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09年12月27日星期日

怎么有华文字的?


早上被恶梦吓醒,打开手机一看,七点十五分,sms cik azizah看她今天有没有来开office。
等了好久,她才回复说中午才开,我就继续赖床一会才起身玩facebook里面的game。
十二点多,家里没电,我sms她,她说有。
要出门却发现,没办法打开电动门,糟了,钥匙呢?七手八脚找到钥匙开门。
抵达那里,大门关着,再次sms cik azizah通知她我抵达了。
今天只有我们两个人做工。
乘她不备,偷印食谱,谁知道她突然跑过来复印机这里,拿了我的纸一看,说怎么是华文的?
惨!我还印了七八张,这回栽了。
慌得我乱说一通,说那是再循环的纸,Photobucket糟就糟在那纸是她刚放进复印机的,完蛋了。Photobucket

今年要做很多饼哦


给自己下了战书,今年要做很多很多的年饼,希望会成功,就算成功率只有一半,我也要豁出去,拼了。
到处找饼干食谱,结果找到很多很多稀奇古怪的食谱,再从那堆食谱中找到三十多种最简单的食谱,经过删删减减,选了二十种来当年饼,好贪心对吧?
两种牛油曲奇,玉米薄片曲奇,杏仁巧克力曲奇,坚果糖衣脆饼,骗小孩的小狗饼、南瓜饼、巧克力棒、蜜糖牛油香玉米脆、牛油糖霜卷以及玉米罗斯,伦敦杏仁,巧克力杏仁饼,免烘巧克力饼,蟹柳丝,情人结,炸春卷,蟹柳春卷,紫菜卷及芽菇饼。
单是买材料就已经花了将近两百元,正头痛牛油应该用哪一个牌子比较好。
爸妈不知道我要做这么多,要是知道肯定会骂我乱花钱,因为不可能吃得完的啦,过年我家都没人要吃饼的,而且不一定都好吃,我可是烹饪白痴叻。
那天经过一个蛋糕摊,爸说你看那边才卖三元,你做到半死都做不出,买就好了。
其实我不在乎幸苦,只是单纯的喜欢做饼,喜欢吃手工饼干,就这么简单而已。

小狗饼干不是给狗吃的哦


打电话找颖的姑婆,因为她喜欢做饼。
接着她问我要不要和颖说话,颖就在旁边。
我告诉颖说我要做小狗饼干哦。
颖听了后就一直笑,我问她为什么笑?
她说小狗,然后继续笑。Photobucket
我说小狗饼干是给她吃的,不是给小狗吃的哦,等过年的时候给她吃。
她很开心的应了我一声。
然后又告诉她我弄了一幅她和嘉的拼图,在电脑里,等她来了开给她玩。
接着我打给她爸,因为他爸发烧五天都还没好,医生说可能是蚊症,明天要去验血。

狮子和黑豹


和祖母及弟弟走过一个大草丛,前面已经无路,只有一个大水塘。
倒退之余,看到一个大方形的建筑里躺着一只母狮子,那只狮子突然跳出来,要吃我们。
祖母还不知道害怕,我拉着她跑,说那只狮子要吃我们。
弟弟则到处跑引开狮子,还和它打斗。
我拉着祖母慌不择路的跑,眼前突然跳出来一只黑豹。
我一望地上刚好有一只白斩鸡,就拿起来往后一丢,本来是想丢远一点,谁知道手无缚鸡之力的我却丢到最靠近的一棵树干,鸡就躺在附近,幸好黑豹冲过去吃鸡,我拉着祖母死命地往前跑,没多久看到人烟,立刻求他们去救弟弟。他们本来不相信我,但是看到我的样子,就相信了。
不久就看到弟弟平安无事的跟着一大群人走来。
算恶梦吧?总之是吓醒的。

2009年12月26日星期六

嘉与颖拼图








小宝贝的全家福

Stick Figure Family at FreeFlashToys.com


无意中发现这个好玩的东西,可以自已弄全家福的卡通。
弄了自己的,顺便帮小恶魔及颖她们弄一张。

九点四十五分


星期四,原以为可以早点回家,谁知道做到九点四十五分才回。
哲去ptp时有sms问我他岳父的户口,我通知他有一封bimb的信,帮他收着。
cik azizah问我是不是请假?因为哲要请假。我说我没有请假,都没有人批准,根本拿不到假。
问哲是否请假,哲说他要请假。
虽然每天加班加到很晚,但还是有很多工作没有做完。
员工只有十一人,楼上还有四个clerk,楼下却只有两个clerk。
楼上还能做他们的工,楼下的我们却要应付络绎不绝的顾客,根本没时间做自己的工作,只有五点过后的时间才是自由的,可以做自己的工作,可是还有一堆voucher等着balancing。
问cik azizah是否有在这三天回公司,也拜托哲楼上要是有人来,记得通知我来加班。

2009年12月25日星期五

春光乍泄

Photobucket
看到小家伙光着下半身在咿咿哦哦,突然色心大起打算拍下他的露点照。
没有三点,一点也好Photobucket
谁知快门一按,机灵的小瓜突然来个大翻身。
得意洋洋的给了我一个八月十五的春光。

圣诞节卡通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看到蛮有趣的圣诞卡通,堂弟是圣诞宝宝,以前会送他礼物。

当初最疼的就是他,如今却只是一年才见一次面,叫一声大家姐后就无话可说的人。

怎不叫我难过?

哲请客


星期二冬至,在家充电。
星期三回去,发现一堆工作,哲他们都没做,明明经过看到没有顾客的,他们一定是讲话讲到没有做工,顾客都投诉过他们了,还依然故我。哲不是几乎天天接送的吗?他们的话还讲不够呀?
哲请客,没有告诉我,后来用完午餐会办公室,人家跟我说,打开一看是辣的马来炸鸡饭。
打电话告诉哲我有一包饭,我不要,问他要不要吃,哲说他吃饱了,问我为何不要,我说是辣的,哲说是他请客,叫我要吃一点点,我只应了一声嗯,不能拒绝,不然又会闹翻。(回到家,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辣呀)
他们俩人竟然连请客也会心有灵犀??不约而同还是约好了?没问,不想知道答案。
傍晚,老色狼叫哲下来做triton,几乎整个月没有line,吨了很多宗voucher。
我说哲下来帮忙,我七点多就要回了,哲说不行,酱他不要帮忙了,我说弟弟快要抵达了,不走不行。哲说他载我回。后来他又跑去问我的对头要不要一起回?
在车上,又摸了哲的胡渣,说怎么他不剃掉?他说要留,我说留了不好看啦。
只有单独相处,哲才是我认识的哲,一有外人,哲就立刻翻脸不认人,连跟我说话都不怎么愿意,还站得老远,站在对头那里的柜台,对着她才肯跟我说话,多悲哀??

2009年12月22日星期二

你的情人好不好?

问哲,他的情人好不好?
哲点头说好,每次他有困难时,他的情人会帮忙他。而且他的情人也相信他。还有sabar等等。

2009年12月21日星期一

哲的脸有胡渣


早上哲又不懂发什么神经,骂我发呆。后来才知道是那个女人没做工,难怪他心情不好。后来那女人特地来跟哲说笑,哲的心情才恢复。要不是她,我跟哲也不会天天吵架,翻脸比翻书快。还好我忍,不然早决裂了。只要她在,哲就不会跟我说话,甚至不能站在他旁边说话,这算什么嘛??

昨晚工作做不完,家人又去喝庙宇的平安宴。
拜托哲送我回,开始他不肯,说没有去那边,后来隔了很久他才问我是不是有很多没做完?然后才肯载我回家。
回程中,哲说那个专科医院的妇女还有sms他,问他能不能跟她交往?她打算跟他先生离婚。
哲说他没答应,只回复她做普通朋友就好了。
我问那女人的先生会不会凶狠?哲点头。我拍了拍哲的手背,说万一他知道了会找哲的麻烦,报上有很多这种杀人寻仇的事件,叫哲要小心,别卷入是非。
突然发现哲有些胡渣还没剃,就伸手摸了一下,刺刺的leh。
上次,好像是一两年前了吧??摸过哲比较长的胡渣,好像摸仙人掌一样,哈哈。
问他多久没剃了,他说两天才剃一次。
哲说他的兄弟都没有胡子,就他会长胡子。
问哲胸前有没有胸毛,哲摇头,我想起以前看过一眼,没有。
然后,又摸了一下胡渣,蛮好玩的,嘻嘻。
怪不得颖会问我有没有胡子。

金莎巧克力

Photobucket
有位顾客突然拿了一袋东西给我,叫我分来吃。
那时正昏着,也忘记跟她道谢了没,倒是听到哲跟她说谢谢。
后来打开一看,是巧克力耶。
因为那位整天挑拨离间,害我和哲不断吵架的人没来上班。
哲代替她。
问哲打算怎么分?哲看到里面有金莎巧克力,就说他要金莎巧克力。
嗯,那我也要金莎巧克力好了。
跟哲说好要保密,因为只有两盒而已。
哲说要是泄漏了就是我们其中一人说的,我说那顾客也知道啦,她一说不就穿帮了?
剩下的是各种贝类造型的巧克力,价钱是17元leh。金莎是27元90仙。
分给masyitah及asmah各一盒,吩咐不要给老色狼知道,因为我没有分给他。
还有楼上的人也不能说,因为没有他们的份。
还有一盒,是分给那位坏女人的,她这样对我,还要分给她吗?
以德报怨还管用吗?

冬至

Photobucket
今天是冬至,终于可以放假一天。
祖母常说冬大过年,所以今天非常重要。Photobucket
不敢开手机,怕要回去做工,昨晚已经做到差不多九点才回,今天好好充电吧!
本来想早早起来搓汤圆,谁知道六点多醒来后,竟然想赖床。
因为梦到强的关系吧?Photobucket
有些感慨,这么多年来不时梦见,可是却没机会说过一句话。
现实生活中,也没和他说过什么话,甚至中学毕业至今都没有见过面。
什么样的复杂心情???
七点多,终于舍得爬起来,妈妈却搓好了Photobucket
幸好我有提过豆蓉馅还没用完,妈妈有拿来搓有馅汤圆。
我这懒猫只来得及搓几粒已经搓好了的汤圆,丢进水里。
Photobucket

又败家了

今天做圣诞老人,带爸妈去配眼镜,两个人想要配眼镜想很久了,只是少了“圣诞老人”派礼物。
经过烘焙店,叫爸让我进去逛逛。
结果。。。。。
要做杏仁饼的杏仁
Photobucket

要做小狗的眼睛和嘴巴的巧克力及烹饪用的巧克力
Photobucket

蛋黄粉
Photobucket

要做情人结的肉丝
Photobucket

春卷皮
Photobucket

上次买的面粉
Photobucket

糖粉及幼糖
Photobucket

以为买齐了,回到家才发现,还有几样还没买。。。Photobucket

有亲自远方来


那天,旧家的街坊说有来自中国的亲戚来找我们。
他还留下了联络电话,叫我们联络他。
和叔叔商量之后,决定打电话找他出来,看是什么亲戚。
翻了祖父留下来的信件及祖父写下来的叔伯们的名单,跟我同辈的只知道一个堂哥的名字。
名单里面,没有来找我们的那人的名字。
第二天,爸再回旧家,问了另一位邻居才晓得不是一个人,是一大堆人来找我们。
吓。。。。。一大堆人,我们有这么多亲戚吗?
记得他们是很穷的leh,三不五时写信向祖父要钱,祖父过世后,我写过几封信回乡,他们还是向我们讨钱。那是我一个人工作,哪有钱给他们呀?后来他们就没有消息了。
这次这么多人一起来,和叔叔讨论后,叔叔说不要理他们。
结果到现在,还没联络他们。
虽然有点过意不去,但是也无可奈何。
现在只有祖父的表妹,我的姑婆才认识他们吧?

2009年12月20日星期日

扫货了

要开始为过年的饼干做准备了。
今天妹夫要去tesco,我也跟着去扫货。
买了玉米谷粮,两种口味。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打算做杯子玉米脆,小狗造型的饼干还有南瓜造型的饼干,骗骗小孩子。

还有两包kami牌子的蟹柳(超贵的牌子,不过网上的人说好吃),要炸的哦,不过我那么怕油,到时炸得到吗?Photobucket

妈妈说我怎么买些古灵精怪的东西,还说我有时间做吗?
我说做饼为什么没时间?最多不是请假来做,只是担心请不到假而已!!!

萝卜

Photobucket
拔萝卜,拔萝卜,嘿哟嘿哟拔萝卜。
以前颖喜欢唱这首歌。
要是被她和嘉看到爸帮妹夫种的萝卜还得了?
一定边唱这首歌便拔萝卜了。
那时就轮到妹夫要唱哎呀不得了,哎呀不得了,我的大萝卜怎么不见了?
奇怪的是妹夫怎么会突然要种萝卜的?而且这萝卜还不是普通的大哦。

我没有打颖


有时打电话去,嘉会跟我聊两句。
每次他一接电话,就会跟我报告:“阿姨,我没有打律颖或者我有吃饭”
只因为每次我都会问他这些。
奇怪,嘉都已经四岁了,可是跟他说电话,他没办法回答得很好。
问东他会答西,有时又不懂我问什么。
颖三岁的时候已经回答得有板有眼了,没有嘉的情况出现。
那天颖说嘉没有打她,可是一早起来就踢她。
嘉可是很凶的,上次妈妈去帮忙照顾时,看到嘉发脾气拔下颖很大一撮头发。
我告诉颖,嘉要打她,她就快快逃跑,这样嘉就打不到,不要傻傻的站在原地让嘉打。

三个坏蛋


打电话向要颖或嘉的报生纸,想为他们开一个户口。
颖接电话,我哈咯,她就知道是我了。
我问她有带嘉去吗?她说有,我问她宏有在吗?她说有。
我说三个坏蛋都在呀?颖回答是咯,三个坏蛋都在,害我好笑不已。
跟颖及嘉说话已经成为我的良药,每次心情很差,只要跟他们乱七八糟的聊一聊,心情就会变好。
问颖报生纸的事,她回问我什么是报生纸,哈哈。
机灵的小不点也有被我问倒的一天。Photobucket

孔明灯

Photobucket
孤陋寡闻的我,几年前的新年才知道孔明灯。
那是住家附近的人放的,发现时已在高空。
爸说那是孔明灯。
一直很好奇,孔明灯是什么东东。
中秋节时,打算拍月亮,却看到高高的天空上有一盏孔明灯在发亮。
兴奋之余不禁大喊,孔明灯。
结果附近的小孩都冲出来看,也跟着大喊孔明灯。
那时,有点糗,快快跑回屋里。
中秋庆祝活动,如愿以偿看到真正的孔明灯。
以及整个燃放的过程,古人的智慧,真是太棒了。

2009年12月19日星期六

蛋挞发霉了

不知为何,这次做的蛋挞很快就发霉了。
我还打算慢慢享用的,谁知道才第四天就坏掉了。
心痛的把全部蛋挞扔到垃圾桶。
妈妈骂我做了又不吃,不是不吃,是没时间吃,每天加班加到很晚,根本没机会吃。
幸好蛋挞是自己做的,随时都能做,虽然味道跟外面卖的差很远,对我来说已经很好吃了。
还有几个蛋挞食谱还没试过,那些材料比较多,应该会比较好吃吧??
最近忙着找很多饼干的食谱,打算过年做多一点,很贪心哟。
最好是每一种都做一点,这不可能啦,没时间而且我的饼干不能收太久,为什么呢??
今天妹妹的朋友告诉妹妹,做饼干的材料要起价了,要买就快点买。
惨了,我什么东西都还没买,本来是预备一百五十元买货的,如果起价可能要两百元了。
心动,想买金桶牛油,下重本,希望做出来的饼干会好吃。
还打算炸很多种东西,不知道能不能先弄好,才一次过的炸?

2009年12月18日星期五

他笑我不会念他的名字


昨天pct时,一位印尼人的名字,我不会念,我告诉他我不会念他的名字。
他就说可以称他为okta。
后来给了他一张问卷调查的纸给他填,他看到sebut nama那一栏,笑得很大声。
我奇怪的问他为什么笑?他说我不会念他的名字。
想想也真好笑。也~~~真糗。
他的名字是muchamad oktaviandri

他称赞我的filing弄得很好


这个星期,新山那里来了一位不知是什么职位的人来check我们的pct,总之比我们的经理大就是了。
一下要这个,一下要那个,弄得我们人仰马翻(就只有我们楼下几个人仰马翻而已,asmah去了course,没事),en aziz还问了我很多问题,最后一两天只要看到我就会问问题,老实说我一看到他望着我,就头皮发麻,不懂会不会难倒我。前天竟然问我2003年的earmark,我查不到资料,硬硬告诉他当年的职员都走了,剩下我一个,他们没有record。然后他突然问我preuplift,害我听得blur blur的,他只好解释他的问题,我说div我potong一半,他说有很多人都不知道要这样做,哈哈,幸好他问我,问了其他人,他们也不会。还有就是apply c/book,要先print bal,officer approve了才可以,他说要看我弄,害我快快去弄masyitah的电脑,因为除了我,她们都不会,可这是officer的工作。弄clrg的时候也是偷偷摸摸,因为也不是我能做的工作。还有fot,我竟然不知道超过二十千,是不需要s/charges的,天呀。问到bcq,我的做法正确,哲当时也在,竟然没有帮我,哼!
昨天他叫我把全部file收起来,第一次我的cash不bal,第二次我的clrg还没弄,后来干脆说我迟一点才弄,他告诉我(只有我知道的秘密,后来我告诉cik azizah和masyitah)下个星期三和四他还会回来检查,我一听先是开心地笑着说我不在,请了假,后来想想不对叻,我请的是拜二,他被我弄得好笑不已。我说等他下次来的时候,地上的file一定收得整整齐齐的。临走前,他称赞我的filing弄得很好,让我很开心。后我告诉cik azizah,她也说en aziz也在她面前称赞我。

2009年12月13日星期日

对不起,老师


昨天看了由陈丽萍主演的对不起,老师。
随着感人的剧情流了几次泪,戏看完了,双眼也红肿了。
不知是因为剧情而掉泪还是为了自己而掉泪?
两者兼有吧!
陈丽萍几时演了这套戏?我怎么毫不知情?幸好有看到报纸,不然就missed 掉了。

你有没有男朋友


那天,弄好了mr tan的gia,他突然问我有没有男朋友!!
直觉答他没有,我也搞不懂现在是什么状况。
似有若无,欲断不断。
mr tan问我几岁。我想了想才回答,其实我也不清楚自己几岁了,反正日子过得浑浑噩噩,有一天过一天,几岁重要吗?
他说他的朋友比我大十年,人很好,是个承包商。问我要不要,叫我考虑一下。
老实说,他突然来这么一招,我反应不过来,也有点尴尬,叫我怎么回答?
上次雅介绍的那个cho,到现在我还对他感到愧疚,我真的不习惯突然跟一个陌生人聊天,所以当他打了几次电话来跟我聊天时,直接了当告诉他我接受不来。虽然到现在仍未见过他,但偶尔会从雅口中听到他的消息,知道他过得很好。

曾经,我有许多朋友


曾经,我有许多朋友。
几位是认识很多年的老朋友,十多位是网友。
现在,和网友几乎等于零联络,也不知道谁还当我是朋友?
有几个会吧,不是一百巴仙肯定,九十九巴仙吧。
那些连msn也blok了的,应该是已经不要继续了吧?
我是那种不敢乱乱和人联络,怕人家嫌弃我的,要是尝试联络一两次,人家不予理会,我就会想她/他不打算和我继续保持友谊,就会绝望的放弃了。心里当然会很难过,我的感情那么丰富,也试过为一些逝去的友谊伤心哭泣,可那有什么用,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再也无法挽回,也不知道怎样才能挽回。
朋友,贵精不贵多,剩下的才是可贵的吧!
但愿,年复一年,我还是拥有朋友。

第二次的蛋挞

今天终于可以休息,父母又不在家(去了马六甲游玩)
把烤箱搬出来,再战蛋挞。
把粉团放进冰箱才弄蛋液,这次份量除以三,结果还是有一点点剩下的蛋液。
把冰箱的粉团拿出来,还是软绵绵不能捏,只好照老方法,加面粉咯。
Photobucket
因为有了经验,不敢用纸杯,所有买了套新的蛋挞模,这次做起来,速度快了一点,不过还是花了半天啦。
Photobucket
一时兴起,再找另一种牛油曲奇食谱,一次做两种,有进步吧?
怕蛋挞团会变质,不敢花太多时间做造型,就搓成圆形,反正是我自己吃而已。
Photobucket
用不完的蛋挞粉团,也揉成圆形,做成饼干(味道还不错叻)
Photobucket
由于要顾及饼干,所以有些蛋挞没有美美的金黄色,变成褐色,哈哈。
这次的蛋挞,好像做得比上次差,下次再战蛋挞,就不信熟不能生巧。

我不想干了


那天吉隆坡叫我们交照片,要弄新的名卡。我没有交,因为想不干了。
后来是非精打电话给cik azizah投诉我,asmah就叫我交。
打电话给哲,哲说他很忙,没空跟我说话,我说一下子而已啦。
见面的机会已经很少,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很难过的耶。
往事只待追忆。
告诉哲我不要交照片,哲说要交,不然我要自己寄上去。我只好照哲说的做。
第二天,没有心情带手机,也没开,丢在房间。
回来后才看到cik azizah的几个missed call,她人在吉隆坡开会,早上打了通电话找我,问我为何不交照片。
星期六还是要回去工作,cik azizah吩咐我帮忙asmah等人做工。
妹妹说我干嘛快快把自己的工做完?人家慢慢摸也照拿钱,我干嘛那么傻?
星期六,早上八点半做到晚上八点,实在累得不得了。
cik azizah叫我去KL上课,我说不要去,我都要辞职了,还上什么course?cik azizah说我辞职,她要哭。

2009年12月6日星期日

能量垫

Photobucket
妹妹说这种能量垫对我可能会有所帮助,叫我买来试一下。
妹妹也买了几张回去试用。
用了许久,失眠还是没有改善,健康的问题依然困扰着我。
也许需要加多五六百倍的功能对我才有用吧?

我什么病呀?


已经不舒服一个多星期了,要病又没有病的样子,早上醒来有点发烧,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上周末有点发烧,然后又伤风了好几天,牙肉也很痛,几乎食不下咽,只好慢慢一点点一点点的吃一点东西,还有这几天全身酸痛,连走路都会痛,有些许重量的东西根本拿不起来,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中H1N1了??
最近都没办法请假看医生,已经连续两个星期没有休息,一个星期做足七天,有三天工作十二小时,两天工作十一小时,昨天回去做工,今天也回去做半天,我请的长假都不批。。。连请一天假,哲也埋怨个不停,我的假期还有很多天leh,要是真的辞职,我做三天工就不用做了,到时看你们还笑得出吗?
只好自己吃药,幸亏这两天好很多了,只是那个烧还有点烧,这个星期不要这么多东西了,我好累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