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0年8月28日星期六

小鸟花真的会发财吗?




















爸爸成功的培育出小鸟花的幼苗。





















经过爸爸的巧手传播花粉,小鸟花结了很多种子。
爸说要种给妹妹们,亲戚们还有几位邻居。



















去年就听说种了小鸟花会发财,爸爸四处奔波,买了两盆小鸟花,希望能让退休的生活过得更好。
我也希望小鸟花真如传闻,能聚财,那我也不必挨得那么幸苦,可以做我想做的事。
过我想过的生活,那该有多好!

2010年8月23日星期一

火辣辣的一巴掌

小女孩突然很想吃糖,向祖母讨了一毛钱到附近的迷你杂货店买糖。
老板娘不在外面,小女孩喊了很久都没有人出来。
小女孩把钱放在糖罐旁边,一如以往,打开盖子,伸手进去拿了三粒糖。
回到家,小女孩告诉祖母,那里没人看店,糖是自己拿的。
吃完了糖,意犹未尽的小女孩又跟祖母讨了一毛钱。
到了迷你杂货店,喊了很久还是没人理会她。
刚才的一毛钱还乖乖地躺在在那里,小女孩把手上的一毛钱放在刚才的一毛钱旁边。
打开盖子,伸手拿糖。

一个人突然冲了出来,接着一个火辣辣的巴掌打了下来。
徐娘半老的老板娘不断咒骂小女孩,说她这么小就会做贼,没有家教,还有许多难听的话。
小女孩流着泪捂着红肿的脸,忍着犹如被鞭打似的痛指着糖罐旁边的钱说她有给钱。
老板娘的双眼瞄向那闪着银光的两毛钱,顿时“闭嘴”。

小女孩跑到屋旁的小巷子哭了好久才回家。
不敢告诉祖母,怕脾气有点火爆的祖母会冲去找她理论,更怕她们会上演“铁公鸡”伤了和气。
狠狠的一个巴掌,痛的不只是肉身,还有心理上的痛。
还有那永远也无法磨灭的伤害。

那一年,小女孩也许是四岁,也许还未足四岁。

长大后的小女孩,性格有些分裂,童年造成的阴影,挥之不去,怎么走也走不出。

2010年8月17日星期二

mami面





















哲代班,买来请大家吃,剩下的就收在橱里,第二天哲下楼来拿来吃,刚好我开门去后面,​哲看到我,就敷衍我说叫我要吃自己拿。结果我自己拿。如果我没去后面,哲是不是就不管我了,其他人都各有一包,就不要叫我,坏人。

2010年8月8日星期日

喜乐终于完成了




















剪了差不多两个月,终于完成了。
越来越懒了啦,还是整天上网,正事都不想做了。
越看越满意,只是那字有些歪了。
算了,就当作我故意设计成那样的吧?
没可能十全十美的吧?
虽然看起来九全九美也没有,哈哈。

一直出糗

上个月一进门,隐约看到一个人坐在那儿(因为刚下车,眼镜一片白蒙蒙,只能用眼瞄,视野不清啦)以为是asnan,目无表情的走过。
然后“对方”突然说good morning,声音不熟悉,心想完蛋了,会不会是audit来查账了?我的report还没有balance叻,这次够力咯。
不管了,我指着自己的眼镜说,抱歉,看不清楚,呵呵。(然后快快闪人)。

他说他会说华语,是华小生,隔了几天,鼓起勇气问他是哪里的华小毕业。他说哥打,我说是不是培华?他点头。

有他在,我就不能肆无忌惮的乱写东西骂那些马来同事发泄,要收好好,因为他会看华文。也不能乱乱自言自语骂人,因为他听得懂,呜~~~有些不方便。但是沟通方面完全没有问题,我们之间啦,哈哈。

他说假期被冻结,不能请假,真有重要的事要一个星期前申请。我说我的部门不够人,要申请假期要看楼上的人有没有放假,然后哲没有去做sales才能放假,结果得到特别许可,我这部门不必一个星期前申请。呵呵。

每次我们讨论他的时候,一转头就会发现他来到楼梯口,天,不懂他听到多少,我们只好尴尬的胡言乱语一番。哦噢。

那天,他问我的孩子读哪里的托儿所?asmah回答他miss lee betul-betul miss lee,弄到他不好意思,呵呵

前天更惨,我一开门,“啪”一声,完蛋了,竟然撞到他,masyitah暗笑,她本来还想说楼下的我们namanya perempuan jek,sebenarnya ganas。唉,这次糗大了。

昨天,有顾客请吃nasi briyani(怎么写呀),我跟abang wan说jangan salah ambil,saya tak tau beza mana satu daging,mana satu ayam,saya tak ada pilihan,结果他说我帮你拿,不但帮我拿了鸡肉还放在一盒饭上面。paiseh。

我的新经理,人好好哦!

ceo的一包米


















就要开斋节了,主管人马都要去听ceramah,打工的可以去也可以不去。
我当然是不要去啦。都听不懂,去干嘛?
今年管理层送来一袋米,
一人一袋米,第一次耶,哈哈。谢谢ceo。
接下来就轮到我们要捐钱给回教堂还有马来人的什么基金了。
我能不能不捐呀?比较想捐给华人团体,不幸的一群只靠华社了。
说我自私也罢,身为华人,我认为华人的比较可怜。

2010年8月1日星期日

自制木瓜酸

















































超爱吃酸,因为担心胃痛,忍耐了好久都不敢吃。
终于忍不住,找了几粒未熟的木瓜,切成薄片,弄木瓜酸。
剩下的拿来生吃,没什么味道,可是蛮好吃的,有点脆,不晓得能不能拿来做菜?

从小吃酸食长大,功力可不是盖的。弄好的木瓜酸也只有我才能吃,
因为整瓶醋倒了下去,只加一小茶匙的糖,吃了真开胃。
至于味道嘛,自己做的当然不能跟外面卖的相比,人家卖的多美味,
又酸又甜的,一箱都不够我吃。
为了吃木瓜酸,每次吃饱饱,然后吃上十几片,真爽
(要不是怕胃病发作,一天就被我扫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