张是骗人的!我很紧张!很担心!

加上最近是雨季,我又一直淋到雨!
身体有些不妥,不知能挨到星期五吗?

行李还没收拾,因为不懂要带什么好!
还有这几天公作量增加了很多!
星期五又有人请假,不知能否赶得及!
吃饭时间都拿来赶工,应该赶得及吧?

2007年12月15日星期六

第一天上学


当初,小欣第一天上学!我妈很担心,坐立不安的一直看着时钟。
时间一到她立刻迫不及待的跑去接小欣。
到了学校,看到其她的小孩乖乖坐在里面等人来接!
而小欣在门口跑来跑去。
好像那里是她的家一样。
回到家,小欣立刻吵着要吃东西!
母亲就问她,学校不是有东西吃的吗?
小欣说有饭吃,可是没有肉,只有菜,
她不要吃菜,所以只吃白饭!
还说老师只给她一点点的饭!
母亲心疼不已,其实是小欣的食量特大!
她一天到晚不停的吃,学校哪里有那么多东西给她吃?
结果,小欣每天都带很多食物去学校吃!

离家出走


时间要追溯到我遇到打击,热心的梅干约我和龟一起用餐那天!
途中,梅干问我要不要和她及盈一起去高渊旅行!
我想,伤心欲绝的时候,散散心会不会好点?
于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便点头答应了!
梅干很开心,有伴陪她一起上吉隆坡了!
后来,冷静下来后,有点不知所措!也有点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
我没有出远门的经验!也没去过旅行!
不知道我要做什么,要准备什么!
甚至连长裤,及膝裤都没有!我只有裙子!
她们说穿裙不方便!我就到处去找裤子!
买回来试穿,发现穿那些东西很幸苦!

妹妹,同事听到都张大双眼,不能置信的望着我!似乎把我当作外星人!
让我犹豫,我是不是不该答应出门?
时间已进入倒数阶段,我也越来越紧张!
万一,她们见到我之后,不肯再跟我做朋友了!我会很难过的!
不过,已经不能临阵退缩了,不然,梅干会气到跳脚吧!

剪纸~字很重要吗?

157603


这个图,是在报纸上看到,觉得很漂亮,就弄成剪纸!
那时,刚开始剪不久,剪纸图有限!
所以看到任何有希望弄成剪纸的图,我都会修改成剪纸!
当时用的是张小泉的大剪刀!剪得好幸苦!
原图是没有字的,剪好后,亲戚朋友都没什么兴趣!
我也很纳闷,我的审美观真的那么差吗?
为什么我觉得漂亮的东西,别人却觉得不好呢?
后来,一时贪玩,加上了年年有余的字眼!
结果,很多人都要讨这一张!
难道字比图更重要?

2007年12月14日星期五

又出糗了!


经理下令星期六要回去公司大扫除!
有位同事的孩子生病,可以留在家翘脚!
而大伤风却还要回去大扫除的我,心理已经很不爽了!
不过还是耐着性子,不发作!
然后,大扫除时找到一幅贴着全部工作人员照片的框!
新的经理看到我的照片说:“dulu ada isi sikit, sekarang tinggal tulang saja!"
听到经理这么说,我忍不住负气的答:”habis,semua barang dah naik harga,
cuma gaji tak naik, macam mana tak tinggal tulang saja?"
说完了,我已经很后悔了!众目睽睽下,我竟然这样出言不逊!
心理在哀悼!会不会得罪经理了???
经理只回一句:“nasib baik saya dapat kerja dengan gaji besar!"
天呀!完蛋了!
后来,经理有好几天都没跟我说话!

2007年12月12日星期三

古来


昨天一早,唐就告诉我古来有摄影队在那里拍片!
还封了路!车辆都不能随意靠近!
后来,他说要倒回去看拍什么片!
说不定需要找临时演员,他就能毛遂自荐了!
我听了很好笑,叫他赶快去,然后告诉我是谁!

到了晚上,我又听说来的是一位国际巨星!
不是来拍片,只是包下一间饭店吃饭!
哇!为什么我昨天没有请假?
为什么我昨天没有刚好去古来?
为什么唐没看清楚是谁?
如果真的是他,我想我会丢下工作!
搭巴士飞去古来看他!
虽然我不是他的影迷,但有机会看大明星很爽!
不过消息有待求证!

2007年12月11日星期二

雨季


每年年尾,都是我最讨厌的日子!
年尾是我的梦魇!
雨季的来临让我每天提心吊胆,不知旧家几时会“沦陷”!
一想到水灾就头痛!每晚都不能好好的入睡!
还要面对水灾后的后遗症!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唉!昨天家园终于失守了!
父亲回去清洗了几个小时,差不多凌晨才回家!

年尾也是我身体最弱的时候,几乎每天都在生病!
每天淋雨,然后回公司吹冷气,干了又淋雨!
强壮的人都会病,何况是弱不禁风的我?
所以,年尾的我几乎每天与药罐为伍!

雨季何时停?

漂流


前几天一时冲动,问风天漂流到哪里?
他很奇怪的问我?为什么用漂流这字眼?
我说因为他整天东奔西跑的,
所以我就情不自禁的用了漂流这字眼!

我告诉他我要和梅干去吉隆坡会昕沂她们!
他听了很兴奋,也想去!还说可以义务的当我们的司机!
待我说出发的日期!他就“呱呱叫”说他不能去!
因为他隔天要做兄弟!

后来,我问他家里买什么报纸?
他说星洲,我就问他还有没有上个星期五的报纸?
他回答不知道!
我说昕沂上了报,叫他帮忙找找看!
还一时顺口,说找到那份报纸,我就出来和他喝茶!
结果!他说他要去找!

其实风天一直叫我出来,可是我不肯!
因为有很多事情都找他诉苦,他知道很多秘密!
所以,不能见到他!
这次真被自己的大嘴巴害惨了!
希望他找到报纸,可是忘记我说要喝茶!

网聚札记

要感谢的瓜子很多!
首先,要谢谢热心的梅干去pelangi载我!
意外的惊喜是见到久违的盈!
本来好像没打算要过来的海滩男孩!
刚抵达目的地就换地方相聚的敬德大哥!
还有打电话来跟大伙轮流聊天的心!
风趣的alpp大哥及他的朋友们!
还有潜水的girlgirl!
最后是风尘仆仆的兼职导游海龟大哥!
大家说了很多好笑的事!让我很开心!

这次相聚,意义特别重大!
因为是北部的瓜子与南部的瓜子喜相逢!
还有差一点就与他们碰面的盈!
不然就是北部,中部与南部的瓜子相见欢了!

最后是alpp对我们的印象篇!
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非常感谢各位的盛情款待.
终于见识了…..
梅干那大笑姑婆的豪爽.
敬德那温文尔雅的谈吐.
寒新那小家碧玉的羞涩.
海龟那义兴总裁的气魄.

在Larkin车站时,一个梁山好汉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虚惊一场,原来就是海龟.
他分秒必争的带我们游新山,他一开腔,就有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因为时间有限,他要在最短时间内介绍完整个新山的旅游景点.
难得的是,他刚从KL风尘仆仆的赶回来,未曾休息,好感动


~~~昨天和海龟大哥聊起alpp大哥说他有义兴总裁的气魄时,
他很纳闷!不明白为何alpp会那样说!
难道他像混帮派的人吗?我说是气势啦!
今天看到alpp这样形容他!对着电脑笑了足足5分钟!
立刻sms取笑他!哈哈!梁山好汉~~~真是太好笑了!
后来,他又问我,他真的长得很像坏人吗?
害我忍不住又对着电脑傻笑了很久!

2007年12月8日星期六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离别前,把握最后机会,与alpp聊花!
一聊到花,我跟alpp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因为我们都是花友!他朋友还说alpp家的花,三天都搬不完!
我们聊到芳草姐给的葱头!就开始讨论冷藏葱头的事!
alpp说他的水仙经过冷藏后才开花的!
我们的葱头故事听到乌龟懵懂懂!
不知是谁说直接切来吃就可以了!干嘛还放进冰箱!听了就好笑!
老兄,此葱非佊葱呀!
陪着alpp他们上了巴士!
乌龟叫我上巴士去跟他们道别,我以为他又整我了,不肯上!
后来,他自己上了巴士,我正狐疑,没有票为何能上巴士?
他已回头示意我上去!
再次互相道别,虽然有点依依不舍,但还是得离别!
我是最早来,最迟回的!可说是全程参与整个网聚的瓜子!

乌龟载我回,一路上还不断吓我!
他问我,他一直说个不停,是不是很烦?呵呵!
后来,他提到我的伤心事,我的眼泪几乎要飙出来!

到家门口,他很惊讶的说他来过,原来~~~很多年前,我们有过一面之缘!呵呵!
如今,兜兜转转,终于在瓜子认识了!真的好奇怪哦!

小插曲~~~父亲责怪我出去那么久才舍得回家!呵呵~~

游车河

我们去看皇宫,喷水池,大钟楼,柔佛古庙!
一路上,乌龟一边讲解一边慢慢的驾驶!
听他娓娓道来每个景点的故事!佩服!
有时还违规停车让大家拍照!
当然,他的难兄难弟晋德也跟着他违规!哈哈!
每次临时兴起换地方,他就不断说晋德有他这个朋友很可怜!

到了博物馆,alpp跑进去拍照!结果很久都没出来!
乌龟开玩笑的说会不会被捉了?话一说完,就看到alpp出来了!
一路上,大家拍了很多照片!也有很多合照!

我提醒他,动物园还有很出名的黑豹的故事!
他就叫我说故事,我说不要,他自己说!
最后,还是他说了黑豹的故事!
alpp忙着拍照,没听到,上了车才问黑豹的故事说了没?

在喷水池,我站在那里发呆,他竟然拍了一下我的头!
呜!我也步鱼的后尘,被人摸头了!
虽然我不断提醒他,我年纪比他大,但他老忘记!
还说带着我就像带着一个小妹妹!
之前就是因为他说我像小妹妹,我才开玩笑叫他大哥的!
结果他说好呀!反正他有个干妹妹也是像我这样瘦瘦的!
我就说好,反正我也没有哥哥!

忘了乌龟问我什么,我回答不要紧!结果他说“不要颈”,头要放哪里?
咦!好熟悉的一句话,想了很久,哦!唐也说过这句话!

在大钟楼,我和alpp在交谈!
突然看见乌龟要拍照!我就一闪,闪到alpp后面,让他拍alpp!哈哈!
他按了快门,说我竟然还有这一招!呵呵!
这一招,跟鱼学的!嘻嘻!
但愿alpp大哥挡完!

后来乌龟告诉我,他有我的照片,我狐疑的问他在哪里?
他说在echo家!

今天,去了很多地方!而且还是第一次去的!
虽然是柔佛人,可是我几乎足不出户,所以那些地方,我都没去过!
这得多谢alpp大哥!拜他所赐,我才有机会见到那些地方!

最后,晋德终于赶着探望生病了的女朋友!而与我们道别了!
因时间的关系,我们就乘着乌龟的车走过新山的金海湾!
经过玩具城,乌龟说那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哼!不理他!谁叫他每次捉弄我!
一路上,我还蛮担心他们赶不上巴士的!

兼职导游来接班!

到了拉庆,我告诉晋德大哥,我要搭巴士回家了!
他说等下他载我回家!我就留了下来陪伴alpp他们!
晋德先带他们去换票,乌龟大哥打电话来说晋德没有接他的电话!
我把电话pass给晋德,然后大伙找了位子坐下等乌龟来接班!
他们又旧事重提,晋德说他跑很后的!
我就叫他拉乌龟去跑,有乌龟在他后面垫!
说完还有点心虚地望望四周,还好乌龟还没到!
后来乌龟来了,他差点要告诉乌龟,吓得我快快阻止!
给乌龟知道还得了!一定骂我出这么个馊主意!
各位看见的瓜子行行好!可别告密哦!
我可不想被他敲头哦!

乌龟来了,跟大伙握手介绍自己!然后手向我伸来!
我闪一边,然后说我还需要介绍呀?
大家都好笑的望着我们!

说到介绍,alpp大哥一直告诉我他的名字!我却忘了介绍自己的名字!
后来,看还有两个小时,他们才上巴士,乌龟提议带大家到金海湾逛逛!
因为晋德要赶着回家,乌龟说他可以载我回!不过晋德还是陪我们到处逛!

alpp让乌龟看我不肯弄给他的东西!乌龟很惊讶的问我,我弄的呀?
他惊讶的表情真的很好笑!
我说是,他还是一脸不能置信的样子!
我问他:“你知道我是什么版的版主吗?”他摇头!
我说所以我一直说不能弄给他,十八年后就可以!
但他还是要,我问他要来做什么?他说要送朋友!

南北瓜子趣事一箩筐

南北瓜子天南地北的聊,聊得很开心!
alpp他们说跑马拉松的趣事!
他们说有人穿新娘新郎的衣服跑!也有人穿和服跑!
alpp说有人拖着轮胎跑!博得大家如雷的掌声!
还有轮椅的,小孩组的!还有人晕倒被抬出去的!
他们还怂恿梅干及晋德去跑!
晋德竟然拖我下水,还说如果我报名,他就去跑!
我~~~怎么可能会去报名参加马拉松嘛!
后来梅干说要粘那个标贴去跑第一名的那个选手的鞋那里!
那么,她就拿到名了!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然后,人家要颁奖时,看闭路电视却找不到她的芳踪!
大伙听了都开怀大笑!
不过哦,奖金还蛮高的呢!难怪参加的世界级选手那么多
虽然最后都是黑人拿到奖金!但参加的选手依然乐此不疲!

沙滩仔是临时被拉去凑数的!但他很有体育精神的跑到终点!
梅干问沙滩仔还有力踩“blek"吗?然后望一望他的脚!
惊见海滩男孩穿的竟然是拖鞋!!!!
梅干说马来西亚穿拖鞋是不能驾车的!
他不但驾了车,而且还驾到很远!!!

alpp说他关节会痛!跑到某km时已经痛了,但他还是坚持完成比赛!

梅干也说她爬山的趣事!一马当先爬到目的地,冷得发抖的等她朋友上来!
结果,别人来通知她,她朋友上不来!她唯有自己去拍照留念!

还聊到一个很多螃蟹的小岛!那里的居民很纯朴。
就算拿大笔钱招摇过市也不担心会被打枪!
因为那里四周都是海,抢了也逃不出!
梅干说她有朋友是那里的居民!有一次还带了很多螃蟹给她吃!

接着梅干还说她目睹一片片的稻田被水淹没的情景!
还说水很深了,仍有人驾着一辆灵鹿不知死活的冲过去,结果是浮起来的!
大伙都哄堂大笑!

梅干还说了她在吉隆坡回柔佛的途中,因淹水而被困车龙!
结果车死火,她开不了车窗,也无法呼救!
等到车起白雾,人家才知道发生什么事!
后来好不容易叫人把车拖到家里,却能发动引擎了!
那个拖车的人。。。。哈哈!真的可以说目瞪口呆吧?
后来梅干还拿了美女日历来打发那些马来拖车员!

六点多,沙滩仔要回家吃晚饭!梅干也要赴另一场约会!
大伙才离开那里,坐着晋德大哥的车,朝拉庆驶去!

晋德大哥粉墨登场!



到了古文楼!只见一位男士悠闲的坐在那儿!
看过论坛的照片,知道他就是闻名已久的晋德大哥!
感觉晋德好高!觉得他也是属于瘦之一族!
因为乌龟老说自己胖,相比之下,晋德就比较瘦了!

梅干问他知道我是谁吗?
他先答不知道,我暗自庆幸的时候,
他已老神在在的说出梅干帮我取的外号!
天呀!不是全部瓜子都知道了吧?

梅干好奇的问晋德,为何不见他女朋友?
他说她不舒服,所以在家里休息!

由于梅干走的是小路!海滩男孩他们没那么快抵达!
等待他们抵达的当儿,心又摇了一通电话来!
我跟她聊了一会,她就跟梅干聊,然后又pass给晋德大哥!
我继续跟她聊天时,见到alpp他们已经来了!
我告诉心,她说要跟alpp聊,我就把电话交给alpp!
然后心又跟海滩男孩聊,最后电话回到我手里时,
因那里的顾客开始多了,很吵杂!我告诉心,等下再联络她!
结果~~~忘记了!对不起哦!

2007年12月3日星期一

初见alpp



梅干重新发动车子,我拨了一通电话给alpp!
那时他和敬德大哥通话,所以我拨打的电话就接进留言信箱。
我拨打海滩男孩的电话,还未接通,alpp就拨电找我了!
原来,他们也在拉庆!离我们不远!
唉!要是早一点拨电话,说不定他们可以meet到盈!

约好在全马最大的jusco见面!
我们抵达时,我一眼就认出了走在人群里的alpp。
不知为何,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就是alpp!
就像以前在瓜子猜他时,我的直觉就猜那个是alpp!
我告诉梅干,是他们!然后才看到海滩男孩站在前面!

其实直觉告诉我,alpp是很搞笑的!这次见面,也见识到了alpp的健谈!
我还问了他不少花的事!奇怪的是,我见到他,没有初见陌生人的无措!
自然而然的就跟他说话了!

把要他帮忙转交给海儿的礼物交给他!顺便给了他一包矮牵牛的种子!
他打开一看,就立刻开心的说他猜对我要给海儿的东西了!
大伙也顺便看我的礼物!

泊好了车!就在jusco里相聚!
同行只有一位女生,就是girlgirl了!
聊了一会,想找地方坐下来聊!
因为alpp他们刚跑完马拉松,很累!
连海滩男孩也陪他们去跑!梅干取笑他有没有晕倒被抬出来!
谁知高朋满座!就决定去著名的古文楼喝茶!(好像是)
混乱中还不忘打电话通知已经抵达的敬德大哥换地方!
海滩男孩说要回家吃晚饭!梅干说时间还早,不让他回家!

2007年12月2日星期日

再见盈!




终于见到久违的盈了!风采依旧!
还像鱼说的,想让人摸一下的肤质!
见到盈,很开心,不过同行的还有两位长辈!
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我又开始不知所措!
每次面对陌生人或人一多,我就会开始沉默!
我甚至没有叫她们!真不好意思!

梅干载我们去吃三楼米粉!
我不下心吃到很辣的肉片!眼泪立刻不受控制的飙了出来!
真失礼!
后来梅干夹了很多豆角给我吃!

席间,alpp打了一通电话来!告诉我他们到了某个地方!
我~~~不懂那里是哪里!就pass给梅干接听!
alpp说他们有个朋友要回吉隆坡,要去拉庆车站!
可是,我们的车也满了!后来,是海滩男孩载他们去的!
真奇怪,海滩男孩的护照随身带的呀?随时都能过来的?
载盈她们到拉庆,她们下车前,我终于鼓起勇气,
大声跟两位长辈道别!
然后,挥挥手目送她们离去!(我又负责看车!)

疑神疑鬼记



在柏兰宜买了串水晶手链!
然后陪梅干办点事就到关卡那里接盈!
等了半个小时,梅干就往关卡走去!
我留在车里,帮她看车!因为泊车的地点很不安全!
还装模作样的坐在驾驶盘那里的座位,以防万一!
梅干教我开alam按哪里,关alam按哪里!
然后,我把我的小包包丢在座位下!
开始忐忑不安,我完全不会开车,要是有警察来叫我移走,我怎么办?
还有,车会不会突然动一下?要是真的动了,我肯定会尖叫的!
然后,有个男士在车旁不断徘徊!还往车内瞄了几眼!
我全神贯注的暗自盯着他!(当然不会傻到直接盯梢!)
直到他走开,直到他上车!我才松一口气!
但仍然不敢放松戒备!
无论是经过的车及人,无一放过!

然后,警车来了!还在我旁边稍微停了一下!
我吓到不知所措,怎么办?警察来了?
我强装镇定!头部不敢乱动,只用眼角偷偷瞄!
幸好,警车很快就走了!
"碰”“碰”“碰”(心头大石放下的声音!)

大约十分钟后!梅干终于接到盈了!
看到她们,我才如释重负!

十年不见~~~pelangi


到了新山,再转巴士去pelangi!
在掏钱的当儿,电话响起,以为是megan打来的!
紧张不已的我竟然掏不到钱!!!
后来看来电显示,是心打来的!

十多年没来逛,望着似曾相识的一景一物,有点唏嘘!
途中竟然见到靠近pelangi的体育馆有书展!
我几乎就要按铃下巴士了!后来强行按耐住那股冲动,
不过脑袋瓜依然依依不舍的不断回头望!

到了pelangi,到服装店找及膝裤!
老板娘一问明我的来意,就直接了当的说没有我的size!
呜!很伤人耶!
算了!不找了!

漫无目的的逛的当儿,心打电话来!问我见到alpp了没?
因昨天是他生日,心托我跟他说一声!
我说还没,还告诉她海儿的喜讯!
我非见alpp不可就是因为要请他帮忙把东西转交给海儿!

后来,逛到书局,我就在里面流连!
直到梅干来到pelangi,我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外劳巴士???



昨天,是与北马瓜子见面的日子!
九点多,我就在医院对面搭巴士去bandaraya。
上了巴士,很少搭客,只有三位华人,一位印度人及两位马来人!
到了士乃,一批印尼外劳上了巴士!
然后到了士古来,一批泰国外劳上了巴士!
巴士里,异国语言满车飞!一时是印尼语,一时是泰语来凑热闹!
后来,连什么语都分不清了,只觉得脑袋嗡嗡的响!
然后,我旁边的一位小姐下了巴士!
一位泰国小姐坐了下来!
她~~~顺手拉了她的“情人”也坐下来!
应该是情人吧,不然有人会拉弟弟一起坐的吗???
两个人一个座位,当然不够坐啦!结果硬是往我这里挤!
虽然我很瘦,但是也不想被人一直挤到新山,很幸苦耶!
总不成我要让位给他们亲亲我我?
所以,我把我的手握式雨伞,竖立在左边!呵呵!
不过,这趟巴士还是搭得很累!

第一次到echo家游记


10月21日,一点多,无聊的我在瓜子到处闲逛。
梅干捎了一个短消息给我,说她在echo家,问我要过去吗?
顺便把花带给她!
我回复她我不会开车! 也不晓得怎样去echo家!
梅干说来载我,我就告诉她怎样来我家。
小欣知道了,也吵着要去!
梅干到了,我看见车上还有一位女生,第一眼就觉得她是jess,
不过不好意思问!
后来梅干问我,知道她是谁吗?我说是老师!
梅干很惊讶的问我为什么知道?呵呵!直觉告诉我,她是jess!
我们在附近吃了一点东西!然后去echo家看看阿为!
阿为在发烧,很辛苦,echo夫妇也忙着帮他抹身!
小欣开始乱乱翻阿为的书本,我怕她弄坏,不敢掉以轻心的跟着她!
待阿为退了烧,echo才有空陪我们聊了一会儿。
第二次见echo,还是很紧张!不知所措!
更糟糕的是,echo借我的cd,我忘记带出来!
加上小欣简直毫不客气的把那里当成自己的家!
更让我心跳加速!弄得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冷汗直冒!
连阿为的课本,她也拿来涂颜色!
幸好echo不介意!阿为根本不知情,所以不懂他会有什么反应!
然后阿洛先生特地到果园摘了一些龙珠果回来!实在很感激他!
后来,小欣吵着要回家。
回程时,梅干与jess说肚子很饿,要去吃晚餐!
她们问我哪里有好吃的?我犹豫了很久,不知哪里有好吃的!
我平时几乎足不出户,实在不知道哪里有好吃的餐馆!
就带她们去上次带盈去的那间!
希望她们满意那里的环境及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