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09年1月31日星期六

四方灯笼

Photobucket

这灯笼是在小欣的托儿所那里偷师的。
假装去她学校偷看她,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些手工这么疯狂。

人日的礼物

Photobucket

今年的人日收到tai的生日礼物。
当她打来时,我还很奇怪的问她还在这里呀?
我以为她早就回去邻国了。
她说送饼来,我也很疑惑,什么饼呀?
呵呵,谢谢你,tai
人日快乐!

大年初七


婆婆说正月初七是人日,是我的生日,是她的生日。
生日呀?有没有云吞面吃?(小时候只有生日才有云吞面吃的哦)Photobucket
婆婆说没有,不过有鸡肉可以吃(也只有过大节日才有得吃)

每年初七,婆婆说要吃七样菜。
那七样菜由我来选,因为我很偏食,肯吃的菜不多。
记得会有生菜,白菜,“树仔菜”,油菜,“枸杞菜”,包菜和西洋菜。
这些是我小时候唯一肯吃的菜。
婆婆会将七样菜掺在一起煮,然后就和公公,堂弟们一起吃。

现在,连七样菜都无法凑齐了,偏食越来越严重的我已经抛弃了油菜和枸杞菜了。Photobucket
而且,有十多年没有吃七样菜了。
还有谁会记得初七要吃七样菜呢?

他的生日


今天是他的生日,一起身就sms祝贺他。
几年前忘记了,他“说”了我几年。Photobucket
我不是忘记,只是不知道已经二月了,
那时我赶工赶到天昏地暗的,哪里知道是什么日子呀?
说到忘记,他自己还不是忘了我的。Photobucket
现在记得,可是人事已非了。
我们回不去了。

未完成的灯笼

Photobucket

想自己设计一个灯笼,结果做到一半就没辙了。
不上不下,想丢又不舍得,
本来还打算以后慢慢想要怎么接下去,
可是一年又一年,就这样搁置着。

未做完的卡片

Photobucket

这张卡片其实还未完成,但是灵感已经去渡假了,
暂时不肯回来我这里,所以只好让它留在我身边了。

简单的灯笼?

Photobucket

一眼看去,这灯笼超简单。
一时轻敌,结果回到家竟然做不到。
再次去看,这次不敢掉以轻心。
其实真的很简单,哈哈。

水草红炮

Photobucket

几年前流行水草花,买了五颜六色的水草。
不忍心剩下的水草可怜的躺在那儿,就挖了出来做装饰。
可惜只有红色的水草才应节。
做了最简单的红炮。

很丑的灯笼

Photobucket

知道自己的记性其差无比,
所以所有看过的灯笼都尽可能做一个sample。
这个sample刚完成,爸爸就开始说那么丑的灯笼,
做来做什么?阻碍地方就有。
灯笼是不会丑,是红包封不漂亮啦。
只要用漂亮的红包封,出来的效果肯定不一样。

如果我那十几个灯笼sample都用美美的红包封,
不是很重本?而且妈妈随时会乘我不备丢掉我的灯笼。
所以我的sample只好用普通的红包封。

大年初六吃什么?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初六有红烧猪肉煮马铃薯·卤鸭·茄汁炸肉,猪肉丸子·白菜汤。
猪肉丸子是想做成圆形的,因为忘记拿肉出来解冻。
弄到一半,饭熟了,就随便乱抓成一团了。
今天作战还算成功,父母竟然回家了。
他们喝了我煮的汤,也没有投诉什么。

大年初六的早餐

Photobucket

上了一会儿网,scan virus时跑去浇花。
然后煮早餐,算早餐啦,虽然煮好已经是十一点半了。
煮了通心粉,为何包装纸上说是意大利面呢?
先让通心粉冲十分钟的凉,以前祖母都有帮它们冲凉的,
我只是依样画葫芦而已。
然后先煮汁才让可爱的通心粉冲多一次热水澡。
也不懂方法对不对,都没煮过怎么知道嘛?
哎呀,不管三七二十一,随便煮啦。
小时候都是祖母煮给我吃的,
而且只有生病的时候才可以撒娇吵着吃通心粉。

做给嘉嘉玩的灯笼

Photobucket
特地做了一个小鱼灯笼给嘉嘉玩,正确来说是做给他打。
嘉嘉喜欢我抱他去打小鱼,偶尔颖也会吵着我抱她去打。
有事两个人都吵着要打小鱼,我只好抱一个打了又换另一个。
试过一次,两个互不相让,我只好右手抱一个,左手抱一个。
看到两个小瓜玩得开心,再幸苦也值得。

我的过年饼

Photobucket

几年前看到表姐做给大姨的炸春卷皮,心想很简单呀,下次我也试做。
第二年还真的做了,而且成功了,妹妹说好吃。
第三年,糖粉放得太早,油还未干,湿湿的。
第四年更惨“臭油逸”添。
第五年不敢尝试。
今年想到嘉嘉可能会喜欢吃,特地托妈妈帮我买春卷皮来炸。
糖粉找了很多家店都找不到,年二十九那天在titah买包幼糖来充数。

Photobucket

看到网友做紫菜薄脆,我也乱乱做,
因为妈妈炸完虾饼就要炸我的春卷皮跟薄脆,薄脆很多工。
手忙脚乱之余,蝴蝶结更是乱乱塞。
不过还好,颖很爱吃,吵着要把整罐拿回家。

2009年1月30日星期五

大年初五下厨记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煮了几块炸猪肉焖甜酱。
炒了一碗饭给弟弟。
煮了妈妈预先弄好的卤鸭。
还煮了一大锅的紫菜汤,好像煮火锅酱,料多到看不到汤了。
只不过是洗了米煮饭,浸了紫菜,切了煮汤的料加上煮,剁碎洋葱
竟然花了一个半小时。
哇,我在做什么?
弟弟快饿昏了吧?

2009年1月29日星期四

大年初五出糗了


今天是大年初五,因昨晚辗转难眠,半夜又一直醒来望天。
竟然睡到八点半才醒来,哇,有多久没有睡到那么迟了?
浇了花,上了一会网就叫弟弟起身,出发到旧家浇花。
顺便到mbb拿我上个月的定期,banker拿给我。
咦,数目不对叻,我只有一千元呀,做末她给我这么多钱?
告诉她弄错了,她说我给她的收条是这个数目没错。
想了好久,终于想到我上次拿了bsn的premium放进mbb了哦。
哎呀,是我自己记性差了啦,好丢脸哦。Photobucket
最后跟她讨红包,没想到真的还有耶。
再去眼镜店碰运气,看能不能拿到红包,结果人家明天才开工。

煮饭时,偶然望一望裤子,怎么有好多白白一大片?
哦噢,一定是上次不小心浸太久忘记洗,脱色了。
呜,刚才我还穿着它到处走,真是糗。Photobucket

忘记拜神了

Photobucket

父母离家几天,到外地当小欣的保姆,留下我和弟弟看家。

傍晚煮了一锅汤,放了点蟹柳丝,调味料,冬菇丝还加蛋。
将就着吃吧,明天才想要煮什么,总不能煮快熟面吃吧?
新年叻,再怎么糟,也要煮几样菜啦。
幸好烂船也有三分钉,我还会煮几道简单又普通的,
再不然就去打包咯。

晚上检查门窗时才发现忘记拜神了。
呵呵,不能怪我啦,我都没有拜神的,当然不会想到要拜神。
怎么办?还要不要点香?已经十一点多了耶?
哎呀,还是点啦,新年嘛,应该拜拜的啦。

2009年1月28日星期三

耳环

Photobucket

喜欢收集耳环,只是耳环体积太小,
我又有随手乱丢的坏毛病。
这么多年来,买的耳环多得数不清,但都不翼而飞。
留在我身边的依然只有耳朵上的那对。
这对耳环,一见就很喜欢,买来过年戴,这么大的一对,
应该没那么容易不见吧?

小欣做的红包封

Photobucket

上个星期,小瓜一回到家就说有红包要给我。
妈妈说我大把红包了,还会要她的meh?
老实说,我也怀疑她去哪里弄个红包给我?Photobucket
她打开书包,把红包拿来给我。
哈哈,做得很不好看,但是图案很美。
当然,以一个一年级的小学生来说,做得很好了,还剪了花边。Photobucket
她做了三个,一个送给我妈妈,一个送给她妈妈。
她给我的是做得最美的一个,也许是知道我很挑剔吧!
Photobucket

惨,洗头了


祖母生前再三交代,初一,初三,初五千万不能洗头,不然祖先会喝肥皂水。
不小心洗了头才猛然想起今天是大年初三。
哎呀,惨了,洗了头了,怎么对得起祖母?Photobucket
呃,只是冲了清水而已,还没用洗头水,不算对祖先不敬吧?
怎么会那么糊涂?
婆,您可别生气,明天我煮紫菜汤给你喝,要喝多多哦。

天狗食日


那天(忘记是初一还是初二了,人年纪大了,记性就很差了)Photobucket
报纸写下午可以看天狗食日,等到四点半,走出去一看。
哇唠,我的眼睛受了重伤。Photobucket
后来拿墨镜来看,还是看不到什么东西。
太阳还是发挥他那很够力的能量谋杀我的双眼。
还是不要看了啦,记得我以前也看过,跟祖母看过,那时是拿什么东东来看的?
回到屋里,我的妈呀,双眼只看到白蒙蒙的一片,我看到什么了?Photobucket
好不容易恢复了视觉,不服气的又跑去看了几次,结果仍然看不到。
哼!算了啦,本小姐放弃了。

好无聊,好闷,好显


今天依然很无聊,无所事事的等待时间的流逝。
今天的时间怎么过得特别慢呀?
有点坐立不安,度日如年的感觉。Photobucket
要回去上班吗?有点不甘心。
在家又不懂要怎样打发时间,想找人聊,又没人。
要看戏,今天又没有戏可以看了。
如果找本书来看,后果会很糟。。。Photobucket
好闷呀,好无聊呀,好显呀。
怎么会这样的?
记得以前,每次到了初二我就很难过,因为年要过完了。
会很舍不得时间的流逝,今天是怎么了?Photobucket
为何挨得那么幸苦?
灵魂跑去哪了?

2009年1月27日星期二

噩梦不断的年初三


梦见哲又伤了我的心,在公司哭得很悲伤。
我失去了工作,调到别的部门,做杂工。
然后又梦见耳朵受了伤,流了很多血。
不管什么梦,要倒霉还是会倒霉。
要伤的还是会伤,避也避不了。

2009年1月26日星期一

蜈蚣来跟我拜年


大年初二,妹妹们都还没回家。
做好了灯笼就先去冲凉。
冲到一半,发现角落里有只蜈蚣在张牙舞爪。
怎么那么倒霉?蜈蚣先来跟我拜年?Photobucket
呜,呜,你可以不可以走远一点?
拜年就免了,只求不再相见。
慢条斯理的冲好了凉(有只10cm长的蜈蚣相伴,我还不慌不忙的慢慢冲,我也有点佩服自己那么勇敢)Photobucket
等我穿好衣服开门出去,蜈蚣也夺门而逃,而且还逃得无影无踪。

有男生约我???


刚才婶婶有过来拜年,她和妈妈说有个男人还没结婚,想介绍给我。
妈妈告诉她我不要的啦。
上次有个男生约我出去,我都不肯!
吓??什么时候有男生约过我??我怎么不知道?Photobucket
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呀?她是不是弄错女儿了?
怎么可能会有男生约我叻??Photobucket
想了很久还是毫无头绪,直到开了电脑,才猛然想到,以前跟风天胡扯的时候,他不是有叫我出去吗?
我不是一直说不要出去吗?
不会吧?Photobucket
他比我小十多年耶,真是让我啼笑皆非的误会。

2009年1月25日星期日

冷清清的大年初一


今天是大年初一,叔叔他们不会来拜年。
因为堂弟的太太预产期是这几天,他们都不敢乱乱出门拜年。
担心在别人家里突然出状况。

娘家也没有回去,因为朋友们都没空,今年初三就开工了。
这新年,在家里看电视,上网渡过。

可是,我还是请了假,不要去上班。
还有吉隆坡的人叫我去上课,我不想去。
不想每年新年都在异乡渡过。
不想在新年因思念而流泪。
不管怎样,我都要想办法推掉。

早上看了天书奇谈,很多年前看过这卡通,现在是回温旧梦。
看蛋里生出来的小孩和狐妖斗法,看无私的神仙为了招福人类,
而将天书传给了蛋生,自己却受惩罚。

昨晚下了一整天的雨,没什么人放烟花与爆竹。
好冷清的一个新年。

除夕~守岁


知道守岁是为父母添寿,我开始守岁。
可是不是为父母守岁,是为祖父母守岁。
因为没有人帮他们俩老守岁,我这孙子来为他们守岁。
不管多累多睏,我都坚持一整天不午睡,晚上直到一点多才肯乖乖入睡。
当年曾为祖父祖母感到悲哀。

现在,当然是为父母而守岁,因为同样也没人帮他们守岁。
弟妹们都有午睡的习惯,只有我能守岁。
这也是我唯一能为他们做的。

送给咖啡的贺卡

Photobucket

做了一张生意兴隆的贺卡送给咖啡。
因为忙着上网,所以是最后一分钟才来赶工。(藉口!!!!)
没什么时间想设计,只是把剪纸黏上去,加点边而已。
我曾想过要设计美美的卡片送给网友,
可是每次都临时抱佛脚,再美的剪纸,我也设计不出美的贺卡。Photobucket
不好意思咯,坏咖啡。(呵呵,谁叫你在贺卡上写坏新,还写了很多次)
所以在这里,我也特地写坏咖啡,反正你也看不到。Photobucket

气!气!气!我的灯笼被丢掉了!

Photobucket
气!气!气!我的灯笼被妈妈丢掉了。
明知道那是我的宝贝,还丢掉。
心情糟透了,不要跟她说话,怕忍不住骂她。
永别了,我的灯笼。

2009年1月24日星期六

忧郁症与不快乐的关系!


不知道我的不快乐是因为忧郁症,还是因为忧郁症所以更加不快乐。
很多人都帮过我,也接受过心理辅导,但为何还是不会痊愈?
压力无与伦比的大。
无论是在家,在公司还是跟朋友在一起,都觉得有压力。
很着急,很想做个健康的人,不想被人不断指指点点。
我是不是真的无药可救了?Photobucket

给了自己一年的时间,要改变,要打胜仗。
但很明显,我输了,一败涂地的输,还失去了很多。
眼巴巴的看着朋友,健康,快乐离我越来越远,却不知道要怎样做?
我甚至不敢再去联络帮过我的朋友们,觉得没脸见他们了。Photobucket
我也很想跟一大班人打成一片,肆无忌惮的小声说大声笑。
可是一面对人,我就不由自主的想,我会不会拖累她们?她们会不会嫌弃我?Photobucket
想得越多,就越不敢靠近人。
看来,我比较适合住在荒山野岭,那么就不会有任何压力,那么我的忧郁症会不会不药而愈呢?

大年除夕


随着年纪渐长,过年对我来说已没什么特别。
除了大出血之外,日子还是一样过。
过年要给父亲一千大元,给母亲一千大元,还有买年货的花费。
花红就这么泡汤了,自己反而没有拿花红的喜悦,因为没得用。Photobucket
从初一到十五,就留在家里上网打发时间,做些没有意义的事。
不过新年倒是很多避忌,我不能哭泣,不然会哭一整年。
去年就是不小心哭了,也病了,结果真的哭了一整年,病了一整年。Photobucket
今年要小心,要忍住眼泪。

买衣送柑


今天是年二十九,十九哩有通宵的市集。
这也是一年一度唯一热闹的日子。
随着华人住户的搬迁,那里已成了印度村。
只有这一天,搬走的住户都会不约而同的回来这里相聚。
人山人海的人潮伴随着与相识多年的老邻居相遇的惊喜。
可惜每次想要遇到的人都无缘再见。Photobucket

我看中了两套衣服(可是裙子没买到),加上妹妹的裤子。
要求老板娘减价,老板娘不肯,反而送了我两粒柑。
祝我大吉大利。Photobucket
没想到买衣服也会有柑拿,真好笑。

回的时候,看到警察在那里抄牌,吓得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往车走去。
幸好还没抄到,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