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09年7月31日星期五

水饺

Photobucket
某天妈妈心血来潮要做水饺,当时还未去上水饺制作的课程,
做出来的水饺硬硬的,没有想像中那么美味。
大小不一,老师是一粒一粒称过的。
皮也杆得不平均,上了课还是没把握杆得好。
要做到外薄内厚真的不容易,看老师轻而易举就办到了,真神奇。

返老还童记


刚才跟小瓜去住家附近的迷你公园,听妈妈说添了很多设施。
哇,真的多了很多,还有一个给人站上去摇动的。
小瓜叫我荡秋千,我一坐上去,双脚必须弯曲才能移动,怎么荡???
后来小瓜又叫我玩跷跷板,我看四下无人,就跑去坐了。
幸好臀部小才挤得进那个迷你朔胶跷跷板,真怕坐坏了,有点庆幸自己很轻,不然就应声而断了。就这样,以怪异的动作跟小家伙玩了一会。虽然很尴尬,可是小时候真的没机会玩这些玩意,难得有机会就一一尝试了。

梦见去看医生却跑去看美食


梦见福来载我去诊所,是一辆类似豪华大巴士的车,里面还有一些不认识的安娣,我静静坐在后面,后来跑去前面才知道驾车的不是福。有点不好意思麻烦别人。
越来越多安娣上车,我就在某个地方下了车,然后却没有去诊所,反而是看橱柜展示的糕点美食。而后察觉身无分文,不知道要怎样搭车回家。后来怎样??忘记了。。。。。。
今天cik azizah宣佈老色狼调回楼上,心里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却不敢表现出来。老色狼一整天心不在焉,连开会时也假假专注的看着电脑的荧幕,假假没听到兼很忙碌。楼上的人也开始要瓜分工作,搞得每个人表情怪异。cik azizah还说kl的人开始查我们的ot为何超出预算,当然啦,他们六点多祈祷一次,七点多祈祷一次,然后又要吃点东西,摸到来都一个多钟了,却照claim ot不误,就算没有做ot都变成有ot啦。别的不说,就午餐时间,他们就要差不多一个半小时,一个钟头休息,二十分钟祈祷,还敢敢说人手不够要牺牲一点,休息半个小时就够了,听了真想骂粗话,全部人都是说一套做一套。

2009年7月30日星期四

还是很灰,很黑


梦见屋里还是办公室(忘了)有蛇,有一个人拿着长杆弄,结果跑出来的却是大蜈蚣,后来被打死了。接着又梦到一堆乱七八糟的事,醒来却迷迷糊糊,忘得一干二净,我的记性变得很差了。
打给哲,他还是不接电话,搞什么鬼?
cik azizah说rm星期二要来看我们做工,唉,是来看我们前面三个做工而已吧?
今天做到八点才回家,不知可以claim加班吗?现在是无经理状态。
asmah说bop的工作要找人做,到最后又会交给我做,因为交给我做还会做好,交给那只猪,交给哲的下场只有一个,那些voucher会越叠越高。哲还会时不时丢给我做。
昨天爸来载我回家,摩多帽却给别人偷了,那个帽子是我最喜欢戴的,很轻虽然很旧,哲说那是二战时的帽子,叫我换别的,可是我宁愿被人嘲笑也不想换,那帽子是以前爸戴的,有纪念价值。
死老色狼三番几次偷用我的电脑弄东西,害我一直要check journal,不然他打了什么东西,我不知道,忘了record会被asmah骂的。chq book apply了却没有officer会弄,结果我还要去教nafi弄,后来他干脆不学,叫我用他的password自己弄。
心情很灰,很黑。再这样下去,完蛋了,昨晚已失眠大半夜,双眼肿得像熊猫。
妹妹的朋友弄了榴莲冰淇淋,很浓的榴莲味,感觉就像吃榴莲一样。

2009年7月29日星期三

沮丧

这几天越来越沮丧了,晚上也睡得不好,失眠的情况益发严重。。。。。。
有事,没有办法倾诉,也没有人能倾诉。。。。。。
刚才测快乐指数,我竟然是零,零快乐。是呀,我没办法快乐,快乐离我越来越远了。
妹妹也越发难控制她的脾气,动不动就爆发,她的忧郁指数直逼我的指数。
前几天哲去听了两天关于生日日期测性格的讲座会,回来不断帮别人测,我问他,他叫我付钱,心有点沉重,什么时候我们的关系变成什么都要跟我讨钱了?钉voucher要给钱,印branch trf也要付钱。。。。。。
他欠我的那两笔钱,我跟他讨过一分钱吗?都几年了,我已经预了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他何必什么都跟我斤斤计较?昨天他还暗示我要借钱,我只好故意不予理会。
跟他已经没什么话题,以前什么事都有商有量,现在却变成什么事都看不顺眼,我还是当初那个我,他却已不是当初的他,人怎么那么善变?
昨天他去邮局买邮票寄信,我问他可否顺便帮我买,他就跟我讨多几元服务费,讨钱不遂竟然在asmah面前说我,存钱来做什么?我不存,难道每天给你坑完我的钱呀?
今天他启程去吉隆坡上课,打电话给他他都不接,两个电话都打了,而且另一个号码是别人都知道,他却不肯让我知道的号码。算了,不接我的电话,他的黑锅我不帮他背。
新来代替bop的同事原来不是clerk,而是新上司,糟的是我们竟然叫她做clerk的工作,paiseh。
死老色狼今天又借故吃豆腐,吓得我立刻使力往旁边冲,可惜还是慢了一步,被碰到一点。死老色狼。
今天mpku的又大派钱财,又要cr a/c,又要create cif,open还要update兼record。
死老色狼又一直不断来找碴,干扰我工作,害asmah说我这么久还没好。你们真以为我是铁人呀?
这么多份工,一次做?以前他们只负责一样,我负责三样,现在独自负责五样leh,要命。

2009年7月26日星期日

看电影

星期四晚上跟哥聊了一会儿,他叫我跟着他和他同事去看电影。
最后一次看电影是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多么遥远的事,
本来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去看电影的了,那个记录可以保留到老死那一天。
星期五早上,哥没有联络我,以为取消了。
下午哥打来说六点在ioi mall那里等他。
手忙脚乱的做完工作,快快回家,连哲的voucher不见,也没去理会。
五时许就抵达ioi mall,站在一个可以让车直接转回头的位置上等待。
六时许哥sms我说他会迟一点,还在开会。
我就跑去ioi mall 上个厕所,再买些kaya糕点,
想到哥开完会也许也会饿,就顺便买多一点。

Photobucket

到了那里,哥的同事已经到了,就到餐馆祭五脏庙。
我吃了一些糕点,已经饱了,只叫一份鸡汤。
哥的同事陆续抵达,我的老毛病又发作,说不出话,连对方自报名字,
我也不晓得要怎么办,哥拉着某位同事的衣服当墙撞,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开不了口呀。
餐馆的工作人员的办事效率有些慢,电影快开场了,他们的食物还未上桌,
只有我和哥点的食物端了来。yap告诉服务生他要取消,不要吃了。
后来送上来的三文治也货不对办,因为没时间就直接打包。
结账时发现三文治是免费的,哥还很开心的说投诉了就拿到免费的。

Photobucket

不知哥是不是恶作剧,进入电影院是竟然顺手关门,顿时伸手不见五指,
吓得走在他后面的我差点要拉着他的衣服,避免跌倒。
忐忑不安的走着,突然的声响把我吓了一跳,原来是播放广告了。
怎么电影也有广告的呀?那个大荧幕,真的超大的,那个声音也超震撼的,
我告诉哥银幕大得不戴眼镜我也看得到。
看的是哈利波特,没留意新闻,不知是第几集,电视只播过第一和第二集的。
越看就越冷,哥还买了冷饮给我喝,喝了双手冷,人更冷。
哥的爆米花,我没吃,因为饱了吃不下,yap也不要吃,不知道是否还在生气,
哥只好一个人吃,另两位同事不断望着哥笑,我更内疚了,都是我不好。
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我再也不敢出来了,弄得哥那么难堪,真的很过意不去。
回到家,上了一会儿网,猜测哥应该快到家了,就打了一个电话去问问。
虽然内疚不已,可是不敢跟哥说什么,真抱歉。

2009年7月25日星期六

想拍海浪
































































想拍海浪,一个不留神,突如其来的大浪打在我身上。
连相机手机都湿透透。

2009年7月24日星期五

又买漫画

Photobucket
因为无聊,又跑去买漫画。
不明白都这种年纪了,还这么沉迷漫画,
难怪大哥老笑我长不大。

电子书出版了

Photobucket
带着期待的心情,等到杂志出版,立刻迫不及待的下载。
只因这次的杂志,照片是自己拍的,有种参与的感觉。
看到自己出现在杂志上,有些怪异的感觉,也有些腼腆。
Photobucket

在梦里自杀

昨天梦见流着泪,一步一步走向海中央。
也不知自杀成功了没就醒了,醒来后忍不住继续掉泪。
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那天在desaru,面对着大海就一直想着,
结果现实世界没做到的事,在梦里实现了。

2009年7月23日星期四

差点被老色狼摸到胸部


正忙着找印章时,一时不防老色狼突然伸手过来,差点被他摸到胸部。
吓得我立刻站直,缩回手,先保护自己。
也幸好没有脚下一滑,不然就亏大本了。
后来,老色狼走过wati身边,故意碰到她肩膀,弄得她呱呱叫。
混蛋老色狼,整天借故乱乱碰人,上次一时不防,竟然被他得逞,拍了我的后背好几下。都怪我自己粗心,整个底层只剩我和他,我还专心做我的工作,没有防备他。

2009年7月22日星期三

律宏好可爱


今天妈妈去照顾律宏,好让宏妈妈去做身体检查。
妈妈说律宏好可爱哦,一直跟她微笑。
呜~~~为什么我请了假才说改期?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宏宏呀?
要是现在不跟律宏搞好关系,他以后就不会亲我了。
律颖就是因为小时候没有跟她搞好关系,才如此疏离的。
幸好嘉嘉跟我还蛮亲的,这小宝贝,我也要跟他亲。
不过也不能忽略掉嘉嘉和颖。

哀莫大于心死,真的可以吗?

人说哀莫大于心死,为何已经哀了那么多次,心仍不死?
我还抱着希望吗?
每一次的希望换来的都是深深的绝望,何必?
为何还不走出来?为何走不出来?
难道就这样一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为止?

2009年7月21日星期二

抢购asm


八点半抵达mbb,不是吧?人龙排到附近的几间店面了。幸好父亲比我们早到,待我和弟弟跟父亲交换位置,后面的女士投诉我们,弟弟说刚才走开的是我们的父亲。
今天的太阳怎么那么不可爱?怎么那么猛烈?我快晒焦了。
好不容易挨到开门,你推我挤的,好恐怖,我都已经那么扁了,再挤会不会更扁?
排在第一要开户口的人和排在后面的人上演铁公鸡,互相指责没有排队。
唯一的收获是遇到中学的同学丽珍,我们聊了一会,她说最近没什么人出国,她会在家里休息到八月。有什么聚会可以叫她出来。
想想也觉得自己真的很勇敢,当年前前首相马哈迪推出asw和asm时,对投资一窍不通也毫无观念的我敢敢跑去买了,只可惜那时还没开始工作,没有钱,不然现在我就有一笔可观的回酬了。

2009年7月19日星期日

离家出走

终于离家出走了,可惜却看到不想看到的人和不想看到的事。
这样的心情怎能平复?怎么会好呢?
唉!

2009年7月17日星期五

健康讲座

昨晚慧载我去听终身学习的健康讲座,你吃对了吗?讲师是一位很年轻的营养师~~陈宝玲。
因为没有带纸笔,所以很多重点只能死记,可是到了第二天就忘得光光了。
人只能吃自己手掌般大小的肉类
220减掉年龄再乘60%~~忘记是不是算体重标准了。
体重除以身高再乘身高~~量什么去了???
腰围除以臀围不能超过0.85吧?
我应该多吃水果蔬菜,因为我是在危险水平了。
少吃肉干,饼干,腌渍食物,烤肉,油炸食物,快餐,汽水、洋芋片,冰淇淋,加工食物(杯面,蘑菇汤),蜜饯类。
低血压是因为运动量不足。
别吃隔夜菜,容易患癌。
没有说什么食物病人不能吃,只是要吃得均衡。
要多喝牛奶。
吃东西(热的食物),别立刻喝冷的饮料。
饭后半小时吃水果,饭前吃水果是减肥者用的。
站直直,身体部位别动,只有头向下望,看得到脚的,就ok,不然就有患心脏病的风险。
一天只能一小杯(比矿泉水盖大一点)的油煮菜。
四个华人就有一个会患癌,七个马来人有一个,五个印度人有一个。
每天排便(要可以浮起来那种才健康),避免患上直肠癌。
超过35岁,每年验血。
运动过后,量脉搏,心跳快过(忘记了)的,就是对自己有益的运动。

kfc






















不知是几时拿花红请的,还是拿特别bonus的时候请的呢?总之哲请客总是等到我有做工的那天才请,不然我又会乱想,这点他比谁都清楚。

2009年7月15日星期三

死亡威胁

有位顾客,因为生意谈不拢而大发雷霆。
他威胁cik azizah说如果给他见到她,他会杀了她。
可怜的cik azizah因为暂代经理的职位而遭池鱼之殃。
还说要发火烧我们的公司。
该说他没风度还是没教养?这间不行还有很多间别的公司,
动不动就杀人发火的,什么世界呀?

2009年7月13日星期一

新的services

去上了课,课程主要是新的services。
现在我们得对每一位顾客说一大堆台词。
先站起来看着对方数秒,然后senyum 3 ,点一下头(很幸苦,觉得自己像小丑多一点)
然后要说:“selamat pagi, saya (名字)boleh saya bantu?"
待对方说出要做什么,我们还要重覆一次,以询问的语气问对方!
然后还要说:“boleh saya tahu nama encik/cik?”
还有每个顾客我们必须要跟对方对话五句,要说五次对方的名字!
要命咯,我每天要面对那么多的顾客,怎么可能记得下每个人的名字?
马来人的名字该死的难记又长,总不可能每次人家来都问一次吧?会被人家骂的!
最后,还要说:“encik/cik (名字),ada apa lagi boleh saya bantu?”
若没有就要站起来说:“terima kasih (名字)sebab berurusan dengan (公司名),
sila datang lagi”
要说这么一大堆废话,还要迅速的services每一位顾客,ceo以为我们有七手八脚呀?
又要穿上难看的baju kurung,我觉得自己很像卑微的下人,在乞求人家的怜悯。
为了五斗米而折腰,我愿意吗?

2009年7月12日星期日

嘉送给我


宏满月的时候,嘉的姑婆见到我对嘉爱不释手,一直抱着不放,就说嘉送给我。
颖听了就开心得拍掌。
以前,嘉可是颖的宝贝哦,只要听我说要带他回家,就不准我抱着嘉上车哦。
现在,听到嘉要送人,这么开心,可想而知,嘉最近欺负颖欺负得蛮厉害的。
也难怪他,以前小的时候被颖打到怕,现在有能力还手难道还处于挨打的局面吗?
真是风水轮流转,哎呦,我在干嘛?幸灾乐祸吗?

颖生日

7月10号,颖生日当天,等到她放学回家吃饱饭才打电话过去。
颖婆婆接了电话,我才叫一声安娣,她就立刻大声的叫颖过来听电话。
只听到她大声的叫:“律颖,快点来,阿姨打电话给你,要跟你讲生日快乐。”
哈哈,有些不好意思。
颖接了电话,我问她:“今天有没有蛋糕吃?”
她说:“阿公买了大蛋糕去学校,还买了很多礼物。”
“那么,蛋糕吃完了吗?”
“还没有,还有很多!”
“那有没有留些给你爸爸妈妈?等一下她们就回来料?”
“有,留很大个的蛋糕给爸爸妈妈。”
“弟弟乖不乖?”
“嘉不乖,他每天都打我,拉我的头发”
“那么坏蛋呀,下次阿姨打他的小屁股!”
颖开心的笑了。
“嘉有没有吃饭?”
“他没有吃饭,他不要吃饭!”
颖问我要不要跟嘉说话,然后叫嘉来,可是嘉只顾着看戏,根本不要理我。坏嘉嘉。
我说下次看到嘉,一定要打他小屁股。

累与泪


这一两个星期几乎没有休息,每天做差不多十二小时,连星期六,星期天都要上课,实在累得不得了。
星期四那天,邀请了一个摄影师帮全部职员拍大合照,我吐到脸色苍白,本来想不拍了,哲却来叫我出去,他说经理要等我一起拍。我站在经理后面,他说我千万别吐到他。
拍出来真的白得惊人,几乎看不到人了,而且那个样子好丑呀。幸好有哲圆圆的脸陪伴,虽然他拍出来的效果不会丑。
经理的最后一天,开最后一次会议,所有女同事无不流泪,我忍了很久,最后经理提到我时,终于忍不住也哭了。哲看到还取笑我。
今天上完课,跟经理聊了一会儿,临别时经理叫我好好照顾自己,又忍不住哭了,后来玛也说经理也快哭了。
唉!下个星期在desaru举行的欢送会,欢送boss和bop,不知道大家会哭成什么样。

2009年7月9日星期四

忧郁指数是39

在忧郁症网站进行测试,忧郁指数是39。
不知道是否算很高?
不过这几天,忧郁的程度严重了也是不争的事实。
是为了最喜欢的经理zamri调去batu pahat了吗?
还是为了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闷闷不乐?
也许是为了自己的无能而失落。
惆怅,失落与悲伤。

剪给杂志的凤凰

Photobucket
接受访问时,对方说要拍剪纸的过程,就选了一只凤凰来剪。
然后带着期待的心情,迎接杂志面世那一天的到来。

2009年7月7日星期二

触电


开灯时,听到有东西掉下的声音。
原来是冷气开关的盖,这冷气好像是装来摆美的,我从没开过。
把它装回去时,看到有一粒螺丝是突起的,一时好奇就伸手按了一下。
电流立刻从螺丝那里传过来,感觉整个手指麻痹了。
吓得我立刻放手,幸好只是轻微的电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父母是不会那么早到楼上的,母亲还说真是死了都没人知道。Photobucket

帮政府做义工


最近两个星期都在帮政府做工,可是却是没有给我薪水的工。
因为人数众多,这次竟然有整两百多个人,我的公司挤得水泄不通。
每次政府安排人来准没好事,我都不能吃饭。
这次到了六点多才能泡杯面来吃,可是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一直被那些人的噪音骚扰,耳朵不断嗡嗡作响。用力按了按,竟然再度出血,天,我竟然忘记早上已经肿了几天的耳朵内部出血,染红了我的一张纸巾。
有好几次,想当泼妇,大声的叫他们不要吵了,也很想罢工,可是该死的理智阻止了我。
理所当然的,胃痛也复发了Photobucket
脚也开始抽筋,一直断断续续的抽筋,折腾到凌晨才能入睡。

2009年7月6日星期一

别跟她们说:“想开点”


如果周围有忧郁症的朋友,请记得别再跟他说:“想开点。”因为他们就是无法想开,才会罹患忧郁症。当我们每一次叫他们想开点,就是在无形中给予他们压力,似乎他们不想开一点,就是错的!其实只要你在他身边,不一定需要说些什么,只要静静的陪着他们,就很足够了。

星洲日报这个月刊登了不少忧郁症的事,看了或多或少也感同身受。
那种无奈,那种彷徨,那种悲哀不是身历其境的人是无法了解,别人只会说我整天乱想,可是也不是我想要这样的呀?是身不由己呀!每次给人批评,给人指责有多难受你知道吗?心如刀割的感觉不时浮现。别人只会说你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不改?我就是没办法控制我自己呀?无形的压力让我快窒息了,你们懂吗?
为什么没人了解我?为什么你们只会像看怪物似的看我?
我做不到大家要我做的,我也没办法让自己痊愈,能做的只是逃避,逃避所有的一切,我不敢跟别人联络,心里很内疚,我对不起他们,不想成为大家的累赘,大家的包袱。

每次轻生的念头在脑海中打转的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身边没有人可以倾诉。幸好我的忧郁症不是每天都那么严重,每个月也会有几天是正常一点的,不然恐怕早就轻生了。

2009年7月5日星期日

我的水桶书包

Photobucket
三岁多的时候,颖拿着个水桶说是她的书包。
三个小瓜一人拿一个水桶,绕着车子转圈圈。
我这阿姨便担心她们摔跤便跟着她们转。
转了几圈才发现嘉怎么不见了?
原来不爱吃饭的嘉体力不支,站在车屁股后面守株待兔。Photobucket

新加入的小宝贝

video
颖的出世,我没有相机。
嘉的出世,我还是两手空空。
宏的出世,终于如愿拍下。

两张合二为一的喜

Photobucket
妹妹结婚时,还不会上网,只好找喜帖上的图来剪。
喜帖收集的不多,也没什么图案剪。
最后灵机一动,将两个图合二为一变成一张喜字图。

一家人

前几天,小恶魔拿出一张两年前帮她庆祝生日时的照片来看。
然后说如果我和弟弟不在那里,她和她父母加上我父母就是一家人了!
有没有搞错,他们是一家人?那我和我弟弟是捡来的吗?
真正的一家人是我们好不好???
这小恶魔,说话总是让人哭笑不得!

吴娟瑜的情绪讲座会


联络了马华的秘书,问她有无交通去听讲座会,她说能载我去。
中午时分下起倾盆大雨,有点担心商未痊愈的我无法出门。
幸好接近12点半时雨势转小,我拿着雨伞,踏着路上的流水而行。
抵达那里,帮忙做接待的工作,请出席者留下联络资料。
遇到小四同学,士乃的老师同事还有小恶魔的老师以及那位上次误会是朋友老公的姐姐那位女生。
拿了一本马华终身学习的刊物来读,发现有我,就留了一本给自己。
本来还以为很少人,谁知突然一堆一堆的人蜂拥而来,座无虚席。
吴老师风趣活泼的演讲让出席者不时发出开怀的笑声,连我也忍不住心情舒畅。
除了讲故事,还有邀请来宾们现场述说自己的烦恼及如何改善。
心情的转变可以改变一切,最重要是爱自己多一些,不要一直抱有我对你错的观念。还有少糖少肉对脾气的改善有很大的帮助。
两个小时的演讲一瞬间就结束了,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

2009年7月3日星期五

又打败仗了

Photobucket

也许是榴莲吃得太多了。
也许是这两个星期每天做将近十二小时,身体累垮了。
也许是昨天冷气开得太大了。
也许是被同事传染了。
也许是晚上没盖被,着凉了。
总而言之,病倒了。
一整天不断打喷嚏,又不敢去看医生,怕被误会,等下要隔离就惨了。
不过医生没有这样乱来啦,是我自己懒惰去看医生啦。

拾榴莲

Photobucket

小恶魔说榴莲是採的,颖的公公说要带她去看看榴莲是不是採的。
到了榴莲园,地上放了很多粒榴莲。
颖公公开玩笑的说,榴莲是地上长的。Photobucket

小恶魔在地上拾榴莲的英姿,哈哈!

八仙之铁拐李

Photobucket
一向很少剪人物,因为tai买了一套迷你八仙剪纸送我。
因而想将它们放大来剪成一套。

rm

那天经理带他上市司rm回来,rm是柔佛最大的一号人物。
他回的时候,经理走在前面,我只好微笑目送他们,免得遭殃。
谁知rm刚好在下楼是差点跌倒,然后眼睛往我这一瞄。
惨了,他会不会误会我取笑他?

2009年7月1日星期三

脚受了伤


昨天,老色狼走路不带眼睛。
明明我离他很远,他硬是挤过来,还一脚往我的脚踩去。
哎呦,害我差点跌个四脚朝天。
他的体重是我的三倍,痛得要命。
给哲看黑青的部分,他好笑的点点头而已,大烂人。Photobuck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