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0年11月28日星期日

马芬
























看到马芬的食谱,好像很容易,就尝试弄一下,没有看到要打发的字眼,
就没有用搅拌器,全部用汤匙搅拌均匀。一部份加了杏仁粒,一部份加了巧克力粒,
满心期待会有好吃的马芬。


























到底哪里出了错?我的马芬都是硬硬的?难道马芬也要打发?
该打发什么材料?蛋还是蛋加鲜奶加油才打发?
我这个厨房白痴是很难明白,如果没有说清楚。
看起来很像发糕,每粒都发了哦。

干捞面与蘑菇汤






















妈妈去新加坡,弟弟做工,一个人懒惰煮,就吃快熟面好了。
冰箱里有蟹柳,有肉丸,还有蛋,统统搬出来放进去,一锅熟。
加上蘑菇浓汤,好吃

鲜奶cendol




















冰箱里还剩下一半的cendol,没有做椰子绿豆cendol糕,
因为每次做都是我一个人吃,每次都吃不完,很浪费。
本来是要用椰浆,但是我的体质不能吃椰浆,就用鲜奶来代替,
放了三粒椰糖,一边看戏,一边搅拌,搅了整个小时,
椰糖才完全溶解,下次要先敲碎一点才搅拌啦。
或许是鲜奶的味道导致cendol怪怪的,但是喝久了反而觉得蛮好喝的,
甜度也刚刚好,一连喝了几杯,喝完了。

杯子戚风























不是说熟能生巧的吗?怎么用在我身上完全不管用了?
第一次做的蛋糕还比现在做得更好,我是怎么回事?专开倒车?
这杯子戚风状况也不少,先是搅拌器跟我无声的抗议,
就在我头痛要怎么打发蛋白时,双手依然不放弃拔插头,
动动这个动动那个电线,结果最后关头,它乖乖听话了,希望下次还能操作。
好不容易等到叮一声,左边的已经深黄色,再烤就焦了,可右边的就淡黄色。
心想右边的色泽好漂亮哦。照食谱写的,快快倒放。
状况又来了,里面竟然有液体流出来,哦噢,竟然不熟,
而且是底部全部不熟,怎么办?上层快焦了耶?
无可奈何之下,放进烤箱继续焖,蛮以为这招行得通,怎知第二天吃的时候,
依然是水水的蛋糕。作战大失败。难怪妹妹看到会呱呱叫说怎么我的蛋糕每次都这样的?

保卫尔粥






















今天熬粥吃,不过没有熬到糜烂那种程度,虽然我是广东西人,哈哈。
加了鸡肉,猪肉,干贝,生菜,喜欢的保卫尔还有紫菜。
味道如何?看我吃这么一大碗就知道答案了。

异形清水蛋糕
























这个还是清水蛋糕,这次裂开了很多个,依然是不成功。
妹妹说味道怪怪的。我觉得还不错吃呀。
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呢?
为什么每一次烘的蛋糕,左边的都很快焦,右边的有不太熟?
有时中间的部分也不熟。有点灰心了,屡战屡败。

面给猫吃了

妹妹搬了一个箱子过来,因为我在洗澡,没法接听电话。
妹妹以为没人在,差点就要把报纸丢进来了。
以为只是报纸,不以为意,上楼梳头然后继续我的面子书。
开了电视等待雯慧来载我的当儿,发现一只猫在门口徘徊,
还动来动去,赶也赶不走。
心想,惨了,妹妹不会是拿什么菜给我吧?
欲开门却发现弟弟锁掉了,找出钥匙开了门。
哦噢,糟了,装面的纸袋被猫儿打开,面被猫吃了。
这面还能吃吗?结果,当然是整包面拿去丢。
臭猫,这件事,到现在都不敢告诉妹妹和爸妈。

凉粉

























几个小瓜要来,弄凉粉给她们解暑。
乘他们外出买涂改液,快快煲糖水,拿出冰冻的凉粉准备切块时,她们回来了。
一回来看到我在厨房七手八脚地切凉粉,就围过来凑热闹。
一下伸手玩凉粉,一下偷吃,
真怕技术九流的我会失手切下她们的小手帮我的凉粉加料。
好不容易等到糖水稍微冷一点,两个小瓜就自己拿了小碗舀好了凉粉等我加糖水。
边切他们便吃的结果,凉粉给他们吃了一半,厨房也满是凉粉碎,
幸好我还有另一半没切,不然其他人只能喝糖水了。
后来我拿了一点来吃,
小宏也不甘寂寞跑过来要尝,用小汤匙喂他几口,小家伙还蛮喜欢的呢。

玩game比较重要还是吃比较重要?

昨晚一点半,临睡前计划着今天要煮什么菜,今早七点半起身,准备玩一会儿game,然后洗衣,拿出冰箱里的菜解冻,准备午餐。结果现在十二点了,还在这里种菜,挖宝藏,给鱼儿吃鱼饵收贝壳,给宝贝冲凉及比赛。衣还在一边纳凉,食物还在冰箱,米也还没洗,今天的午餐几时才能吃?

小聚会

雯慧和tai突然约我喝茶,心知有异。
在old town耗了一个下午,聊了很多,听她们诉苦,工作上的挫折。当然还有facebook的种菜的游戏。
雯慧和tai突然问我,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说要离家出走,我没回答,三言两语怎么说得清?欲语泪先流。后tai说facebook上的莫哲是个关键。我默认,哲毕竟是我其中一个痛。
感谢你们百忙中抽空陪我,你们的心意,我懂,很感激你们,只是感激的话没有说出口。朋友很少,这些年生活在友族的世界,认识的华人很少,几乎99%是友族,朋友就停留在早已差不多失去联络的小学和中学同学,还有你们这几位认识很多年的好友,哦,还有一些很少联络的网友。谢谢你们。(这次打破这么多年来的传统,不再一年见一次了。)

进十元变一百千

收到通知,segamat branch的存款机出现问题,进十元户口就会变成一百千,真想弄一下,那笔钱当然不能用啦,只是看到户口的statement出现一百千的字眼,会很爽一下。哈哈

停电之夜

放工回家,四周漆黑一片,本来以为是路灯失灵,因为弟弟来载我时还好好的。后来才知道是没电,好久没有尝试点着蜡烛吃晚餐,也久未在昏暗的烛光下洗澡。想玩影子游戏,却又忘得一干二净。
托停电的福,一家人吃了团圆饭,连过年也没机会吃的团圆饭。好笑的是,爸爸吃到一半,竟然发现一个朔胶盖子(做布丁的那种朔胶的盖)在他的饭里面。妈妈也很奇怪,什么时候放在米里面煮的?为什么不会溶?我说那是可以放在微波炉的,不会溶啦。

老古董是我

不仅仅是生活上的白痴,还是科技白痴。洗衣机买了n年,可是到现在都不会操作,也没用过。电视的遥控器只会用来调声量及换波道,其它功能一概不知,还是比较喜欢用手按电视机的按钮。房间有冷气,可是这么多年都没开过,老实说也不晓得怎么开。爸爸买了整套价值不菲的卡拉ok器材,可是都没人要使用,我更加不可能去研究怎么使用啦,最后被嘉和颖乱乱按,阵亡了。现在,拥有了mp4,研究了很久,连声音都开不到,唉,真没用。我实在是适合活在祖父祖母那个年代。

2010年11月27日星期六

哲请客
























哲前年拿到arrears时请的。

2010年11月22日星期一

菲斯不

不明白出了什么问题,我的电脑block 掉 “菲斯不” ,不让我登入,其它网站却通行无阻。
那表示除非弟弟不在家,我才有机会再上 “菲斯不” 了,
再见了,亲爱的 “菲斯不” ,期待早日与你重逢。

昨天告诉经理,今天要休假,好久没有自由的上“菲斯不” ,
忍得好幸苦。电脑几时会自动复原?我要上网。。。。。。

email

经理说我的email都满了,怎么没有开来看过?
怎么开呀?我都赶到没有时间休息,没有时间吃东西,哪还有空跑去楼上开什么鬼email。
改天要拜托哲开我的email,然后全部删掉,我一个都不要看。
混蛋总行的人。以为我吃饱饭没事做,report说要就要,越加越多。
要做sales,要兼顾services的时间,要做是非精二号的工作,又整天offline。
害我被顾客骂,又被上司骂,还有经理问话。

时常想

时常想,为什么要做工?赚钱来做什么?不是够用就好了吗?
我不需要花很多钱,为什么还要继续做牛做马?
时常想,活着是为了什么?一直不断的工作?等老?等死?
时常想,一直被人欺骗与背叛,还有什么人可以相信?
时常想,我好像是一堆垃圾,完全没有任何用处的垃圾。
时常想,是否大家都对我避之唯恐不及?……
时常想,这世上是否人人都讨厌我?
时常想,可以奢望这世上能有一个人不讨厌我,真心喜欢我的吗?

被罚款

这几天似乎有些倒霉,先是割伤手,
接着两个月的加班费又拿不到,然后家里的车胎又爆胎,
现在因一月份timbalan duti setem的支票迟寄被罚款200-00元
(支票是因为副经理收着没有给我,后来我忙着请假做饼干过年,忘记了),
成了冤大头,负全责。

2010年11月21日星期日

掉发2



























收集了几天,头发真的有一大把,掉了这么多的头发,蛮恐怖一下的,
幸好我的头发又厚又多,每天掉这么多头发,看起来仍然还有很多,
只是绑起来时才发现少了。
心血来潮量了一下,超过72cm,呵呵,都长到接近臀部了嘛,当然不会短到哪里去。

2010年11月20日星期六

婆婆说我们要见面了

昨晚梦见婆婆告诉我,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
她是在通知我,我的时间快到了吗?
此刻的心情,有点复杂,还有一些事情还没完成。
有留恋吗?不知道,有时有,有时又没有。

我没有朋友

超慢热的我,一回生,两回熟的事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
一回生,两回生,三回还是生,四回,很抱歉,还是生。
所以交不到朋友。

吃力不讨好

这次的产品展销会,对我而言,是浪费了人力物力,却得不到什么回报。
(还害我被人陷害,被哲误会,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星期三,三个同事,claim车油及加班费约220元,没有case。
星期四,三个同事,claim车油及加班费约330元,没有case。
星期五,三个同事,claim车油及加班费约370元,没有case。
星期六,四个同事,claim车油及加班费约800元,接到case,收3900元。
星期日,四个同事,claim车油及加班费约700元,接到case,收2300元.
展销会租的小摊子要900元。
赚到的不到3000元,(还好副经理是不claim加班费的,不然亏大本)
还有要做这几个case,整个operation加班几天的酬劳。
这样的展销会对我而言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是我想得太悲观了吗?
是我想太多还是马来人不会算?
应该不需要那么多人力(看到她们shopping多过做工),也许是比较好的办法。

2010年11月17日星期三

从天堂掉入地狱

星期六,好开心,犹如置身天堂。
星期一请假。
星期二,才知道被人中伤,让哲对我很不满,还说从此不跟我合作了,让我从天堂掉入地狱。
哲一早就埋怨我,怪我,害他被人误会没做工,我那天只是好心帮忙填顾客的资料,哪知道会变成这样?现在变成我抢了哲的功劳似的,他说所有人都对我不满。奇怪了,人家都没做工,我又没有帮忙他们填什么,怎么对我不满?我只是对哲一人感到愧疚而已。哲一直讽刺我,害我忍不住流泪说要clear掉我的名,还我清白,我是冤枉的,基本上,我什么都没有做,却换来这样的结果,心有不甘呀。
哲并没有原谅我,后来他说他的车坏了,也怪我,我说干嘛怪我?又不是我叫他的车坏掉的。
那一天,我完全没心情工作,哲却多了三百元,找不到原因。后来哲用pen drive print里面他岳父公司的资料,不会使用,我好心去帮他,谁知道不小心打到pen drive,结果外壳裂成上下两半,pen drive则歪了一点,吓到我张着大眼无助的望着哲,哲很生气,不断骂我,要我赔,说他花了四十多元买的。
这一天,真倒霉。

2010年11月16日星期二

哲请客






















哲拿到arrears时请众同事吃的马来餐。本来不知道是他请的,打电话问他要不要吃​,他才说是他请的,不要就丢掉,结果拿回家,吃完了,幸好不会很辣,还不错。

2010年11月15日星期一

100号



















在ioi mall做sales时,哲买来请大家的。
那天我和哲单独相处几个小时,开心不已。聊了很多事情。
有顾客来,哲叫我为汽球充气,要发给小朋友。
我害怕弄汽球,可是哲叫我弄又不能不弄。
结果绑的时候,一下子抓不稳,汽球“咻”一声飞了出去。飞到了对面书展的书中。
面前的顾客,还有他的孩子望着我,要笑又不好意思笑。
等到他们离去,我和哲不禁相视放声大笑。

快乐的周末

星期六,要工作本来是一件让人不爽的事,可是知道哲也有去ioi mall,心情顿时好了起来,也有点期待。本来想坐哲的车一起去,可哲说他下午才去,就打消了这念头。
收工前,哲send了则sms给我,要跟我借五百元,他的屋子装篱笆,不够钱。我说没带卡出来,晚上用i-muamalat转钱给他。问他最迟几时要?他说星期六。
星期六早上要转钱时,等tac却迟迟没收到sms,心想哲一定会很生气,想sms他却担心有给他添麻烦。原来是要按tac才会收到tac的。
一个人呆呆的等待,哲十一点多才来,还剪了头发,问他,他说是星期五那晚剪的。和哲两个人一起工作边聊天,很开心。一会儿,哲有顾客,我就去旁边的摊子看看,却因此认识了一位邻居,哈哈,真巧。转头一看,赫,忧来了,不敢过去,怕被她看见。后来她去逛街时,我问哲她是来查勤的吗?哲说不是,她是去帮孩子报名读托儿所,哲还开心的说他孩子有读华文的,以后不必靠我了。问哲,忧有没有看到我?哲说有,她还问怎么只有我们两个,哲说其她人还没到。直觉告诉我,她是来监视我们的,因为后来她站在后面不远处看着我们一起工作。直到有几个人来了之后,才回家。
虽然她在看,可是我还是照样跟哲说话,照样跟哲分工合作弄东西。guard来帮忙弄汽球,哲买了水请他们喝,也有买我的那份,开心。后来看到别人来,哲刚好拿起水来喝,便指了指水,哲说有买了汽水,叫我拿来喝。我就快快拿了收起来,不然被别人喝了,我会心痛。
后来又顾客,哲招待他,吩咐我弄汽球,我怕球,问清楚怎样使用那仪器,就战战兢兢的弄了一个,哲说压八下,我就压八下,要绑起来的时候,球却不听使唤,咻的一声飞走了,面前的顾客和等待汽球的孩子都要笑不敢笑,等他们一走,哲和我都不禁大笑。后来再弄,好幸苦的奋斗了很久才弄到一个送给小孩子。
后来哲弄,我负责递东西给他,合作无间,哈哈。
成功办了几个case,和哲说我们是最佳拍档,所有的case都成功了,哲也称赞我。
之后,是非二号和三号陆续到来,缠着哲不断说话,我就没机会和哲说话了。之前是非一号和他家人也来spot check,为什么我就不能和哲好好的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呀?哲每次就只顾着是非二号,一直跟她说话,我只好站他旁边,或坐他旁边,看着他们说话。
是非二号拿眼镜去洗,我和哲也tumbang眼镜,看不到东西,哲去闲晃,我上厕所。后来拿了哲的眼镜戴,问哲好看吗?哲点头,可是好晕哦,因哲的度数较浅。
好不容易等到闲杂人等都去逛街,我和哲聊了很多,聊得很开心,聊钱的问题,聊如何做sales。
问哲晚上可以载我回吗?因为我身上有几千元顾客的钱,哲说可以。后来哲不懂跑去哪里,sms问他是否回家了,哲回复我说他在吃饭。后来azizah打电话找他,那时他在上则所,紧紧张张的起来接电话,结果裤脚湿了,后来他跟大伙聊起时,说cuba bayangkan,sedang perak,tiba-tiba tel bunyi,cepat bangun angkat tel,我立刻回他,kenapa nak bayangkan,tak mau lah。
回家时,想拍合照,录不到,也拍不好,最后我几乎靠到哲旁边才如愿拍到,可是我的脸只有三分之一,难过。下车前,哲问我钱转去他户口了没,我说转了。
拿了一些零食给他的孩子,哲说他对孩子很好,放工了还带零食给他吃,我说是安娣留给他的,哲说是emak baru给他的,还奇怪的问什么时候多了一位emak baru,我捶了哲的腿一拳,当然是没用力的啦。
星期六过得很开心,连晚上想到汽球的事,还不住的笑。

2010年11月11日星期四

掉发
























前几天,心血来潮想知道自己掉了多少头发,在自己的房间找到的,
一个早上就掉了这么多,一天的话要乘以三(还是四??),总之就是掉很多就对了。

2010年11月6日星期六

情缘已尽

无意中看到这九年之约的倒数,才想到我跟大哥已有整大半年不曾联络。
想当初他热心的想帮我走出阴霾,走出自我封闭的世界。
而我为了他,也努力的尝试走出去。害怕却又逼自己努力的面对新的一切。
无奈,如今他也放弃了,也对,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他何必管我?
我认了,早就知道我的朋友,啊,应该是那些曾经认识的朋友不会长久。
现在统统都没有联络,我再次回到封闭的灰色地带,徘徊在黑色地带。
如今的我依然是孤独的一个人,靠着不堪的回忆过着毫无意义的每一天。
再见了,各位认识的网友。
也许有一天还有机会再见,那时应该已是看起来有点熟悉,可是又想不起是谁了吧?

受伤

是非精二号说她没地方放她的file,要我把我的file搬走。
我负气的把所有几天才用一次的file全部搬走,却不小心被file割伤,食指的指甲满是鲜血,其实也不多,指甲只有一cm半(因为工作需要而留的,就只留这个食指而已),当时气急了没有感到疼痛,第二天才知道伤口很深,而且稍微碰到也会痛,过了几天仍没办法愈合。

我的手有很几道伤痕,都是因工受伤所造成的。

2010年11月3日星期三

绝望

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暖,人世感到绝望。

哲早上故意在是非精二号面前拉下拉链,让是非精二号看他的胸部。岂有此理。

傍晚,哲的东西我还没弄好,叫他帮我,他竟然在是非精二号面前埋怨说我帮他一次,却要他帮我很多次。我帮他的还不够多吗?那些application form,那些voucher不是我一张张找,一张张balancing,还有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填,还有他要什么我就弄什么,还想怎样?要借钱我就借钱给他,还不收利息。一个月一次叫他载我回也会被他骂。还拒绝了几十次,是非精二号叫他载,开开心心的载,还来回接送。是非精二号在他背后说他坏话,他也不生气,我只不过顶了他一句,就把我骂个狗血淋头,过份而且这么对待我,心里还有我吗?我们可是情侣关系耶,不过他也变心了,心里只有别的女人,在他心里,我早就没有半点价值了。

到现在,哲还没对我说生日快乐,以前他生日我只不过迟了几个小时,就被他怨了几年。现在呢?反而是他忘得一干二净。

哲有什么事,只告诉是非精二号,我永远被蒙在鼓里。

我的心,碎成千万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