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09年11月29日星期日

假支票


最近收到一张假支票,连在spick工作多年,经验丰富的马斯达也不察。
证明不法集团的手段越来越高明了。
假钞见得多,嘉支票却还是第一次看到。
在荧光灯照射之下,果然没有e-spick的字眼,而且纸的质地也有些不一样。
不过仿冒的可真逼真,是我的话也会让骗子给蒙骗了。
anti money要小心,万一出了事我们得负全责,收到假钱得负责,随时都有要赔钱的风险,现在又多一样得仔细把关的东西,压力之大可想而知。我~~~快喘不过气了。

爱笑的宏


隔了两个月,再见小宝贝们,很开心,也累得阖上眼几分钟。
前几天打电话给颖,她说放假去学游泳,小宏宏眼光光看着她和嘉。
然后颖说她画画的时候,小宏宏也眼光光看着她。
和小宝贝们玩的时候,宏的确是目不转睛的望着。
可是当颖和嘉要跟他玩的时候,他却很凶,不让颖他们靠近。
大人则免疫,可以抱他,跟他玩。
最喜欢宏躺在沙笼里的时候,只要走过去,他就会把头转过来,给你一个天使般的微笑。
发现他喜欢花,就拿了花逗他转过来转过去,逗趣的样子,好玩极了。
因为还要抱着嘉,所以没有一直抱着宏来玩。
昨天嘉看不到我,就跑去楼上找我,结果跌倒了,幸好没有摔下楼。

2009年11月27日星期五

我要赔偿全部的费用


因为atm里的大额的钱全部被人提走,只能提面额十元的钞票。
所以我没有按钱出来,打电话通知哲。
哲骂我说今天是最后一天,要是他的车被拖走,我要负责赔偿全部的费用。
我一听也很气,为何我要负全责?我好心要借钱给他,迟了一点要我负全责?
这是什么道理?我有权不借给他的,那是我的血汗钱leh。
repo fee好像是500还是800,忘记了。
而且,那时是傍晚六点多,他拿了钱也不可能还得到。
cdm是不接受有arrears超过两个月的pymt的。
他的薪水比我多几百元,还有副业,负担又没有我重,钱花去哪了?
每次只会向我借钱,却不肯还钱,还骂我,脸皮可真厚。
他都不顾我的感受,我何必为他做那么多?
以他的说谎记录,也许是要拿去买牛来杀,我看过他们杀牛的照片,太残忍了。

样子怎么变了


福的表弟到外坡学习烹煮西餐。
以前他还未入学时曾到福的小吃店帮忙。
这次他因功课繁忙,没有回家。
福的店子因人手不足,找来了他的弟弟帮忙。
某位熟客悄悄问福太太,他的表弟读书读得那么幸苦呀?怎么连样子都变了?
哈哈。

嘉咬人

Photobucket

几乎每一次见到我那两个宝贝,都会谋杀我许多的菲林。
呀,不是,应该是记忆卡才对。
看到他们可爱逗趣的模样,任谁都会忍不住的。
拍的时候,叫嘉摆好pose,谁知一按快门,嘉手脚迅速的抓了颖的手来咬。
天呀。

臭草

Photobucket

记得小学的时候,祖父去古来还水电费,回来时小心翼翼的捧着一株怪怪的植物。
连味道也怪怪的。
好奇的问他:“阿公,泥过嗨蜜野垒给?”
祖父说:“嗨,泥唔识果,豪右勇果!我种咳泥需,泥不好整渠”
祖父不肯说只好问祖母。(老实说祖父的广西话,我也听得懵懵懂懂。)
原来那就是臭草,是祖父走到一半发现有人种而跟人家买下来的。
当时去哪里都是走路,三五公里也是家常便饭,我最没用,走四公里就没力了。真丢脸。

美术剪刀及打洞机
















去年去吉隆坡上课,看到很多关于手工贺卡的书,还直接在那里偷师。
有点后悔没带相机,不然可以偷拍几张做贺卡的窍门回来。
那次的收获是买了两样制作贺卡的工具而已!

洗灶头

3ed18af4-c298-4b9d-92db-7a6d3453ccd

洗灶头可是我们家的大事!不管男女老少都要参与!

每次只要看到祖父祖母将井里的水打干净。
然后再储存几大桶,我就知道第二天要洗灶头了!
祖父会先将大锅拿出去刮掉底层的烧黑的污垢!
然后清洗大锅!

祖母则负责清理灶头,将里面的柴灰都扫出来!
有些会找到很多炭块(都是大块而未烧完的柴!)
就收在桶里,可以用在炭炉!
等祖父祖母清理完毕!
就会轮流的提着大桶大桶的井水往灶头上的几个小洞里倒!
我喜欢看到水倒完后,水从下面的流出来的霎那!
当时会猜测水究竟会从六个地方中的哪一个地方流出来!
其实到现在我还搞不清楚,灶头上的小洞通向哪里?
每次都是看到倒完水了,就蹲下来看水流!
那些水是黑色的,夹杂着炭灰与小炭碎!
我的工作就是扫水,不让那些水流到满地都是!

小披巾



















现在的我这么喜欢做手工,跟婶婶脱不了关系。
一二年级的时候,婶婶有空时喜欢车些可爱的包包。
当时,只要是老师吩咐要做的手工,婶婶都会做。
让我佩服不已,不知有没有把她当成偶像leh??
我非常的喜欢我的婶婶,甚至想过以后她年纪大了,我要养她,哈哈。
三年级时对编制有兴趣,婆婆买了一些线给我玩。
婶婶看到了,就拿一些来织成帽子给堂弟们。
这条是织给我的,那时婶婶在车衣场工作,带线去工厂,趁午休时慢慢编织。
复杂的我不会,只有流苏是我弄的,婶婶教我弄。
几年后,照着这条小披巾织出了属于自己的小披巾。
自己织的早已拆了,剩下婶婶织的还保留着。

2009年11月25日星期三

哲又要借钱


早上很迟才开手机,发现哲早上sms我。
原来他要借钱,这次要借500元。
难怪早上他会叫我,平时他见到我都脸黑黑,跟他说话都不理我的。
甚至还会说他心情不好,叫我别跟他说话。
sms里,竟然说我很baik,接着就进入正题,要借钱,说他的车要被拖了。
考虑了半天,决定帮他,可是打算明天才借给他,谁叫他有事才想到我,没事就不认识我了。
有点像“有事钟无艳,没事夏迎春”的感觉。
很想见死不救,可是念在多年的情份上,而且上个月我叫他载我,他“最后”肯载,决定帮他。
只是数目越来越大,旧账加上新帐,他几时才还得了?

2009年11月22日星期日

妈要去找工


想退休不是最近的事,只不过最近的念头最为强烈。
真的熬得很幸苦,失眠的问题越发严重,食欲也越发减少,再这样下去,想活都难。
昨天妈说小瓜要是回家,她就可以出去找工作。附近刚好有一间餐馆要请洗碗的员工。
我心里不禁一沉,妈一定是看到我非辞职不可的决心,担心家计的问题才想重出江湖。
我不能这么不孝,让妈妈再出江湖,爸是没办法阻止,不是因为我的关系才那么拼的。
我不知道还能熬多久,但能撑一天就一天。

今天tai打电话来,说佛学会有辅导中心,早上看到报纸,心里就有接受辅导的念头。
但是有很介意让人家知道,毕竟去到那里会遇到认识的人,万一~~一传十,十传百,
大家会怎样看我?把我当神经病吗?

伦敦杏仁

Photobucket
玛知道我喜欢吃这种饼干,所以开斋节过后拿几粒给我吃。
今年开始研究饼干的食谱,才知道这种好吃的饼干叫伦敦杏仁。
很好听的名字。
希望明年过年,我做得出这种美味好吃的饼干。
加油

发饰

Photobucket
回旧家收拾东西,顺便把一些小时候的宝贝也搬过来。
当年极流行这些发饰,不管长发还是短发,几乎所有的小女生都会买上一些来把玩。
这些发饰多是跟一位老和尚隆华法师买的,他是柔佛极为出名的法师,
幼年时他是摆摊子卖东西来做善事,跟他买东西无形中也算做了善事吧?
有时没有钱,就依依不舍的站在法师的摊子前不肯离去。
偶尔法师口渴了,会叫围在摊子前的某位小朋友去帮他买装在牛奶罐里的kopi o,任务完成,他会送小朋友一样小饰物,当时许多小朋友都趋之若鹜,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位幸运者。
中学时,他是坐在罗里车上,善男信女去乐捐,他就撒“甘露”
他的做法,有赞有贬,但是受惠的人不会忘了他。
这些小宝贝有几盒,舍不得丢,如果给颖看到,不知道会不会喜欢?

嚼甘蔗(能用嚼吗?)

Photobucket
小时候祖母常煲糖水喝,广东人本色也,哈哈。
煲竹蔗水时,祖母会留下一些甘蔗,砍成小小片让我和弟妹们慢慢咬来吃。
那时没有人搅甘蔗汁来卖,所以没有坚固的牙齿,休想以这种方法尝到美味鲜甜的甘蔗汁。

蛋挞大战

今天做了蛋挞。
加了糖粉,蛋和牛油就开始搅拌,过程不知出了什么问题,打出来的是一粒一粒的,不是一团的。是哪里出了错?不能掺在一起搅拌的吗?还是因为牛油没有完全解冻的关系?
没办法了,骑虎难下,就死马当活马医,下面粉去搅拌。
这次很幸运的没有失误,成了团,可是却是软绵绵的,根本没办法捏呀?不管三七二十一又加面粉下去揉。
弄好了面团,放进模里捏,然后拿出来放进纸杯,又发生状况,拿了出来的面团放在纸杯只剩一半,而且身材还严重走样了。怎么办?要怎么弄?
Photobucket
最后只好随便捏,其实连摸的面团我也弄不好,到底该怎么弄面团??
七手八脚搞定了面团,照着食谱弄蛋液,越弄越不对劲,怎么分量那么多?
糖那么多不是会甜死?结果舀回几汤匙。
Photobucket
唉,结果还是甜死,而且蛋液的份量是挞的很多倍,一定是我弄错食谱了,呜!!!!!!!!
好不容易送进了烘炉,结果纸杯的蛋液全流了出来,蛋挞也不成挞形,
有各种各样的形状,还有烘了四十分钟,蛋液还是不熟??怎么会这样????
妈妈又念我了,不熟就不熟,应该能吃吧?幸好还有几个还能见人的。
Photobucket
味道还不错,嘻嘻。
这次作战,算输了吧?

2009年11月20日星期五

牛油曲奇

Photobucket
看到某网友介绍超简单的牛油曲奇,就乘周末弄曲奇来吃。
照着她教的方法,小心翼翼的量好份量。
装进挤花器里才发现,我忘记怎么使用了,上次用是五六年前的事了。
Photobucket
上锁不会,挤又挤不出来,控制不了挤花器,只好乱挤。
做出来的饼,卖相不好,可也无计可施,谁叫我半桶水就乱乱来。
烘了十五分钟,牛油曲奇出炉了,吃起来还可以,很松,下次努力,过年就可以做这个了。
大哥也说他喜欢吃牛油曲奇。要加油,除了tai,大哥,还有妹妹们都要给一罐(成功了才有)哈哈。
Photobucket

阿姨的故事


上一次去看颖,颖说她妈妈跟她说阿姨的故事。
我的故事?我有什么故事呀?
颖说她妈妈告诉她我小时候的事,怕青蛙叫啦什么的。
呃???干嘛告诉小孩我以前的糗事呀?
颖问我的时候,我真是哑口无言,真丢脸。更加不敢问还有什么?

雾里但都


打电话给颖,问她芭蕾跳得怎样了?
她爸爸有没有去拍照?颖说等cd弄好了就拿来给我看。
问她考试考第几?颖说她考第二,我说颖真厉害,拿第二名。
颖说嘉好像也是考第二,我有点怀疑,问她嘉会写字的meh?从没看过嘉写字leh。
颖说嘉写到“雾里但都”老师都改他对,我不禁好笑,颖怎么会知道“雾里但都”这几个字?
颖说宏很怕嘉,每次嘉跑过去跟他玩,他就害怕得哭了,我说是不是嘉打过宏?颖说宏很小的时候就很怕嘉了。

2009年11月15日星期日

云顶买水蓊

Photobucket
福最近赌瘾很大,每个星期都千里迢迢的驾车上云顶豪赌。
说是豪赌也不为过,每次听到他的记录都忍不住心跳一百。
接近我一年的薪水耶,我是无法下得了手的。
其实很担心,赌瘾越大越危险,有多少人赌到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希望我的担心只是杞人忧天。

这次福买了水蓊回来,那里的水蓊很大,很甜。
好久没吃水蓊了,喜欢切薄片,然后放糖放酱青,
小时候就是这样吃的,那时是去捡人家掉在地上的水蓊(当然是问过主人)
真怀念。

2009年11月14日星期六

锁匙套

Photobucket
看到一些喜爱拼布手艺的部落格有许多可爱的包包。
心里也痒痒的,想弄一个来。
然后就看到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叫锁匙套。
知道了怎么用之后,就立刻冲动的用卡片纸花了一个动物的圆脸图。
然后就放在布上面照着剪,好不容易剪出了凹凸不平兼变形的图。
(剪布是学问,下次要想清楚才来剪比较好)
开始车了,车了一圈翻过来发现另一块布比较小,不能像这块一样车上底布。
怎么办好呢?难道再剪过?
哎呀,不管了,不要底布了,直接车好了。
结果出来的卡通圆脸也变形了。
下次再努力,先研究怎么车。

大哥选了这个

Photobucket
乘着还有时间,剪了这个有寿星公,还有仙鹤的图。
还剩最后一个步骤,就在我得意洋洋,边看戏边说话边剪,一心三用的当儿;
寿星公的眉毛被我咔嚓~~~~剪断了。。。。。
哇哇哇~~~很久没有这种失误了,怎么这次居然犯了???是太大意了吗?
见到哥时,给他看了两种寿字剪纸,还老实的告诉他两款寿字的失误。
结果哥选择了这个,说老人家应该会喜欢。

2009年11月8日星期日

手工包包

Photobucket

看到某间商店售卖这种可爱的手做包包。
不禁萌起自己车一个包包的念头。
可是呀,想归想,我的车艺还没到这么炉火纯青的地步。
车是车不到这样的水准出来啦。
至于普通的包包,就能做得出。
自己的包包快破了,该给自己弄个温暖牌了。

小鬼模仿孙悟空

Photobucket

在蓬莱仙境拍了不少照,因为是走马看花,所以拍得很匆忙。
回到家才发现,小瓜在模仿孙悟空。
哈哈

有造型的面粉板

Photobucket

最近真是想做饼干想疯了,妈妈揉了面粉想煮面粉板吃。
我就在那里瞎搅和,用饼模印了一些有造型的面粉板。
害妈妈还以为我帮她弄得七七八八了。
悠哉游哉的煮好水走过来一看我的饼干造型面粉板,不禁傻眼。
这种事,也只有我这怪卡才想得出吧?

颖跳芭蕾和唱凤阳花鼓

前几天打电话给颖,颖接电话。
我:颖呀?我是阿姨。
颖:阿姨
我:如果我不告诉你我是阿姨,你就不知道我是阿姨了。
颖:我知道你是阿姨啦。
我:我不讲,你哪里知道?
颖不耐烦:我知道你是阿姨啦。
我:嘉有没有打你?
颖:有
我:做末打你?
颖:有时我不给他玩我的玩具,他就打我,有时(忘了),他也打我(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我:嘉是不是在那边?
颖:他在看戏
我:下次我捉他来打小屁股呀。
颖开心的笑:嗯
我:嘉有没有吃饭?
颖:有人喂他就吃,没有人喂他就不要吃。
我:那么你喂他吃咯
颖:嘻嘻嘻嘻
我:姨丈买了很多lolipop,等你来就给你吃。
颖:嗯
我:上次你说要跳jumbo给我看,没有的?
颖:我这次要跳芭蕾舞还有唱凤阳花鼓。
我:哇,这么厉害呀。

2009年11月6日星期五

大哥要的寿字

Photobucket
大哥打电话来说他好朋友的父亲要做大寿,叫我帮忙剪个寿字给他。
因以前剪给大哥的喜字,他朋友看到了说很好看。
问大哥几时要?他说7号做大寿。
哥问我能剪得到吗?我说没问题,他说不要赶到不吃也不睡的那种,
我说不会啦,只不过是减少上网的时间罢了。
接着还大言不惭的告诉哥要找些有挑战性的,普通的对我来说已经是很简单的了。
乌龙的我却记错了日子,以为是二号。
所以匆匆忙忙的剪了这张,还不小心拔断一些幼小的线条,没办法,那是老毛病,
后来打电话给哥才知道摆了乌龙,又找了另一个图来剪。
结果哥比较喜欢那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