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08年8月31日星期日

胃痛


这两个星期,一直被胃痛折磨着。
幸好不是很严重的那种痛。
但就算是轻微的痛也很不舒服,药吃了一罐又一罐。
这次发作,是压力的关系,虽然也跟我吃不定时有点关系。
但,做我这行,没办法准时吃饭,有时必须完成了那份文件才能休息。
不然,造成的损失我可承担不起。Photobucket

压力是越来越大了,因为带着两个新人,我不能犯错,我一犯错就会被骂得很惨,我又不是仙,怎么可能不犯错呀?
而且,只要博跟祖犯错,我也一样会遭殃,谁叫我不好好地看着他们?
楼上时不时借机损我,连哲也与我作对,我孤立无援。Photobucket

校园的死亡笔记


前阵子,新加坡第八波道播了两集的死亡笔记。
妹说她的学生看了,有样学样,在学校弄了一本死亡笔记。Photobucket
呃!其实是不知多少本,很多学生都有一本,总之那本笔记风靡了整个校园。
写名字的同学得意洋洋的到处炫耀,被写名字的同学则吓得向老师求救。Photobucket
妹说她拿了几本来看,啼笑皆非的训了那些捣蛋的学生一顿,才将所有的笔记都没收。

2008年8月26日星期二

一棵树的力量


终于见识到一棵树的力量。
一宗车祸在公司门发生,望着门口,神游太虚的我正好目睹意外的发生。
一辆驾得飞快的厂巴撞到一辆行驶缓慢的车(同事是这么说的,我不懂真相是否如他们所说的那样)
待我回神时,只见巴士kiss了车臀部一下,那辆车就飞去了反方向的跑道,真的是飞,因为路中间有很高的分界。
那里正有另一辆车等待着这辆车飞过去kiss它。Photobucket
巴士接着往路边的大树狠狠的撞了过去,猛烈的撞击让树上的树叶及附生在树上的所有植物都掉了下来。(这是后来我回家时,走过去看得到的结论)
十分惊险,我吓得发不出任何声音,脑海中浮现的念头是司机有没有事?
车及巴士都毁了,幸运的是,司机都安然无恙。
那棵树,树干只凹了一点点,巴士毁坏的程度远远超过那棵树。
也幸好有那棵树,不然巴士很可能会撞进公司。Photobucket

2008年8月25日星期一

爱心被

Photobucket

这张被子,是我和祖母的心血!
祖母还能行走时,每天早上都到外面做晨运!
有时,她会拿一些色彩鲜艳的碎布回来。Photobucket
她说做晨运的地方靠近一间小型沙发工厂,
工人会把那些不要的碎布放在门口让人拿!
有些碎布很大片,有些则很小片!
祖母会用剪刀慢慢修剪好,然后拼成一小片的布。
再将那些一样大小的拼布拼凑在一起!
接着祖母一针一线的将它们缝好,虽不是慈母手中线,
但缝一张爱心被子要很久的时间!Photobucket
尤其是上了年纪的祖母,戴上老花眼镜,缝了一天也缝不到几片。
有时一张爱心被祖母要花几个月的时间才完成!
不忍心祖母劳心劳力。
我开始研究母亲的车衣机,祖母略为缝了几针。
其余的我用车衣机慢慢完成,
虽然笨手笨脚的我不擅长使用脚踏式的车衣机。Photobucket
也因拉扯弄断了几条皮带及数之不尽的针。Photobucket
但最终还是完成了这张爱心被!Photobucket

2008年8月24日星期日

排排坐,吃糖果


在车后座照顾颖和嘉,随口说了一句排排坐。
他们就兴致勃勃的接了下去。。。排排坐,吃糖果。。。。妹妹睡了留一个。
我就笑颖说怎么弟弟没有?
她就再念一次,嘉也跟着念,这次颖改了词变弟弟睡了留一个。
然后意犹未尽的两个小瓜,又留了一个给姐姐,给哥哥,给爸爸,给妈妈,给阿嬷,给阿公。
怎么没有留给我?我不是他们的家人,所以没有我的份吗?Photobucket

我有几个部落格?


我到底开了几个部落格?
自己也忘记了,好多个开了却因为忘记是什么email而无法使用。结果又开了新的。
记得Email还有密码的,还有18个部落格。Photobucket
这十八个部落格,只有十个是常有用到。
也许是太无聊了,也许是太多时间不知要如何打发。
才不断开部落格,越开越多。Photobucket

2008年8月23日星期六

照片为什么会不一样?

有点不明白,两张照片,同时拍,为什么拍出来的效果截然不同?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哪一张照片才是真确的拍法?
有些疑惑,有些纳闷。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2008年8月19日星期二

希望=失望


每一天,都怀着希望,可惜每一天都失望。
是我自己要求太多?
还是太执着于完美?
已经越退越后了,几乎没有留下任后路给自己,还是不能得到认同。
为何还不能放弃?为何像个傻瓜般等待着不可能发生的希望?

惊心动魄的一夜?


与其说是惊心动魄,倒不如说是莫名其妙的一夜。
平安宴吃到一半,也许是借酒壮胆,也许是年少气盛,一言不合而大打出手。
可怜的是坐在那里老迈,行动慢的老人家,欲避无从,成了无辜的池鱼。
身在远处,无法知道谁受了伤,只知道厨师幸苦煮出来的美食被牺牲了。
父母担心家人的安危而激动的叫我们逃命,却忽略了行动不便的妹妹。
因为镇定,所以晓得那么远的距离,那么多的人挡着,所以安心的站在那里等妹妹。
万一,万一真的如父母所担心的,真的打了过来,我会等妹妹吗?
还是自己先逃命要紧?我没有答案。
也许我会自私的先逃命,也许我会拼命的拉她出来!我真的不知道。

2008年8月18日星期一

集体殴斗


在29哩的万孚华小大吃大喝时,竟然现场目击了两宗殴斗事件。
涉及者都是青少年,很年轻。
第一宗被工作人员合力拦下,只是轻微的肢体冲突。
在工作人员的劝阻之下,平息了干戈。
没想到,他们还未就坐,另一宗冲突事件又发生了。
这次我看到有华人,有印度人。人数比刚才那批多一些。
接着,就像看电影般,看到几张椅子在空中飞来飞去。
然后我就拿我的东西准备逃走,所以没看到杯子也在空中飞舞,只听到此起彼落的打破玻璃声。
母亲吓坏了,猛推我,几乎把我推倒,我生气的责备了她。
要走就走嘛,干嘛大力的推我?万一真的跌倒,会被后面蜂拥而逃的人踩的耶!那我不是无辜挂彩?
她每次都是这样,一有什么事就推人,上次还把我推出马路,害我捏了一把冷汗。
殴斗发生的地方,离我们这座还有段距离,我不担心逃不了,加上门口只有几步的距离。
只要没有乱成一团,相信很快就可以逃出来的,所以我和弟弟还很镇定的在那里“看后续发展”。
结果,父亲也开始发飙骂人,我们只好离开那里。

电脑冒烟!


将近放工时间,珠拉的电脑突然发出怪声,一阵清烟从银幕那里冒出来,接着就闻到一股烧焦味。
手足无措的珠拉问我怎么办?
我也不懂该怎么办,就叫她把电关掉。
这是第三次发生这样的事了,之前看过server冒出大量的烟,吓得六神无主。
这次有了经验,但心里还是有点发毛。
因为对电脑的了解不够,不晓得电脑究竟会不会爆炸的。
还是谨慎些的好!

医病鱼


昨天去了tesco购物。
小瓜在门口已经呱呱叫,然后冲到一间小铺子前。
好奇的我也忍不住跟了过去。
只见几位马来女生站在水里,四周有许多小鱼围绕着她们浸在水里的双脚。
望了一眼传单,才知道这就是医病鱼。
知道有这种鱼的存在,只是不知道这里有。
20分钟要12元,30分钟要18元。
下次有机会,试一下是否真的有效。

2008年8月17日星期日

幸福遥远吗?


尽管我的心境让我的日子过得不好。
但我知道我还拥有幸福,
我有家人,虽然家人对我有些不闻不问。
我有弟妹,虽然很少联络,常联络的又有病,我也无法倾诉什么。
我有工作,虽然这份工作很受气,干得很幸苦。
我有家,虽然是别人的名字,但他应该不会赶我走吧?
我会做手工,虽然做得不是很好。
我有朋友,虽然只有两/三个。
我还有健康,虽然也不是很健康,但至少能走能跳。
有些东西,失去了才知道拥有时是很幸福的。

孤单


从小就一个人,没有什么童年玩伴,当然也没有什么机会出去玩。
陪伴我的只有祖父祖母,几乎没有任何的娱乐。
我只能自己跟自己玩,自己跟自己聊天。
求学时期,我已开始不合群,多数是当独行侠。
朋友不多,来来去去只有两三个。
到现在,朋友仍然不多,依然只有两三个。

出来工作,跟同事们也无法成为朋友,大家勾心斗角,只为了表现。
我以为会有朋友,却被我知道我所谓的朋友在我背后数落我。
加油加酱的,害我蒙受许多不白之冤。
从此,在公司我也是独来独往,独自完成自己的工作。
在家,我也算是孤单的吧?
回到家就对着电脑,很少与家人聊天,因为话不投机,吵架比聊天多。
小瓜也是我吵架的对象,每天都会跟我吵一顿。
我想我是这世界上唯一会和小孩子吵架的人吧?

尝试过走入人群,可是不晓得要怎样与他人沟通。也不懂要怎样和人打成一片,我一开口就会得罪人,这点我很清楚,不管我怎样小心翼翼,我还是会词不达意,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也许还是孤单比较适合我吧?

企鹅也疯狂


陷害别人


随后就有了第二个版本,所谓害人害己,自己也掉下了


让你小子欺负我,我要先下手为强


来,咱换个位置再比试


我才是最强的企鹅

一直很喜欢可爱的企鹅,多亏有tai,
今年终于如愿看到真的企鹅,
游泳时,仿佛有气泡自它们的身上冒出来。
像极了水中的精灵。

有趣的狗狗





























因为童年的阴影,看到狗总是心里发毛。
不过只要那只狗不吠我,不靠近我,我还能像个淑女在它面前走过!
(天晓得我很想拔腿就跑,可是为了保持那可恶的形像,唯有装淑女)
也不能像个泼妇,在大街上骂狗,跟狗吵架。

tai传了这张有趣的图给我,让颓废的我看了也不禁莞尔。

2008年8月16日星期六

小大人


上个月,颖生日时打电话给她。
她一接过电话,听到我的声音就立刻喊妈妈。
我说不是妈妈,是姨姨。
问她有没有蛋糕吃?她说有,同学们还唱生日歌给她听。
问她有没有一起唱?她回答老师说生日的人是不用唱的,由别人唱给她听。
她说话的语气,简直是个小大人,有板有眼,害我忍俊不禁。
我说我准备了一件衣服送给她,她说好!哈哈!

今天打电话给嘉,问他生日要不要吃蛋糕?嘉说要。
问他要不要吃冰淇淋,他说要。
接着他说了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嘿。
和嘉说话有点逗趣,因为他随时会给我无厘头的答案!
跟颖相比,嘉有点慢半拍,可是呆呆的他可爱极了。
因为颖参加生活营,没和她说到话。不知道她又学到什么?

宽柔嘉年华(22/06/2008)







当天颖和嘉在我家,决定带三个好命得没搭过巴士的小孩搭巴士。
结果因为下雨,计划取消,可是记性好的颖一直念念不忘要搭巴士的事情。
还为了此事闹别扭。失信于小孩,还真有点难过呢!





















看到舞狮,兴奋的跑前去拍照,然后叫小瓜们拍好队,摆好pose让我拍。
谁知道一位学生告诉我,不能拍照,看到小瓜们难掩失望之情。
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要是早点帮她们拍就好了。




















儿童创意填色比赛,小颖对这个很有兴趣,一大早就嚷着要参加。
只是当天我们起身时,报名已经截止了。
小颖虽然不爽,但她也很懂事,没有吵闹。因为是她自己睡迟了。

加班还是受气?


约了副经理七点半到公司,结果她八点多才姗姗来迟。
楼上的scrubbing做不完,要楼下的帮忙,他们的工作我不会。
所以我先做自己的东西。
等到哲来了,我的工作也做得七七八八,就问他那些东西要怎么做?
他竟然叫我不懂就找字典。
岂有此理,我哪里得罪他了,整天找我麻烦,动不动就拿我来出气?
好!你不要教我,我就不要做,反正那不是我的工作,你们自己慢慢做!
当时,我很想收拾东西直接回家了,好心帮忙反而遭到这样的对待。

从早上八点多做到傍晚五点多,很累。
没有去外面用餐,因为带了很多零食,饼干去上班。
那非说明天还有,我说我可能不去了,要休息一下。
每天这样加班很幸苦!何况还要被楼上的人冷嘲热讽的,我受不了!
他们对我不仁,我干嘛还要讲义气?

2008年8月15日星期五

哪个瓜要找两年前的单据?


不知道总行的人发什么神经,突然传真了一张纸过来,叫我们找出list上面的单据。
副经理叫我去找,我一看list,够力咯,从2006年到2008年的单据。
我的行业,每天的单据就一大堆,几天就一大包了。
呜。。。呜,结果我今天就在储藏室把单据一一搬出来,逐一找。
找到了,还要跑去楼下复印,今天的运动量真是这个月之冠了。
到底是那个瓜要找的?真是岂有此理。
花了五个小时,才把那些单据找完。
累得腰酸背痛,当很显的时候,很想打电话找人聊聊,可是却不懂打给谁好?

有些找不到,我打电话问别的分行的职员,哪知后来被是非精和哲臭骂了一顿。
我哪知当时她们在说那间分行的职员的是非呀?
我的心里只想着那些单据,难不成我空闲得站在那里偷听他们说人是非呀?
哲不再是我认识的哲了,他跟是非精一伙了,对我也冷嘲热讽的,让我很难受。

2008年8月13日星期三

抢东西


盂兰节盛会,小孩子唯一能做的,就是抢东西,当时的确是用来抢的哦。
摆在那里的东西,有甘蔗,包子,红毛丹,发糕,噜古等,都是小时候可望而不可及的,当时大家生活拮据,哪里有钱买水果吃呀?
当负责人一声大喊,围着的绳索应声而被剪断,所有的大人,小孩都一窝蜂的涌到瞄了许久的目标前面,不管那里的烟与烛火是否还在燃烧着。
总之看到什么就拿什么,然后往自己带来的纸袋里一丢,就抢第二样了。
当时很混乱,也很热闹,几乎所有家庭都全家出动参与盛会。
小孩子都很机灵,左钻钻,右钻钻,收获往往比大人多多。
当时也没听过有人受伤的事件。
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拿到一只鸡,哈哈,厉害吧!
因为鸡是最难拿的,只有一只而已,是放在另一边拜拜的。

后来大家的环境变好了,就转变为印度人拿,多数华人只是在那里看热闹而已。

山大人


不知道为什么祖母称它为山大人?
曾经想过,那个是什么?是地藏王吗?是阎王吗?

每一年盂兰节,会有人挨家住户的来要求募捐。
然后总会搭一个大大长长的帐篷。
左边不知是拜什么,从没有细看,中间摆满了各种水果与糕点。
右边就是祖母所说的山大人了。
从小祖母就要我们摸摸山大人的脚,因为他扎得太高大了,只能摸到它的脚而已。
还说摸了它会保佑小孩子快高长大。
两边的长大后才知道是什么,一黑一百,所有人一看就明白了。

山大人头上有个观音雕像,是观音吧,这么多年都没看过。
听说每次要烧山大人时,村民就会抢那个观音像,听说得到了会有好运。
这个也没得到证实,因为烧的时候,我被禁止靠近那里。
到现在,还是个不解之谜。

再见葱兰盛开








































也许是最近一直下雨的关系,葱兰又开出美美的花
是我喜欢的粉红色,总觉得粉红色的花比较漂亮。
而且,还一次开了四朵,是新纪录哦!
为了拍它,擅闯邻宅!跑进邻居家拍。

蓝蝴蝶即将开花



















去年的圣诞,与鱼,梅干,盈和盺在太平渡过。
带回来的是几盆艾紗姐的爱心植物。
这盆蓝蝴蝶也是其中之一,梅干和盺都有一盆。
她们的早在去年或今年年初就已经绽放出美丽的花朵。
只有我的毫无动静,是不是不喜欢我家呀?
怎么都不肯开花来给我瞧瞧?

不久前,准备上班时,看到我的蓝蝴蝶,有花蕾了,
哇~~~~来到我家八个月了,终于肯开出蓝色的花给我看了吗?

贺卡天地~water fall卡





















某位网友step by step教我做的waterfall卡,很感激她。
虽然我做出来的卡片不如理想,但是还算满意,至少算成功了。
可以自由的拉上拉下,蛮好玩的。
打算再做多几张。做到满意为止!

从来不知道卡片可以那么多变化,那么多技巧,那么多的工具要买。
我只有简简单单的几样工具,也只有一百零一个punch,
多数都是用手自己慢慢剪的,效果当然与punch出来的相差十万八千里。
还有什么ink那些,我一样都没有。

贺卡天地~失败的作品





















也许是欲速则不达,越是要求做得好,越是做得不好。
想像与做出来的效果差了十万八千里,是我自己太过执着于完美吗?
还是因为心情的关系?无法静下心来,好好的让灵感拜访我?
下次,希望会成功!

心情起伏不定


这两个月,心情起伏很大。情绪也相当不稳。
却不敢爆发,还要勉强自己打起十二分精神面对工作,人群。
压力来自家里,来自公司,来自对自己的要求,来自他。
我无法舒减压力,没有人可以倾诉,毕竟自己的事,要自己解决,不能老是拖累人家。
越来越讨厌这样的自己,可是又不懂要做什么,要怎样改变。
对自己的无能感到悲哀,绝望。
我似乎是个废物,做什么都做不好,做什么都会被人骂!
如果离家出走,会不会成为报上的新闻人物?
也许,不会有人找我,我的离去,所有人都会放下心头大石,从此不必再面对我对他们来说是好事。
可是,离开了家,我会开心吗?
我舍得家人吗?那种死了都不会有人知道的情形是我要的吗?
我想,我做不到,就算我再不孝,我也要奉养父母,不能丢下他们不管。

雕出的书签




















前阵子,疯狂的让自己很忙碌,一有空就搬工具出来做贺卡。
可惜灵感去找别人了,暂时没空来我这里。
脑袋空空的,又无聊,只好随便找点东西来割割。
结果就雕出了几张书签。
觉得很满意,很久没有做出看得顺眼的东西了,
脑袋也生了锈,需要好好的洗一洗了。

贺卡天地~思念依旧





















因为思念,亲手做了卡片。
一张张送不出的卡片,代表一份份无法传达的思念。

矛盾


内心很矛盾,天使在激励我,不断告诉我还有朋友,家人关心我,我要为她们努力振作。
另一边厢,恶魔却不断告诉我一而再的被人背叛的伤痛,与其这样没有意义的过着日子,不如早点放弃算了。
反正到头来,每个希望都会变成绝望。心如刀割的感觉不想一次又一次的承受。
天使战胜的几率很少,但还是有。
我只是单纯的忧郁症吗?还是精神也出现了问题?
现在的我,还有理智,可不知几时会失控,到时我会做出什么事?
到时还会像现在那样痛苦吗?
我应该相信挨了过去,明天会更好吗?那我希望这个明天快点到来,这次希望不会是绝望。
我要加油,就算只有一个人在乎我,我也要为她而加油。我不能做傻事,天使也要加油!

下腹怎么会痛?


胃痛不是应该是小腹上面痛的吗?这次怎么会连下腹也痛的呢?
不论是上大号或者小号,都痛得很。
而且走路也会痛,只有坐着不动才会没事,我的工作怎么可能坐着不动呢?

精神上的痛有凌驾肉体上的痛吗?
不知道,只知道肉体上的痛让我没精力想那么多。
这也算是件好事吧?

2008年8月12日星期二

胃终于受不了


胃痛来得毫无预兆,也不算毫无预兆。
最近吃了东西就开始吐,我就知道胃迟早会跟我闹一次。
昨天和前天忍不住在母亲面前吐了出来,那时还未进食,她以为我是饿过了头。
这两年,不知怎么搞的,一有事,心情差的时候就无法进食。
最多也只能吞几口,多了就会吐得很幸苦。
以前还会硬逼自己吃,可是逞强换来的却是吐得一塌糊涂。
是潜意识不想吃吧?

理财讲座

今天到大华银行听一个关于理财的讲座会。
他们只邀请二十多人,我不是被邀请的,我是自己毛遂自荐的!
现在想起来,真丢脸!
是mr goh问我有没有兴趣,我就打电话去问,结果他们说我有兴趣可以出席!
后来,去到那里,出席者都是生意人,不然就是成功人士。
我~~~无财也无成就,老实说当时真的很想找个地洞钻。
尴尬的一直坐在那里,不敢乱动,大华的经理叫我吃东西,
我就拿了两片春卷来吃,还蛮好吃的。

Photobucket
主讲的是来自新加坡的经理,温文尔雅。
还有一位女士是讲解保险的,她让我想到一棵树。

Photobucket
还有礼物收,哈哈!

重点是几岁,就放几巴仙在定期,其它的要拿去投资。
不要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

2008年8月11日星期一

我也患上那怪病?


我也开始有妹妹那怪病的症状了。
我的手脚开始没有那么灵活,尤其是双脚,没有办法再健步如飞了。
手,脚,肩膀也时不时疼痛,一切就像妹妹当初一样!
我的软骨也会像妹妹一样吗?也会步她后尘,像她一样举步艰难?

我好害怕,好彷徨,我不敢告诉父母,也不能告诉妹妹。
能挨一天就一天吧?
也希望,一切只是我自己杯弓蛇影,无法去找医生,因为妹妹开始患病,医生也检验不出是什么病。还一度怀疑是患了红斑狼疮。

妹妹的病


妹妹的病又恶化了,看到她受苦,我的心也很难过。
她的病,要看很多医生,也要看专科,针灸,按摩,什么名堂都有。
看一次中医药三百多元,一个月的医药费可不是闹着玩的。
最近看到她的情况恶化,甚至痛得再家里流泪。
后来看到她的部落格,才知道她经济出了问题,无法负担庞大的医药费,所以没有去看医生。
我不敢告诉父母,家里也只剩下我一人还有工作,要养活父母,弟弟还有小瓜。
我的负担也很重了,压力也很大,不知道弟弟何时才会有工作。
我不敢想像如果我也失业,家里怎么办?不可能要父母重出江湖吧?
至于妹妹,我也不能眼睁睁看她受苦。
我~~要想办法。

上课(02-03/08/2008)


今天好累,去那个什么M SUITE HOTEL上关于shariah的课!
哲骗我,还说安排好了,坐在家里等就好!结果,从七点半等到八点!
哲上次也是骗我说他没去chef的践别会,为何他还要继续伤我的心?
我sms经理,跟他说我会迟到!
经理叫我一定要去,不然下次我要自己去batu pahat上课!
幸好这个新的经理对我蛮好的,可是却招人眼红。
我去到已经九点半,在酒店里面想找上课的地方,却迷了路!
唯有sms哲求救!他问我在哪?我说我不知道,我找不到路!附近没有人踪!
后来他跑出来打电话给我,叫我下去大堂那里,可是我一直在那里走来走去,找不到出路!
最后终于找到了电梯,下了楼,可是又弄错了,还要再下一楼!而且还上错电梯,那是员工的后门!
哲说他不等了,他要回去上课了!
我从电梯出来,要打电话给他时,看到他在前面跟我招手!
结果中午是吃牛肉餐,我饿得受不了了,想去附近找一间餐馆吃东西,边走还边打电话问人哪里有东西吃!结果一走就走了一个多小时,走到金海湾的尽头才找到东西吃!跟风天通电话时,他说我怎么那么傻?也许,我是在虐待自己吧!
幸好回的时候,走了半个小时就找到车站搭巴士!
想到明天还要再挨多一天,心情就很沮丧。
后来课程完毕的考试,我只答了几题,基本上,我连题目都看不懂。
问我什么是islam?rukun islam,solat,kalimah,qadho ,qadar,gharar这些东西?
我~~~讲师说的我左耳都听进去了,可是却从右耳溜了出来。
就算我考零分,也没有人会说我吧?幸好我没有考零分,我有点佩服自己!

2008年8月10日星期日

要赔六百?


还是8月8日惹的祸,最近真的事事不顺心。
忙完了自己的工作,还要帮请假的同事做她的工作。
好不容易把kl 和jb的clrg弄好,送去spck的小弟却送错了。
那里的职员打电话来给我,说他们收错也错手拆开来了。
幸好还没放进mesin,不然我就惨,要赔六百元。
那真的是无妄之灾,可是为什么要我赔呀?
送错的不是我,开错的不是我,他们给我的信息是他们弄错,可是告诉别的分行的信息却是我装错了!
要我找人送新的东西给他们改,惨了,害我像无头苍蝇般到处打电话找人求救。
jb,我认识的人不多,要找谁帮我送也是大问题。
我认识的只有jb的经理,不可能叫他帮我做工吧?
最后终于找到救兵,可我也快吓晕了。

很不甘心的联络了快递公司的人,幸好还来得及阻止邮件送上kl。
他们承认是他们的员工犯的错。
我,终于证实我是清白的,速递公司也会自己承担过失,不需要我负任何责任。
可是,明天的早晨会议,我还是会中枪,一样会挨骂!

八月八


08/08/2008
北京奥运开幕,许多人缔结良缘的好日子。
对我而言,却是心碎的一天。
我们又吵架了,我们的关系已经闹得很僵了,却还能吵架?
只不过相处了几分钟,说不到几句话,还是在很多人的情况下趁人没发现而吵架。
难得有机会说上几句话,却是吵架收场。
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每吵一次,我的伤痛就加深一次,我们没办法和平的相处了吗?
我们非要变成仇人吗?

一按快门,打喷嚏


小瓜要拍毕业照了,不巧患上感冒。
因为没有补拍的机会,无论如何都要去拍照。
拍照前一晚,我和她妈妈说她第二天会穿美美,
然后摄影师一按快门,她立刻“哈秋”,头一低,
四方帽顺势掉了下来,刚好遮着她的脸。
毕业照就只拍到她的四方帽。
四十八元就这样长了翅膀飞掉了。

关怀方式


四看七月俏佳人,这次终于成功录到关怀方式这首歌。
遗憾的是,小欣在呱呱叫的声音也顺便录到了。
然后父母都很配合她,发出了一些噪音伴奏。

等了很久,终于等到这首歌。
歌词简单,采用了类似回文的方法。

虽然戏看了几次,仍然让我掉泪。
也许是触景伤情吧!
也许是乘机流泪!

2008年8月9日星期六

阿黑


阿黑回来了,本来以为不会见到阿黑了。
好不容易才送走了它,一直努力不要有“再见”。
没想到这么快就和它重逢了。
我讨厌阿黑,可是身不由己,别无选择了。
这次,无可救药了。

2008年8月7日星期四

网聚拼图


2008年8月6日星期三

贺卡天地~思念卡

Photobucket

因为思念,所以做了张卡片。
卡片虽已完成,却永远也无法送出去。

贺卡天地~改造贺卡

Photobucket

也许是看到别人的卡片做得很美,无形中对自己的要求也高了。
刚做好这张卡片时,总觉得不满意,太空洞了。
结果就雕了两朵花来装饰一下。
这次,觉得顺眼多了!

2008年8月5日星期二

舅舅入院


一进入农历七月,阿姨就打电话来通知舅舅入院动手术!
目前还在icu观察。
详细情形也没说清楚,只知道是胃和肠出了问题,因为长途电话很贵,阿姨匆匆挂线。
妈妈很担心,上次妈妈回娘家时,舅舅已经不断说胃很痛了。
可是他又不肯入院检查,也许是因为经济状况不佳,舅舅不敢麻烦兄弟姐妹们。
如今很严重了才不得不入院动手术。
妈妈很担心,舅舅的糖尿病很严重,伤口肯定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愈合!
她很想北上,可是最近妹妹的病又恶化了,她担心没人照顾妹妹!
能做的只有每天通一下电话,问舅舅的病情。

今天,阿姨又打电话来,要妈妈给一些钱分担舅舅的医药费用。
还说要请私人看护照顾舅舅。
弟弟已失业几个月,这笔费用,又落在我肩上了!
只要舅舅的病能好,省吃俭用一点也无所谓!
也幸好,上个月拼命的加班,这个月手头还很松!

整小瓜记


两个月前,有条马陆乘家人都昏昏欲睡时溜进我家。
哇!怎么办?我不敢抓它,也不敢杀它???
谁???谁来救我???
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瓜刚好跑下来,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把她叫过来,
伸手指着地上蠕蠕爬动的马陆说:“把它丢出去!”
她立刻哇哇叫的闪得远远的,我只好自己动手。
拿了她的尺往碰了碰马陆,它立刻缩成一团。
我就用尺把它当足球踢。
经过小瓜的书包旁,见到小瓜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Photobucket,就恶作剧的把马陆给弄进她书包,叫她带去学校给小朋友们看!
吓得她呱呱叫,一脸无奈的盯着书包,又不敢碰书包!
哈哈!很好笑。Photobucket
最后,终于成功的把马陆赶出我家,可以安心的睡觉了。

贺卡天地~送给将要结婚的你

Photobucket

一直想弄一些东西给你,可是不知道要弄些什么!

这是做给你的第一张作品,会做几张,做到你满意的为止!

这么多年来,我们虽然聚少离多,一年才见那么一两次!

但是,我一直把你放在心里。
希望你幸福,快乐!

Photobucket

贺卡天地~swing卡片



从网友那里学到的贺卡制作方法!很有趣,很好玩!
只是单手拿卡,单手拿相机,很难拍,也很难掌握卡的移动方向!

Photobucket

2008年8月4日星期一

我要当妈妈吗?


亲戚有女初长成,可惜遇人不淑,珠胎暗结。
亲戚知道时,为时已晚。
气昏头的亲戚甚至要女儿堕胎拿掉腹中肉。
已经怀胎七个月,临盆在即,怎么堕呀?
全部人都骂他神经,想害死自己的女儿吗?
最后亲戚下令已离乡工作多月的女儿回家!
男方不准备注册,女方也不打算要这个孩子。
毕竟她还年轻,在那民风淳朴的小镇,带着孩子很难嫁人。
孩子打算送人,亲戚拖母亲代为找人,
分文不收,唯一的条件只是照顾产妇一个月!
母亲问我要不要领养那可怜的孩子!
毕竟他和我也有一点血缘关系。
我是很同情那孩子,可是我自己的情况很糟!
我的情绪化没办法好好照顾那孩子,我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
我担心现阶段的自己无法胜任一位母亲的角色!
我能当他妈妈吗?我会不会误了他一生?

2008年8月3日星期日

照相


小男孩走在街上
每次闪电时他都停下抬头向上看并露出微笑
妈妈问他做什么?
他回答:上帝刚帮我照相所以我要笑呀!。。。
愿你也能拥有单纯的快乐!


03/08/2008 10.13pm 风天的sms
快乐~~我会努力让自己拥有快乐。

昨天,又麻烦他了,到了人生地不熟的新山。
要找吃的也要麻烦他告诉我哪里有地方吃!
谢谢你,当我有事都找你!
可是你有事,我却要上课,没办法带你去!
我也希望你快乐,身体健康一点,不要这么怕冷!

2008年8月2日星期六

有忘情水吗?


两个多月没回家了,家里还是老样子!
两个多月,受了伤的心可痊愈了?
没有!
每每想起,心还会一阵阵的绞痛!
不想?
有办法不想吗?
要是真有忘情水该多好?真的可以换来一夜的不流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