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0年12月30日星期四

突来的假期,所有文件的cut off time从明天变成今天,根本来不做完。
明天还是要去打拼。星期六打算休息一天,星期天再去展销会开工。
老板,我还在生病leh,你都不给机会我去看医生。

2010年12月26日星期日

要过年了

昨天某位姐妹载我去另一位姐妹家,发现她在做饼,
还很奇怪她怎么这么早就开始做饼呀?
原来二月头是新年了,我还以为是三才过年leh,
这下好了,什么装饰都还没弄,饼干材料都还没买。
嗯,还是先想想看今年要做什么饼吧!

冰淇淋























嘉说羡慕在家里的颖有一大罐的冰淇淋,他只有一小杯,我就自告奋勇的说,我做给你吃。从开始打到等到他凝固,嘉问了几十次,我只好一直哄他说等一下就可以了,其实没有信心,第一次做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万一失败了,小嘉嘉会很失望的。




















经不起嘉嘉一再追问,忍不住拿出来看,已经有冰淇淋的形状,舀了一点给他吃,他说好吃,连小宏宏也要吃。























第一次做有点战战兢兢,怕失败给嘉嘉笑,然后他又很失望。可是已经跨下海口,不成也得成,分量减半,以防万一。最后幸好成功,还未凝结嘉已经吵着要吃,味道还不错。可是隔天就很硬了,因为我没有盖的关系吧?

洋葱头煎蛋
























洋葱头煎蛋,不喜欢太咸,盐放很少,弟弟拿了一部份来吃。晚上我吃饭的时候发现洋葱头煎蛋没有了,一问之下才知道爸爸吃完了。

鸡蛋汤



























爱喝鸡蛋汤,所以妈妈不在家,就煮来喝

2010年12月24日星期五

平安夜

终于回到自己的狗窝了,抗行李扛到全身酸痛,双手到现在还在发抖,之前在小贩中心还没办法拿筷子吃东西,淋了些雨只因没办法腾出手来拿雨伞。单单只是衣服就觉得很重了,回程还要加上一个星期的nota,足足有一本半的a4纸那么厚,不重才怪,到现在头还是很晕很晕,一直在转圆圈,在等另一位同事的抵达家门的通知,才放心睡觉。

2010年12月19日星期日

自制冰淇淋






















嘉委屈的说颖有一大罐冰淇淋,他只有小小的一杯。我就自告奋勇的说,我做一大罐给他。第一次做有点战战兢兢,怕失败给嘉嘉笑,然后他又很失望。可是已经跨下海口,不成也得成,分量减半,以防万一。最后幸好成功,还未凝结嘉已经吵着要吃,味道还不错。可是隔天就很硬了,因为我没有盖的关系吧?

2010年12月12日星期日

扣肉马铃薯

























今天因为还有一些剩菜,就切了两粒马铃薯煮罐头扣肉,因为有预感会受伤,削皮时小心翼翼,切时小心翼翼,开罐头时小心翼翼,结果安全无事。却是傍晚把冰箱里的菜拿出来解冻时被罐头的边缘割伤,伤得真冤枉呀。而且邪门的是跟小妹不约而同的被割伤,伤的同样是右手的中指,同样的位置。

2010年12月8日星期三

托妈妈的福,没有受伤

一向邋遢的我(妈妈常怀疑的问我到底是不是女的?:))最近常穿妈妈的阿嬷拖鞋上班。今天抵达公司换鞋的时候,看到鞋底插着一只特大的图钉。拔出来一看,好长哦,还好妈妈的拖鞋鞋底很厚,我才没有受伤,托妈妈的福。

膝盖仍然很痛,没办法蹲下,一蹲下就痛得起不来,复印文件时都托人帮我放纸张。

今天是非精二号拿病假,哲又因家人进医院没来上班,所以柜台只有我一个人,理所当然的没有办法吃午餐,饿得饥肠辘辘的我打电话找妹妹带点东西给我,谁知她不接我的电话。三点半,哲才来上班,也幸好他有来,不然我做到几点才能回家呀?虽然哲来代班,可是饿过头的我却没胃口吃东西了。明天我请了假,可是是非精二号还是拿mc,所以我还要去上班,已经是第八次取消假期了,这样下去我的十天半假期就全部泡汤了。每次我请假她就搞破坏。找砸的呀?我都已经是超级体弱多病了,她却比我更上一层楼。三天两头mc一次。

拿到ot的钱了,可是少了一半,很多ot都拿不到钱吧?三个月的ot,白做了。

这么多年来没看过薪水单,今天开来一看,原来生活津贴没有给我,全部人都拿到,就我没有,还是我是华人,只有马来人才能拿?

脸上生了几粒痘痘,都给我抓破了,一天抓十几次见红十几次,脸不毁才怪,不过反正也不在乎了。

2010年12月7日星期二

膝盖很痛

膝盖很痛,呜。。。。。。。要下雨就痛痛快快下一场,拖拖拉拉做什么,膝盖痛死了。呜。。。。。难道我也要开刀换关节?

2010年12月5日星期日

白菜汤























也许蛋真的放太久了,煮出来的白菜汤也变成糊状,弟弟还问我为什么会这样?叫我怎么回答呀?又不是料理专家,只是九流的瞎混的而已。不过这汤还蛮好喝的,弟弟本来是拿一点上楼喝的,喝完后又下楼把全部的汤都喝完了。

下厨























上个星期,妈妈又到外国。闯祸时间又到了。
放了切碎的葱头下去爆香,怎知转身去弄别的东西时,焦了,一堆黑炭,又放了材料,哎呀不管了,生菜倒进去炒,大不了我自己吃完它。然后敲开两粒蛋,因为蛋已经买了很久,一直觉得味道怪怪的,搅拌了几下,为了家人的健康着想,还是倒了它,结果在敲开两粒蛋,味道还是一样,蛋应该没坏啦,是心理因素作怪啦。浪费了两粒蛋,浪费食物,一点都不环保,对不起了,倒掉的鸡蛋。

水蓊

























小时候,没什么机会吃水果,谁给钱我买呀?公公婆婆省吃俭用,难道我好意思每天讨钱买东西吃呀?那时候,有五分一毛买酸梅吃已经很开心了。家里种了番石榴(小小粒硬硬那种,可还多过果肉),红色小小粒的石榴,还有一位卖红毛丹的啊公会从窗口偷偷塞几粒红毛丹给我,那是公公的好朋友。水翁是桥后面的人种的,因为小粒又微酸,他们很少吃,就任水翁跌满地。每次我一有钱就会去那里买糖果,然后再地上捡几粒水翁回家,让婆婆帮我切好,放糖放酱青沾着吃。到了现在,吃水翁仍然还是像小时候一样。

割到手

一直有预感,今天会割到手。切菜的时候小心翼翼,削马铃薯皮时也小心翼翼。开罐头时也小心翼翼,刚才从冰箱里把菜拿出来解冻时,却被罐头的边缘割伤了。预感真准,邪门。

2010年12月4日星期六

生了

妈妈听说堂弟的太太(只见过三次,不知道名字,paiseh)生了一个女儿 ,上次听人说她怀孕是十月尾,也是妈妈认识的人说的,身为亲人的我们毫不知情。这像话吗?不要以为我们住得很远,不需要十分钟就能抵达的路程,却几乎完全没有联络。哦,是新年才有机会见一次面,平时有缘的话会看到叔叔驾车经过。下一代会如何?不敢想。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第一次是突然心血来潮打电话找雯慧,她先生一接电话就忙不迭的说生了,生了,我还很奇怪的问他什么生了?他也奇怪的问我打来不是问生了小孩没吗?我说根本就不知道雯慧怀孕leh,真paiseh。我们也不是住很远,就两对面的城而已。

第二次是阿鱼,突然听到消息说她生了,吓?生了?什么时候的事?不是愚人节呀?后来跟鱼通话时好像有埋怨一下下。paiseh。

第三次,是接到白兔生了的短讯,是他先生发的,我也不知道她怀孕了,paiseh。


第四次,是我生日时,洁思琳打电话来祝福我,然后跟我说她快生了,我也。。。。paiseh。

是我消息太不灵通了吧?还是我笨得可以?希望不要有第六次了,真的很paiseh的leh,也许下次打电话找人时,应该先问一下对方有没有怀孕才对。

装饰公司

经理说要到圣诞节了,准备怎么装饰?我说这里没有satu malaysia,除了马来人的hari raya,其它节日是没有任何装饰的。经理说怎么可以,任何种族的节日都要装饰。经理不愧是华小出生的,很多想法就是跟其他的马来人不同。想当初,新年时我只不过是装饰一下自己小小一个桌位的一点地方,都会被他们念几天,今年新年,应该有机会感受一下新年气氛了吧?
其實有很多工作沒做完,audit指定要在十號之前完成的事,沒人要開始做,我也不管了,自己的report還沒開始做,不可能全部事情都要扛下來,累死自己。

2010年12月3日星期五

今天有点郁闷

前天,经理暗示有几个人的名字交了上去,有升级的希望。上次听哲说我的名字也在里面,可是我不想升级。经理问起我要不要升级,我当众摇头。现在的表现还没达到十全十美,完全没有失误,要是有那么一天,我才有资格升级,这是对我自己基本的要求。今天经理说要对公司的所有产品了如指掌才有希望升级,我安心了,因为那种syariah的东西,我不想学。是非精拼命卖力工作,拼命表现,大家都知道她想升级想得快发疯了。之前没公布升级名单前,没见过她弄过一个case。要是她升级,留在这里,我们就有罪受了,现在她不是officer都那么蛮横霸道了,升了级还得了?那天,她交代iba去其它分行,顾客很多,我一个人忙不过来,所以没空弄她的,她再次下楼时竟然在那边骂我,要不是有顾客在我面前,我早已忍不住反驳她了,只是提高声量说我有顾客,还没空弄。她还在继续发飙,我不理她。难道刚才她有眼无珠呀?看不到排着队等候的顾客有很多吗?

今天,又不bal 五十元,真邪门。到底错给了谁?

cik azizah不在,感觉很空,很寂寞,新官上任三把火,那火还未烧到我,只要凡事小心谨慎,不要犯错就好了,大腹便便的她快生了,到时en hamzah来代班,那才叫受罪。曾跟他一起共事,总之是能有多远避多远的那种上司。

cif全部要maint,一共有几千份资料,两个人要在十号前弄完,是不是要睡在公司呀?头痛。

我的report也还没弄,迟了又要罚款两百元,还有几分文件还没link。看来明天是没空吃饭的了。

也罢,有多少弄多少吧?难道为了工作不要命呀?

2010年12月1日星期三

今天有点郁闷~01/12/2010

今天有点低落。
哲昨天载是非精回家,今天也只顾着跟她说话,不理我。
要请假,哲不肯代班。是非精要请假,哲二话不说马上答应。混蛋。
要哲帮忙打信,假期延长几个月,哲说要钱,代班一天要一百元。
可他还欠我五百元都没有还,借的时候sms说出了粮肯定还,可现在却提都没有提起。
他填写medilink的资料,问我ic号码,我说他难道不知道我的生日日期及年份?
他想了很久,完全忘记了,还乘我走开,告诉是非精谁会记得我生日。
混蛋,没良心的家伙,这么重要的事,他都没有放在心上。
心很痛。

今天的心情指数还可以

今天状况连连,有点混乱。幸好心情没随之起起落落,依然处在健康水平。

八点半抵达公司,以为自己是最后一个,因为经理说八点要开会,我赶不及,因为没人载。半途看到哲的车,他载是非精二号一起来,心想他们也迟到?到了公司,怎么没半个人?原来会议取消,只有我不知道,没人通知我。ok,没难过,幸好我没早到。

早上轮到我和哲做pct,哲一问到al-wadiah和mudharabbah的分别,我就想捶他,只好伸手握拳暗示他,明知道是我的死穴,竟然还提,想害我呀?果然pct完毕,其他人就投诉我,然后经理开始责备我,也需还很严厉的骂我吧?因为忙着处理一堆文件,注意力没办法集中,所以也不觉得很难过,只是有点沮丧。后来哲有事要我帮忙,跟我说对不起。然后跟我讲简单一点的,两者的差别。ok,心情回复了。

顾客来办理事情,电脑出状况,顾客又投诉了几句,他说的是英文,英文超烂的我有听没有懂,只知道他骂到后来是说那是我公司的事,不是他的事(也是agak-agak的),心情有些影响,但因为我没反驳,他气消了吧?后来他临走时,还跟我道歉。ok,心情也恢复了。

要claim一笔费用,他们说前几个月的已经不能claim了,三百多元飞了,没办法,谁叫我忙到没空填表格。算了。

副经理的最后一天,经理要她说话,害我差点也伤感,强行忍住不能流泪。

四点半到七点,是非精顾着说话,没做工,罢了,不管她,我快快做完,快快回家,要回家时,还有一份没做完,就问她可否给她做,那本来也不是我的工作,是两个人一起完成的,结果是我自己一个人做99巴仙。她一做就弄错了,还责怪我怎么没跟她说有disb?我说我也没看,不知道。她拍了怕桌子大声的吼我说我怎么没看?怎么没告诉她?我想声音大得楼上也听得见,我也动了气说她自己没看的呀?那种东西一向是她负责,我都没做过,怎么可能会懂呀,岂有此理。她没有在说话,要是她在说,我一定不会静静等她骂,这种是能赖我的吗?每次弄错东西就赖我,三天两头到处投诉,还在哲面前诬蔑我,害我跟哲吵了几次,这笔帐还没跟她算哩。后来,她直接跑去副经理那里投诉,我到后面拿我的包包回家,懒得理她。心情很快平复,她不是我重视的人,不能因她而难过。

此刻的心情,还好,希望今晚能睡久一点。

2010年11月28日星期日

马芬
























看到马芬的食谱,好像很容易,就尝试弄一下,没有看到要打发的字眼,
就没有用搅拌器,全部用汤匙搅拌均匀。一部份加了杏仁粒,一部份加了巧克力粒,
满心期待会有好吃的马芬。


























到底哪里出了错?我的马芬都是硬硬的?难道马芬也要打发?
该打发什么材料?蛋还是蛋加鲜奶加油才打发?
我这个厨房白痴是很难明白,如果没有说清楚。
看起来很像发糕,每粒都发了哦。

干捞面与蘑菇汤






















妈妈去新加坡,弟弟做工,一个人懒惰煮,就吃快熟面好了。
冰箱里有蟹柳,有肉丸,还有蛋,统统搬出来放进去,一锅熟。
加上蘑菇浓汤,好吃

鲜奶cendol




















冰箱里还剩下一半的cendol,没有做椰子绿豆cendol糕,
因为每次做都是我一个人吃,每次都吃不完,很浪费。
本来是要用椰浆,但是我的体质不能吃椰浆,就用鲜奶来代替,
放了三粒椰糖,一边看戏,一边搅拌,搅了整个小时,
椰糖才完全溶解,下次要先敲碎一点才搅拌啦。
或许是鲜奶的味道导致cendol怪怪的,但是喝久了反而觉得蛮好喝的,
甜度也刚刚好,一连喝了几杯,喝完了。

杯子戚风























不是说熟能生巧的吗?怎么用在我身上完全不管用了?
第一次做的蛋糕还比现在做得更好,我是怎么回事?专开倒车?
这杯子戚风状况也不少,先是搅拌器跟我无声的抗议,
就在我头痛要怎么打发蛋白时,双手依然不放弃拔插头,
动动这个动动那个电线,结果最后关头,它乖乖听话了,希望下次还能操作。
好不容易等到叮一声,左边的已经深黄色,再烤就焦了,可右边的就淡黄色。
心想右边的色泽好漂亮哦。照食谱写的,快快倒放。
状况又来了,里面竟然有液体流出来,哦噢,竟然不熟,
而且是底部全部不熟,怎么办?上层快焦了耶?
无可奈何之下,放进烤箱继续焖,蛮以为这招行得通,怎知第二天吃的时候,
依然是水水的蛋糕。作战大失败。难怪妹妹看到会呱呱叫说怎么我的蛋糕每次都这样的?

保卫尔粥






















今天熬粥吃,不过没有熬到糜烂那种程度,虽然我是广东西人,哈哈。
加了鸡肉,猪肉,干贝,生菜,喜欢的保卫尔还有紫菜。
味道如何?看我吃这么一大碗就知道答案了。

异形清水蛋糕
























这个还是清水蛋糕,这次裂开了很多个,依然是不成功。
妹妹说味道怪怪的。我觉得还不错吃呀。
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呢?
为什么每一次烘的蛋糕,左边的都很快焦,右边的有不太熟?
有时中间的部分也不熟。有点灰心了,屡战屡败。

面给猫吃了

妹妹搬了一个箱子过来,因为我在洗澡,没法接听电话。
妹妹以为没人在,差点就要把报纸丢进来了。
以为只是报纸,不以为意,上楼梳头然后继续我的面子书。
开了电视等待雯慧来载我的当儿,发现一只猫在门口徘徊,
还动来动去,赶也赶不走。
心想,惨了,妹妹不会是拿什么菜给我吧?
欲开门却发现弟弟锁掉了,找出钥匙开了门。
哦噢,糟了,装面的纸袋被猫儿打开,面被猫吃了。
这面还能吃吗?结果,当然是整包面拿去丢。
臭猫,这件事,到现在都不敢告诉妹妹和爸妈。

凉粉

























几个小瓜要来,弄凉粉给她们解暑。
乘他们外出买涂改液,快快煲糖水,拿出冰冻的凉粉准备切块时,她们回来了。
一回来看到我在厨房七手八脚地切凉粉,就围过来凑热闹。
一下伸手玩凉粉,一下偷吃,
真怕技术九流的我会失手切下她们的小手帮我的凉粉加料。
好不容易等到糖水稍微冷一点,两个小瓜就自己拿了小碗舀好了凉粉等我加糖水。
边切他们便吃的结果,凉粉给他们吃了一半,厨房也满是凉粉碎,
幸好我还有另一半没切,不然其他人只能喝糖水了。
后来我拿了一点来吃,
小宏也不甘寂寞跑过来要尝,用小汤匙喂他几口,小家伙还蛮喜欢的呢。

玩game比较重要还是吃比较重要?

昨晚一点半,临睡前计划着今天要煮什么菜,今早七点半起身,准备玩一会儿game,然后洗衣,拿出冰箱里的菜解冻,准备午餐。结果现在十二点了,还在这里种菜,挖宝藏,给鱼儿吃鱼饵收贝壳,给宝贝冲凉及比赛。衣还在一边纳凉,食物还在冰箱,米也还没洗,今天的午餐几时才能吃?

小聚会

雯慧和tai突然约我喝茶,心知有异。
在old town耗了一个下午,聊了很多,听她们诉苦,工作上的挫折。当然还有facebook的种菜的游戏。
雯慧和tai突然问我,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说要离家出走,我没回答,三言两语怎么说得清?欲语泪先流。后tai说facebook上的莫哲是个关键。我默认,哲毕竟是我其中一个痛。
感谢你们百忙中抽空陪我,你们的心意,我懂,很感激你们,只是感激的话没有说出口。朋友很少,这些年生活在友族的世界,认识的华人很少,几乎99%是友族,朋友就停留在早已差不多失去联络的小学和中学同学,还有你们这几位认识很多年的好友,哦,还有一些很少联络的网友。谢谢你们。(这次打破这么多年来的传统,不再一年见一次了。)

进十元变一百千

收到通知,segamat branch的存款机出现问题,进十元户口就会变成一百千,真想弄一下,那笔钱当然不能用啦,只是看到户口的statement出现一百千的字眼,会很爽一下。哈哈

停电之夜

放工回家,四周漆黑一片,本来以为是路灯失灵,因为弟弟来载我时还好好的。后来才知道是没电,好久没有尝试点着蜡烛吃晚餐,也久未在昏暗的烛光下洗澡。想玩影子游戏,却又忘得一干二净。
托停电的福,一家人吃了团圆饭,连过年也没机会吃的团圆饭。好笑的是,爸爸吃到一半,竟然发现一个朔胶盖子(做布丁的那种朔胶的盖)在他的饭里面。妈妈也很奇怪,什么时候放在米里面煮的?为什么不会溶?我说那是可以放在微波炉的,不会溶啦。

老古董是我

不仅仅是生活上的白痴,还是科技白痴。洗衣机买了n年,可是到现在都不会操作,也没用过。电视的遥控器只会用来调声量及换波道,其它功能一概不知,还是比较喜欢用手按电视机的按钮。房间有冷气,可是这么多年都没开过,老实说也不晓得怎么开。爸爸买了整套价值不菲的卡拉ok器材,可是都没人要使用,我更加不可能去研究怎么使用啦,最后被嘉和颖乱乱按,阵亡了。现在,拥有了mp4,研究了很久,连声音都开不到,唉,真没用。我实在是适合活在祖父祖母那个年代。

2010年11月27日星期六

哲请客
























哲前年拿到arrears时请的。

2010年11月22日星期一

菲斯不

不明白出了什么问题,我的电脑block 掉 “菲斯不” ,不让我登入,其它网站却通行无阻。
那表示除非弟弟不在家,我才有机会再上 “菲斯不” 了,
再见了,亲爱的 “菲斯不” ,期待早日与你重逢。

昨天告诉经理,今天要休假,好久没有自由的上“菲斯不” ,
忍得好幸苦。电脑几时会自动复原?我要上网。。。。。。

email

经理说我的email都满了,怎么没有开来看过?
怎么开呀?我都赶到没有时间休息,没有时间吃东西,哪还有空跑去楼上开什么鬼email。
改天要拜托哲开我的email,然后全部删掉,我一个都不要看。
混蛋总行的人。以为我吃饱饭没事做,report说要就要,越加越多。
要做sales,要兼顾services的时间,要做是非精二号的工作,又整天offline。
害我被顾客骂,又被上司骂,还有经理问话。

时常想

时常想,为什么要做工?赚钱来做什么?不是够用就好了吗?
我不需要花很多钱,为什么还要继续做牛做马?
时常想,活着是为了什么?一直不断的工作?等老?等死?
时常想,一直被人欺骗与背叛,还有什么人可以相信?
时常想,我好像是一堆垃圾,完全没有任何用处的垃圾。
时常想,是否大家都对我避之唯恐不及?……
时常想,这世上是否人人都讨厌我?
时常想,可以奢望这世上能有一个人不讨厌我,真心喜欢我的吗?

被罚款

这几天似乎有些倒霉,先是割伤手,
接着两个月的加班费又拿不到,然后家里的车胎又爆胎,
现在因一月份timbalan duti setem的支票迟寄被罚款200-00元
(支票是因为副经理收着没有给我,后来我忙着请假做饼干过年,忘记了),
成了冤大头,负全责。

2010年11月21日星期日

掉发2



























收集了几天,头发真的有一大把,掉了这么多的头发,蛮恐怖一下的,
幸好我的头发又厚又多,每天掉这么多头发,看起来仍然还有很多,
只是绑起来时才发现少了。
心血来潮量了一下,超过72cm,呵呵,都长到接近臀部了嘛,当然不会短到哪里去。

2010年11月20日星期六

婆婆说我们要见面了

昨晚梦见婆婆告诉我,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
她是在通知我,我的时间快到了吗?
此刻的心情,有点复杂,还有一些事情还没完成。
有留恋吗?不知道,有时有,有时又没有。

我没有朋友

超慢热的我,一回生,两回熟的事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
一回生,两回生,三回还是生,四回,很抱歉,还是生。
所以交不到朋友。

吃力不讨好

这次的产品展销会,对我而言,是浪费了人力物力,却得不到什么回报。
(还害我被人陷害,被哲误会,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星期三,三个同事,claim车油及加班费约220元,没有case。
星期四,三个同事,claim车油及加班费约330元,没有case。
星期五,三个同事,claim车油及加班费约370元,没有case。
星期六,四个同事,claim车油及加班费约800元,接到case,收3900元。
星期日,四个同事,claim车油及加班费约700元,接到case,收2300元.
展销会租的小摊子要900元。
赚到的不到3000元,(还好副经理是不claim加班费的,不然亏大本)
还有要做这几个case,整个operation加班几天的酬劳。
这样的展销会对我而言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是我想得太悲观了吗?
是我想太多还是马来人不会算?
应该不需要那么多人力(看到她们shopping多过做工),也许是比较好的办法。

2010年11月17日星期三

从天堂掉入地狱

星期六,好开心,犹如置身天堂。
星期一请假。
星期二,才知道被人中伤,让哲对我很不满,还说从此不跟我合作了,让我从天堂掉入地狱。
哲一早就埋怨我,怪我,害他被人误会没做工,我那天只是好心帮忙填顾客的资料,哪知道会变成这样?现在变成我抢了哲的功劳似的,他说所有人都对我不满。奇怪了,人家都没做工,我又没有帮忙他们填什么,怎么对我不满?我只是对哲一人感到愧疚而已。哲一直讽刺我,害我忍不住流泪说要clear掉我的名,还我清白,我是冤枉的,基本上,我什么都没有做,却换来这样的结果,心有不甘呀。
哲并没有原谅我,后来他说他的车坏了,也怪我,我说干嘛怪我?又不是我叫他的车坏掉的。
那一天,我完全没心情工作,哲却多了三百元,找不到原因。后来哲用pen drive print里面他岳父公司的资料,不会使用,我好心去帮他,谁知道不小心打到pen drive,结果外壳裂成上下两半,pen drive则歪了一点,吓到我张着大眼无助的望着哲,哲很生气,不断骂我,要我赔,说他花了四十多元买的。
这一天,真倒霉。

2010年11月16日星期二

哲请客






















哲拿到arrears时请众同事吃的马来餐。本来不知道是他请的,打电话问他要不要吃​,他才说是他请的,不要就丢掉,结果拿回家,吃完了,幸好不会很辣,还不错。

2010年11月15日星期一

100号



















在ioi mall做sales时,哲买来请大家的。
那天我和哲单独相处几个小时,开心不已。聊了很多事情。
有顾客来,哲叫我为汽球充气,要发给小朋友。
我害怕弄汽球,可是哲叫我弄又不能不弄。
结果绑的时候,一下子抓不稳,汽球“咻”一声飞了出去。飞到了对面书展的书中。
面前的顾客,还有他的孩子望着我,要笑又不好意思笑。
等到他们离去,我和哲不禁相视放声大笑。

快乐的周末

星期六,要工作本来是一件让人不爽的事,可是知道哲也有去ioi mall,心情顿时好了起来,也有点期待。本来想坐哲的车一起去,可哲说他下午才去,就打消了这念头。
收工前,哲send了则sms给我,要跟我借五百元,他的屋子装篱笆,不够钱。我说没带卡出来,晚上用i-muamalat转钱给他。问他最迟几时要?他说星期六。
星期六早上要转钱时,等tac却迟迟没收到sms,心想哲一定会很生气,想sms他却担心有给他添麻烦。原来是要按tac才会收到tac的。
一个人呆呆的等待,哲十一点多才来,还剪了头发,问他,他说是星期五那晚剪的。和哲两个人一起工作边聊天,很开心。一会儿,哲有顾客,我就去旁边的摊子看看,却因此认识了一位邻居,哈哈,真巧。转头一看,赫,忧来了,不敢过去,怕被她看见。后来她去逛街时,我问哲她是来查勤的吗?哲说不是,她是去帮孩子报名读托儿所,哲还开心的说他孩子有读华文的,以后不必靠我了。问哲,忧有没有看到我?哲说有,她还问怎么只有我们两个,哲说其她人还没到。直觉告诉我,她是来监视我们的,因为后来她站在后面不远处看着我们一起工作。直到有几个人来了之后,才回家。
虽然她在看,可是我还是照样跟哲说话,照样跟哲分工合作弄东西。guard来帮忙弄汽球,哲买了水请他们喝,也有买我的那份,开心。后来看到别人来,哲刚好拿起水来喝,便指了指水,哲说有买了汽水,叫我拿来喝。我就快快拿了收起来,不然被别人喝了,我会心痛。
后来又顾客,哲招待他,吩咐我弄汽球,我怕球,问清楚怎样使用那仪器,就战战兢兢的弄了一个,哲说压八下,我就压八下,要绑起来的时候,球却不听使唤,咻的一声飞走了,面前的顾客和等待汽球的孩子都要笑不敢笑,等他们一走,哲和我都不禁大笑。后来再弄,好幸苦的奋斗了很久才弄到一个送给小孩子。
后来哲弄,我负责递东西给他,合作无间,哈哈。
成功办了几个case,和哲说我们是最佳拍档,所有的case都成功了,哲也称赞我。
之后,是非二号和三号陆续到来,缠着哲不断说话,我就没机会和哲说话了。之前是非一号和他家人也来spot check,为什么我就不能和哲好好的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呀?哲每次就只顾着是非二号,一直跟她说话,我只好站他旁边,或坐他旁边,看着他们说话。
是非二号拿眼镜去洗,我和哲也tumbang眼镜,看不到东西,哲去闲晃,我上厕所。后来拿了哲的眼镜戴,问哲好看吗?哲点头,可是好晕哦,因哲的度数较浅。
好不容易等到闲杂人等都去逛街,我和哲聊了很多,聊得很开心,聊钱的问题,聊如何做sales。
问哲晚上可以载我回吗?因为我身上有几千元顾客的钱,哲说可以。后来哲不懂跑去哪里,sms问他是否回家了,哲回复我说他在吃饭。后来azizah打电话找他,那时他在上则所,紧紧张张的起来接电话,结果裤脚湿了,后来他跟大伙聊起时,说cuba bayangkan,sedang perak,tiba-tiba tel bunyi,cepat bangun angkat tel,我立刻回他,kenapa nak bayangkan,tak mau lah。
回家时,想拍合照,录不到,也拍不好,最后我几乎靠到哲旁边才如愿拍到,可是我的脸只有三分之一,难过。下车前,哲问我钱转去他户口了没,我说转了。
拿了一些零食给他的孩子,哲说他对孩子很好,放工了还带零食给他吃,我说是安娣留给他的,哲说是emak baru给他的,还奇怪的问什么时候多了一位emak baru,我捶了哲的腿一拳,当然是没用力的啦。
星期六过得很开心,连晚上想到汽球的事,还不住的笑。

2010年11月11日星期四

掉发
























前几天,心血来潮想知道自己掉了多少头发,在自己的房间找到的,
一个早上就掉了这么多,一天的话要乘以三(还是四??),总之就是掉很多就对了。

2010年11月6日星期六

情缘已尽

无意中看到这九年之约的倒数,才想到我跟大哥已有整大半年不曾联络。
想当初他热心的想帮我走出阴霾,走出自我封闭的世界。
而我为了他,也努力的尝试走出去。害怕却又逼自己努力的面对新的一切。
无奈,如今他也放弃了,也对,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他何必管我?
我认了,早就知道我的朋友,啊,应该是那些曾经认识的朋友不会长久。
现在统统都没有联络,我再次回到封闭的灰色地带,徘徊在黑色地带。
如今的我依然是孤独的一个人,靠着不堪的回忆过着毫无意义的每一天。
再见了,各位认识的网友。
也许有一天还有机会再见,那时应该已是看起来有点熟悉,可是又想不起是谁了吧?

受伤

是非精二号说她没地方放她的file,要我把我的file搬走。
我负气的把所有几天才用一次的file全部搬走,却不小心被file割伤,食指的指甲满是鲜血,其实也不多,指甲只有一cm半(因为工作需要而留的,就只留这个食指而已),当时气急了没有感到疼痛,第二天才知道伤口很深,而且稍微碰到也会痛,过了几天仍没办法愈合。

我的手有很几道伤痕,都是因工受伤所造成的。

2010年11月3日星期三

绝望

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暖,人世感到绝望。

哲早上故意在是非精二号面前拉下拉链,让是非精二号看他的胸部。岂有此理。

傍晚,哲的东西我还没弄好,叫他帮我,他竟然在是非精二号面前埋怨说我帮他一次,却要他帮我很多次。我帮他的还不够多吗?那些application form,那些voucher不是我一张张找,一张张balancing,还有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填,还有他要什么我就弄什么,还想怎样?要借钱我就借钱给他,还不收利息。一个月一次叫他载我回也会被他骂。还拒绝了几十次,是非精二号叫他载,开开心心的载,还来回接送。是非精二号在他背后说他坏话,他也不生气,我只不过顶了他一句,就把我骂个狗血淋头,过份而且这么对待我,心里还有我吗?我们可是情侣关系耶,不过他也变心了,心里只有别的女人,在他心里,我早就没有半点价值了。

到现在,哲还没对我说生日快乐,以前他生日我只不过迟了几个小时,就被他怨了几年。现在呢?反而是他忘得一干二净。

哲有什么事,只告诉是非精二号,我永远被蒙在鼓里。

我的心,碎成千万片。

2010年10月30日星期六

洋参






















很久没留意门前的花花草草,今天竟然发现种了一棵毫不起眼的植物,
妈妈说是洋参。有可能吗?

妈妈打包的云吞面






















前几天早上妈妈竟然打包了一包云吞面面卜给我,^V^,
好久都没人打包东西给我吃了,呵呵。
然后妈妈说午餐不用煮我的了,吃了这餐,我应该不需要吃午餐了。。。。。

一人撑大局

zu去batu pahat上课,哲来帮我做工,经理竟然叫他出去做sales,
够力,就我一个人,幸好顾客体谅,耐心地等待,没人骂我。
我还开玩笑的说今天我很重要,要是我也没做工,公司不必开们营业了。
想想也是真的哦。azizah还说今天我不能休息,
我说我已经两个多月都没有休息了,每天做足十一小时或更多。
这两个月的ot也没有时间key in,最怕不要给我claim就惨了。
还有总行给我的奖赏,我也没时间去claim。
今天忙昏了头,short百多元,得不偿失呀。

胃发脾气了

胃生病了,这次不是因为没吃(不过没办法定时吃),
也不是因为吃酸的东西(很久没碰了),
而是因为压力过大,胃酸分泌异常引起的。
只要情绪一紧张就会想吐,可是有没东西吐,只有眼泪快夺眶而出。

妈妈问我堆在地上的文件几时要清理,累得躺在沙发上,
动也不想动的我就忍不住大声的说:“我还没做好的呀,难道不想我回家了吗?”
不是有心要发脾气,只是太累太累了。
会不会有一天,要睡在公司,不能回家了?

2010年10月29日星期五

饼干还是蛋挞?




















分享食谱的人说这是与众不同的蛋挞,酥酥脆脆的塔皮这几个字吸引了我。
依然是老样子,失误连连,怎么跟我想象中的差这麽远呀?不过要是完美的话就不是迷糊的我做出来的东西了。认了。
蛋黄粉不小心放多10克,慢慢舀回一点,后来怕舀到掺了面粉的蛋黄粉,就只好将错就错。
蛋黄应该慢慢倒吧?我一次过倒下去,结果油水分离。
面粉倒进去,顿时尘土飞扬,应该是白粉飞扬,漫天的白粉差点把我变成“小白脸”,(脸色本来就很苍白,变了白脸会不会把家人吓死?)不过面前的菜就加了料,晚上不晓得还好吃吗?
怎么人家的蛋液是刚刚好的?我的蛋液却多了那么多?为了不浪费,硬是倒得满满的,结果自食苦果,还未送到烤箱的肚子已经溢出来了。剩下的大半碗要求妈妈煮好饭后放进锅里蒸,不晓得能吃吗?
烤了十分钟才发现上火竟然没开,哇,怎么办?
等到烤好后(之前站在烤箱面前等,听到里面发出吱吱的声音,多怕会爆炸呀,可是不看又怕它给我焦掉),焖十五分钟。打开一看,呃,只有最后一粒可以看,其它的都带点褐色的边,有些的蛋液也变成褐色了。
饼皮像饼干多过像蛋挞,下次还是用回上次的食谱吧。

2010年10月17日星期日

















在士乃马来校做sales时,买了糕点给哲吃,哲买来给我的。
然后回家时,哲载我回,他说了他有个哥哥千他钱,也欠大耳窿的钱,结果跑路了,要是被他知道他的消息,肯定通知大耳窿去抓他,我拍拍他的肩膀,叫他别那么激动。

2010年10月16日星期六

绿豆椰子cendol糕


































经过上次笑破妹妹的大牙的经验,这次手脚也俐落了一些。
果然是比上次漂亮很多吧?
花了四十分钟,用汤匙将cendol弄成泥(有什么方法较快速吗?)
水也特地加多一点。糖也加多一点。
依然很好吃,不过软了一点。
还有底层不能弄的稍微平坦一些,那些凹凸不平的表层,让妹妹质疑我的方法错了。
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错?

橙色椰子布丁


















做了cendol糕点,还有多余的椰浆,就顺便做橙色椰子布丁。
因为看不懂1/2匙的燕菜精是要用哪一种匙,自己随便选了一种小的。
结果放进冰箱几个小时拿出来看,还是液体的状态。
本想当作椰子冷饮来喝,却因不服气而作罢。
后来夜深人静,乘父母睡觉,偷偷加了几匙的燕菜精,再次煮滚。
尚有余温时,塞进冰箱的小角落。
放工回家,呵呵,作战成功了。

2010年10月9日星期六

香橙蛋糕




































妹妹说她要吃橙汁蛋糕,选了这个香橙蛋糕。
这次吸取了上次笑掉妹妹大牙的惨痛经验,不敢用手搅拌,一切交给机器。
不知是插头的关系还是搅拌器要坏掉的关系,搅拌一会,停一下,
要去弄一下插头才能重新开动,每次它一停,我就担心它不是突然坏了吧?
希望不要坏啦,不然会给家人骂的。
香橙汁我是放那种罐装的,不知做蛋糕是否要新鲜的那种橙汁才能做????
不小心倒多了份量,结果我只好一口吞下,哇,甜到够力。
打到很久,都没有发白,发白是怎样的?真正的白色吗?
还是很浅的黄色就可以了?不明白,也没人可以问,就顺便好了。
食谱是一整个烘的,我放纸杯。心想温度照样,时间减少十五分钟应该可以吧?
放进烤箱不久,发现膨胀了,兴奋的叫妹妹来看,妹妹对着烤箱说爱那些蛋糕,哈哈。
十分钟过去,看到蛋糕微微发黄,担心会焦,温度就减少20度,
然后问妹妹有没有嗅到焦味,妹妹说只有香味。
等到叮一声,快快打开,先拍照,然后用筷子插一下,没有黏着,熟了。
把筷子和相机弄好,蛋糕的颜色又深了一些,哦,怎么会这样的?
要是我再“摸”多一下,就焦了。喂妹妹吃一小块,妹妹说没有橙味的叻。
为什么蛋糕拿出来之后,会陷下去?全部倒反来放可以改善吗?试一下吧。

2010年10月3日星期日

脆皮蛋糕


















老实说,这脆皮蛋糕,除了本小姐之外,再也没有别人能做得出了。
那皮哦,还真是脆(看好好,不是硬哦),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有吃烧肉的感觉?有点期待哦。
食谱注明蛋4粒,我看双黄蛋很大粒,就放了三粒。这个,也是造成脆皮蛋糕成形的原因之一吧?
然后嘛,食谱上是用打蛋器打六到八分钟,我就用手打,妹妹说她也要打,就让她打一下。八分钟一到就停工了,没想到蛋是要打发的哦,我的手打出来的和人家的手打出来的蛋糊是不一样的啦,我的蛋糊还是蛋黄液,唉,我是笨蛋啦。
加了面粉就放进烤箱,妹妹说要跟它说点肉麻话,说什么爱它之类的话,我就乘人不备,偷偷的跟它说加油。结果它不要加我也没办法。难不成还要抓它来打呀?
十五分钟过去,一直忐忑守候在旁的我,没看到发起来的蛋糕,心想怎么这蛋糕不会膨胀的呀?
妹妹说蛋糕的香味不断飘来,我说有吗?唉,我有非常严重的鼻窦炎,嗅不到什么味道。
然后又担心会烤焦,一直想偷看里面的情况,甚至叫妹妹进来帮我嗅一下有没有焦味?最后擅自更改烤箱的温度。
叮一声想起,立刻打开烤箱一看,蛋糕还是扁扁的,妈说要知道熟不熟,用筷子插一个洞就知道了,结果蛋糕就变成“中原一点洞”了。
味道呀,乘热吃还蛮好的啦,明天就不知道了,希望不会让我太失望咯。

累死了

经理说我的email都满了,怎么没有开来看过?
怎么开呀?我都赶到没有时间休息,没有时间吃东西,
哪还有空跑去楼上开什么鬼email。
改天要拜托哲开我的email,然后全部删掉,我一个都不要看。
混蛋总行的人。
以为我吃饱饭没事做,report说要就要,越加越多。
要做sales,要兼顾services的时间,要做是非精二号的工作,又整天offline。
害我被顾客骂,又被上司骂,还有经理问话。

这个星期,每天做超过十二个小时,星期四,星期五竟然做足十四个半小时。
幸好哲没去上课,帮我做,不然我要做完全部,干脆每天在公司过夜了。
谁真的,一个人要做全部,不晕倒才怪。
四天都要求哲载我回家,哲不断埋怨。
可是,哲还是肯载我回,谢谢。
有哲在的日子,真好,好久没有这种机会了与他一起共事了,好怀念。
上个月,哲有代班一天,傍晚我冷,就借了哲的外套,放在膝盖取暖。
后披在身上,哲说不要给人家看到,不然会说闲话。

这个星期,轮到哲去上课,会很想念他。
下次轮到我去上课,哲跟是非二号一起工作,真有点不放心。

2010年10月2日星期六

去警局

昨天,sarjan叫我到警局一趟,上次匆匆忙忙,我的口供还没录完。
我说我没空,呵呵,几厉害?敢敢跟他说我没空。
以前很怕警察的,现在每天见到警察,已经没有那么怕了。
我们通过电话录口供,后来他再次打电话来问我电话号码,我告诉他,可是跟他说有事找我不能打电话,因为我没有开机。我几乎都不用电话了。
说真的,电话还真的差点被当掉,就差那么几天,要是没进钱,现在的号码就真的没了。

2010年9月26日星期日

再战蛋糕


















第二次做这个蛋糕,本来应该胸有成竹,驾轻就熟才对,
谁知道就像某人说的,不出状况的就不是我了。
首先,鸡蛋一打开,蛋黄和蛋白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混在一起了,
呜~~~~我要分开它们的啦,它们怎么私下搞破坏啦。
还有我爸很厉害买鸡蛋哦,全部都是双黄的哦,酱就~~~~更加难分啦。
(硬生生要拆散难分难舍的它们,也很残忍^v^。
真的很想不分了,就这样全部掺在一起打发,呵呵)
其次,油量错了,一倒就倒了双倍份量(因为放了一个碗在秤上,
忘记算碗的重量了)要量面粉时才晓得(幸好哦),可是已经倒进蛋里,
“覆油难收”了。怕吃了会“油死”只好硬硬舀出来,给妈妈煮菜。
接着,糖不小心倒进蛋白里,还没打发的蛋白。。。。忐忑~~~~不懂有没有影响。


















打到最后,觉得跟上次的面糊有一点不一样,是不是哪里出了错?
不管了,统统送进烤箱吧。


















烤出来,没有烤焦,也没有美美,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
味道怎样还不知道怎样,明天带去公司当午餐。

2010年9月19日星期日

happy birthday to me之再战燕菜月饼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或许是心有不甘,竟然想用这道甜品做月饼。
也许食谱正确(是我的材料正确)可以做得到。
但现在,材料的份量错了,还不小心煮到干干了,
该熄火的时候还傻傻的继续煮。(幸好糖的份量减了很多)
发现不对路的时候,为时已晚。
然后叫小恶魔帮我拿月饼模,她一去不回头,我又跑去找她,
结果耽搁了一会,就大局已定,无法挽回了。
人家的月饼平平美美,我的凹凸不平,又很干。
装进月饼模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凝固了(80%凝固吧)
结果出来的月饼,骗骗小孩子也许还可以。
大人看了,会笑到肚子痛。
试吃一口,软软蛮好吃的,合我的胃口。甜度也刚好。
后记:给哲试吃一小片(不能切大片,很丑,哈哈),他点头说好吃。
开心。。。。。

妹妹的朋友给的食谱

Photobucket

听妹妹说她朋友有道甜品食谱,是她自己自创的。
非常好吃,她打算做来卖。
我要求这份食谱,她也写了一份给我,(不怕我抢生意呀?)
呵呵,看来她比我更了解我自己。
知道我厨艺烂到怎样仔细看食谱,做出来的东西还是很糟糕。
后来她教会了亲戚,被亲戚摆了一道,变成人家卖,她不能卖。
这道甜品,应该是cendol放太多了,水太少了,椰浆太浓了,
幸好糖的分量没有照食谱,不然甜到可以杀死人了。
还有该熄火的时候还没熄火。
然后叫小恶魔帮我拿模,她一去不回头,我又跑去找她,
结果耽搁了一会,就大局已定,无法挽回了。
人家的平平美美,我的凹凸不平,又很干。看起来还很难看吧?
有点恶心叻,会有人敢吃吗?还是,留给自己吃吧!
幸好不会很甜,刚刚好,还很不错吃哦。
这食谱,基于道义,不能教人。(好歹人家这么信任我)
自己研究成功了,做来送人就好了。
希望下次再做,会有进步。

本来想拜祭祖母的冰皮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买了燕菜模,打算做可爱的燕菜还有利槟那软糖。
突然想到用那个来做冰皮,会不会很可爱?
冰皮买了一公斤,白油还有一大包,馅料也有一公斤叻。
其实不是很喜欢吃冰皮,只喜欢做月饼而已啦。
这次打算做来拜祭祖母的,她喜欢吃月饼,还有祖父更是爱不释手。
材料全部准备好,打算弄橙汁冰皮的时候。
天呀,好朋友突然毫无预警的驾到,怎么提早那么多啦,岂有此理。
这种状况,弄出来的怎么拜呀?
材料减少一半,全部分量减少一半,冰皮也不放糖。
做几粒来送给同事吃,馅加了杏仁,因为实在是太太太甜了啦。
出来的效果差强人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爱。
本来还打算加肉松进冰皮,现在,计划泡汤啦。
你这位朋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只会搞破坏。
只好拿那天做的来拜了。
祖父祖母吃了也心甜甜就好。

后记:很硬的冰皮,也许是因为杏仁的关系吧。

happy birthday to me之班兰小蛋糕

Photobucket

第一款蛋糕送进烤箱的当儿,筹备第二款蛋糕。
不是贪心啦,是以防万一第一款失败了,还有第二款嘛。
这次的面团比较水了,比较像蛋糕的样子。
不过打得手好酸呀(用电动的手还会酸?只怪我用手控制电动搅拌器啦)
这次,蛋的分量多了一点,怎么办呐?
食谱上写3粒蛋,130g,我两粒蛋就已经150g了啦。
不管了,就两粒啦。

这照片,为什么是对着烤箱拍的?很简单啦,因为之前忘记拍照了。
放进烤箱了,不可能又拿出来拍照吧?
依我的疯狂,是有这个冲动,但怕砸了我的蛋糕大计,所以忍忍忍。

做到一半的时候,洁思玲打电话给我,跟我说生日快乐。
她说去年我打电话给她,没告诉她我生日,她特地mark起来。
今年打给我,谢谢你。
还有哦,早上打给阿鱼,要问路的时候,她也祝我生日快乐。
谢谢你。
我~~~~也要祝我自己生日快乐。虽然家人不知道,也没有庆祝,
但我今年有很多蛋糕,是不是可以许很多愿?把以前的也补回来?

Photobucket

不敢用太高的温度,结果烘出来的蛋糕,比较漂亮了耶。
唯一的缺点(hihi,有点不要脸,其实缺点一箩筐啦)
就是放得太近了,有些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变连体糕了。
用手摸摸,哇,香香哦,软软的叻,一定好吃。呀哈哈~~~~~
拿起来一看,软的原因是因为还有些不熟啦。
呜~~~~~~~~
再放回去烘多一次,却不小心被烤箱门烫了一下,
还差点把蛋糕给丢了。
第二次出来,还有几粒不熟,烘第三次,结果忘记了,有些就焦了。
那些,不敢拍照了,就当作没那回事吧,呵呵。
这次的蛋糕,稍微甜一点,不过没办法,
这班兰蛋糕的粉是预拌粉,我只是加其它的料而已。
今天是第二次与蛋糕作战,第二场决战成功70%
哲吃了一小片,点头说好吃,开心

happy birthday to me之磅蛋糕

Photobucket

今天是身份证的生日,一早就想今天要烘什么蛋糕。
明天可以带去公司请人家吃(不好吃的当然自己吃)。
妈妈说早上打太极时,有位安娣拿了一箱包装椰浆去分给大家。
妈妈拿到两盒,她说快到期了。
于是,改为做这个磅蛋糕。
也许是椰浆太浓了,也许是蛋不够。
食谱是说要100g,但我打了一粒蛋,已经80g了耶,
心想少一点应该没问题吧?
搅拌好后,知道没跟食谱的后果了,面团不是软的,有点硬哦。
那面团连装进纸杯都有点难度,造型还很丑叻。
有点怀疑,做蛋糕还是饼干呀?

Photobucket

蛋糕放进烤箱,心里七上八下,会不会变成蛋糕呀?
随着时间的流逝,看见蛋糕逐渐膨胀,心头大石总算放下。
蛋糕烘好了,我的烤箱跟人家的烤箱不一样。
温度已经减少10度了,还烤到有点焦了。
摸起来硬硬的,实在没有信心咬一口。
鼓起勇气咬了一口后,咦,不错叻,蛮好吃的。
耶,成功80%。
小恶魔吃了还想再吃。

哲吃了也点头说好吃,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