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09年12月27日星期日

怎么有华文字的?


早上被恶梦吓醒,打开手机一看,七点十五分,sms cik azizah看她今天有没有来开office。
等了好久,她才回复说中午才开,我就继续赖床一会才起身玩facebook里面的game。
十二点多,家里没电,我sms她,她说有。
要出门却发现,没办法打开电动门,糟了,钥匙呢?七手八脚找到钥匙开门。
抵达那里,大门关着,再次sms cik azizah通知她我抵达了。
今天只有我们两个人做工。
乘她不备,偷印食谱,谁知道她突然跑过来复印机这里,拿了我的纸一看,说怎么是华文的?
惨!我还印了七八张,这回栽了。
慌得我乱说一通,说那是再循环的纸,Photobucket糟就糟在那纸是她刚放进复印机的,完蛋了。Photobucket

今年要做很多饼哦


给自己下了战书,今年要做很多很多的年饼,希望会成功,就算成功率只有一半,我也要豁出去,拼了。
到处找饼干食谱,结果找到很多很多稀奇古怪的食谱,再从那堆食谱中找到三十多种最简单的食谱,经过删删减减,选了二十种来当年饼,好贪心对吧?
两种牛油曲奇,玉米薄片曲奇,杏仁巧克力曲奇,坚果糖衣脆饼,骗小孩的小狗饼、南瓜饼、巧克力棒、蜜糖牛油香玉米脆、牛油糖霜卷以及玉米罗斯,伦敦杏仁,巧克力杏仁饼,免烘巧克力饼,蟹柳丝,情人结,炸春卷,蟹柳春卷,紫菜卷及芽菇饼。
单是买材料就已经花了将近两百元,正头痛牛油应该用哪一个牌子比较好。
爸妈不知道我要做这么多,要是知道肯定会骂我乱花钱,因为不可能吃得完的啦,过年我家都没人要吃饼的,而且不一定都好吃,我可是烹饪白痴叻。
那天经过一个蛋糕摊,爸说你看那边才卖三元,你做到半死都做不出,买就好了。
其实我不在乎幸苦,只是单纯的喜欢做饼,喜欢吃手工饼干,就这么简单而已。

小狗饼干不是给狗吃的哦


打电话找颖的姑婆,因为她喜欢做饼。
接着她问我要不要和颖说话,颖就在旁边。
我告诉颖说我要做小狗饼干哦。
颖听了后就一直笑,我问她为什么笑?
她说小狗,然后继续笑。Photobucket
我说小狗饼干是给她吃的,不是给小狗吃的哦,等过年的时候给她吃。
她很开心的应了我一声。
然后又告诉她我弄了一幅她和嘉的拼图,在电脑里,等她来了开给她玩。
接着我打给她爸,因为他爸发烧五天都还没好,医生说可能是蚊症,明天要去验血。

狮子和黑豹


和祖母及弟弟走过一个大草丛,前面已经无路,只有一个大水塘。
倒退之余,看到一个大方形的建筑里躺着一只母狮子,那只狮子突然跳出来,要吃我们。
祖母还不知道害怕,我拉着她跑,说那只狮子要吃我们。
弟弟则到处跑引开狮子,还和它打斗。
我拉着祖母慌不择路的跑,眼前突然跳出来一只黑豹。
我一望地上刚好有一只白斩鸡,就拿起来往后一丢,本来是想丢远一点,谁知道手无缚鸡之力的我却丢到最靠近的一棵树干,鸡就躺在附近,幸好黑豹冲过去吃鸡,我拉着祖母死命地往前跑,没多久看到人烟,立刻求他们去救弟弟。他们本来不相信我,但是看到我的样子,就相信了。
不久就看到弟弟平安无事的跟着一大群人走来。
算恶梦吧?总之是吓醒的。

2009年12月26日星期六

嘉与颖拼图








小宝贝的全家福

Stick Figure Family at FreeFlashToys.com


无意中发现这个好玩的东西,可以自已弄全家福的卡通。
弄了自己的,顺便帮小恶魔及颖她们弄一张。

九点四十五分


星期四,原以为可以早点回家,谁知道做到九点四十五分才回。
哲去ptp时有sms问我他岳父的户口,我通知他有一封bimb的信,帮他收着。
cik azizah问我是不是请假?因为哲要请假。我说我没有请假,都没有人批准,根本拿不到假。
问哲是否请假,哲说他要请假。
虽然每天加班加到很晚,但还是有很多工作没有做完。
员工只有十一人,楼上还有四个clerk,楼下却只有两个clerk。
楼上还能做他们的工,楼下的我们却要应付络绎不绝的顾客,根本没时间做自己的工作,只有五点过后的时间才是自由的,可以做自己的工作,可是还有一堆voucher等着balancing。
问cik azizah是否有在这三天回公司,也拜托哲楼上要是有人来,记得通知我来加班。

2009年12月25日星期五

春光乍泄

Photobucket
看到小家伙光着下半身在咿咿哦哦,突然色心大起打算拍下他的露点照。
没有三点,一点也好Photobucket
谁知快门一按,机灵的小瓜突然来个大翻身。
得意洋洋的给了我一个八月十五的春光。

圣诞节卡通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看到蛮有趣的圣诞卡通,堂弟是圣诞宝宝,以前会送他礼物。

当初最疼的就是他,如今却只是一年才见一次面,叫一声大家姐后就无话可说的人。

怎不叫我难过?

哲请客


星期二冬至,在家充电。
星期三回去,发现一堆工作,哲他们都没做,明明经过看到没有顾客的,他们一定是讲话讲到没有做工,顾客都投诉过他们了,还依然故我。哲不是几乎天天接送的吗?他们的话还讲不够呀?
哲请客,没有告诉我,后来用完午餐会办公室,人家跟我说,打开一看是辣的马来炸鸡饭。
打电话告诉哲我有一包饭,我不要,问他要不要吃,哲说他吃饱了,问我为何不要,我说是辣的,哲说是他请客,叫我要吃一点点,我只应了一声嗯,不能拒绝,不然又会闹翻。(回到家,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辣呀)
他们俩人竟然连请客也会心有灵犀??不约而同还是约好了?没问,不想知道答案。
傍晚,老色狼叫哲下来做triton,几乎整个月没有line,吨了很多宗voucher。
我说哲下来帮忙,我七点多就要回了,哲说不行,酱他不要帮忙了,我说弟弟快要抵达了,不走不行。哲说他载我回。后来他又跑去问我的对头要不要一起回?
在车上,又摸了哲的胡渣,说怎么他不剃掉?他说要留,我说留了不好看啦。
只有单独相处,哲才是我认识的哲,一有外人,哲就立刻翻脸不认人,连跟我说话都不怎么愿意,还站得老远,站在对头那里的柜台,对着她才肯跟我说话,多悲哀??

2009年12月22日星期二

你的情人好不好?

问哲,他的情人好不好?
哲点头说好,每次他有困难时,他的情人会帮忙他。而且他的情人也相信他。还有sabar等等。

2009年12月21日星期一

哲的脸有胡渣


早上哲又不懂发什么神经,骂我发呆。后来才知道是那个女人没做工,难怪他心情不好。后来那女人特地来跟哲说笑,哲的心情才恢复。要不是她,我跟哲也不会天天吵架,翻脸比翻书快。还好我忍,不然早决裂了。只要她在,哲就不会跟我说话,甚至不能站在他旁边说话,这算什么嘛??

昨晚工作做不完,家人又去喝庙宇的平安宴。
拜托哲送我回,开始他不肯,说没有去那边,后来隔了很久他才问我是不是有很多没做完?然后才肯载我回家。
回程中,哲说那个专科医院的妇女还有sms他,问他能不能跟她交往?她打算跟他先生离婚。
哲说他没答应,只回复她做普通朋友就好了。
我问那女人的先生会不会凶狠?哲点头。我拍了拍哲的手背,说万一他知道了会找哲的麻烦,报上有很多这种杀人寻仇的事件,叫哲要小心,别卷入是非。
突然发现哲有些胡渣还没剃,就伸手摸了一下,刺刺的leh。
上次,好像是一两年前了吧??摸过哲比较长的胡渣,好像摸仙人掌一样,哈哈。
问他多久没剃了,他说两天才剃一次。
哲说他的兄弟都没有胡子,就他会长胡子。
问哲胸前有没有胸毛,哲摇头,我想起以前看过一眼,没有。
然后,又摸了一下胡渣,蛮好玩的,嘻嘻。
怪不得颖会问我有没有胡子。

金莎巧克力

Photobucket
有位顾客突然拿了一袋东西给我,叫我分来吃。
那时正昏着,也忘记跟她道谢了没,倒是听到哲跟她说谢谢。
后来打开一看,是巧克力耶。
因为那位整天挑拨离间,害我和哲不断吵架的人没来上班。
哲代替她。
问哲打算怎么分?哲看到里面有金莎巧克力,就说他要金莎巧克力。
嗯,那我也要金莎巧克力好了。
跟哲说好要保密,因为只有两盒而已。
哲说要是泄漏了就是我们其中一人说的,我说那顾客也知道啦,她一说不就穿帮了?
剩下的是各种贝类造型的巧克力,价钱是17元leh。金莎是27元90仙。
分给masyitah及asmah各一盒,吩咐不要给老色狼知道,因为我没有分给他。
还有楼上的人也不能说,因为没有他们的份。
还有一盒,是分给那位坏女人的,她这样对我,还要分给她吗?
以德报怨还管用吗?

冬至

Photobucket
今天是冬至,终于可以放假一天。
祖母常说冬大过年,所以今天非常重要。Photobucket
不敢开手机,怕要回去做工,昨晚已经做到差不多九点才回,今天好好充电吧!
本来想早早起来搓汤圆,谁知道六点多醒来后,竟然想赖床。
因为梦到强的关系吧?Photobucket
有些感慨,这么多年来不时梦见,可是却没机会说过一句话。
现实生活中,也没和他说过什么话,甚至中学毕业至今都没有见过面。
什么样的复杂心情???
七点多,终于舍得爬起来,妈妈却搓好了Photobucket
幸好我有提过豆蓉馅还没用完,妈妈有拿来搓有馅汤圆。
我这懒猫只来得及搓几粒已经搓好了的汤圆,丢进水里。
Photobucket

又败家了

今天做圣诞老人,带爸妈去配眼镜,两个人想要配眼镜想很久了,只是少了“圣诞老人”派礼物。
经过烘焙店,叫爸让我进去逛逛。
结果。。。。。
要做杏仁饼的杏仁
Photobucket

要做小狗的眼睛和嘴巴的巧克力及烹饪用的巧克力
Photobucket

蛋黄粉
Photobucket

要做情人结的肉丝
Photobucket

春卷皮
Photobucket

上次买的面粉
Photobucket

糖粉及幼糖
Photobucket

以为买齐了,回到家才发现,还有几样还没买。。。Photobucket

有亲自远方来


那天,旧家的街坊说有来自中国的亲戚来找我们。
他还留下了联络电话,叫我们联络他。
和叔叔商量之后,决定打电话找他出来,看是什么亲戚。
翻了祖父留下来的信件及祖父写下来的叔伯们的名单,跟我同辈的只知道一个堂哥的名字。
名单里面,没有来找我们的那人的名字。
第二天,爸再回旧家,问了另一位邻居才晓得不是一个人,是一大堆人来找我们。
吓。。。。。一大堆人,我们有这么多亲戚吗?
记得他们是很穷的leh,三不五时写信向祖父要钱,祖父过世后,我写过几封信回乡,他们还是向我们讨钱。那是我一个人工作,哪有钱给他们呀?后来他们就没有消息了。
这次这么多人一起来,和叔叔讨论后,叔叔说不要理他们。
结果到现在,还没联络他们。
虽然有点过意不去,但是也无可奈何。
现在只有祖父的表妹,我的姑婆才认识他们吧?

2009年12月20日星期日

扫货了

要开始为过年的饼干做准备了。
今天妹夫要去tesco,我也跟着去扫货。
买了玉米谷粮,两种口味。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打算做杯子玉米脆,小狗造型的饼干还有南瓜造型的饼干,骗骗小孩子。

还有两包kami牌子的蟹柳(超贵的牌子,不过网上的人说好吃),要炸的哦,不过我那么怕油,到时炸得到吗?Photobucket

妈妈说我怎么买些古灵精怪的东西,还说我有时间做吗?
我说做饼为什么没时间?最多不是请假来做,只是担心请不到假而已!!!

萝卜

Photobucket
拔萝卜,拔萝卜,嘿哟嘿哟拔萝卜。
以前颖喜欢唱这首歌。
要是被她和嘉看到爸帮妹夫种的萝卜还得了?
一定边唱这首歌便拔萝卜了。
那时就轮到妹夫要唱哎呀不得了,哎呀不得了,我的大萝卜怎么不见了?
奇怪的是妹夫怎么会突然要种萝卜的?而且这萝卜还不是普通的大哦。

我没有打颖


有时打电话去,嘉会跟我聊两句。
每次他一接电话,就会跟我报告:“阿姨,我没有打律颖或者我有吃饭”
只因为每次我都会问他这些。
奇怪,嘉都已经四岁了,可是跟他说电话,他没办法回答得很好。
问东他会答西,有时又不懂我问什么。
颖三岁的时候已经回答得有板有眼了,没有嘉的情况出现。
那天颖说嘉没有打她,可是一早起来就踢她。
嘉可是很凶的,上次妈妈去帮忙照顾时,看到嘉发脾气拔下颖很大一撮头发。
我告诉颖,嘉要打她,她就快快逃跑,这样嘉就打不到,不要傻傻的站在原地让嘉打。

三个坏蛋


打电话向要颖或嘉的报生纸,想为他们开一个户口。
颖接电话,我哈咯,她就知道是我了。
我问她有带嘉去吗?她说有,我问她宏有在吗?她说有。
我说三个坏蛋都在呀?颖回答是咯,三个坏蛋都在,害我好笑不已。
跟颖及嘉说话已经成为我的良药,每次心情很差,只要跟他们乱七八糟的聊一聊,心情就会变好。
问颖报生纸的事,她回问我什么是报生纸,哈哈。
机灵的小不点也有被我问倒的一天。Photobucket

孔明灯

Photobucket
孤陋寡闻的我,几年前的新年才知道孔明灯。
那是住家附近的人放的,发现时已在高空。
爸说那是孔明灯。
一直很好奇,孔明灯是什么东东。
中秋节时,打算拍月亮,却看到高高的天空上有一盏孔明灯在发亮。
兴奋之余不禁大喊,孔明灯。
结果附近的小孩都冲出来看,也跟着大喊孔明灯。
那时,有点糗,快快跑回屋里。
中秋庆祝活动,如愿以偿看到真正的孔明灯。
以及整个燃放的过程,古人的智慧,真是太棒了。

2009年12月19日星期六

蛋挞发霉了

不知为何,这次做的蛋挞很快就发霉了。
我还打算慢慢享用的,谁知道才第四天就坏掉了。
心痛的把全部蛋挞扔到垃圾桶。
妈妈骂我做了又不吃,不是不吃,是没时间吃,每天加班加到很晚,根本没机会吃。
幸好蛋挞是自己做的,随时都能做,虽然味道跟外面卖的差很远,对我来说已经很好吃了。
还有几个蛋挞食谱还没试过,那些材料比较多,应该会比较好吃吧??
最近忙着找很多饼干的食谱,打算过年做多一点,很贪心哟。
最好是每一种都做一点,这不可能啦,没时间而且我的饼干不能收太久,为什么呢??
今天妹妹的朋友告诉妹妹,做饼干的材料要起价了,要买就快点买。
惨了,我什么东西都还没买,本来是预备一百五十元买货的,如果起价可能要两百元了。
心动,想买金桶牛油,下重本,希望做出来的饼干会好吃。
还打算炸很多种东西,不知道能不能先弄好,才一次过的炸?

2009年12月18日星期五

他笑我不会念他的名字


昨天pct时,一位印尼人的名字,我不会念,我告诉他我不会念他的名字。
他就说可以称他为okta。
后来给了他一张问卷调查的纸给他填,他看到sebut nama那一栏,笑得很大声。
我奇怪的问他为什么笑?他说我不会念他的名字。
想想也真好笑。也~~~真糗。
他的名字是muchamad oktaviandri

他称赞我的filing弄得很好


这个星期,新山那里来了一位不知是什么职位的人来check我们的pct,总之比我们的经理大就是了。
一下要这个,一下要那个,弄得我们人仰马翻(就只有我们楼下几个人仰马翻而已,asmah去了course,没事),en aziz还问了我很多问题,最后一两天只要看到我就会问问题,老实说我一看到他望着我,就头皮发麻,不懂会不会难倒我。前天竟然问我2003年的earmark,我查不到资料,硬硬告诉他当年的职员都走了,剩下我一个,他们没有record。然后他突然问我preuplift,害我听得blur blur的,他只好解释他的问题,我说div我potong一半,他说有很多人都不知道要这样做,哈哈,幸好他问我,问了其他人,他们也不会。还有就是apply c/book,要先print bal,officer approve了才可以,他说要看我弄,害我快快去弄masyitah的电脑,因为除了我,她们都不会,可这是officer的工作。弄clrg的时候也是偷偷摸摸,因为也不是我能做的工作。还有fot,我竟然不知道超过二十千,是不需要s/charges的,天呀。问到bcq,我的做法正确,哲当时也在,竟然没有帮我,哼!
昨天他叫我把全部file收起来,第一次我的cash不bal,第二次我的clrg还没弄,后来干脆说我迟一点才弄,他告诉我(只有我知道的秘密,后来我告诉cik azizah和masyitah)下个星期三和四他还会回来检查,我一听先是开心地笑着说我不在,请了假,后来想想不对叻,我请的是拜二,他被我弄得好笑不已。我说等他下次来的时候,地上的file一定收得整整齐齐的。临走前,他称赞我的filing弄得很好,让我很开心。后我告诉cik azizah,她也说en aziz也在她面前称赞我。

2009年12月13日星期日

对不起,老师


昨天看了由陈丽萍主演的对不起,老师。
随着感人的剧情流了几次泪,戏看完了,双眼也红肿了。
不知是因为剧情而掉泪还是为了自己而掉泪?
两者兼有吧!
陈丽萍几时演了这套戏?我怎么毫不知情?幸好有看到报纸,不然就missed 掉了。

你有没有男朋友


那天,弄好了mr tan的gia,他突然问我有没有男朋友!!
直觉答他没有,我也搞不懂现在是什么状况。
似有若无,欲断不断。
mr tan问我几岁。我想了想才回答,其实我也不清楚自己几岁了,反正日子过得浑浑噩噩,有一天过一天,几岁重要吗?
他说他的朋友比我大十年,人很好,是个承包商。问我要不要,叫我考虑一下。
老实说,他突然来这么一招,我反应不过来,也有点尴尬,叫我怎么回答?
上次雅介绍的那个cho,到现在我还对他感到愧疚,我真的不习惯突然跟一个陌生人聊天,所以当他打了几次电话来跟我聊天时,直接了当告诉他我接受不来。虽然到现在仍未见过他,但偶尔会从雅口中听到他的消息,知道他过得很好。

曾经,我有许多朋友


曾经,我有许多朋友。
几位是认识很多年的老朋友,十多位是网友。
现在,和网友几乎等于零联络,也不知道谁还当我是朋友?
有几个会吧,不是一百巴仙肯定,九十九巴仙吧。
那些连msn也blok了的,应该是已经不要继续了吧?
我是那种不敢乱乱和人联络,怕人家嫌弃我的,要是尝试联络一两次,人家不予理会,我就会想她/他不打算和我继续保持友谊,就会绝望的放弃了。心里当然会很难过,我的感情那么丰富,也试过为一些逝去的友谊伤心哭泣,可那有什么用,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再也无法挽回,也不知道怎样才能挽回。
朋友,贵精不贵多,剩下的才是可贵的吧!
但愿,年复一年,我还是拥有朋友。

第二次的蛋挞

今天终于可以休息,父母又不在家(去了马六甲游玩)
把烤箱搬出来,再战蛋挞。
把粉团放进冰箱才弄蛋液,这次份量除以三,结果还是有一点点剩下的蛋液。
把冰箱的粉团拿出来,还是软绵绵不能捏,只好照老方法,加面粉咯。
Photobucket
因为有了经验,不敢用纸杯,所有买了套新的蛋挞模,这次做起来,速度快了一点,不过还是花了半天啦。
Photobucket
一时兴起,再找另一种牛油曲奇食谱,一次做两种,有进步吧?
怕蛋挞团会变质,不敢花太多时间做造型,就搓成圆形,反正是我自己吃而已。
Photobucket
用不完的蛋挞粉团,也揉成圆形,做成饼干(味道还不错叻)
Photobucket
由于要顾及饼干,所以有些蛋挞没有美美的金黄色,变成褐色,哈哈。
这次的蛋挞,好像做得比上次差,下次再战蛋挞,就不信熟不能生巧。

我不想干了


那天吉隆坡叫我们交照片,要弄新的名卡。我没有交,因为想不干了。
后来是非精打电话给cik azizah投诉我,asmah就叫我交。
打电话给哲,哲说他很忙,没空跟我说话,我说一下子而已啦。
见面的机会已经很少,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很难过的耶。
往事只待追忆。
告诉哲我不要交照片,哲说要交,不然我要自己寄上去。我只好照哲说的做。
第二天,没有心情带手机,也没开,丢在房间。
回来后才看到cik azizah的几个missed call,她人在吉隆坡开会,早上打了通电话找我,问我为何不交照片。
星期六还是要回去工作,cik azizah吩咐我帮忙asmah等人做工。
妹妹说我干嘛快快把自己的工做完?人家慢慢摸也照拿钱,我干嘛那么傻?
星期六,早上八点半做到晚上八点,实在累得不得了。
cik azizah叫我去KL上课,我说不要去,我都要辞职了,还上什么course?cik azizah说我辞职,她要哭。

2009年12月6日星期日

能量垫

Photobucket
妹妹说这种能量垫对我可能会有所帮助,叫我买来试一下。
妹妹也买了几张回去试用。
用了许久,失眠还是没有改善,健康的问题依然困扰着我。
也许需要加多五六百倍的功能对我才有用吧?

我什么病呀?


已经不舒服一个多星期了,要病又没有病的样子,早上醒来有点发烧,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上周末有点发烧,然后又伤风了好几天,牙肉也很痛,几乎食不下咽,只好慢慢一点点一点点的吃一点东西,还有这几天全身酸痛,连走路都会痛,有些许重量的东西根本拿不起来,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中H1N1了??
最近都没办法请假看医生,已经连续两个星期没有休息,一个星期做足七天,有三天工作十二小时,两天工作十一小时,昨天回去做工,今天也回去做半天,我请的长假都不批。。。连请一天假,哲也埋怨个不停,我的假期还有很多天leh,要是真的辞职,我做三天工就不用做了,到时看你们还笑得出吗?
只好自己吃药,幸亏这两天好很多了,只是那个烧还有点烧,这个星期不要这么多东西了,我好累耶。

2009年11月29日星期日

假支票


最近收到一张假支票,连在spick工作多年,经验丰富的马斯达也不察。
证明不法集团的手段越来越高明了。
假钞见得多,嘉支票却还是第一次看到。
在荧光灯照射之下,果然没有e-spick的字眼,而且纸的质地也有些不一样。
不过仿冒的可真逼真,是我的话也会让骗子给蒙骗了。
anti money要小心,万一出了事我们得负全责,收到假钱得负责,随时都有要赔钱的风险,现在又多一样得仔细把关的东西,压力之大可想而知。我~~~快喘不过气了。

爱笑的宏


隔了两个月,再见小宝贝们,很开心,也累得阖上眼几分钟。
前几天打电话给颖,她说放假去学游泳,小宏宏眼光光看着她和嘉。
然后颖说她画画的时候,小宏宏也眼光光看着她。
和小宝贝们玩的时候,宏的确是目不转睛的望着。
可是当颖和嘉要跟他玩的时候,他却很凶,不让颖他们靠近。
大人则免疫,可以抱他,跟他玩。
最喜欢宏躺在沙笼里的时候,只要走过去,他就会把头转过来,给你一个天使般的微笑。
发现他喜欢花,就拿了花逗他转过来转过去,逗趣的样子,好玩极了。
因为还要抱着嘉,所以没有一直抱着宏来玩。
昨天嘉看不到我,就跑去楼上找我,结果跌倒了,幸好没有摔下楼。

2009年11月27日星期五

我要赔偿全部的费用


因为atm里的大额的钱全部被人提走,只能提面额十元的钞票。
所以我没有按钱出来,打电话通知哲。
哲骂我说今天是最后一天,要是他的车被拖走,我要负责赔偿全部的费用。
我一听也很气,为何我要负全责?我好心要借钱给他,迟了一点要我负全责?
这是什么道理?我有权不借给他的,那是我的血汗钱leh。
repo fee好像是500还是800,忘记了。
而且,那时是傍晚六点多,他拿了钱也不可能还得到。
cdm是不接受有arrears超过两个月的pymt的。
他的薪水比我多几百元,还有副业,负担又没有我重,钱花去哪了?
每次只会向我借钱,却不肯还钱,还骂我,脸皮可真厚。
他都不顾我的感受,我何必为他做那么多?
以他的说谎记录,也许是要拿去买牛来杀,我看过他们杀牛的照片,太残忍了。

样子怎么变了


福的表弟到外坡学习烹煮西餐。
以前他还未入学时曾到福的小吃店帮忙。
这次他因功课繁忙,没有回家。
福的店子因人手不足,找来了他的弟弟帮忙。
某位熟客悄悄问福太太,他的表弟读书读得那么幸苦呀?怎么连样子都变了?
哈哈。

嘉咬人

Photobucket

几乎每一次见到我那两个宝贝,都会谋杀我许多的菲林。
呀,不是,应该是记忆卡才对。
看到他们可爱逗趣的模样,任谁都会忍不住的。
拍的时候,叫嘉摆好pose,谁知一按快门,嘉手脚迅速的抓了颖的手来咬。
天呀。

臭草

Photobucket

记得小学的时候,祖父去古来还水电费,回来时小心翼翼的捧着一株怪怪的植物。
连味道也怪怪的。
好奇的问他:“阿公,泥过嗨蜜野垒给?”
祖父说:“嗨,泥唔识果,豪右勇果!我种咳泥需,泥不好整渠”
祖父不肯说只好问祖母。(老实说祖父的广西话,我也听得懵懵懂懂。)
原来那就是臭草,是祖父走到一半发现有人种而跟人家买下来的。
当时去哪里都是走路,三五公里也是家常便饭,我最没用,走四公里就没力了。真丢脸。

美术剪刀及打洞机
















去年去吉隆坡上课,看到很多关于手工贺卡的书,还直接在那里偷师。
有点后悔没带相机,不然可以偷拍几张做贺卡的窍门回来。
那次的收获是买了两样制作贺卡的工具而已!

洗灶头

3ed18af4-c298-4b9d-92db-7a6d3453ccd

洗灶头可是我们家的大事!不管男女老少都要参与!

每次只要看到祖父祖母将井里的水打干净。
然后再储存几大桶,我就知道第二天要洗灶头了!
祖父会先将大锅拿出去刮掉底层的烧黑的污垢!
然后清洗大锅!

祖母则负责清理灶头,将里面的柴灰都扫出来!
有些会找到很多炭块(都是大块而未烧完的柴!)
就收在桶里,可以用在炭炉!
等祖父祖母清理完毕!
就会轮流的提着大桶大桶的井水往灶头上的几个小洞里倒!
我喜欢看到水倒完后,水从下面的流出来的霎那!
当时会猜测水究竟会从六个地方中的哪一个地方流出来!
其实到现在我还搞不清楚,灶头上的小洞通向哪里?
每次都是看到倒完水了,就蹲下来看水流!
那些水是黑色的,夹杂着炭灰与小炭碎!
我的工作就是扫水,不让那些水流到满地都是!

小披巾



















现在的我这么喜欢做手工,跟婶婶脱不了关系。
一二年级的时候,婶婶有空时喜欢车些可爱的包包。
当时,只要是老师吩咐要做的手工,婶婶都会做。
让我佩服不已,不知有没有把她当成偶像leh??
我非常的喜欢我的婶婶,甚至想过以后她年纪大了,我要养她,哈哈。
三年级时对编制有兴趣,婆婆买了一些线给我玩。
婶婶看到了,就拿一些来织成帽子给堂弟们。
这条是织给我的,那时婶婶在车衣场工作,带线去工厂,趁午休时慢慢编织。
复杂的我不会,只有流苏是我弄的,婶婶教我弄。
几年后,照着这条小披巾织出了属于自己的小披巾。
自己织的早已拆了,剩下婶婶织的还保留着。

2009年11月25日星期三

哲又要借钱


早上很迟才开手机,发现哲早上sms我。
原来他要借钱,这次要借500元。
难怪早上他会叫我,平时他见到我都脸黑黑,跟他说话都不理我的。
甚至还会说他心情不好,叫我别跟他说话。
sms里,竟然说我很baik,接着就进入正题,要借钱,说他的车要被拖了。
考虑了半天,决定帮他,可是打算明天才借给他,谁叫他有事才想到我,没事就不认识我了。
有点像“有事钟无艳,没事夏迎春”的感觉。
很想见死不救,可是念在多年的情份上,而且上个月我叫他载我,他“最后”肯载,决定帮他。
只是数目越来越大,旧账加上新帐,他几时才还得了?

2009年11月22日星期日

妈要去找工


想退休不是最近的事,只不过最近的念头最为强烈。
真的熬得很幸苦,失眠的问题越发严重,食欲也越发减少,再这样下去,想活都难。
昨天妈说小瓜要是回家,她就可以出去找工作。附近刚好有一间餐馆要请洗碗的员工。
我心里不禁一沉,妈一定是看到我非辞职不可的决心,担心家计的问题才想重出江湖。
我不能这么不孝,让妈妈再出江湖,爸是没办法阻止,不是因为我的关系才那么拼的。
我不知道还能熬多久,但能撑一天就一天。

今天tai打电话来,说佛学会有辅导中心,早上看到报纸,心里就有接受辅导的念头。
但是有很介意让人家知道,毕竟去到那里会遇到认识的人,万一~~一传十,十传百,
大家会怎样看我?把我当神经病吗?

伦敦杏仁

Photobucket
玛知道我喜欢吃这种饼干,所以开斋节过后拿几粒给我吃。
今年开始研究饼干的食谱,才知道这种好吃的饼干叫伦敦杏仁。
很好听的名字。
希望明年过年,我做得出这种美味好吃的饼干。
加油

发饰

Photobucket
回旧家收拾东西,顺便把一些小时候的宝贝也搬过来。
当年极流行这些发饰,不管长发还是短发,几乎所有的小女生都会买上一些来把玩。
这些发饰多是跟一位老和尚隆华法师买的,他是柔佛极为出名的法师,
幼年时他是摆摊子卖东西来做善事,跟他买东西无形中也算做了善事吧?
有时没有钱,就依依不舍的站在法师的摊子前不肯离去。
偶尔法师口渴了,会叫围在摊子前的某位小朋友去帮他买装在牛奶罐里的kopi o,任务完成,他会送小朋友一样小饰物,当时许多小朋友都趋之若鹜,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位幸运者。
中学时,他是坐在罗里车上,善男信女去乐捐,他就撒“甘露”
他的做法,有赞有贬,但是受惠的人不会忘了他。
这些小宝贝有几盒,舍不得丢,如果给颖看到,不知道会不会喜欢?

嚼甘蔗(能用嚼吗?)

Photobucket
小时候祖母常煲糖水喝,广东人本色也,哈哈。
煲竹蔗水时,祖母会留下一些甘蔗,砍成小小片让我和弟妹们慢慢咬来吃。
那时没有人搅甘蔗汁来卖,所以没有坚固的牙齿,休想以这种方法尝到美味鲜甜的甘蔗汁。

蛋挞大战

今天做了蛋挞。
加了糖粉,蛋和牛油就开始搅拌,过程不知出了什么问题,打出来的是一粒一粒的,不是一团的。是哪里出了错?不能掺在一起搅拌的吗?还是因为牛油没有完全解冻的关系?
没办法了,骑虎难下,就死马当活马医,下面粉去搅拌。
这次很幸运的没有失误,成了团,可是却是软绵绵的,根本没办法捏呀?不管三七二十一又加面粉下去揉。
弄好了面团,放进模里捏,然后拿出来放进纸杯,又发生状况,拿了出来的面团放在纸杯只剩一半,而且身材还严重走样了。怎么办?要怎么弄?
Photobucket
最后只好随便捏,其实连摸的面团我也弄不好,到底该怎么弄面团??
七手八脚搞定了面团,照着食谱弄蛋液,越弄越不对劲,怎么分量那么多?
糖那么多不是会甜死?结果舀回几汤匙。
Photobucket
唉,结果还是甜死,而且蛋液的份量是挞的很多倍,一定是我弄错食谱了,呜!!!!!!!!
好不容易送进了烘炉,结果纸杯的蛋液全流了出来,蛋挞也不成挞形,
有各种各样的形状,还有烘了四十分钟,蛋液还是不熟??怎么会这样????
妈妈又念我了,不熟就不熟,应该能吃吧?幸好还有几个还能见人的。
Photobucket
味道还不错,嘻嘻。
这次作战,算输了吧?

2009年11月20日星期五

牛油曲奇

Photobucket
看到某网友介绍超简单的牛油曲奇,就乘周末弄曲奇来吃。
照着她教的方法,小心翼翼的量好份量。
装进挤花器里才发现,我忘记怎么使用了,上次用是五六年前的事了。
Photobucket
上锁不会,挤又挤不出来,控制不了挤花器,只好乱挤。
做出来的饼,卖相不好,可也无计可施,谁叫我半桶水就乱乱来。
烘了十五分钟,牛油曲奇出炉了,吃起来还可以,很松,下次努力,过年就可以做这个了。
大哥也说他喜欢吃牛油曲奇。要加油,除了tai,大哥,还有妹妹们都要给一罐(成功了才有)哈哈。
Photobuck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