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0年1月31日星期日

嘉接不到电话


那天打去颖的家,听到小孩哭。
后来有小孩来接电话,问是颖还是嘉?
不等她说出答案,我已知道她是颖了。
问嘉为何哭?颖说嘉接不到电话就哭了。
聊了一会,颖不断咳嗽,问她是否生病?
颖说医生说她敏感,还打了两支针,一支大针,一支小针。
嘉也打了一支。
因为嘉越哭越大声,匆匆结束对话。

后来两次打去,都是嘉接电话。
不过他就哈喽,喂,然后就跑掉。
不然就是叫颖来听。
颖还问我要找嘉还是找她?
我说两个都找,两个都是我的宝贝。
颖听了很开心的笑。

五种炸年饼

Photobucket

炸蟹柳,新鲜出炉,很香,让我垂涎三尺却不敢吃。
只因身子太弱,吃了明天就会喉咙痛。
还是忍一忍。
炸到最后,把纸袋里的蟹柳统统倒进油里去时,
竟然连纸袋也沾到油,边缘的一部分还溶解了。
这油还能用吗?食物还能吃吗?
不管三七二十一,照炸不误。

Photobucket

第一次炸牙菇,火候控制得不好,说真的也没办法控制啦。
我用的是~~~~柴火耶,怎么去控????
好油哦,希望不会漏风。

Photobucket

小恶魔说她喜欢吃这个,吵着妈妈弄给她吃。
妈妈哪有空呀?
我只好弄了一小罐给她,本来想不弄这种了。
去年的都没吃完,送给垃圾桶吃了。

Photobucket

颖的最爱,打电话给颖妈时,她还特地提醒的。
当然不敢忘啦,颖还威胁过我的leh。
没有这个她不要来。。。。。。

Photobucket

我家的年饼,最好吃的莫过于这虾饼了,哈哈。
可惜今年要上班,没办法参与炸虾饼。
喜欢炸虾饼的过程,看到它由一小块变成一大块就觉得很神奇。
这种心情与想法直到现在仍没变。

买到金桶牛油了

Photobucket

加班加到很闷,又不能回家。
想到很久没有跟我的好友联络,看看时间就打电话找她。
安娣说她还没回家,就打她手机,也没人接。
接近傍晚,tai根据missed call的号码打来我office。
聊了一会。
晚上tai打电话来说她看到帝大有卖金桶,问我要不要买?
托她帮我买两罐,想试做阿莫她们所说,超松化的牛油曲奇。
用金桶做出来的是一级棒的,味道不输市面上卖的。
真的成功,就能送人了,哈哈。

哲的鬼脸

星期六去做免费劳工,哲来office拿领带。
上楼前,跟是非猪吐吐舌头扮鬼脸,都没发现我也在。
应该是无视于我的存在啦。
下楼时又跟她说ari-ari kerja,tapi tak kaya。

明天是他的生日,记得。
不过不会送礼了,对他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福虎生威

Photobucket

虎年很难找剪纸的题材。
有些老虎,妹妹说不好看,有些她又说太凶猛。
好不容易找到一只可爱的老虎。
可是线条很幼,不是剪不到,而是时间有限。
鱼与熊掌难以兼顾,饼干与剪纸只能选一样。
好为难。

2010年1月30日星期六

年饼之杏仁巧克力曲奇

Photobucket

预热烤箱时,把杏仁条放进去烤香,还不到10分钟,就嗅到焦味,呜,真的焦了。
不是说要180度烤10分钟的吗?
难道我的烤箱特别热?什么都焦?
哎呀,我是烹饪白痴啦,当然全部都做到似是而非咯。
那么,焦的还能用吗?本来想挑出来,挑了一会后,看看时间,懒惰了。

Photobucket

巧克力切碎,分量不知道要多少,食谱是写100克,可是没写杏仁碎要放多少呀???
就这样,三心两意,一下子拿几颗出来,一下子又放回去,
最后决定放手搏一搏,幸好赢了。
小心翼翼的慢慢溶解巧克力,小心翼翼的把烤得乱七八糟的杏仁条一点一点倒进去慢慢搅拌均匀。
然后再慢慢的舀进纸杯里。
当然手脚超慢的我依然煮着巧克力啦,不然硬了就做不到了。

Photobucket

看起来还似模似样吧?
弟弟跑进厨房,看了我的饼一眼,说有没有搞错,弄了整个晚上才弄那么一点点东西。
他以为他这个姐姐很厉害meh?一边研究食谱一边做,会快到哪里去?
这个还没试吃,也不敢试吃,不懂好不好吃??

年饼之阿拉棒

Photobucket

白天没时间做饼,那就晚上做吧?
食谱翻了几篇后,找了比较简单的饼干来试做。
冲动派的我立刻行动,照着食谱把要用的东西一一搬出来。

Photobucket
名字是阿拉棒,可别想歪了,没有其它的意思,应该没犯法吧?
人家写得轻而易举,说什么扭几下就可以,
我扭到很幸苦都扭不好,感觉还有点丑。
扫上蛋液,要送进烤箱了哦。。。。。。

Photobucket
虽然半途换了位,可是还是有烤焦了。
幸好食谱上写180度,我只用160度,不然全部焦了就白费功夫了。
试吃了一条,硬到要有坚固的牙才能吃,幸好我还能吃,哈哈。
本来还想全部用面粉的,后来看到人家的tip说会更硬才打住。

紫菜卷

Photobucket

星期四六点半就回家,做颖喜欢吃的紫菜卷。
用了湿布把春卷皮弄湿,总算能做了。
可是做了十多片才发现春卷皮要坏了,中间的那一层颜色变了,
后面有几张竟然有一两个青色小点,没坏的部分应该还能用吧?
不敢做太多,怕皮坏了不好吃。

牙菇都被冻坏了

Photobucket

星期五,八点半放工回家,妈妈已经削好皮,等我刨成一片片。
吃了饭,一开工,惨,不会用那种刨,还割到手,幸好只是轻伤。
然后又异想天开的用那种削皮的刀,可是找到的那把我也不擅长,
平时用惯的已经老了,送到博物馆了(可见我多久没用了)
不敢再用刨具,还是用刀慢慢切好了。

Photobucket
切了很久,才切到一点点,爸爸看不下去,亲自出马,帮我又切又刨,
两个人奋斗了两个半小时,终于切完一小盆的牙菇,手好酸哦。
大部分都是爸爸完成的啦,我这个一年才切那么几次菜的人,
怎么可能突然变成刀功一流?搞不好切到天亮还没切好!!
妈妈没眼看,说剩下的另外一小盆,由她来切。

第二天,妈妈呱呱叫,一边骂我笨。
她说牙菇怎么可以放在打冰那层,都冻熟了。
对我来说,放在哪里不是一样吗?????
结果,妈妈不敢炸,我因为要去做免费劳工,没办法炸。
本来想做半天,谁知道老色狼回家时竟然把门锁上,害我和是非猪不能回家。

2010年1月24日星期日

一眼就爱上的春

Photobucket

对这图一见钟情,心想剪多几张做成贺卡一定很棒。
没想到小洞多多且弯弯曲曲的。
剪了很久才完成。
算了吧,一张就好,没时间了。

蟹柳丝

包春卷皮的计划失败了,不明白为何春卷皮一开就干干的?
一动就裂,更何况是包?
可怜的我炸春卷,情人节及紫菜卷出师未捷身先死,统统宣告失败。
难道我买的三包春卷皮全部要丢掉吗?
还有没有办法补救?
Photobucket

第二计划,蟹柳丝。
把冰箱的蟹柳丝拿出来解冻了几个小时准备大展拳脚。
咦,怎么没办法撕的?找不到纹路???
她们不是说kami牌子的很好吃,有些很容易撕?
可是我的却完全找不到纹路leh?怎么撕?
不管了,拿刀切开来,再撕。
结果,又撕又切,搞了一整个晚上才搞定这一小包。

Photobucket

今天一起身就把蟹柳丝拿出来解冻,经过昨天的惨痛经验。
今天有点懒惰,切大片一点,再撕。
最后是切多过撕。
举白旗投降后,告诉妈妈剩下一些拿来煮火锅吃。
一时心痒,又拿了一个出来,咦??这次的可以撕了。
怎么回事??难道要解冻到干才能顺利的撕呀?
去到百货公司才看到有卖,一罐要RM12.88。
人家是撕到很大片的,我的却这么幼,可以吗?

春的脚步渐近

Photobucket

就快过年了,今年没什么时间剪纸。
因为病了两个月,病情一直反反复复。
到现在到还没痊愈。
勉强的打起精神,剪了几天,终于剪完了这张双鹊迎春图。
以我这样的进度,今年应该是没办法做贺卡了吧?

牙菇的魅力这么大

Photobucket

经过蔬菜的部门,哇,怎么那么热闹?
仔细一看,哇唠,是抢购牙菇leh,牙菇的魅力这么大呀?
一大堆的人,男男女女,每人身边都有几包牙菇。
吓得我赶快去找妈妈帮我选牙菇。
因为不进厨房,不上巴杀的我不会选Photobucket
找来找去都找不到妈妈,心想这次本小姐要亲自出马,乱买一通了。
回去一看,妈妈已经在那里选牙菇了。
只见一箱箱的牙菇都已经见底了,真够力。
也难怪,才RM1.98leh,不抢到乱才怪。
还有几个穿低胸装的妇女不管自己走光,照抢不误。
妈妈选了一大袋,拿去称,那人说妈妈把牙菇的蒂(可以称蒂吗?)
摘掉,价钱就不一样了,从原本的RM1.98上升到RM3.98Photobucket
忍不住埋怨妈妈怎么那么多手把蒂拔掉?我要握住那个蒂才能刨的。
妈说再去选过咯。
结果又选了一大包。
重量跟刚才的差不多,可是价钱就差好远。
第一包RM11.80,第二包RM5.40。

今天,妹夫要去shopping,我和妈妈又跟去凑热闹。
经过牙菇的部门,忍不住又叫妈妈选了一大包。
哈哈,这次可以炸很多了吧?
希望作战成功。
要炸给两个妹妹,tai,还有公司的同事吃。

金桶牛油被人家扫完了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迫不及待的叫弟弟载我去买材料。
最重要的材料还没买leh。
到了百货公司,先找紫菜,没有我习惯吃的牌子,随便选一种。
巧克力也买了一千克,应该够了吧?
哦,还有保鲜纸,很多种饼都要放冰箱冷藏,需要用到,买。
有点不明白跟普通纸袋有什么分别?Photobucket
牛油,金桶牛油,终于下定决心要买金桶牛油做牛油曲奇了。
咦,架子上空空如也?被人扫完了??谁手脚那么快
难道她们都看到阿莫的食谱,跑来抢金桶做味道一流的曲奇?
呜,我的超美味曲奇做不出了。。。。。。Photobucket
只好找后备牛油,安佳或者scs,最后选择了安佳。
听说味道会比butter cup好一点。
当然价钱也比它贵一点,希望一分钱一分货,别让我失望。
我改姓赖了吗?饼做得不好赖牛油??Photobucket
最后,打蛋器也一起放进小车子。
付了钱,走出来发现打蛋器竟然挂在车子里摇摇欲坠。
问妈妈怎么这么不下心,万一掉了就糟了。
后来检查收据,发现打蛋器竟然没有付钱。
天,我们是怎么过关的?怎么警铃没有响?Photobucket

2010年1月22日星期五

不知名的花儿也绽放了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最近一直下雨的关系吧?
艾紗姐给我的花儿也开花了。
这花儿种了两年多了,是那次北马游的时候拿到的。
原以为没有机会看到看花,没想到终于给我等到了。
妈妈说开了几天了,花期不长。
最近我每天早出晚归,累到不像话,根本没时间去看花。
幸好还有花蕾,不然不知道何年何月它才会再度绽放。

大萝卜开花了

Photobucket
快过年了,爸爸种了两粒特大的红萝卜原是想讨个好兆头。
搞不好爸是想让几个小瓜玩拔萝卜的游戏,哈哈。
没想到,这特大红萝卜竟然会给他种到开花了。
小小朵,白色的花儿,虽没有浓郁的花香,但也让家人乐开怀。

2010年1月17日星期日

及腰长发

Photobucket
这是什么??
不好意思,是我的三千烦恼丝。
一年没有去修剪头发,已经长及腰部了。
本想过了胸部就去剪,可是一拖再拖。
加上最近脱发脱得厉害,白发也以势不可挡的姿态刺激我。
萌起制作假发的念头,将来肯定会有派上用场的一天。
只是不希望那么快。
问题是,哪里可以做假发leh?
Photobucket

婶婶做的月饼

Photobucket
前年,婶婶做了一盒上海小月饼送我们吃。
婶婶的烹饪技术很棒哦,可惜不能向她讨教几招。
那时就开始萌起要做月饼的念头,只是没有付诸于行动。
当时还特地打电话去问婶婶怎样做呢!
去年一时冲动,竟然实现了做月饼的愿望。

红包封小鱼教程







































几年前,在清家里跟她学的,没想到嘉异常喜欢,每次都要拍打小鱼几下。
为了讨他欢心,每年都会弄一些小鱼给他玩。

灯笼
















妈妈开始大扫除,几个灯笼被妈妈丢进垃圾桶。
没有正式学过做灯笼,都是看到人家的,回家自己摸索。
做过了这么多的红包灯笼,要是没有照片看,也真的会忘记。
今年,应该没做新的了吧?时间不允许。
也许,除夕那天,心血来潮突然弄一个出来也说不定,哈哈。

angsana的半天~~10/01/2010

因为不想与老色狼他们相对六个小时,实在是想和哲一组啦。
而且让是非猪和哲相对六个小时,真的有点不放心。
和akmal调了值,可是akmal由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他说没人带孩子。
她们星期一又会借题发挥,修理我了。Photobucket
交待哲千万别忘了来载我。
星期五,留在office钉需要用到的application,哲突然折回来,
开心的跟他聊了五分钟,是非猪就跟着来盯着我们了。
星期六十二点多,哲sms通知我两点会抵达。
一切准备好,哲很准时,来到见我还没开门,他竟然horn我。
是非猪理所当然的坐在前面,那本来是我的位子。Photobucket
一上车,哲就说我穿短裙呀?他没办法做工了,是非猪打了哲一下。
心有不甘的捶了哲一下,哲回头望了我一眼,说要放我下车,我也赌气地说不去了。
中途发现是非猪的衣服放在哲车上纳凉。
既然有是非猪在,他们当然也说人是非了,后哲还告诉我rozy的事。
rozy因为衣服太薄,被顾客投诉是否在islam的公司上班,
结果是非精搞到众人皆知,唯独我不知,我不去理会这些是非,当然不知。
我告诉哲九年前就看清是非精的为人了,她当年害得我和米差点决裂。
还有ot的事,我永记在心。

叫哲抵达income tax的地方通知我,结果哲竟然忘了。
他只顾着问是非猪要不要去吃东西,根本就忘了我的存在。
抵达一个小吃摊,哲说到了,我问是在这里pameran吗?哲说是,
后来他们都笑我,气得打了哲一下,说他骗我。
跟着哲的身后,坐在哲对面。
哲叫冰milo,我叫热milo,然后摸摸哲冰冷的milo,叫哲摸我的,
哲还以为我要他的水草呢。

哲说他要娶第二个太太,我知道他是打算和是非猪在一起了,故意说给我听的。

抵达那里,哲找出了他的名片随手交给我,我也随手放在包包里,
到了里面才拿出来摆,告诉哲我的名片根本没用过。
哲说他的名片要换电话号码,我说我两个都记得了。
哲换好的衣,放在架子底下,我也放在隔壁,容易记。

哲说要去哦上厕所,我问他有没有散钱,因为上厕所要付两毛,
刚才我只有十元,三个人去换衣,人家没钱找,所以免费。
哲拿出他的散钱,然后给我一个两毛,然后我说等下我们几个还要去,
哲就给多两毛,临走时又给我多一个两毛。
masyita要去订薯条,可是哲去上厕所很久都没有回来,不懂他要吃什么。
只好要masyita帮我买一份薯条,一个汉堡,看哲要吃什么。
后来哲回来,问他怎么那么久?他说上大号。
哲问是非猪哪去了,我说去派传单,然后问哲是否要去找她?哲不语。
拿出薯条,跟哲公私吃,问哲要不要汉堡,哲叫我自己吃,我说我有饼干。
哲说不用,汉堡我自己吃,他不要。

哲和是非猪一直乘人不注意跑到角落聊天说笑,三番两次拍拍哲的手和肩膀。
也自然的拉着哲的手臂,看了心里很难过,后来雅回来,我抱着雅想哭。Photobucket
埋怨哲说我不能和他pegang-pegang,那为什么是非猪又可以?
哲说他哪有和是非猪pegang-pegang?哼,睁眼说瞎话,我看得一清二楚。Photobucket
可是不能再多说,不然会和哲吵架,我不想和他吵,我们的感情已经很脆弱了。

叫哲帮我和雅拍照,后征求哲的同意,叫雅帮我们拍一张,
哲本来不肯,,怕人家看到,我说很快的,没有人会发现。
哲才勉为其难的答应。。。。。
难得一样的t shirt leh,假假的情侣装,可惜哲站得老远的。
后告诉哲放心,我不会公开我们的合照,那是我们的秘密。
就算在facebook也不会有哲的照片,哲说他太太不喜欢。
我说我们的照片更加不行,她已经知道了,哲点头。
问哲facebook加了我没?他说还没,我问他有没有朋友了?
他说还没,才开没多久,不大会用。
我说要是他有带手提电脑就好了,可以直接弄。

哲说有很多outward,我说哲不能和其他女生太过rapat啦,他情人会妒忌的,
叫他在情人妒忌的时候别生气,哲只是扁扁嘴,不置可否。
我说会妒忌表示还喜欢嘛,对不对?

和哲聊天,哲发现我跟他的身高一样,他问我是他高还是我高?
我说我们一样高啦,后来改口说哲比较高。
哲说谁高都不要紧,重要的是人品。我问哲疼吗?他点头。Photobucket

看到一个长发的人走过,问哲是男的还是女的?哲说是男的啦。
没有乳房的啦,我不禁瞪了哲一眼,说他“讨厌”。Photobucket

哲的名片,放在我的包包,帮他带了回来,星期二还他。
上头有带来两用笔,转这边是铅笔,转另一边是原子笔。
和哲说我们一人拿一支,放在我包包带回家。

哲说他星期一请假,有meeting,星期四请半天,五请一天去batu pahat。
哲说已经通知是非猪了,可恶的他竟然没告诉我,要不是突然聊到请假的事,
他根本不打算告诉我了,每次都是这样,有什么事我都是最后一个才知道。
他不知道我讨厌那种感觉。跟他投诉很多次,他就是不理会我的感受。

哲也有点咳嗽,一定是是非猪传给他的,我没有和哲太接近。

哲往右边走去很久,我以为他上厕所,后来我也想上厕所,问了方向,
担心迷路,告诉他们要是我半个小时都还没回来,要记得去找我。
转了一个弯,看到哲在提款机前面提款,看到两张大钞哦,蛮有钱的leh。
问哲厕所在哪?哲说往右走,在转弯就看到了。
我朝那方向看去,实在没有把握会认得路回来,有点犹豫。
哲收好钱,就朝我走来,我走在前面,以为他也要上厕所。
后来到了厕所,哲叫我进去,我回头一望,他站在那里。
出来后,一眼看不到哲,有点失望,往前走不久,看到哲站在左手边的角落等我,
心里很感动,开心的走向他,告诉哲这是第一次和哲一起这样走,有点像约会哦。Photobucket
他说sekali saja,selalu ada orang lain。

回程的时候,我说雅说要瘦就去johor jaya,要胖就去tmn u,
接着我加了一句nak sakit hati datang kulai,弄得大家忍俊不禁。

启程是和回程时都坐在哲后面,手放在哲的椅背,当哲往后靠时就会压着我的手指。
同时也感受到哲的体温,哲不说,我也没有缩手,后来干脆乘黑暗,手指伸向前,
搭着哲的肩膀,时而在他肩膀画图,无聊嘛。谁叫他只顾着和是非猪说话,不理我。
哲走telekom那条路回,却走错路,去到叔叔家,我又不大懂路,就绕了一圈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