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0年3月21日星期日

哲给的散钱






















angsana做sales时,哲说要去上厕所,我问他有没有散钱,因为上厕所要付两​毛,刚才我只有十元,三个人去换衣,人家没钱找,所以免费。

哲拿出他的散钱,然后给我一个两毛,然后我说等下我们几个还要去,哲就给多两毛,临走​时又给我多一个两毛。
masyita要去订薯条,可是哲去上厕所很久都没有回来,不懂他要吃什么。
只好要masyita帮我买一份薯条,一个汉堡,看哲要吃什么。
后来哲回来,问他怎么那么久?他说上大号。
哲问是非猪哪去了,我说去派传单,然后问哲是否要去找她?哲不语。
拿出薯条,跟哲公私吃,问哲要不要汉堡,哲叫我自己吃,我说我有饼干。哲说不用,汉堡​我自己吃,他不要。

看到哲在提款机前面提款,看到两张大钞哦,蛮有钱的leh。
问哲厕所在哪?哲说往右走,在转弯就看到了。
我朝那方向看去,实在没有把握会认得路回来,有点犹豫。
哲收好钱,就朝我走来,我走在前面,以为他也要上厕所。
后来到了厕所,哲叫我进去,我回头一望,他站在那里。
出来后,一眼看不到哲,有点失望,往前走不久,看到哲站在左手边的角落等我,心里很感​动,开心的走向他,告诉哲这是第一次和哲一起这样走,有点像约会哦。 他说sekali saja,selalu ada orang lain。

清明

Photobucket

今天家人去扫墓,我没有去。
妈妈包裹了一些粽子去祭拜。
这几年,家人选的日子都是我不方便的日子。
我也没打算去扫墓,人都不在了,去扫墓会复活吗?
人在的时候孝顺就够了,死了孝顺有什么用?
没有事实证明那些东西,烧了能收到。
也没有人能证明,去拜了他们又会有什么好处?
只有污染环境,浪费金钱。
去了也只有徒增伤感,我只会在那痛苦,然后伤心难过好一阵子。
那是祖母不愿意见到的吧?
所以,就算没去扫墓,心长念着她,也算尊敬吧?

和他的合照

Photobucket

很幸苦才得到他的首肯拍到这张合照。
虽然不是唯一的一张,和他合照过三次。
但每次都是很幸苦得到他的首肯,每次他都说不喜欢拍照。
可是跟人家拍,他又拍得不亦乐乎。
答应了他不会放上网,打了马赛克,应该看不出吧?

小鸟花

Photobucket

听说种了小鸟花的人会中马票。
爸爸买了一棵回家。
去年就知道有这种花,当时还告诉妈妈。
当时还没有那么流行,现在很多人都买回家种。
今年的新年,妈妈的确每一期都中马票,虽然都是小小的全保。
只拿回本钱,但父母都认为是因为小鸟花的关系。
所以,爸爸又去买了第二盆。
不知是不是它们鬼打鬼,买了第二盆,每期中马票的神话就灭了。

2010年3月20日星期六

一年一次的蓝蝴蝶

Photobucket

网友给的蓝蝴蝶再次绽放。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这蓝蝴蝶一年开一次。
每次都是过年才开。
也许是知道我没时间看它吧?
奇特的蓝色花。

快乐真的很简单吗?

几乎所有人都说快乐其实很简单。
我也知道很简单,但就是快乐不起来。
没有什么不满足,但就是无法快乐。
要一个忧郁患者快乐,其实是难如登天的事吧?
所有的朋友都放弃了我,我自己何尝不是放弃了自己?
一点点小事,我都会伤心难过很久,我也无法控制我自己的情绪呀!
前天,只不过是看到哲和是非猪躲在昏暗的厨房愉快地共享一份早餐,
心情就不自禁低落,哲都不肯和我单独相处,怕人说闲话。
可是跟她就不用避嫌,就不必怕人家说闲话?
俩人可以当众打情骂俏,当众拉拉扯扯。
我呢?只要靠近一点哲就会叫我离他远一点。
我能不伤心吗?我没有自尊吗?我的心难道不会碎吗?
哲可以每天载是非猪回家,我一个月拜托哲一次,他也推三阻四,
逼不得已之下,也非要有是非猪在才肯载我。
跟我说话,站在是非猪面前,望着她。站在我面前说话会死吗?
泪掉得再多也无济于事,没解决的事始终没办法解决。
我很累,放弃了。
不是想寻短,只是自弃。

为什么会这样?人性何在?

前阵子听到一个让我震撼兼难过的消息。
一个三天两头会遇见的男生昨天傍晚六时许企图强奸在他隔壁工作的女生。
幸好那女生凭着机智逃出生天。
他工作的地点,离我工作的地方不远,五分钟的路程。
那路,是我回家及上班必经之路。
那女生,我应该见过,只是有点怀疑是否是我认识的那位,不敢问人。
女生的车,停在公司楼下的小巷,那条小巷,两间公司的职员都把车停在那。
两间公司的员工都不见人影,没有看到他们用餐。
那男生,在我当临教那年,是那所学校五年级的学生,就算没教过他,也肯定代课过。
有点误人子弟的难过。
他~~看起来蛮老实,妹妹还整天跟他谈笑风生。也是妹妹告诉我他很有可能是我的学生。
那天实在没什么心情工作,那女生怎样了?
其它学生还有人误入歧途吗?我不希望翻开报纸就看到我的学生成了犯罪者。
我的心,像被无数大石头压着,很痛,很痛。

2010年3月14日星期日

小恶魔想吃炸鸡想疯了

小恶魔想吃炸鸡想疯了。
一早就告诉妈妈,她放学回来后立刻要冲凉。
她爸妈要带她去吃KFC。
还说是亲戚做生日。
妈妈看到她父母,就告诉她们当天不煮她们的晚餐了。
她母亲很奇怪的问为什么不煮她们的晚餐?
妈妈说她们当天不是要去吃大餐吗?还需要煮她们的那份吗?
原来是小恶魔自己想吃KFC,骗妈妈,如果妈妈真的上当没煮。
那他们就真的有大餐吃了。
这家伙,说谎的功力越来越厉害,一不小心就会中招。

葡萄糖

Photobucket
小时候,讨厌喝水(现在也不喜欢)。
祖母就买葡萄糖给我喝。
后来出了鲜橙口味的葡萄糖,就喜新厌旧,要喝新口味的。
虽然已经忘记鲜橙口味的是否较普通口味的好喝。
葡萄糖是什么滋味,也忘了,哈哈,像糖水酱吧?
但是当年的葡萄糖小罐子,却偷偷的保留了下来。
现在似乎还有卖葡萄糖,好像叫葡萄灵了??
不知其它口味的还有吗?

2010年3月7日星期日

火锅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吃了几年火锅,开始觉得没什么好吃了。
是我的挑食毛病又发作了。还是厌食症越发严重?
又或者是年复一年,食材都一样的关系?
反而是没有加任何调味料,经过各种材料的加入,变成有点好喝的海鲜汤。
让我喝了很多。
本来是想放些紫菜调味啦,可是觉得很不搭叻。

过年到现在,越吃越少,又瘦了很多。
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无助,无能且无救。
讨厌所有的一切,讨厌吃,讨厌外出,讨厌见到不想见的人。
其实也没几个人是我想见的,天天都要见不想见的人,
想见的人却没什么机会见到。
一两秒对我而言也那么难。
我到底要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