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0年10月30日星期六

洋参






















很久没留意门前的花花草草,今天竟然发现种了一棵毫不起眼的植物,
妈妈说是洋参。有可能吗?

妈妈打包的云吞面






















前几天早上妈妈竟然打包了一包云吞面面卜给我,^V^,
好久都没人打包东西给我吃了,呵呵。
然后妈妈说午餐不用煮我的了,吃了这餐,我应该不需要吃午餐了。。。。。

一人撑大局

zu去batu pahat上课,哲来帮我做工,经理竟然叫他出去做sales,
够力,就我一个人,幸好顾客体谅,耐心地等待,没人骂我。
我还开玩笑的说今天我很重要,要是我也没做工,公司不必开们营业了。
想想也是真的哦。azizah还说今天我不能休息,
我说我已经两个多月都没有休息了,每天做足十一小时或更多。
这两个月的ot也没有时间key in,最怕不要给我claim就惨了。
还有总行给我的奖赏,我也没时间去claim。
今天忙昏了头,short百多元,得不偿失呀。

胃发脾气了

胃生病了,这次不是因为没吃(不过没办法定时吃),
也不是因为吃酸的东西(很久没碰了),
而是因为压力过大,胃酸分泌异常引起的。
只要情绪一紧张就会想吐,可是有没东西吐,只有眼泪快夺眶而出。

妈妈问我堆在地上的文件几时要清理,累得躺在沙发上,
动也不想动的我就忍不住大声的说:“我还没做好的呀,难道不想我回家了吗?”
不是有心要发脾气,只是太累太累了。
会不会有一天,要睡在公司,不能回家了?

2010年10月29日星期五

饼干还是蛋挞?




















分享食谱的人说这是与众不同的蛋挞,酥酥脆脆的塔皮这几个字吸引了我。
依然是老样子,失误连连,怎么跟我想象中的差这麽远呀?不过要是完美的话就不是迷糊的我做出来的东西了。认了。
蛋黄粉不小心放多10克,慢慢舀回一点,后来怕舀到掺了面粉的蛋黄粉,就只好将错就错。
蛋黄应该慢慢倒吧?我一次过倒下去,结果油水分离。
面粉倒进去,顿时尘土飞扬,应该是白粉飞扬,漫天的白粉差点把我变成“小白脸”,(脸色本来就很苍白,变了白脸会不会把家人吓死?)不过面前的菜就加了料,晚上不晓得还好吃吗?
怎么人家的蛋液是刚刚好的?我的蛋液却多了那么多?为了不浪费,硬是倒得满满的,结果自食苦果,还未送到烤箱的肚子已经溢出来了。剩下的大半碗要求妈妈煮好饭后放进锅里蒸,不晓得能吃吗?
烤了十分钟才发现上火竟然没开,哇,怎么办?
等到烤好后(之前站在烤箱面前等,听到里面发出吱吱的声音,多怕会爆炸呀,可是不看又怕它给我焦掉),焖十五分钟。打开一看,呃,只有最后一粒可以看,其它的都带点褐色的边,有些的蛋液也变成褐色了。
饼皮像饼干多过像蛋挞,下次还是用回上次的食谱吧。

2010年10月17日星期日

















在士乃马来校做sales时,买了糕点给哲吃,哲买来给我的。
然后回家时,哲载我回,他说了他有个哥哥千他钱,也欠大耳窿的钱,结果跑路了,要是被他知道他的消息,肯定通知大耳窿去抓他,我拍拍他的肩膀,叫他别那么激动。

2010年10月16日星期六

绿豆椰子cendol糕


































经过上次笑破妹妹的大牙的经验,这次手脚也俐落了一些。
果然是比上次漂亮很多吧?
花了四十分钟,用汤匙将cendol弄成泥(有什么方法较快速吗?)
水也特地加多一点。糖也加多一点。
依然很好吃,不过软了一点。
还有底层不能弄的稍微平坦一些,那些凹凸不平的表层,让妹妹质疑我的方法错了。
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错?

橙色椰子布丁


















做了cendol糕点,还有多余的椰浆,就顺便做橙色椰子布丁。
因为看不懂1/2匙的燕菜精是要用哪一种匙,自己随便选了一种小的。
结果放进冰箱几个小时拿出来看,还是液体的状态。
本想当作椰子冷饮来喝,却因不服气而作罢。
后来夜深人静,乘父母睡觉,偷偷加了几匙的燕菜精,再次煮滚。
尚有余温时,塞进冰箱的小角落。
放工回家,呵呵,作战成功了。

2010年10月9日星期六

香橙蛋糕




































妹妹说她要吃橙汁蛋糕,选了这个香橙蛋糕。
这次吸取了上次笑掉妹妹大牙的惨痛经验,不敢用手搅拌,一切交给机器。
不知是插头的关系还是搅拌器要坏掉的关系,搅拌一会,停一下,
要去弄一下插头才能重新开动,每次它一停,我就担心它不是突然坏了吧?
希望不要坏啦,不然会给家人骂的。
香橙汁我是放那种罐装的,不知做蛋糕是否要新鲜的那种橙汁才能做????
不小心倒多了份量,结果我只好一口吞下,哇,甜到够力。
打到很久,都没有发白,发白是怎样的?真正的白色吗?
还是很浅的黄色就可以了?不明白,也没人可以问,就顺便好了。
食谱是一整个烘的,我放纸杯。心想温度照样,时间减少十五分钟应该可以吧?
放进烤箱不久,发现膨胀了,兴奋的叫妹妹来看,妹妹对着烤箱说爱那些蛋糕,哈哈。
十分钟过去,看到蛋糕微微发黄,担心会焦,温度就减少20度,
然后问妹妹有没有嗅到焦味,妹妹说只有香味。
等到叮一声,快快打开,先拍照,然后用筷子插一下,没有黏着,熟了。
把筷子和相机弄好,蛋糕的颜色又深了一些,哦,怎么会这样的?
要是我再“摸”多一下,就焦了。喂妹妹吃一小块,妹妹说没有橙味的叻。
为什么蛋糕拿出来之后,会陷下去?全部倒反来放可以改善吗?试一下吧。

2010年10月3日星期日

脆皮蛋糕


















老实说,这脆皮蛋糕,除了本小姐之外,再也没有别人能做得出了。
那皮哦,还真是脆(看好好,不是硬哦),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有吃烧肉的感觉?有点期待哦。
食谱注明蛋4粒,我看双黄蛋很大粒,就放了三粒。这个,也是造成脆皮蛋糕成形的原因之一吧?
然后嘛,食谱上是用打蛋器打六到八分钟,我就用手打,妹妹说她也要打,就让她打一下。八分钟一到就停工了,没想到蛋是要打发的哦,我的手打出来的和人家的手打出来的蛋糊是不一样的啦,我的蛋糊还是蛋黄液,唉,我是笨蛋啦。
加了面粉就放进烤箱,妹妹说要跟它说点肉麻话,说什么爱它之类的话,我就乘人不备,偷偷的跟它说加油。结果它不要加我也没办法。难不成还要抓它来打呀?
十五分钟过去,一直忐忑守候在旁的我,没看到发起来的蛋糕,心想怎么这蛋糕不会膨胀的呀?
妹妹说蛋糕的香味不断飘来,我说有吗?唉,我有非常严重的鼻窦炎,嗅不到什么味道。
然后又担心会烤焦,一直想偷看里面的情况,甚至叫妹妹进来帮我嗅一下有没有焦味?最后擅自更改烤箱的温度。
叮一声想起,立刻打开烤箱一看,蛋糕还是扁扁的,妈说要知道熟不熟,用筷子插一个洞就知道了,结果蛋糕就变成“中原一点洞”了。
味道呀,乘热吃还蛮好的啦,明天就不知道了,希望不会让我太失望咯。

累死了

经理说我的email都满了,怎么没有开来看过?
怎么开呀?我都赶到没有时间休息,没有时间吃东西,
哪还有空跑去楼上开什么鬼email。
改天要拜托哲开我的email,然后全部删掉,我一个都不要看。
混蛋总行的人。
以为我吃饱饭没事做,report说要就要,越加越多。
要做sales,要兼顾services的时间,要做是非精二号的工作,又整天offline。
害我被顾客骂,又被上司骂,还有经理问话。

这个星期,每天做超过十二个小时,星期四,星期五竟然做足十四个半小时。
幸好哲没去上课,帮我做,不然我要做完全部,干脆每天在公司过夜了。
谁真的,一个人要做全部,不晕倒才怪。
四天都要求哲载我回家,哲不断埋怨。
可是,哲还是肯载我回,谢谢。
有哲在的日子,真好,好久没有这种机会了与他一起共事了,好怀念。
上个月,哲有代班一天,傍晚我冷,就借了哲的外套,放在膝盖取暖。
后披在身上,哲说不要给人家看到,不然会说闲话。

这个星期,轮到哲去上课,会很想念他。
下次轮到我去上课,哲跟是非二号一起工作,真有点不放心。

2010年10月2日星期六

去警局

昨天,sarjan叫我到警局一趟,上次匆匆忙忙,我的口供还没录完。
我说我没空,呵呵,几厉害?敢敢跟他说我没空。
以前很怕警察的,现在每天见到警察,已经没有那么怕了。
我们通过电话录口供,后来他再次打电话来问我电话号码,我告诉他,可是跟他说有事找我不能打电话,因为我没有开机。我几乎都不用电话了。
说真的,电话还真的差点被当掉,就差那么几天,要是没进钱,现在的号码就真的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