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09年10月25日星期日

我的同学当了老板


昨晚和妹妹去TJ MART,去叫东西吃时,发现有人一直看着我,留神一看,是安福,我中四、中五那两年的同学
,就跟他微笑一下,他也点了点头打招呼。
以前有一次遇到他,以为他不认得我,就假装不认识大刺刺从他面前走过,没想到原来他还认得我。。。。。
昔日的同学有几个都当了老板,反而是我一事无成,愧对大家。
就像哲说,华人多数都会选择自己当老板,创业。
以前的我,嗤之以鼻,不想当老板,不想创业。
现在的我,别无选择,这种年纪去外面找工实在尴尬,高不成低不就的,想找一份我喜欢的工也不是那么容易,我是那么的挑剔。只有自己替自己打工才会毫无怨言吧?可是说易行难,资本去哪找?
我。。。。。只有乖乖的替人打工了吗?有点不甘心耶!!!!!

2009年10月24日星期六

给你的遗书


去年曾经在部落格写了一封遗书交代一切,包括我所有的财产资料及一些秘密,收信人是你,十几年的朋友,也是唯一知道我部落格网址的朋友,只是那封信没有对外开放。
当时是很想不开了,很担心会一时失手,结束一切。
随着越来越多的发泄日记,已经不知道沉到哪里的大海了,不想找出来,怕找到会乱想,现在不该投降,我要努力战斗,给我力量。

有时会想,像我这种性格,应该要断了七情六欲才会快乐。
不是吗?只有在无喜,无怒,无哀,无乐的情况下,我才不会情绪低落,忧郁症也许会痊愈。
不管怎么,我需要力量,支持我的力量,力量的来源在哪里?
谁能给我力量?老天吗?
我自己的力量很薄弱。

头晕头晕又头晕


这几天心很烦,所以不自觉的玩game玩到很长时间,竟觉得很头晕,这有关系吗?
还是因为食不下咽,血糖偏低?
一直晕一直晕可是还是无法停下来不玩game发泄,不然我会往坏的方面去想,到时更惨。
我只要一想到悲伤的事就不能自拔,会慢慢往谷底探去,几个月后才回得来边缘地带。

是不是我前世造了太多孽,今世还得这么幸苦,这一世也造了不少孽,下辈子会不会更惨?
不想认命,才会这么痛苦,认了命就会快乐吗?
做了善事也感觉不到喜悦,做坏事是什么感觉?是否也毫无感觉?

我的心,放不下,是孽吧?
真的想放下,想换环境可是又不舍得永不见面的痛。已经经历过一次,十多年还是会痛。
虽然生活在只隔两公里的地方,却从来没有碰过面,那种痛我不要再次经历,除非我能彻底忘了,忘了我们的一切。
只有在梦里,才有重逢,才会有喜悦,不时梦到他或他。
下辈子,希望不是梦,希望能修到愿望实现。

哲又调上楼了


星期五,哲请了半天假。
早上我们还一起做pct的表演,我们的默契竟然失效了,我竟然连他的名字也叫不出。
没想到那天,哲就被调到楼上了,本以为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谁知那么突然,让我毫无心里准备,那刻我的心情很乱。
有事不能告诉哲了,哲的事我也不知道了,很讨厌这种感觉,很讨厌这种情况。虽然同在一起工作,可是只有早上baca doa的时候才能远远望上一眼。
一整天精神恍惚,差点做错很多事,回家还被车门夹到脚,身痛心更痛。
能怎样呢?这是哲自己要求调上楼的,他说厌倦了。我也累了,撑得好苦。
现在已经不是两个人而是四个人,好幸苦,好幸苦。
晚上,想到伤心处还是掉了点泪。

2009年10月19日星期一

我不是mamy


有点想念两个小家伙,拨了一通电话过去。
甜甜的童音传来,问是颖还是嘉?
她说是颖,然后就一直喊mamy,mamy。
我说我不是mamy,我是阿姨。颖就立刻不吭声,怎么这么现实呀?
问她在做什么?颖说在看戏,说了名字,可是我有听没有懂,脱离童年太久了啦。
然后嘉又跑过来听电话,又一直喊mamy ,mamy,我说我不是mamy,我是阿姨。
嘉就喊阿姨,还是嘉有我的心,哈哈。
问嘉有没有吃饭,他说吃一点点,我说等下宏比他大只了,嘉就一直咯咯笑。
嘉的祖母接过电话,说嘉前几天病了,发烧。
这两个小家伙,怎么病痛比我还多呀?跟我小时候有的比叻。

2009年10月13日星期二

open house

今天是open house,每个人都不用做工,只是招待到来的宾客。
我和哲却要谨守岗位,哲不断跑去后面吃东西,跟那猪讲话,老实说我也时不时跑去拍照啦。
rozi和asmah想跟我借相机,里面有很多宝贵的照片,我怕她们弄不见,而且相机是我的宝贝,我不敢借。
他们的东西,我只吃沙爹,其它的没有兴趣,我不喜欢吃马来人的食物,除了nasi brayni(怎么写)。
yasir来到问我有没有空,我正在zaini 的bcq,就回答x de,sibuk。结果zaini打电话来说不要做,我只好reverse,都是老色狼乱乱来,害我的。
然后一抬头,完蛋了,RM也在旁边看着我,我完全没有pct,呜。。。。。。
zamri来到,我拍了几张,然后一直跟他说话,他就跟RM说我跟他很要好。
hisham叫我拍他,我不要,谁叫他以前老是借机吃豆腐,老色狼之一。
这次也有乘机偷拍RM,却被他发现。
偷拍了哲,效果却不好。
哲说要我帮忙,我一见他的表情就知道要跟我借钱,虽然跑去后面避难,但哲却一直追问我。
还说我很好,我说他有事要求我就说我好,没事就说我不好,乱骂我,他说那是nasihat。
借了这次,哲总共欠我600元,几时才会还?是肉包子打狗吧?
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和哲合照过,他又不肯让我拍他,想了很久,叫abg wan拍照,然后乘机站在哲的旁边,总算成功,也是哲刚跟我借钱,不敢拒绝吧?后来asmah看到呱呱叫,也要我拍他们。
后来,问哲是否jemu了,哲又开始骂我了,混蛋。

2009年10月12日星期一

神经哲


早上远远看到哲的车,签到后不久,哲也进办公室。
拿着waiting time的纸跟他说那天两个小时没有按,幸好waiting time和serve time不会久。
谁知道哲脸臭臭的说:“ari ni bad mood, x mau cakap dengan saya blh x?"
简直莫名其妙嘛?我又哪里惹到他了?
一转身,他就跟老色狼说话,abg wan跟他说话,哲也笑着回答。
岂有此理,就只针对我而已,王八蛋。
后来的doa,我故意不过去,直到开始讲废话才走出去。废话完毕,哲回到座位才跟我道歉,我说不要紧。

脚有点痛,心想今天要下雨了,果然中午的时候就下了场雨。
妹妹的脚也是痛,妹夫的弟弟说比天气预测还要准。

老色狼不知何故去看哲的头发,后来发现有根白发,叫我帮哲拔。
哲的头发那么短又自然卷,实在很难拔,几经幸苦才拔下来。

哲告诉nafi要跟cik azizah说他要上楼帮他。我问哲是否已无法挽回?非走不可?
哲说他比较喜欢marketing,我说他又tinggalkan sy,他说如果是tinggalkan,他就申请调走了。

今天哲不bal五十元,我忙着chq,而且也不bal两千,无暇帮他,只好前面后面两边跑。幸好他只是sell错,而我也是看错数目。

2009年10月11日星期日

错体钞



























很久以前就想要拥有错体钞了,找了很久都找不到。
很纳闷人家怎么那么容易就拿到呀?
这次终于拿到一张了,哈哈

想创业


妹妹这几年的身子都不好,中医建议她服食有机食品。
有鉴于越来越多人开始尝试有机食品,而且妹妹的需求量也颇高。
她想自己开一间来做,可是面临资金问题。
妹妹找我一起合资,我却犹豫不决,有机食品不是我有兴趣的东西,而且我对它一窍不通,妹妹也只会吃而已,想必对它的了解也只是皮毛而已。两个连半桶水都没有的人想开这种店,会有希望吗?
始终觉得要做必须做自己熟悉的,有兴趣的,如果多要买的产品一点相关的知识都没有,这生意怎么做?
看妹妹兴致勃勃,实在不忍心一直扫她的兴,但也不敢拿我的棺材本来开玩笑。万一失败,钱都付之流水,我就必须从头开始,那是我一直犹豫的原因。
我是很想创业,不想一辈子受“猪”的使唤,被人呼来喝去的感觉实在不好受,我受够了。
我能做什么呢?在网上开个网站开始吗?但是会有生意吗?

蛋糕制作班


昨天和tai去参加烘培店的蛋糕制作班。
老师教导制作甜甜圈,muffin,戚风蛋糕,mable牛油蛋糕。
看老师慢条斯理的做,还有点担心会超时,但是很奇怪,时间竟然配合得刚刚好,让人不得不佩服。
人数颇多,但没有认识的,原来我认识的马来人比华人多很多倍,出一次门至少会遇到一两个认识的马来人,但要遇到认识的华人可真难。
桌上端有面镜子,所以坐在后面的人都望着那面镜子学习,倒反来看人煮,有点怪异。
有点老花的老师看食谱有点滑稽。害我好几次想笑。
第一次现场学习蛋糕的感觉很不错,还跟tai聊天聊到撞到她的眼镜,幸好没事。
烘好的muffin,蛋糕芳香四溢,让我感觉肚子好饿了,哈哈。
吃到一个杏仁片的muffin,好吃哦。班兰戚风蛋糕松软,原味的戚风蛋糕也好吃。还有自然形成的mable图案牛油蛋糕也很美味,老师对甜甜圈的坚持让我佩服,只可惜没吃到老师画得美美的甜甜圈。
班兰蛋糕剩下的粉团还能做瑞士卷哦,真神奇。
这次真的学到很多,可是因为没有信心,不敢买粉来试做,还是先练好我的饼干再说吧。

上课

台灣中華函授學校 2010年度開始招生



台灣中華函授學校2010年度為海外華裔人士提供的各項免費課程開始招生。報名截止日期十一月卅日。
新學年招生科目有華文教師科、文史藝術科、農工科、商業及管理科、家庭與兒童科、餐飲科、電腦資訊科、華語文應用科 、中小學進修科9門學科共65種課程。另有中文、華語口語與表達、華語語法教學、多元文化導論、台灣藝術名家選析、唐詩宋詞賞析及網頁設計入門課程。今年新增課程有:多媒體與華語教學、紙藝、中國結 、香包、生活易經、水產養殖技術、生活園藝、幼兒文學、親職教育與親子互動,及臺灣小吃。

該校新年度預計招收15,000名學生,按報名表寄達先後順序審查錄取,至額滿為止。修業期自2010年1月1日至12月31日 。

所有課程程完全免費。各課程講義免費寄發,全文及多媒體網路教材提供免費下載或瀏覽。學生依規定繳交作業,每一課程成績平均達60分以上者,准予結業,於2011年3月發給結業證書。有意選讀課程者可向該校大馬同學會索取簡章及報名表格。或上網 http://www.ortcm.com.my/chcs/ 下載。

同學會地址: L-03-07, BLOCK L, JLN PPK 1, TAMAN KINRARA SECTION 3 TOWN CENTRE, 47100 PUCHONG, SELANGOR。索取報名表格請附上一個 4X9 貼上30仙郵票的回郵信封。電話: 016-6603603.

在楼上楼下兜圈子


哲说要回去楼上做,在楼下做很闷,我明白他的意思。
这阵子,哲一直调来调去,虽然有他在,我会比较轻松,而且他也没那么懒惰,比较肯做事。
其她人都是自己乱乱来,然后留一个烂摊子给人收拾。
filing的部份,哲会尽量做好,当然也会留下一些手尾给我。
没有他的日子会很寂寞,很难过。离离合合这么多次,累了。

前几天,他告诉我他手机里面有色情video,我却把那些给删了,虽然不是故意,可是也吓到半死,他一定很生气,我没看清楚内容,不知道是否如他所说,但肯定会挨骂。
战战兢兢的说我不会开他的手机,他就打开来看,完蛋了,真的删掉了几个,还有一个大蟒蛇的video,他很生气的说我,还叫我赔钱。我快快赔给他五元,让他消气。结果他意犹未尽的唸了很久。
对我,他总是特别容易动怒。

2009年10月10日星期六

盺沂的图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盺沂看到我刻橡胶印章,寄了一些图给我。
看到这个中国风的图,想到老师说我刻的是新派的图。
就决定刻这个有点传统的图。
没有长的印石,就打横来刻,刻好后,盖印盖得蛮幸苦的。
只因为没有那么长的印泥啦。

这卡通图有名字的吗?

Photobucket
刻了这个图,同学看了还问我这两个卡通有名字的吗?

我说没有,其实也不知道啦,因为图是网上找到的,看到可爱就刻了。

gg和狐狸轰轰烈烈的爱

Photobucket

当初为了gg与狐狸轰轰烈烈的爱情,刻了这个印章。

可惜只刻了九个小时就失去耐心。

欲速则不达,猪惨变独眼龙,屁股·也惨遭毒手被铲掉一点点。

而狐狸的脸也让我毁了容,实在有够残忍的。

由于没有那么大的印泥,这印章印不出来,该想想办法。

临摹图

Photobucket
有位男同学刻了一样的图,老师说和我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刻法,可惜我看不懂,哈哈。

2009年10月4日星期日

眼里的白条

照着镜子,发现眼睛里有一条白色的东西,动手把它拉掉。
越拉就越长,一层层的,不知何时才能清理掉,眼睛也变得越来越大。
拉扯了很长才发现没有眼珠,而且眼睛变得好恐怖。
吓醒了,才知是梦。
梦里的我是没眼珠的,现实中,的确是有眼无珠,没有带眼识人。

害怕明天


这份工,做得好累,做得很幸苦,很痛苦。
每一天都很害怕张开双眼,只因为又要去做工了。
每天要找几个人天问卷调查,而且还要找好的成绩,不好的会挨骂。
cik azizah说要每个星期汇报找到的顾客,还有联络的情况,几时成为顾客。
星期一,三,五要穿baju kurung,还有pct,内部和对外的。
其他人也是做这一行,没听过他们每天要做这些琐碎的事?
还有每天早上的dao,还有早会,还要表演pct。
三天两头的开会,开来开去就说些无聊的事。
还有哲三天两头就找碴,动不动就吵架,加上那个王八蛋无时无刻的挑拨离间,我们的关系完全破裂,像仇人似的。
工作也不能被人称赞,一有人称赞就完蛋,哲和那王八蛋会联合起来杯葛我,会时不时冷嘲热讽。
无论是宗教还是华人的传统,几乎所有东西都被哲批评得一无是处,一辩解就会爆发战争。
我觉得在他们眼里,我好像是狗,是奴隶,是被歧视的,哲几乎每天侮辱兼践踏我的自尊。
好累,好累,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有好几次冲动的想辞职了,可是家里怎么办?难道还要爸妈养我们呀?
再这样下去,我的忧郁症只会每况愈下,不可能会痊愈的,老天能不能掉下一些钱给我呀?能不能让我早日脱离苦海?

2009年10月1日星期四

baju kurung惹的祸


今天穿了那件难看得要命的baju kurung,却被他们骂个狗血淋头。
全部人对着我骂,背着我也骂。连哲也背着我大声的骂我,朋友是这样做的吗?
对人性真的很失望,所以我常说公司没有朋友是正确的。
他们只是把我当出气筒,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对我好,尤其是哲更是变脸变得很快。
其实他一早就已经对我不理不睬的了,他的心里只有那只“东西”,那只“东西”整天在他耳边打我的小报告,哲已经看我很不顺眼了,巴不得我快点走人。
今天cik azizah怪他为什么没有弄好D UTAMA的事,他竟然说是我叫他别弄的。
不想跟他吵,忍了下来。不管谁是谁非,道歉算了。
然后他等到中午,他又说我这样穿很像熊,很像不懂什么东东去了。然后骂我,我说这样走路比较方便,他立刻勃然大怒。然后我问他怎么突然发脾气,他竟然说我说我喜欢这样穿!!!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虽然我很想说,可是我忍了下来呀)他可以随便侮辱我,我却不能说真心话吗?有哪一天他没有侮辱我的?我真的有眼无珠,看错人了。也信错人了。可是后悔也来不及了。很想骂粗话叻~~~很想诅咒他们试试被人这样伤害的滋味。
当然这一天挨得很幸苦,哲两三分钟就对着那只东西损我一次,那只东西也乐的配合他唱我。
今天是公司成立的十周年纪念,我的心却伤得彻底。

p/s:tai你放心,心是伤透了,不过没有去想让你要和我绝交的那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