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0年2月28日星期日

整理红包封








小学时代开始收集红包封,这几年增加不少,感谢三位贡献良多的死党,
初为人父的小堂弟还有托人转交以及千里迢迢寄给我的十多位瓜子,谢谢你们。
花了一天半的时间来整理及拍照,弟弟下楼来看到我弄到披头散发,
好像妖怪酱(哈哈),忍不住说有没有搞错,弄了差不多两天都弄不完的?
我说你不懂我存货很多吗?
妈妈说快点收拾,不要的就丢掉,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红包封,
好多都已经绝版了啦,怎么舍得丢掉?要是有一天,我真的不要了,会捐出来,
相信会有大把人要,绝对不会沦落到丢掉的下场的。

十一再开工

休息了几天再开工,老实说真想直接退休算了。
穿了新衣去上班,然后再换马来装。
asmah说我的衣好看,哲说要穿裤才好看的。
我不喜欢穿裤啦。
那一天,我和哲没机会说话,哲出去的时候我没看见。
回的时候也没看见,同一间公司,却无缘相见,无奈。

十二,祖母的生辰,却没有东西祭拜,而且我的那个来了,也不能拜。
只好随便拿点杯面,饼干之类的放在桌上,当做拜吧!
有机会跟哲说几句话,可是哲却说他忙,正眼也没看我一眼。
本来还想进些钱给他,他都不理我,我就不管他了。
有机会看到他出去,却不知道几时回的,害我还以为他还未回office。
弟弟来载我的时候才看到他的车。

今天是非猪换了新的男友,他来到就在门口亲吻她的额头。
老色狼看到了,昭告天下,还不断到处“bibik”。
后来问是非猪,回教是不能那样的吗?

那我和他也偷偷做过了,还更多叻。只不过他这几年说是salah的,
已经很久没有亲昵的动作了,每次都站得远远的,连说话都没什么机会了,何况其它?
上次他说有些女生对他也有兴趣,可是他每次都buat x tau,
我说他对我也是这样呀!他说对我lain sikit。
唉,我怎么不觉得哪里有lain sikit?反而觉得他对其她人更好?
他说那些人是朋友嘛,我对男顾客好,他也没说什么呀。哼,强词夺理。

给哲吃我做的牙菇饼和牛油曲奇。
牙菇饼,哲问halal x?,我说halal啦,是蔬菜来的啦。
哲竟然说什么要是halam ,masuk neraka 什么的诅咒我,混蛋。
不管,硬是要他尝一片。
牛油曲奇递给他,他说不minat,( 骗人,他明明买很多饼干来吃。)
我说不甜的啦,他伸手拿了一片吃,说不错。

寄给网友的过年饼

Photobucket

jaysln和盺沂说要试我的过年饼。
就一人寄了一盒给她们试吃。
吃了之后,她们都没说什么,我也不敢问她们味道如何。
呵呵。
希望还能见人。
至于大哥,到现在都还没来拿他要的饼。
看来还是留来自己吃好了。

我家的柚子贴剪纸

Photobucket

妈看到我在剪纸,就叫我顺便剪写福字给她贴柚子。
抽些时间剪了几张福字。
妈妈就黏在柚子上,拜神。
哈哈,看是不是很可爱?

林志源肉干

Photobucket
颖爸买了一盒肉干,好像是颖妈买的??
但有什么分别?反正就是他们买的啦。
弟弟吃了觉得比三河肉干好吃,我这个傻瓜却吃不出有什么分别?
有得吃就好啦。
反而是颖爸,颖妈自己没有吃。
爱吃肉干的嘉则吃了一小块三河肉干。
要给他吃多一点,他说我已经吃过了。
嘉嘉就是这么可爱,不贪心。
但愿他永远保持这颗赤子之心。

“a”到很多东西

Photobucket
tai看到云顶的红包袋很美,问慧拿。
清说她家有很多红包袋,刚整理好,要就去她家拿。
我一听到,哈哈,真的很想要。
后来如愿去清家拿红包封。
一进门就被红包灯笼吸引住了,以为是清做的,她说是人家送的。
哇,好想认识她的那个人家叻。
问tai她的手机可否拍照?托她帮忙拍下,post去facebook给我研究。

Photobucket

清搬出了四五个盒子的红包封,贪心的我拿了很多。
多到都不好意思让她家人看到了。
没办法,一开始收了就不由自主的越陷越深了。
这是今年三河的红包,爸去买肉干都没有拿。
十二生肖的很少有机会收集到,幸好清有多。

Photobucket

这是幸福饼,里面会有字条。
还有迷你肉干,真空包装,现在流行。
有点不舍得吃叻。

一个礼拜没吃饭

Photobucket

过年期间,足足一个星期没有碰过饭。
每一年的新年,我都会消瘦许多。
只因为每一次新年,我都吃不下。
也许是太多食物,看到都饱了。
忘了是哪一天,突然觉得饿了,就煮了一碗紫菜快熟面来吃。
材料多多,没有放它的调味料也一样很好吃。

2010年2月27日星期六

初七加班后会老友

初七是人日,自祖母离开我,再也没有吃七样菜的习俗了。
以前吃是为了祖母,尽孝道嘛,如今桃花依旧,人事已非。
既然已经开了工,今天就去加班。
哪知道楼上那班是非人也有来,结果又是一堆气往肚里吞。
还好我星期一不要上班,不然一股怨气往哪吐呀?
打电话给清,看今天能不能见面,要是不见,真的要等明年才能见了。
一年的时间,不知道又会有多大的变化。
打给tai,tai说两点聚会。
一点半,弟弟还未来到,那班人关门,我就在atm那里等。
然后去打包,回到家匆忙的冲了凉,吃了几口,tai就来了。
抵达慧家,吃了好几个饼,不然饥肠辘辘的我,肚子要是作怪多尴尬呀?
我说十多年前去新加坡电脑展的事,她们都不记得了。
慧突然问起男友的事,要介绍给清和群,问我要不要,我忙不迭摇头。
现在跟哲的关系还在纠缠不清,哪有心情去认识别的人?
剪不断,理还乱。
cho的那件事,到现在还对他很愧疚。
慧还问我blog,我不敢给,现在都是写蛮私人的事,
反正我的blog,没人进来,不担心,要是给了慧,万一她进来就糟了。
回到家,父母竟然回家了,好奇怪,我以为初八才回的。

初六哲载我开工


因为昨晚跟哲聊了一会,那么晚他还没睡,第二天是否还要上班?以我对他的了解,多数是拿mc的了,那我不是要开工?越想越不对,快快关机睡觉。
辗转难眠的挨了一晚,还恶梦连连,梦到哲好多次,可惜都是悲伤的梦。
第二天,七点多就开了手机等待,果不其然,七点半哲sms给我说他没心情做工,叫我去开工。
我说可以开工,但我没有交通,哲说他来载我上班。
八点半,哲来载我,当然也没忘了吐苦水。能做的只有安慰他啦。
后来想跟他牵一下手,他也不肯,只是伸出手来给我,我牵着,他的手就直直的的,动也不动一下,也不握着我的手,哼,混蛋。
下车前,哲交代我别说他为什么不上班,他说会跟其他人说他亲戚“走了”。
给了哲两粒柑,哲这次终于收下。
给人看到哲载我,这次他们又有是非可以说了。
问了人,假期不能取消,立刻跑去找哲,告诉他我想星期二补回今天的假期,可以吗?
哲想了想说可以,叫我mohon,不过最后我还是没mohon,不然又会扣多我一天假期,划不来。
那天,哲sms说有人找他说他请假,有人要他的电话千万别给。我打了通电话给他说我知道啦,有哪一次我没有问过他,乱乱给电话别人?反倒是他乱乱把我的电话给人,害我被malik骚扰,不过不敢说出来啦,想吵架呀?
顾客看到我开工,很奇怪。我说没有人relief我,只好开工咯。

大年初五的午夜电话


初五,父母跟着福一家上云顶渡假避暑。我和弟弟获得短暂的自由,哈哈。
当天打了一整天的开心宝贝,惬意极了。
到了晚上十一点半,哲打家里的电话找我。
弟弟接了,很奇怪的说是找我的。
当时我的开心宝贝在跨栏比赛,语气不好的说等一下才接。
一接,哲问我电话关了呀?不敢告诉他我根本没开,他会骂的。
然后他问我在干嘛?我说打game。
哲问我为何他上不到网?我说最近线不怎么好。
哲说一定是华人过年,全部人都没有做工,大家上网。
他说昨天还能上网的,我说明天再试试,不是坏掉啦,我也常常这样。
哲说他心情不好,昨天malik的债主来公司找他“理论”,要哲还债。
哲也很生气,他只不过是担保人而已,malik跑路了却要他还钱。
哲说他出粮了就慢慢一点一点的还,那人却一直骂,有理说不清。
哲说那人明天还要来,他很气,想打他,我说别打人,别生气。
哲说他没有心情做工了。
我说我知道,昨天去公司,哲怪怪的,连我也中招了。
哲说他不是要骂我,只是心情很糟。
我说我了解他,认识他也不是一两天了。
哲说这件事,只有我知道,别人都不知道。
安慰了他几句,就收线了,也煲了整十分钟了吧?
他每次就只是拿我当出气筒,别人都没中过任何招,是我的不幸吗?
想到就心情不好,中了招之后更是情绪低落不已。
不能怪谁,谁叫我选了这条烂路?

颖画全家福


给颖和嘉看卡通版的全家福。
告诉他们在那里画,怎样画。
颖和嘉很有兴趣,吵着要弄。
结果只好让他们轮流画。
嘉只弄了一个小狗及他自己就满足了。
剩下的全部都是颖完成。
边画边哈哈大笑。
本来还有拼图,可是不知为何拼图不见了。
再upload却load不到,只好作罢。
第二天,颖吵着要弄我们这边的全家福。
又开了电脑让她玩了很久。
回到家,不晓得会不会告诉他阿公阿嬷?

初四在银行渡过

初四,银行开门营业了。
打算去进钱,妹妹说过年要进钱才好。
爸妈听说我和弟弟要去银行,俩人也要一起去。
谁知道他们要去maybank开联名户口,结果空腹等了几个小时。
好不容易轮到我们,蛮以为弄好就可以去我那里,
好几天不见,有点想念我的他了。
谁知道他们竟然问有没有带我的报生纸或结婚证书。
老天,我都这把年纪了,出门怎么可能会带报生纸??
还有父母怎么可能还带着结婚证书出门?
maybank在干什么?开个户口要这么麻烦吗?
我在islamic的做,都没有那么麻烦叻?
后来回家再倒回去(我已经吃不下任何东西了)
接近四点,才得以回公司见到哲,他对我很冷淡,爱理不理。
后来给他dep,他打错数目竟然还骂我。
给他柑,他说不要。
心灰的回家,讨厌的初四。

如果你变成大肥婆


抱起嘉打红包小鱼,颖看到也要打,我抱起她打了一下。
告诉颖她下次来,我就抱不起她了,如果她变成大肥婆的话。
颖不禁开心的喀喀大笑。
说真的,才六岁的颖,竟然抱得很吃力,心有余而力不足。
想当年堂弟上了预备班,他来到我还是照样抱起他,
唉,不能不承认年纪大了。
抱一下子,也会弄到腰酸背痛。
难怪妈妈每次都不让我抱颖。

宏怕弟弟

Photobucket
抱着宏,看到弟弟在吃饭,就抱着宏靠在弟弟的手臂上。
弟弟转头望了宏一眼,宏立刻嚎啕大哭。
之后一见到弟弟就立刻嚎啕大哭,不知为何?
当初颖和嘉小的时候也怕弟弟,可是没有那么严重呀?
后来去叔叔家,宏看到戴眼镜的大堂弟也蛮害怕,可是没哭。
看到没带眼镜的小堂弟却不害怕。
我们猜想应该是害怕戴眼镜的男生吧?
过后看到没戴眼镜的弟弟,果然没吓哭。
隆轩看到颖,非常喜欢,一直爬过去颖身边,可是颖却怕轩,一直逃走,
弄得大伙眉开眼笑。应该是一开始就被轩弄到眼睛,颖才怕轩的吧?

本来颖爸还说要去埔莱山瀑布,可是颖妈说已经接近傍晚,
那段路听说很不干净,所以没有去。

有些失望的年初三

一早带颖和嘉去公园玩,嘉玩滑滑梯,有异族的小朋友来,
嘉立刻走开说没有得玩了,我说可以和小朋友一起玩。
嘉说那里有马来人,哈哈。
后来另一个滑滑梯有一个印度小朋友,嘉也不要玩。
颖也因为有马来小妹妹玩秋千,就跑过来我这边。
有两位小朋友带小狗来玩跷跷板,只见那小狗乖乖的站着。
很有趣,叫嘉和颖一起看,两人暂时忘了没得玩,看得目不转睛。

颖妈说颖很爱美,现在嘉也学她,变得爱美了。
颖妈说颖有很多漂亮的发夹,有一天她把全部发夹夹在头发上。
去到学校,连老师也忍不住叫颖借一个给她戴。
之后颖再也不夹那么多发夹了,一定有很多人笑她吧?哈哈

颖妈的朋友来拜年,直到中午才离去。
妈妈说她们几乎把我的蟹柳丝都吃个清光了。
等到他们离去,以为我们终于可以吃早点了,谁知宏却要睡了。
结果颖妈在家看宏,爸等不及吃了冷饭,
我,妈妈,弟弟和颖爸则带着颖和嘉出门找点心吃。
没想到,全部都没开门,结果最后去了麦香鸡吃面食。
本来爸中了马票,计划吃一顿好了,结果计划全泡汤了。

嘉和颖要回家了,好舍不得哦。
嘉抱着两桶大大桶的虾饼,兴奋的跑上车。
看到他那么可爱的模样,忍不住帮他拍了几张照。

颖的贺卡

Photobucket

颖翻出一张贺卡交给妈妈。
妈妈打开一看说很美丽。
颖说是送给她和爸的。
我接过来一看,里面端正的字体写了一些祝贺语。
颖年纪小小就能写一手端正的字体,以后的字体一定很漂亮。
就像颖妈的字,没有人会不称赞。
我的字写得好丑,再多几年就不能被颖看到我的字体了。

问颖怎么没有给我的?
颖只回答是给我爸和我妈的,呜~~~~

梅花很美

Photobucket

颖看到妈妈插的梅花说你们的梅花很美叻。
有很多东西挂在那边。
哈哈,那些东西是我临时找出来凑合的,好多东西都找不到。
每次都这样,要找的时候就找不到,不要找的时候就偏偏露出脸来。
颖说她阿嬷家那里也有弄梅花,大大的一棵。
我问她有没有帮忙弄?
颖忙不迭的点头说有,弄了很多。

年初二~~饼干

颖一下车,就递了只剩小半罐的饼给我。
颖妈又拿了几罐饼出来,我说不是交代她不要拿饼来了吗?
颖妈说我每次打电话过去,嘉他们总是呱呱叫说做了很多饼,
不好意思不拿来。
一一把几个小瓜抱进家里,然后带嘉嘉去看小狗饼。
两个小瓜立刻“哇,小狗饼”。
然后给他们试吃,颖对其它的饼没什么兴趣,只有紫菜卷是她的最爱。
嘉则很有我心,每一种饼他都说好吃,要带回家吃。
后来给嘉和颖吃杏仁巧克力和蜜糖玉米脆片,颖不喜欢都丢了。
嘉则说好吃,然后说就算不好吃也要吃完,哈,总算没有白疼他。
剩下的紫菜卷就给颖打包回家,至于嘉要的都是热的饼,颖妈说不能让他吃太多。
我只好一样包一两粒,还有几只小狗饼,小南瓜让他带回去。

2010年2月26日星期五

量血压

Photobucket
颖爸拿了一个量血压的给妈妈量血压。
好奇的我们也一个接一个的量。
小宝贝们应该是玩腻了,没有围过来玩。
知道自己的血压偏低,只是没想到低这么多。
妹妹们还有60以上,我只有四十多而已。
无时无刻都会有晕眩的感觉,希望不会晕倒就好。

三河肉干

Photobucket

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三河自制肉干来卖。
老街坊都“帮衬”三河,因而生意可说是非常好。
期间不是没有其它人卖肉干,但是年复一年,其他卖肉干的人都放弃了,
也有卖猪肉的小贩们尝试自制未烤的肉干卖给街坊们自己回家烧烤。
祖母也买了一些肉干回家,让爱吃肉干的弟弟自己用炭火慢慢烧烤。
不管人家出什么招,三河还是继续卖他的肉干,渐渐打响了名堂。
虽然不是最美味,但每一年,搬走的街坊们还是会回来买一盒三河肉干。

2010年2月23日星期二

大年初二,我的宝贝们来了

大年初二一早起身就很开心,因为我的宝贝们要来了。
期待他们抵达门口,大声的喊我的那一刻。
谁知道这次我去迎接他们时,竟然没人喊我,是太久没见,生疏了吗?
我明明时不时打电话跟她们聊天的呀?

颖妈打电话给我,说她要回去浇花,没那么早来,她说还没吃。
妈妈立刻慌张的准备要煮,叫我去帮忙开辣椒酱,然后倒进碗里。
宝贝们一来,我就迫不及待的冲出去,然后抱他们下车。
颖交给我小半桶饼(吃到剩下一点点了啦),这小瓜。
问他们,没有叫我呀?
两个人才齐声喊我。
一人抱一下,有点不舍得放手叻。
小宏的模样变了,变得有些像嘉嘉了。

弟弟的礼篮

Photobucket

今年弟弟买了一个礼篮,新年前几天,叔婶一早就载来了。
里面是一些补品。
现在蛮流行送保健礼篮。
婶婶说第一年是要这样的,上次还送来了月饼。
妈妈说下次弟弟结婚,也要买东西给叔婶。
我说现在说还太早,八字都没一撇叻。
爸妈想抱孙想很久了啦。

大年初一

Photobucket
一早起来就把还未完成的剪纸弄好,再选几张旧的凑合。

今年的大年初一有点无聊,一整天都在打game。
清打电话来问我有没有去找tai她们?我说没有。
她说要打电话联络她们几个,结果当天没有机会见面。
我们几个到了年初七才有机会见面,
我还跟她说要是当天没见面就要等明年了。

没有出门,有的只是无声的电脑。
除夕当天还有几位网友的sms,今天却静悄悄,有点不习惯。
网友也只是昙花一现,友谊是否能长久?
以前没有怀疑,现在却充满了疑惑。
明年,还有人会记得我吗?

把一罐罐的饼干搬出来拜祭祖母,也点了香拜拜。
惭愧,一年才上那么一次香。
对面的一家好有趣,除夕边拜神边喊“发呀”
不知是不是连听到两次她们喊“发呀”?
爸妈当晚就中马票了,妈更是中了几次全保,
虽然数目不多,但只要他们开心就好。

中午,婶婶他们来拜年,弟弟的孩子,由荣仔带。
我不禁取笑弟弟,到底是谁的孩子?
妈妈问先学会叫谁?弟妹说是叫她,我说怎么看起来好像是大伯幸苦?
婶婶试吃了几种饼,说杏仁饼好吃,蛋白脆饼也不错,牛油饼也可以。
说明年可以做那些饼,还要我给她蛋白脆饼的食谱。
小妹搭我给的红包没给,因为她没给妹妹,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等下问她拿多一个,初二带颖她们去拜年才一起给吧!

2010年2月22日星期一

折元宝

Photobucket

看到人家折的元宝很漂亮,想学,上网却搜索不到。
只找到这样的,有点失望叻。
上次想学鲤鱼的也找不到,是我搜索的功力不够吧?

大年除夕

Photobucket
除夕,还有一堆东西没有做。
剪纸还没有剪完,今年打算剪新的来黏。
妈妈忙着弄梅花,这以前也是我的工作,
不过近年来没有兴趣弄梅花了。
蛮以为时间控制得好,就上网玩玩游戏。
哪知一开电脑就欲罢不能。
结果剪到大年初一了都还没剪好。
问了妈妈,可否用刀,妈妈说不用刀她怎么切菜呀?
哈哈,傻瓜问了个傻问题。
改用美工刀慢慢割。

今天的团圆饭不知道算不算团圆饭?
妈妈在客厅看戏吃饭,爸在另一端吃饭,我在这厢吃火锅,
弟弟在楼上打game,拿了东西上楼吃。

看了云顶的璀璨烟火,觉得这里的烟火“湿湿水”
倒是很多人燃放孔明灯,当然啦,四个十元叻,很多人买。
颖妈说哥打那里一个五元,贵了一点哦。

爸给了我红包,妈更好笑,大年初二才知道还没给红包。
她说怎么没有提醒她?我说哪有人问人家拿红包的?

年二十九

星期五,有点忙,顾客看到我还做工都很好奇。
我说没人relief我呀,怎样请假?
因为是非猪被cik azizah责怪几句,我也挨骂啦。
当天负气不来上班,哲relief她,毫无准备的哲不禁呱呱叫。
一直发牢骚同时也拿我来出气。我一一忍下,不退一步怎么海阔天空,
我求之不得哲陪在我身边,怎么会傻得跟他吵?
后来哲气消了,跟我说他不是骂我,我说认识他不是三两天了,怎会不了解他?
拿了一点炸得过火的芽菇饼给哲吃,哲问我halal x?我说都没加什么东西,
蔬菜有不halal的吗?哲拿了一片来吃。
我说还有饼干要带给哲吃,哲说他不吃甜(骗人,我看他他吃很多甜的零食)
我说不甜的啦。
六点多,出了一点状况,弟弟来到我还没做完。
拜托哲帮我做,交代了两三样,哲说他载我回,叫我自己做完工作。
心定了下来,不再慌慌张张,跟哲开始说笑。
八点半,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在车上,问哲可以吗?哲点头,我们开始了很久都没做的事情。
十九哩很热闹,人山人海的,塞得很厉害,当然啦,买年货嘛。
可惜那时还没放烟花,不然就达成我的心愿了。
问了哲很多事,后来哲特地选择了通往士乃的那条路绕到太子城再回优美城。
可是都不成功,哲说他今天很累,我问他等下还要去开会吗?
他说不去,十二点要回kampung了。
抵达优美城,我还是没有放弃,后来终于成功了。
可是也明白了一件事,哲的心,又远离了,越来越远。
问他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哲不语,哼,气!气!气!
人家要过年了耶,都不说些好听的。
抵达家门前,哲又发牢骚,我只好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他。
哲总算在我下车前,跟我说了声“selamat Hari Raya”,哼,以为他忘了。
去年他都没有吭一声,枉费我对他这么好!
冲好凉,匆匆忙忙和弟弟回旧家看璀璨的烟花。

2010年2月18日星期四

田七

Photobucket

家里种了一棵田七,妈妈说是田七。
某次妹夫上云顶碰运气时买回来的一堆田七叶中,发现有一小硬块。
妈妈就随手丢在一个盆里,没想到那小硬块竟然没枯萎,
反而在恶劣的环境中萌芽了。
幸喜若狂的妈妈立刻种到门口的小泥地里。
一天天过去,如今妈妈随时可以摘下抄来吃。
婶婶看到也要妈妈留一些给她种。

年饼集合

Photobucket

第一次做这么多种饼(十八种哦),不是贪心,而是没做过,不知道哪一种好吃,
是否适合过年送礼或给亲戚朋友们品尝。
原创者说是简简单单的饼,经过我的“巧手”一弄,全部状况百出,
不是烤焦了就是内部熟不透,让我信心全失,幸好每一种的分量很少,不至于太浪费食物。
妹妹说人家一出手就成功,我一出手,几乎都失败,我只好硬扳说我的手不是用来下厨的,
只能用来做手工。呵呵

2010年2月17日星期三

伦敦杏仁

Photobucket

一直很喜欢吃这种饼,后来知道它也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伦敦杏仁。

Photobucket

看到食谱,自以为是的认为很简单,我可以做。
做了之后才发现,有点难度,我又忘了放材料啦!!!
粉只用普通面粉,以为没什么差别,也许是我的“以为”害了我。
做出来的伦敦杏仁,还可以吃啦,可是妹妹却说漏风了。
一定是我什么步骤出了错。
是不是因为看到烘得有点不熟再放回去烘过的关系?
还是烘好了任它在烤箱里面呆很久?
还是等了很久才淋上热热的巧克力?
一切的一切,没有答案。

Photobucket
怎样淋上巧克力?我也不大懂,只是乱乱淋,有些还露出白白的饼呢。
后来,妈妈要煮饭,就快刀斩乱麻,全部倒下去搅拌,所以有些难看。

《立春之挑战四粒鸡蛋》

Photobucket

错过了很多年,这次终于如愿以偿。
立春前一晚,10点45分之后,成功了。
幸喜若狂,立刻飞奔上楼拿相机拍照。

Photobucket

立春当天,把昨晚那粒可以立的鸡蛋带到公司,弄了很多次都弄不到,有点气馁。
回到家,再试。弄了很久,再次成功。


Photobucket

吃完晚餐,从冰箱搬了五粒鸡蛋出来继续努力,半个小时后,成功弄到两粒,yeah。

Photobucket

觉得有点不平衡,哈哈

Photobucket

继续努力后,又多了一粒,谁知长发一扫,鸡蛋就立刻给我倒下,呜,都是头发惹的祸。
只好重新再来过。

Photobucket
十点半,弄到第四粒。本来想再弄多几粒,可是弄了很久都弄不到,只好放弃。
好不容易弄到四粒,不舍得让它们倒下来,留在原地度过一夜,原本还想留多几天,
给颖和嘉看看,然后听她们惊讶的呱呱叫,很爽的感觉。
可是早上一个不小心,竟然踢到鸡蛋,不倒翁的神话破灭了,真的欲哭无泪。

哲帮我拿的红包

Photobucket

哲和nafi出去做sales,回来后nafi拿了一叠红包封给我。
有点纳闷,nafi不可能会讨红包给我呀?应该是哲讨的吧?
后来看到哲下楼做dchq,就跑去问他。
哲说是他向发展商讨的,我告诉他我的直觉告诉我是他。
心里不禁一甜,哲竟然会为我讨红包耶。这还是第一次耶。Photobucket
以前他总是骂我什么都收集。
他有想到我叻,嘻嘻,开心。Photobucket

一毛钱还能买糖

Photobucket

前阵子咳得很厉害,偏偏是超讨厌喝药水的人。
咳嗽药水,自我懂事以来,没喝过。
不懂事之前就不知道,也许有喝过吧?
讨厌药水的味道,一喝就吐。
小时候看医生都会拜托医生千万不要给我喝药水。
偏偏有些医生出尔反尔,老爱骗小孩子。
妈妈就到店子去买咳嗽糖,我咳嗽要吃这种糖才会好,奇怪leh?
回来后很兴奋的跟我说没想到一毛钱还能买到两粒糖子,太匪夷所思了。
哈哈。其实应该是五分钱还能买到糖才对!!!!

鸢尾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alpp说这也是鸢尾之一种。花谢后会长小苗。
终于看到花开,也看到小苗长出来。
可惜隔壁的改建屋子,封死了我的花儿接触阳光的机会。
好多美丽的花儿都渐渐枯萎。

糖衣坚果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照着人家的食谱,做出来的东西差别也很大。
没办法,谁叫自己的厨艺烂透了。
这次做了那么多的饼,十之八九都跟原创者贴的照片相差十万八千里。
怎么会这样的?明明是照着做,有时是我自己出了错就没办法。
可是有些明明没有失误呀?
经验问题吧?
像这款饼,人家贴出来的照片是很美的一个一个。
白色的粉团包裹着坚果。
我做出来却变成散散了的小堆小堆,还甜得不得了。

2010年2月14日星期日

爸妈的特别花红

Photobucket

自从进入社会大学,每年都给父母一笔特别花红。
这笔特别花红也是我拿到的年终花红。
这么多年来,我还真的没机会花自己领到的花红呢。
以后赚的钱多了,给父母的花红也会增加。
现阶段,能给的只有区区几千元而已。

蛋白脆饼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看到蛋白脆饼的图,就很想吃。
觉得应该是很好吃的一款饼干。
做法也很简单,就列为今年的年饼之一。
把面团装进袋子里挤出来却挤得异常难看,
幸好它热了就变圆形,不然我弄的图案,谁敢吃呀?
第一盘,焦了也很难弄出来。
朔胶铲子也因过热而融化了。
第二盘也因为没有油,难拿出来(跟第一盘同时做的啦)
第三盘,弄了牛油在盘子上,虽然难看了一点,但容易拿下来。
试一下味道,哇,是鸡仔饼,我喜欢的饼干之一。
本来还想做多一点,但时间不允许。
今天婶婶来试吃,要我给她食谱。
婶婶问我是不是去学?我说没有,都是网上找来的。

2010年2月13日星期六

蜜糖玉米脆片

Photobucket

很多人说好吃,我就试试看罗,真的好吃的话,我那两个宝贝会喜欢的。

Photobucket
这可是放了杏仁粒的玉米片哦,想看下味道有什么不一样。
很松,所以硬是塞得满满的。
分量要放多少才刚好呀?

Photobucket
做到一半才发现纸杯不够用,只好拆了玉米曲奇的纸杯来用。
试吃了一个,不是很甜,一定是一直放一直放,太多玉米片了。

玉米薄片曲奇

Photobucket
不知道哪抄来的食谱,看起来很简单就做了。
做了却发现很奇怪,没有很详细的说明,
也许是我的步骤弄错了,调好粉之后才知道还有发粉没放,可是也不知道几时要放。
就匆忙的放一点下去(发粉还打不开,到现在都不懂要怎样打开,没耐心的我直接在中间插一个洞)

Photobucket

烘好了感觉像小蛋糕多过像小饼干。
有点甜,下次应该不会做了,不怎么好吃,有点软,不知道是不是漏风了?

再战芽菇饼

Photobucket

上次炸芽菇饼炸到很糟糕,吃起来有点苦味。
妈妈怪我“那个”来了还要炸东西。
“那个”来了是不能炸任何东西的。
我说紫菜卷不是炸得很好吗?蟹柳也炸得不错呀?还有春卷条也很漂亮。
应该是火太猛了啦,柴火是很难控制的啦。
后来看了某位专家的文章才知道牙菇是不能切太久的,会氧化。
炸出来颜色会不美,也会带苦涩味。
不关我的事了吧?

2010年2月8日星期一

milo骰子

Photobucket

做小狗饼时,本想用一部分面团做成骰子。
上次失败了,这次打算再战骰子。
弄了两粒,放弃了。
巧克力条插了进去并不出色,看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