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0年12月30日星期四

突来的假期,所有文件的cut off time从明天变成今天,根本来不做完。
明天还是要去打拼。星期六打算休息一天,星期天再去展销会开工。
老板,我还在生病leh,你都不给机会我去看医生。

2010年12月26日星期日

要过年了

昨天某位姐妹载我去另一位姐妹家,发现她在做饼,
还很奇怪她怎么这么早就开始做饼呀?
原来二月头是新年了,我还以为是三才过年leh,
这下好了,什么装饰都还没弄,饼干材料都还没买。
嗯,还是先想想看今年要做什么饼吧!

冰淇淋























嘉说羡慕在家里的颖有一大罐的冰淇淋,他只有一小杯,我就自告奋勇的说,我做给你吃。从开始打到等到他凝固,嘉问了几十次,我只好一直哄他说等一下就可以了,其实没有信心,第一次做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万一失败了,小嘉嘉会很失望的。




















经不起嘉嘉一再追问,忍不住拿出来看,已经有冰淇淋的形状,舀了一点给他吃,他说好吃,连小宏宏也要吃。























第一次做有点战战兢兢,怕失败给嘉嘉笑,然后他又很失望。可是已经跨下海口,不成也得成,分量减半,以防万一。最后幸好成功,还未凝结嘉已经吵着要吃,味道还不错。可是隔天就很硬了,因为我没有盖的关系吧?

洋葱头煎蛋
























洋葱头煎蛋,不喜欢太咸,盐放很少,弟弟拿了一部份来吃。晚上我吃饭的时候发现洋葱头煎蛋没有了,一问之下才知道爸爸吃完了。

鸡蛋汤



























爱喝鸡蛋汤,所以妈妈不在家,就煮来喝

2010年12月24日星期五

平安夜

终于回到自己的狗窝了,抗行李扛到全身酸痛,双手到现在还在发抖,之前在小贩中心还没办法拿筷子吃东西,淋了些雨只因没办法腾出手来拿雨伞。单单只是衣服就觉得很重了,回程还要加上一个星期的nota,足足有一本半的a4纸那么厚,不重才怪,到现在头还是很晕很晕,一直在转圆圈,在等另一位同事的抵达家门的通知,才放心睡觉。

2010年12月19日星期日

自制冰淇淋






















嘉委屈的说颖有一大罐冰淇淋,他只有小小的一杯。我就自告奋勇的说,我做一大罐给他。第一次做有点战战兢兢,怕失败给嘉嘉笑,然后他又很失望。可是已经跨下海口,不成也得成,分量减半,以防万一。最后幸好成功,还未凝结嘉已经吵着要吃,味道还不错。可是隔天就很硬了,因为我没有盖的关系吧?

2010年12月12日星期日

扣肉马铃薯

























今天因为还有一些剩菜,就切了两粒马铃薯煮罐头扣肉,因为有预感会受伤,削皮时小心翼翼,切时小心翼翼,开罐头时小心翼翼,结果安全无事。却是傍晚把冰箱里的菜拿出来解冻时被罐头的边缘割伤,伤得真冤枉呀。而且邪门的是跟小妹不约而同的被割伤,伤的同样是右手的中指,同样的位置。

2010年12月8日星期三

托妈妈的福,没有受伤

一向邋遢的我(妈妈常怀疑的问我到底是不是女的?:))最近常穿妈妈的阿嬷拖鞋上班。今天抵达公司换鞋的时候,看到鞋底插着一只特大的图钉。拔出来一看,好长哦,还好妈妈的拖鞋鞋底很厚,我才没有受伤,托妈妈的福。

膝盖仍然很痛,没办法蹲下,一蹲下就痛得起不来,复印文件时都托人帮我放纸张。

今天是非精二号拿病假,哲又因家人进医院没来上班,所以柜台只有我一个人,理所当然的没有办法吃午餐,饿得饥肠辘辘的我打电话找妹妹带点东西给我,谁知她不接我的电话。三点半,哲才来上班,也幸好他有来,不然我做到几点才能回家呀?虽然哲来代班,可是饿过头的我却没胃口吃东西了。明天我请了假,可是是非精二号还是拿mc,所以我还要去上班,已经是第八次取消假期了,这样下去我的十天半假期就全部泡汤了。每次我请假她就搞破坏。找砸的呀?我都已经是超级体弱多病了,她却比我更上一层楼。三天两头mc一次。

拿到ot的钱了,可是少了一半,很多ot都拿不到钱吧?三个月的ot,白做了。

这么多年来没看过薪水单,今天开来一看,原来生活津贴没有给我,全部人都拿到,就我没有,还是我是华人,只有马来人才能拿?

脸上生了几粒痘痘,都给我抓破了,一天抓十几次见红十几次,脸不毁才怪,不过反正也不在乎了。

2010年12月7日星期二

膝盖很痛

膝盖很痛,呜。。。。。。。要下雨就痛痛快快下一场,拖拖拉拉做什么,膝盖痛死了。呜。。。。。难道我也要开刀换关节?

2010年12月5日星期日

白菜汤























也许蛋真的放太久了,煮出来的白菜汤也变成糊状,弟弟还问我为什么会这样?叫我怎么回答呀?又不是料理专家,只是九流的瞎混的而已。不过这汤还蛮好喝的,弟弟本来是拿一点上楼喝的,喝完后又下楼把全部的汤都喝完了。

下厨























上个星期,妈妈又到外国。闯祸时间又到了。
放了切碎的葱头下去爆香,怎知转身去弄别的东西时,焦了,一堆黑炭,又放了材料,哎呀不管了,生菜倒进去炒,大不了我自己吃完它。然后敲开两粒蛋,因为蛋已经买了很久,一直觉得味道怪怪的,搅拌了几下,为了家人的健康着想,还是倒了它,结果在敲开两粒蛋,味道还是一样,蛋应该没坏啦,是心理因素作怪啦。浪费了两粒蛋,浪费食物,一点都不环保,对不起了,倒掉的鸡蛋。

水蓊

























小时候,没什么机会吃水果,谁给钱我买呀?公公婆婆省吃俭用,难道我好意思每天讨钱买东西吃呀?那时候,有五分一毛买酸梅吃已经很开心了。家里种了番石榴(小小粒硬硬那种,可还多过果肉),红色小小粒的石榴,还有一位卖红毛丹的啊公会从窗口偷偷塞几粒红毛丹给我,那是公公的好朋友。水翁是桥后面的人种的,因为小粒又微酸,他们很少吃,就任水翁跌满地。每次我一有钱就会去那里买糖果,然后再地上捡几粒水翁回家,让婆婆帮我切好,放糖放酱青沾着吃。到了现在,吃水翁仍然还是像小时候一样。

割到手

一直有预感,今天会割到手。切菜的时候小心翼翼,削马铃薯皮时也小心翼翼。开罐头时也小心翼翼,刚才从冰箱里把菜拿出来解冻时,却被罐头的边缘割伤了。预感真准,邪门。

2010年12月4日星期六

生了

妈妈听说堂弟的太太(只见过三次,不知道名字,paiseh)生了一个女儿 ,上次听人说她怀孕是十月尾,也是妈妈认识的人说的,身为亲人的我们毫不知情。这像话吗?不要以为我们住得很远,不需要十分钟就能抵达的路程,却几乎完全没有联络。哦,是新年才有机会见一次面,平时有缘的话会看到叔叔驾车经过。下一代会如何?不敢想。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第一次是突然心血来潮打电话找雯慧,她先生一接电话就忙不迭的说生了,生了,我还很奇怪的问他什么生了?他也奇怪的问我打来不是问生了小孩没吗?我说根本就不知道雯慧怀孕leh,真paiseh。我们也不是住很远,就两对面的城而已。

第二次是阿鱼,突然听到消息说她生了,吓?生了?什么时候的事?不是愚人节呀?后来跟鱼通话时好像有埋怨一下下。paiseh。

第三次,是接到白兔生了的短讯,是他先生发的,我也不知道她怀孕了,paiseh。


第四次,是我生日时,洁思琳打电话来祝福我,然后跟我说她快生了,我也。。。。paiseh。

是我消息太不灵通了吧?还是我笨得可以?希望不要有第六次了,真的很paiseh的leh,也许下次打电话找人时,应该先问一下对方有没有怀孕才对。

装饰公司

经理说要到圣诞节了,准备怎么装饰?我说这里没有satu malaysia,除了马来人的hari raya,其它节日是没有任何装饰的。经理说怎么可以,任何种族的节日都要装饰。经理不愧是华小出生的,很多想法就是跟其他的马来人不同。想当初,新年时我只不过是装饰一下自己小小一个桌位的一点地方,都会被他们念几天,今年新年,应该有机会感受一下新年气氛了吧?
其實有很多工作沒做完,audit指定要在十號之前完成的事,沒人要開始做,我也不管了,自己的report還沒開始做,不可能全部事情都要扛下來,累死自己。

2010年12月3日星期五

今天有点郁闷

前天,经理暗示有几个人的名字交了上去,有升级的希望。上次听哲说我的名字也在里面,可是我不想升级。经理问起我要不要升级,我当众摇头。现在的表现还没达到十全十美,完全没有失误,要是有那么一天,我才有资格升级,这是对我自己基本的要求。今天经理说要对公司的所有产品了如指掌才有希望升级,我安心了,因为那种syariah的东西,我不想学。是非精拼命卖力工作,拼命表现,大家都知道她想升级想得快发疯了。之前没公布升级名单前,没见过她弄过一个case。要是她升级,留在这里,我们就有罪受了,现在她不是officer都那么蛮横霸道了,升了级还得了?那天,她交代iba去其它分行,顾客很多,我一个人忙不过来,所以没空弄她的,她再次下楼时竟然在那边骂我,要不是有顾客在我面前,我早已忍不住反驳她了,只是提高声量说我有顾客,还没空弄。她还在继续发飙,我不理她。难道刚才她有眼无珠呀?看不到排着队等候的顾客有很多吗?

今天,又不bal 五十元,真邪门。到底错给了谁?

cik azizah不在,感觉很空,很寂寞,新官上任三把火,那火还未烧到我,只要凡事小心谨慎,不要犯错就好了,大腹便便的她快生了,到时en hamzah来代班,那才叫受罪。曾跟他一起共事,总之是能有多远避多远的那种上司。

cif全部要maint,一共有几千份资料,两个人要在十号前弄完,是不是要睡在公司呀?头痛。

我的report也还没弄,迟了又要罚款两百元,还有几分文件还没link。看来明天是没空吃饭的了。

也罢,有多少弄多少吧?难道为了工作不要命呀?

2010年12月1日星期三

今天有点郁闷~01/12/2010

今天有点低落。
哲昨天载是非精回家,今天也只顾着跟她说话,不理我。
要请假,哲不肯代班。是非精要请假,哲二话不说马上答应。混蛋。
要哲帮忙打信,假期延长几个月,哲说要钱,代班一天要一百元。
可他还欠我五百元都没有还,借的时候sms说出了粮肯定还,可现在却提都没有提起。
他填写medilink的资料,问我ic号码,我说他难道不知道我的生日日期及年份?
他想了很久,完全忘记了,还乘我走开,告诉是非精谁会记得我生日。
混蛋,没良心的家伙,这么重要的事,他都没有放在心上。
心很痛。

今天的心情指数还可以

今天状况连连,有点混乱。幸好心情没随之起起落落,依然处在健康水平。

八点半抵达公司,以为自己是最后一个,因为经理说八点要开会,我赶不及,因为没人载。半途看到哲的车,他载是非精二号一起来,心想他们也迟到?到了公司,怎么没半个人?原来会议取消,只有我不知道,没人通知我。ok,没难过,幸好我没早到。

早上轮到我和哲做pct,哲一问到al-wadiah和mudharabbah的分别,我就想捶他,只好伸手握拳暗示他,明知道是我的死穴,竟然还提,想害我呀?果然pct完毕,其他人就投诉我,然后经理开始责备我,也需还很严厉的骂我吧?因为忙着处理一堆文件,注意力没办法集中,所以也不觉得很难过,只是有点沮丧。后来哲有事要我帮忙,跟我说对不起。然后跟我讲简单一点的,两者的差别。ok,心情回复了。

顾客来办理事情,电脑出状况,顾客又投诉了几句,他说的是英文,英文超烂的我有听没有懂,只知道他骂到后来是说那是我公司的事,不是他的事(也是agak-agak的),心情有些影响,但因为我没反驳,他气消了吧?后来他临走时,还跟我道歉。ok,心情也恢复了。

要claim一笔费用,他们说前几个月的已经不能claim了,三百多元飞了,没办法,谁叫我忙到没空填表格。算了。

副经理的最后一天,经理要她说话,害我差点也伤感,强行忍住不能流泪。

四点半到七点,是非精顾着说话,没做工,罢了,不管她,我快快做完,快快回家,要回家时,还有一份没做完,就问她可否给她做,那本来也不是我的工作,是两个人一起完成的,结果是我自己一个人做99巴仙。她一做就弄错了,还责怪我怎么没跟她说有disb?我说我也没看,不知道。她拍了怕桌子大声的吼我说我怎么没看?怎么没告诉她?我想声音大得楼上也听得见,我也动了气说她自己没看的呀?那种东西一向是她负责,我都没做过,怎么可能会懂呀,岂有此理。她没有在说话,要是她在说,我一定不会静静等她骂,这种是能赖我的吗?每次弄错东西就赖我,三天两头到处投诉,还在哲面前诬蔑我,害我跟哲吵了几次,这笔帐还没跟她算哩。后来,她直接跑去副经理那里投诉,我到后面拿我的包包回家,懒得理她。心情很快平复,她不是我重视的人,不能因她而难过。

此刻的心情,还好,希望今晚能睡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