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1年12月18日星期日

事事不顺

哲请了三天年假,syimah也拿了两天,所以他的voucher没人签,星期五syimah该上班了,却突然生了,真糟糕。
staff的claim没人签,只好给siti签,她现在relief syimah,因为asmah不肯做。
雅星期天早上也生了。
因为asnan不肯做ptp的salary deduction,所以asmah要我做,然后赶不及,siti,masyitah还有肥猪都留下来加班,几个女人吵着说我欠她们,要我请客,我说那是financing的工作,却要我来做,我叫谁请?
因为要做ptp,结果bank rakyat的bcq很迟才做,第二天bob来的时候,叫masyitah签名,她又没有立刻签,等了很久才签,结果傍晚的时候,bank rakyat的经理打电话来投诉,我被经理骂,跟他说是officer还没有签,他说不接受这理由,然后跟officer说是我说officer不肯签。够力,这样来陷害我。害我被所有人骂。
后来经理在厨房那边又抓我来骂,之后拿文件给他签名的时候,他不时望我,然后跟我说我不是骂你,你不要哭。
有人来拿支票簿,却没有,打电话问哲,哲也不记得,后来又有一个case,那个人生气的骂人,结果肥猪竟然说她有给哲,还旧事重提讽刺说每次她给了有人硬是说没给,我才不信她,明明记性不好,东西又乱丢,却乱诬赖人。
吉隆坡打来说水费的事要自己的branch负责,她们推给我叫我打给总行的人要钱,结果我打了,传达了我要说的话,总行那里不批,我也不管了。
ppi的事也有一宗case,又是我负责找。还有yasir的ppi也是,要我跟进。

2012之杏仁饼




















去年做的杏仁饼有些不熟,今年就做小一点,压扁然后用叉子做造型。也许是因为油放得不够,烘好后都裂开了,还有一些用刮刀刮下来的时候断裂了。最让人心疼的是有好多个都烤焦了,呜呜。浪费了杏仁粉跟杏仁粒。

2012之心形杏仁饼




















一开始,的确是想做成心形的,可是效果却不是很理想,一切下去,面团就因杏仁片的关系歪来歪去,跟我脑海中幻想出来的画面简直完全不一样嘛。只好做一盘就放弃了。

2012之杏仁巧克力饼





















自信满满的以为第三次做一定得心应手,谁知道切的时候功亏一篑。分成上下两盘以为能省时间,省电,这盘却不熟,接二连三的烤了几次,依然不熟,真是欲速则不达。不熟也罢了,反正是自己吃的,口感稍微差一点不碍事。这次杏仁片减了十克,试吃的时候就像以往做的一样好吃。

2013之杏仁宫廷酥饼




















这其实是宫廷酥饼,只不过突发奇想,加入了杏仁碎,看味道方面会不会有什么分别。
试吃一小小碎片,暂时还不知好吃与否,不过似乎有些甜,期待明天试吃的结果。
这次不知为何做得那么丑?上次还做得美美的呀?是因为扫了蛋黄的关系吗?还是因为多事用叉弄条纹?也许是因为面团太湿,加了三十克的面粉的关系?
p/s : 好吃,只是稍微甜了一些,还很酥

杏仁芝麻脆口酥




















做好后试吃,口感不错,就吃第二片,结果喉咙有点痛。
分成上下两盘,下面那盘颜色很白,就继续烘就一点,最后竟然焦掉了,呜呜。。。。
幸好焦的只有四分之一,不然就白做了,难为我昨晚吞了一粒伤风丸,今天还七早八早硬拖着疲困的身躯还有几乎睁不开的双眼从温暖的被窝爬起来。十一点开工,两点收工。
现在做饼很少用机器搅拌,多数是用手搅拌,不知口感会不会有分别?
p/s :口感还不错,只是较杏仁酥逊色一些

2012之被剔除的榛子雪球




















没有沾太多糖粉,怕太甜。味道好像不怎么样。
旁边的是做西瓜造型剩下的粉团,印了些卡通图案,给小恶魔吃的,妹妹看到了竟然说那么恶心的颜色。那是因为我不敢放太多色素呀,怕吃坏人,看~~~~~自家做的东西就是跟人家做的不一样吧?因为这样这几年我才坚持自己做年饼。
p/s:第二天味道依然不出色,但也不至于不好吃。

2012之杏仁青豆西瓜酥




















远看还不错,近看就有点丑。
昨晚临睡前突然想到的点子,杏仁酥饼弄成红色做西瓜肉,青豆饼做成西瓜皮。
杏仁酥饼的粉团很湿,结果加了很多粉下去混合,多担心不好吃呀。西瓜皮也因很干,一切就碎,也许冰得太久也是原因,谁叫我放进打冰那里,然后忘记了呢。
以后给几个宝贝们看到,不知道他们会否喜欢?
试吃还蛮不错,明天再试吃就知道这自创的食谱管不管用。
p/s:第二天依然好吃*v*,两种口味掺在一起,难以形容什么口味。

2012之青豆饼





















听人家说好吃,今年也来凑热闹。可这么快就开始做年饼好像很“kiasu”*v*。照食谱的做,很干,容易散,应该是油太少,幸好第一次只是实验性质,没有做太多,这也是从无数次的失败中吸取到的经验。刚做好的时候试吃,好像还不错,不过很多饼刚做好的时候都好吃,第二天再吃就不好吃了,明天再试吃一下。。老实说,我是不吃青豆的,但是青豆饼,倒不会排斥。矛盾的我。。。。
p/s:第二天依然好吃*v*

2011年12月13日星期二

死肥猪

一早就被肥猪气,她说什么前辈自以为了不起,她这个后辈什么时候尊敬过前辈?每天只会对我呼来喝去,一不听她的话,就说些难听的话来讽刺我,公司的同事都是她的族类,没可能站在我这边,我是被孤立的人。
今天说那个claim的单交给我,还信心十足的肯定的说,我说没有拿到,她立刻跟我大大声,还骂我。其实她交给了哲,可是她硬是说交给了我,我气到说要看cctv以还我清白。
那泼妇骂了我两个小时,还在众人面前不断数落我,哲也听信了她的话,我跟哲说我的清白,哲竟然说不要再提,他要生气了。一口气真的吞不下去。做这份工真的做得很辛苦,什么部门的工我都要负责,做不完迟回家还挨骂,经理甚至把我也列入黑名单,只因为我每天迟回家。
死肥猪做不完叫哲做,哲又踢给我做。可我叫哲做的东西,他拖了很久,害我被副经理骂那些claim做很慢,没有人会替我想,我要赶报告,要做financing的salary deduction,怎么得空做admin?还有很多circular要update。
唉,谁叫我当初笨,竟然选了这一行,进入了全部猪的世界,如今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我要快点努力存钱,早点退休,早点过好日子。

2011年12月11日星期日

杏仁酥饼




















杏仁酥饼,为明年新年而开始准备的饼干
第一次做,份量减半,成功
第二次做,面粉减了5g,加上杏仁粉补上,可是粉团很湿,根本无法压模,哪出了问题?

榛子酥饼




















榛子酥饼,这个饼好像比杏仁酥饼更好吃。方法是照着咖啡酥饼,只不过稍微改了一点点。搅拌了牛油跟糖之后,忙着弄其它的饼,结果隔了半个小时以上才加入面粉,搅拌到一半,杏仁脆片出状况,结果隔了半个小时才继续搅拌,然后等待脆片烘好,洗了烘盘才有时间弄这个,蛮以为会影响口感,怎知还是很好吃。

杏仁脆饼

















杏仁脆片,是我自己技术有问题,做出来的饼才畸形,哈哈。不过也蛮硬的,不是很好吃,浪费很多杏仁。。。。。。。

牛油脆饼




















误打误撞,味道还不错。
看到食谱里头,全部材料都有就打算做这个,结果玉米粉只剩下三分之一都不到,其它材料就只好自己减,牛油换成马之林,因为存货还有很多,最后粉团很湿,无法印模,只好弄圆再用叉压扁,也忘记用叉子叉小洞。然后无盐牛油我没有就没放,饼干底部烤焦了,略咸,不过蛮好吃,很酥,入口即化。
只是不晓得是否因为搬烤箱的关系,伤到筋,现在呼吸的时候痛得不得了。

龟苓膏仙草




















嘉突然说要吃凉粉,临时没有凉粉,退而求其次,煮了龟苓膏仙草(说是龟苓膏,其实只是凉粉啦*v*)。倒进可爱的模里,让颖和嘉迫不及待的想吃。剩下一点留给小恶魔。
因为怕苦,所以放了很多糖,这龟苓膏是~~~~甜的。还有嘉也有份煮,妹还说嘉很ganm我,我煮什么嘉都喜欢。

混蛋是非精

kak lee buat apa dgn pc saya.utk internet explore x blh buka.suis samax off.printer pun mslah.kak le print apa!lain kali jgn suka2 usik pc org lain!

那天请了假,是非精二号就sms我,说我在她的电脑动了手脚,我只不过是开了读 i/c还有print report的而已,她的电脑第二天出了问题就sms来指责我。关电是拜托哲关的,他一定是没按插头那边的电源。而我根本就没开过是非精二号的printer,出了问题关我什么事?我都没有弄什么东西.

这女人不知道发什么神经,越来越目无尊长,好歹我也是她前辈,现在她每天命令我做事,一有不顺她的意便出言侮辱,极尽讽刺之能事,有时还大声辱骂,让我很想拿东西往她头上砸。有时做了某件事,她就开骂,可她自己却可以做,还豪无愧色。她还以为她是我上司呀?还是把我当她家的佣人?每次要别人做她的工,指使这个指使那个,她就得空在那里搬弄是非,却无人说她半句,也是她马屁拍得厉害,所有人都心甘情愿为她做事,可我不吃这一套,自己份内的事自己干,凭什么我要做她的那一份?我给她害得还不够惨吗?为了她,现在被列入黑名单,随时都会因犯个小错而被炒鱿鱼.她害得我加班不能拿加班费.请假又拿不到假.最可恶的是在她的毒舌之下,全部同事都对我避而远之,不愿跟我共事,全部工作最后都丢到我这边,要我解决,我是垃圾桶是不是?最让我生气的还是时不时被她射几箭,她还没调来时,我的情况没有那么凄凉。

在我面前,她叫我时,还会加一个kak,在我背后,她叫我“orang itu”,我亲耳听到她这样交代哲拿我的voucher给我,我每次听到她说我的是非,就装聋作哑,所以她以为我听觉有问题,我也不愿意澄清。

我不是没有脾气,只是不愿意像个泼妇骂街,在公司爆发,那时没有人会帮我,我是异族,他们很早以前就一直拿种族课讽刺我,时不时叫我回中国.我不愿穿马来装,不愿停止吃猪肉,不愿进回教都成为受攻击的源头.要不是我忍气吞声,怎么可能继续做下去?他们曾让我渡过几个极端痛苦的日子,那几次我差点因为他们而寻短,还有一次在公司崩溃痛苦,伤心欲绝下差点拿刀割脉了.

我不求升职,也没有特意表现,但是我的工作表现比是非精二号好,kbi分数比她高很多,我有什么办法?又不是我贿赂上司,在公司我都是独来独往,没有拍马屁,也没有讨好任何人,更没有三不五时说人是非。我只是做我份内的事。很多时候都特地做慢一点,有时候明明做好了,却不能说已经做好了,怕招人妒忌,多痛苦呀。

说真的,我很累,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解脱?没有一技之长,辞了职什么都没办法做,悲哀.

庆幸的是,被他们这一族人这么折腾,我的忍功进步神速,从以前动不动想不开到如今虽然痛苦伤心难过依旧,夜夜不能眠的情况也没有什么改善,但是至少寻短之心已经很久没有涌上心头,让我不必担心忧郁症会让我心情一直在谷底,一不小心就赔上了性命。

能看到的都是我的亲人及好友,不会出卖我。

在这里我想骂她~~~~马来猪.

变相相亲吗?恶魔更恶魔了

公司搬到新的地点,认识两姐妹,妹妹先来当我的客户,问了我很多问题,然后我去她们的店吃午餐,轮到姐姐来问我问题,还问我生于哪一年,虽然很奇怪还是老实回答,最后她告诉我她有弟弟还没有结婚,也没有对象…………=_=
下雨,弟弟去载小恶魔回家,路中间有只狗,小恶魔竟然叫弟弟撞它,被我训了一顿,她怎么变得那么残忍了?

2011年11月22日星期二

胃痛还是全身痛?

突然,觉得很不舒服。
胃部痛然后连呼吸都很痛。
今天做饼干,有搬烤箱,难道又伤到筋了?
可是这次比那次严重很多,深呼吸的时候痛得不得了。

2011年11月20日星期日

不想载我别骗我

星期六要去新山上课,问哲有无交通?哲说他tumpang nafi的车去。结果第二天看到他驾车载nafi去上课。问他他竟然面不改色的说临时变卦。不想载我直接说就好了,何必骗我?
update p/book的时候乘机跟哲说突然想到一件事,哲明白我的暗示,说给他一点时间。除非能拿花红,否则他是不会还钱的啦,我了解。
哲毫无意外的又跟那人穿情侣装,一点也不避讳了,在公司一有机会就打情骂俏,火热的让人受不了,身体的接触也频频发生,还故意说出来示威。拜托,我有眼睛看的好不好,不用说出来向我炫耀,影响我的心情。我已接受了这事实,还要我怎样?
吃东西的时候,哲也跟着她,还好他还有瞄到我站在他后面“冷眼旁观”,跟我说不辣的。后来在餐厅,吩咐哲吃了青蛤蜊后告诉我辣不辣,哲有过来跟我说不辣,否则我就真的赌气不吃了,根本都食不下咽。
后来换班,哲竟然坐在我后面,叫哲给我答案,哲叫我看旁边的,结果我没交,因为没做。到了最后,他们出卖我,结果导师问我话,不知道明天会怎样,总之会挨骂就对了。后来回到公司门口,打算走路回,想想鞋子会让我脚痛,就倒回去打给弟弟来载我。

2011年11月15日星期二

不能请假

本来今天和明天是我的假期,经理最后一分钟反悔,不让我请假。昨天他说星期四让我请假,今天却说不让我请假,混蛋死人猪。每个月都不让我请假,现在变成我的年假还有十四天半,下个月就burn掉了,却一直骂我说我没有计划好,我每一个月请假有哪一次是顺顺利利的?岂有此理,猪就是猪。
asnan很不甘愿take over是非精的salary deduction,我一进到后面他就吗我,嫌这个嫌那个,今天更干脆叫asmah还file给我,说不完整,叫我弄好才给他。我气到忍不住飙泪,后来ppi我直接还回给asmah,不帮他们联络顾客了。你不要做,我自己key in manualy。

2011年11月14日星期一

芝士饼


















有点不照食谱,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影响了口感。
牛油要打到发泡,打了很久都没动静,就加了蛋要打到变成乳白色,可是打了很久都没变白,就不管它了。cheddar没买到,买了别的牌子,林林总总加起来,这饼就不怎么好吃了。
有些失望,最近一直努力找好吃的饼食谱,打算过年的时候,全部都是好吃的饼干,不要像以前一样,水准相差很远。

巧克力粒脆饼



















经过漫长的三个星期,真的漫长,没有周末,每天最少做十三个小时,连午餐也是速战速决。
今天终于盼到了一天的休假。^v^
这饼,因为赶时间,乱作一通,倒也蛮好吃的,新年的时候,年饼少不了它。

2011年11月13日星期日
























想做月饼,就找油酥月饼的食谱做。
油皮没有问题,有油,可是那个酥皮揉不到一团,是粉太多?白油太少?我照食谱的呀,然后没办法只好放多一点青色素,却揉不均匀,因人家说不能揉太久会起筋,结果只好眼巴巴的看着油酥的脸青一阵,白一阵。杆的时候,油酥很容易散,下次要放少一点粉试一下。我减了一半的份量,本来应该是做六粒,谁知道却做了八粒。















































照着食谱做,可是却不晓得一层层的油酥及油皮跑到哪里去了,人家一层层美美,我的只有这两个有一点点的层,会不会是那皮杆得太厚了?还是我把皮倒反了来包?结果导致一层层在上下的部位?下次再研究。月饼倒不难吃,只是饼皮太厚了,下次要做大粒一点或者是做多两粒。

造型饼作战失败


















打电话给颖的时候,无意间透露我要做小猴子造型的饼干,她一听就笑了,小猴子。然后我才来后悔,万一做不到我怎样向她交代?果然我做出的小猴子没有猴子样,因为自己假厉害,拿了熊猫的饼干食谱做小猴子,当然是粉团不够,加上自己没什么时间等凝固再做造型,结果饼干变成很好笑。
























颖来到,看到我的饼干,狐疑的望着我,我只好说做错了。宏一直要吃饼,可是他人不舒服,不能给他吃,下次他们来,一定做更多的有趣的饼给他们。

最近比较烦

最近真的很烦,烦到i/c一直忘记拿。所幸几次都有惊无险。那天更夸张,因为要买电脑零件,拿了三百元出门,结果吃完饭竟然把整个钱包放在桌上忘记拿,幸好是去妹妹的餐馆吃饭,不然什么都没有了。
工作的事让我烦,情事也让我烦,家事也让我烦,做饼的事让我烦,健康的事让我烦,钱财的事让我烦,加班的事让我烦,甚至不相干的事也让我烦。
我想是不是我的病更加严重了?很多症状都出来了。

2011年11月11日星期五

哲载我回家

前天,哲驾新车来上班。后来看到他一直按alarm,问他做什么?他说车钥匙不小心放进洗衣机里了。弄到水,有点问题。后来帮是非精key in ntos,问哲能否载我回?哲说可以,让我开心不已,可是这是否代表了他这次又不要还我钱了?已经拿了ot的钱了,他都没有表示,今天看他的statement,已经快花完了。上次他跟我借了两百元,不要还,说是载我回家的钱。
是非精二号一直怂恿哲跟她上楼找文件,我硬是要跟着去,不然孤男寡女,她又那么爱摸哲,会发生什么事可想而知。后来是非精二号有下楼几分钟,剩下我和哲,我才有机会跟哲聊一聊,问哲星期五那天跟谁回?哲说他自己回,骗人,他明明载是非精二号回家。
在车上,我说哲都不理我,只顾着和是非精二号花言巧语,亲亲我我,哲说我又不是不知道是非精二号的为人。我拍拍哲的手臂。
昨天,operation开小小会议,知道除了siti,全部人都进了黑名单,会导致没有花红,严重的会被炒鱿鱼。我的理由是因为我每天加班加很迟,又没有把全部工作都清完。还有哲他们很多工都没做好。我好无辜,才回到这部们不到三个星期,而且上个月我工作量超多的,现在有怪我加班,很委屈。哲也很气,我说他还好,今天不用上班,可我还要上班。哲说他要帮伊凡报名上第二年的托儿所。
今天是111111,美好的数目,可惜哲不在,工作还是没有做完,心里很烦。

2011年11月3日星期四

被小学同学冤枉

此刻的心情就像是住家突然被阿隆潑了红漆,写了大字,所有看到的人都以为我向阿隆借了钱却没还,可事实上我没有向阿隆借钱,没有人相信我,他们只相信他们看得到的事。却从不曾考虑我的感受。
今天,小四的同学irene来换钱,我心神恍惚,拿了钱过去算了竟然放回去我的抽屉,然后她说我给少了一百元,这次是我精神不集中,是我不小心。但是她却指责我,说我以前也少给她,刚好她没算,回去后才发现少了一百元,那次才是冤枉,我的钱根本没有excess,表示我没有算错钱,可是她却硬说我骗了她的钱,那时闹得很大,officer有去看cctv,可是看不到什么东西。
她在哲面前说了很多我的坏话,还有死猪也凑热闹说我的不是。
她走后,我问哲,哲说她投诉我,还说什么那是我跟irene之间的事,他不愿置评,把一切撇得远远,不想跟我扯上任何关系。上次ppi的事也一样,摆明了不想跟我有任何关系。跟死猪却肉麻兮兮,无时无刻调情。
他叫我还钱给irene,因为她是vip,万一她关了户口,就糟了。我说很生气,我又没有做,还钱不是承认我骗钱?那她不是更加认为我是骗子?和哲吵了起来,哲已经完全没有把我放在心里,他也认定是我错。犹如哑巴吃黄连的我忍不住掉泪,哲叫我走开。
之前我在休息的时候回去counter,死猪把我赶走,现在死猪对我很不客气,每天命令我做事,一不照她的意愿,就在哲面前数落我,哲也帮着她。我委屈就在角落沉思,越想越难过,syima叫哲pujuk我,哲生气的埋怨不关他的事,不要什么事都找他。然后我走过去的时候,哲生气的骂我。

2011年10月29日星期六

借钱

昨天,哲sms我,向我借两百元,说要还修理车的钱。以后拿了加班费就还,信他才怪,有哪一次不是拖了很久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还。
他不是要买新车了吗?怎么还要去弄那辆旧车?
特地用internet的方法转钱,就是为了留下记录。
那天,看到他印薪水单,问他做什么,他骂我。
后来,看到他传真去别的地方的"证据",问他传真去哪里,他也骂我。
然后看到他打信,明明是他说了一句话,我听不清楚,问他,他竟然叫我别问那么多可以吗?
很伤心,为什么什么事都是我最后一个才由别人口中听到?为什么不能亲自告诉我?
要不是他叫经理签名cfm他是职员,经理问他是不是要借钱买车,我还不知道。
后来午餐是想了想,的确是买车的手续。
等到两点半开工时,故意说他那些像是借钱的手续哦,我在贷款部呆了两个月,每天看那些文件,很熟悉了,然后假装问他是不是买车,他才肯承认。然后我问他跟哪里借?他说马来亚银行,自己的银行要三个月cfm,很久。问他什么车,他说类似以前那驾。还特别交代我不要说出去,结果经理大事宣扬,我说不是我说的,他说没关系,岂有此理,厚此薄彼,要是我泄漏肯定被他骂个狗血淋头。
混蛋,每次一定要有求于我才会对我稍微友善一点,早上还告诉我他家人的弟弟又出事,进院了,小小年纪,肾脏就出了问题。
哲拿了全部钱出来,幸好他是跟我出的,也许是那“死猪”还不知他买车的事吧。
簿子忘记交给哲,他家人那边的妈妈的也忘了,打电话给哲,结果他倒回来拿。

2011年10月26日星期三

咖啡酥饼




















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咖啡酥饼(不过我从不碰咖啡,做好了也不会进我的口)。
之前告诉妹妹有一个咖啡饼的食谱,妹妹说为什么不做来吃?我说我都不喝咖啡,做咖啡饼给谁吃呀?妹妹就说做来给妹夫试吧,他超爱和咖啡的。
做这饼的时候,小恶魔也在,就顺便让她也玩玩。



















因为自己不吃,所以做的份量很少,就舍弃了电动搅拌器,改而用手用搅拌器,咖啡粉也没过筛,结果咖啡饼有些还看得到咖啡团。
粉团稍微软,移到烤盘的时候很多都变形了。
这饼蛮好吃,给妹妹,妹夫吃,给颖,宏吃,他们都说好吃,我也拿了一片试吃,还真的很好吃。过年的时候还要做。
怕烤焦,一看到颜色变立刻关电。饼粘着烤盘,用刮刀刮的时候断了很多,益了小恶魔。
星期一~~~给哲试吃,他说好吃,可以卖了。^v^

生日





















八月初四,一早就摸着祖先的灵位告诉祖母,今天我生日,不想去警察局,希望她保佑早日找到我的i/c,然后又车子里翻找,希望奇迹出现,是掉在车里,可惜奇迹没有出现。
后来我说要煮鸡蛋,妈妈说我煮什么鸡蛋,煮快熟面吃就好了,结果吃了快熟面。到了下午,我又说要煮鸡蛋,妈妈问我怎么老是煮鸡蛋,我说今天我生日,要弄一粒红鸡蛋来吃,妈就说等下煮饭的时候丢进去就好了,不用煮了。因为蛋裂了,无法全部染红色,当然也无法染得均匀,某部分得抓着不能染色嘛。

孔明灯




















燃放孔明灯前,婶婶突然过来问妹夫借笔,然后拿一个过来给他写字,小妹就写几个号码。
燃放孔明灯时,婶婶向我们招了招手,我和小妹就跑过去,婶婶交给我一个孔明灯,问要不要放,当然要啦,都没试过耶。看到是刚才妹妹写字的那个,我就加上我的愿望,谁知道薄薄的纸在我要写第二个愿望的时候竟然被我的笔头划破一个小洞,小声的告诉妹妹,破了怎么办?心想等下是不是飞不起了。刚好念到我的名字要上台拿奖品,就偷溜了。
等到下了台,妹妹已经举得高高等着点火,我和妹妹一人抓一边,没经验的我们不晓得什么时候放,看到火已经很猛了,就跟妹妹说,数到三就放。数到三一放,孔明灯往下掉,幸好我们早有防备,快手一接,有惊无险。悄悄问妹妹我们的灯是不是放不到了?然后等了一会决定再试一次,这次总算成功,只是升得超慢,不知是不是有个洞的关系,只要是成功升就好,快慢都没关系。因为这次自己放灯,没拍到照,拿了去年拍的照片代替。我们的孔明灯是黄色的

猜灯谜







































居民协会举办了中秋晚会。余兴节目有歌唱节目,主次人发问问题,猜灯谜比赛,小孩子的游戏还有燃放孔明灯。

回答问题的环节,小妹也来凑热闹,听到支持人说很多人都有去,学校可以看到,可以增加知识,立刻大声告诉小恶魔答案是图书馆,然后推她去回答问题,可是小家伙跑到台前,竟然呆呆的站在那儿,没有上台回答问题。
第二题,主持人说以前的小孩子们都做过,现在已经很少了,因为是庆祝中秋节,以为答案是提灯笼,快快告诉小家伙答案,又推了她出去。谁知主持人接着又说了一个暗示,要放五毛钱,会转的。天呀,小家伙已经跑到台前,来不及阻止了,没想到她上了台竟然会临时换答案,说木马,我和妹妹面面相嘘,她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聪明了,会随机应变?后来主持人说还少一个字,她就说骑木马,第一份礼物到手。^v^
第二题,主持人说男生女生都会有的,第一次,很喜欢的,立刻和小妹不约而同的喊了一声,告诉小恶魔答案是初恋,然后快手快脚推她出去,可是这次小恶魔又站在台前发呆,没有上台,几个小朋友陆续回答了爱情,恋情之后终于轮到小恶魔上台,主持人还问她有没有初恋。她摇摇头,主次人就说她上来找初恋^v^.

小恶魔一直嚷着要参加猜灯谜,只好写了几个答案让她抄,自己也顺便参加了一份。准备燃放孔明灯的当儿,第一个上台领奖的竟然是我,题目是节目的烟火,我答五彩缤纷,竟然猜对了。只有我一个大人上台,还拍了照,有点不好意思。^v^。
其他的也都答对了,只是换了小家伙上台领奖,因为都抽到她的名字嘛。
9月18日

diy浆糊盖




















浆糊用久了,干了,利用海棉换掉旧的,就能使用了。

小恶魔参加踩汽球比赛




















18/09/2011
小恶魔兴奋的跑回家问我要不要跟她一起参加踩汽球比赛,我说不要,去年她参加,第一个出局,今年要是我也参加,也会是第一个出局,我不要丢这个脸。^v^
小恶魔参加踩汽球比赛,比赛一开始,我拿起相机对着她按开门,没想到照还没拍,她已经出局了。倒是婶婶却入了镜。

2011年10月22日星期六

宏抱我


那天,在赶工的情况下,跷加班的时间两个小时回家看我的宝贝。
回到家发现宝贝们都睡了,心理很失望,幸好还有我的小颖,不然会很难过。
等了一个小时,宏终于醒了,抱着他喂他吃葡萄干,因抱着他的关系,零食在他后头。
宏一直回头望,然后说为什么会在后面的?好可爱。
亲了他的小脸一下,他立刻往前抱着我的腰,哈哈,宏竟然会抱我了,他从来没有对我表现得如此热情。以往我要抱他,他偶尔会伸出手,其余的都是我硬硬抱的。害我开心得不想去加班了。
早上打电话给他妈妈,他跟他的妈妈说要跟我讲话呢,小精灵长大了。

2011年10月7日星期五

小人太多

今天跟哲说我明天不想去薪山上那个syariah的课,哲就大发脾气说我连累到他,每次其他人有什么事都跑去跟哲投诉,叫他骂我,叫他讲我,他们还说什么只有他可以骂我,只有他可以pujuk我,哲说他很烦,他想转去别的地方。而且他很受困扰,他家里那个人问他,他也全部说出来,她也很气我。我问哲是不是以后都不要跟我说话了,哲拍桌子更加大声的骂我。
其实,我知道是谁每天在他耳边挑泼离间,是那只猪,她的居心我也知道。我一直被两个女人破坏,弄到我变成现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那只猪每天一看到我就酸我,一直在讽刺我,一直说一些不利于我的话,我都有耳朵听,至于其它不堪的,我没听到,不过看哲越来越讨厌我的态度,想比实在是很不堪,还是不知道的好,免得我的心情更糟。
这一两年,哲开始加入损我的行列,每次跟那只猪一唱一和的损我,一句句如刀般割着我的心。心痛的感觉越来越淡了,至少没有以前那么痛不欲生,是痛得不知道痛了吗?
明天,我不知道会不会去得成,没有交通怎么去?
哲后来一句话都不肯跟我说,小气的他又生气了,而且还是超级生气,这次也许没办法和解了,我们之间的冰,超过三尺了,再也没办法解冻了,除非小人都消失,都死了。没想到人心是那么不堪一击,十多年的情份,被一个第三者这么容易就破坏殆尽,证明那只猪的功力非同小可,人一旦变了心就再也无法挽回了。
哲不是个可以共患难的人,他只能共富贵。我一有难,他立刻撇清关系。亏我为了他,背了不少黑锅,他捅的篓子,我暗中填补了不少,可是他的良心被狗吃了,丝毫不懂感激,还恩将仇报,异族果然不能相信。现在我学聪明了,发现他们没做好,也不帮忙了,这么幸苦干嘛?累死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finding就finding,我只要自扫门前雪,证明我是做得最好的就可以了,其他人,哼。

2011年9月25日星期日

车!车!


每次坐爸的摩哆总是战战兢兢的,毕竟两次发生意外带给我的恐惧不是两三年就能克服的。
前几天,一辆车突然从旁边经过,吓得我立刻扯着爸的衣服,失控的大喊车!车!
爸莫名其妙的往旁边望了一眼,继续载着我向前。
在那一瞬间,我终于知道我对车的恐惧越来越严重了,在这种情形下,哲还要逼我学车,简直是不可能了,只要一辆车从旁边驶过,我就会失控,到时后果不堪设想。

关机


星期五一早在街角遇到哲,有点莫名其妙,他怎么穿着t-shirt,不做工吗?
见到他们挽着手一起进了诊所,有些难过,哲竟然连招呼都不跟我打。
抵达公司,快快开手机,等了一会儿却没有消息,哲没有通知我发生什么事吗?虽然他每次都没有通知我,但还是忍不住感到很难过。
去了一趟厕所,总算收到他的sms,说眼痛要看医生,发讯的时间是七点多,心里还好过一点,他毕竟还记得我会埋怨他。
到了傍晚,abm问我哲有没有说什么?mc还是怎么了?我打电话去问,没人接,abm叫我sms,传了短讯,却接到关机的回复。有受伤,他怎么这样对我呀?会不会是别人帮他关了?
后来开会的时候,abm说哲的女朋友也联络不到他。是非精打了电话去,还是没人接,有点担心呀,哲会不会误会我一直打电话去烦他而生我的气呀?
第二天刚开机不久,哲就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说他的电话没电,chrgs没带在身边。聊了一些公司,哲说他的眼睛痛得张不开,我说看到他的时候没事,他说要近看才看得到他的眼红。跟他一直同时说话,不知他会不会怪我一直抢话说,好久没有接到他的电话了嘛,心情兴奋嘛!哲说mc三天,我们聊了六分二十一秒。

2011年9月19日星期一

今年他还是忘了我生日



早上一看到哲,哲就表情怪怪的说没有心情,以为他在作弄我,就拿几张纸打他的手臂。
后来一直到五点多,他仍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心越来越难过。
明明前几天暗示过他了,他是忘掉了。
中午打电话给哲,因为除了他不知道还能打给谁,第一通他没接,第二通他借了,可是他说很忙,有顾客,通话时间只有13秒而已。2011年9月19日,时间是13.04分。
还因为h/chq的事情责备我。
然后在厨房,我靠了他手臂一两秒,他竟然骂我,还说dosa。
到了快七点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告诉他,我一弄完clearing的时候,他突然说有人四十岁了,我奇怪的问他谁四十岁了?他说今天老一岁的人,我打了他一下,还有很久才四十啦。
后来问他没有话要跟我说吗?他就乱说一通,我说不要这些,他就祝福我长命百岁,早日找到我的缘份,早生贵子什么的,以后还要告诉他我有这么一位很好的朋友。我说只是好朋友吗?不是情人吗?哲说等下那个人会生气。
我问他怎么会突然想起我生日的,哲说只是小事情。对他来说是小事,对我来说是大事,没人会明白自己的生日没有人记得的心情。现在只有tai一个人记得我的生日。不知道到哪一年,连她也忘了,这世上就没有人记得了。

2011年9月18日星期日
























身体到处都是被叮咬的痕迹,又痛又痒
























抓伤了不以为意,后来才发现一个小伤口竟然流这么多血??

























今天,这些伤口全部都抓出血了,流了血之后就不会痒了·,只是手很痒,每天去抓伤它,然后再流血,结果伤口久久都没有愈合。

龙须糖



























爸妈去赌场的时候,有人在那里表演龙须糖,爸妈排队拿到两个拿回家给我们看,没想到爸爸千辛万苦,一路用手拿着的龙化了,只剩下妈妈丢在纸袋里的牛。好不容易将它和指导分离,虽然断了几根却无损它的美丽。

莫名痕痒
















自上个月开始,脚就开始发痒,好像被什么东西咬到,可是又找不到“真凶”,每天都增加一两个新的“地点”,如果忍住不抓,可能后果不会这么严重,偏偏我又手痒,忍不住一直抓痒,结果全身十二道伤口全部见血,惨不忍睹。





















今天又增加几个地方很痒,几乎脚无完肤,前天开始背后也开始痒了,今天手也开始出问题了,看了医生,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现在是又痛又痒 :(
我的脚,因为两次车祸,已经留下很多“痕迹”,现在又加上这些莫名其妙的伤口,自己也没眼看了。

猪肠粉























小时候最期待的就是下午两点多三点,卖猪肠粉的uncle驾着摩哆一边喊猪肠粉一边到处走,那时许多小朋友都会纷纷开门跑去追uncle,不然uncle的摩哆一停下来就会有很多人排队,再不然就是等到望穿秋水,uncle还被一堆人包围着脱不了身。

帅同学


















班上有一位同学mr. z z,dayah她们都说他很帅,可只有我不苟同,结果他主动跑来跟我说了几次话,有几位同事就不断起哄,后来mr. z z总算有跟她们说话了,让她们超兴奋的,这次上课很有趣,有一批很好玩的同事,dayah是pn hanimah和latif特地安排照顾我的,教导我的老师也被叫去警告不能让我哭,也不能让我感到压力,不能让我胃痛,幸苦他们了。这次上课还很特别,考试上头还特别通水,让我看答案,不用交白卷,哈哈。

面子书的账号

不久前哲说他面子书开不到了,一直出现一个荧幕说他的账号被人盗用了。
我问他是否能给我emai和密码,我开来看看。
没发现什么问题,只是那个叫人加多一个email地址的信息会出现而已,一切都没有问题。
为了怕他的朋友误会,一打开就set了offline,可是他的都是马来文,有点看不懂。只能凭记忆按来看看。

上个星期跟哲说没带pen drive,问他有没有可以借我,他说没有。
昨天发现他有,而且他记得放在哪里。
问他的时候,他竟然面不改色的告诉我上次他忘记了,还找了好久。

哲说我工作能力好,他要向RM推荐我,哼,我还会信他吗?上次ppi的事,问他该怎么回答那些来查的人,他竟然叫我别牵连到他,心,那时已经碎了,明白到他的自私。上次他要跟我借钱,我拒绝了他。

上个星期六,他来拿东西,叫我别告诉别人他来过,结果他交代我给nafi的东西,我不知道是谁给的,nafi不肯拿,我留言贴在那份东西那里,第二天他看到我就骂我,说那是他要还人的,难道我连他的字迹都看不出,我说我怎么知道。

他说要结束我们的关系,做好朋友就好,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不肯给钱他用,另一个原因是我身体的缺陷,那是永远没有办法改变的缺陷,也是我心里永远的痛。第二天我不想看到他,也不想跟他说话,他叫我时,我用签到簿遮着脸不看他,他说昨天说的都是开玩笑的,我竟然当真,可我心里明白那些不是开玩笑。不过也不愿说破,不想说破。

那天,他怕我叫他载我回家,一听到我问他是否驾车,立刻说他要回去kampung。
之前有一次叫文不要来载我,赌他是否还愿意载我回家,结果他等到没人了,才开车,叫我上车。

relief teller两个星期,跟哲说不到什么话,总是有第三者在,无法说心里话。不过跟哲一起工作是开心的。

明天的生日,暗示过了他,心里清楚的知道他不可能记得。他说不可能送东西,只有祝福,我知道,他从来也没有送给任何礼物给我,七年前都没有,何况是现在?

可爱的图

*•.¸(´*•.¸♥♥¸.•*´)¸.•*´
♥♥ •✿░中秋節快樂░✿ • ♥♥
.¸.•*(¸.•*´♥`*•.¸)`*•.¸¸.• ♥
祝┏┯┓┏┯┓┏┯┓┏┯┓♥(\ /)
福┨中┠┨秋┨┠快┨┠樂┨ღ( . .)ღ
您┗┷┛┗┷┛┗┷┛┗┷┛c(”)(”) ⋯⋯♪♫•.•°*°•


一直想找这类可爱的图,可一直找不到,不晓得人家是怎么找到的?

2011年9月4日星期日

巧克力冰淇淋月饼



















巧克力不晓得要怎么涂,煮溶的巧克力一下子就硬了,我都来不及倒进模里,又怕太热倒进模里,吃了对身体不好,结果弄到好丑哦。





















第一次没经验,冰淇淋倒得太满了,应该倒九分满就好。





















因为巧克力酱很难弄,弄到半夜十二点还没弄好,就弄一粒,另一粒是上层有巧克力外壳,底层没有。虽然巧克力外层很厚很厚,脱模的时候也很幸苦,但是拿了出来的巧克力冰淇淋好可爱。有点不舍得吃了。

姐姐美丽吗?

昨晚在酒宴上,颖突然边笑边跑过来告诉我。
刚才阿群抱着宏宏,然后问他你看姐姐美丽吗?
大伙听了都笑个不停。
哈哈,宏宏当然不会回答她的问题啦,才两岁的小孩怎么知道你长得美不美?

阿姨的照片在那边

昨天去参加堂妹的婚礼,现场让人重温当年。
当某张长发,瘦瘦的堂妹的照片出现时,颖和小恶魔不约而同大叫“阿姨”,然后哈哈大笑,笑声惊动了许多人望着她们两人。后来几次那张照片一出现,她们就大叫阿姨,然后很开心的笑。
一开始我不明白,后来才想到她们应该是误会相中人是我啦。难道堂妹跟我有像吗?

2011年9月3日星期六

楼上有鬼

昨天抱宏上楼,他突然告诉我楼上有鬼。
吓了我一跳,心理有点毛毛的。
小孩子应该可以看得到吧?以前颖和嘉小时候一到晚上上了楼距哭闹不休,不肯在房里睡觉。
现在他们长大了,就肯了。
到了楼下,宏伸手朝着观音还是祖先那里招手说下来,下来。让我心里更加发麻。
记得以前小恶魔很小的时候,她跟我说过房间里有人在某个角落那里,吓到我差点不敢睡,后来骗自己说她乱讲话骗我。

2011年9月2日星期五

小恶魔做饼























小恶魔长大了,今天做咖啡酥饼给妹夫试吃(因为我不碰咖啡),叫她帮忙弄,还告诉她说她弄的饼可以带回家吃,瞧她弄得似模似样

2011年8月31日星期三

i/c 不见了

还有十多分钟就是我农历生日,送我自己的生日礼物竟然是i/c不见了,明天要去警察局报案。唉,这两个月真的很倒霉,事事不顺利,怪病缠身许久不愈,心情糟透了。现在又发生这种事,心情更差了。 好久没出门,今天妈妈要去tesco,我也跟了去,然后又去了综合广场。结果回到家两个小时才晓得i/c不见了,明明是放在裙子的口袋里,还时不时摸着确保i/c还在身边,谁知道这么小心翼翼还是不见了。上个星期去看了医生,药膏才打开,不小心挤了太多出来就拿一个小盒子先装着,然后一下子整枝药膏就不见了,到现在还没找到。接二连三的发生事情,是不是我冒犯了什么“东西”?

2011年8月30日星期二

白杏仁脆饼





















翻到以前抄的食谱,发现这个饼,现在有材料,能做。以前是不知道什么是白油,自从做了月饼之后,知道什么是白油,刚好还剩下很多,就试着做了这白杏仁饼。粉团十分粘手,根本无法用模型压图案,只好用手来搓圆,搓到最后,手上全是粉团。






















说是脆饼,可是一点都不脆,难道又是我弄错了什么步骤?味道还不错,只是入口会有几种不同的味道,后来才晓得原来是盐混得不均匀。

阿姨要结婚了,不是这个阿姨

今天打电话跟小颖聊天,问她星期六要不要来参加婚礼?
她问是谁的婚礼?
我说是阿姨的,怕她误会赶快补多一句,不是这个阿姨,是另一个阿姨,小阿姨,有两个小宝宝住那里的那个小阿姨。
她说不认识小阿姨。
我就哄她说,你来我这里,我做小狗饼给你吃,她一听就兴奋的说小狗饼。
怕小狗的魅力不够,我又加了一句还有做小猴子饼给她吃。
她一听简直乐翻了,又有小狗又有小猴。
哈哈,这样她应该肯来我这儿了吧?
好想念她们呀,刚好可以做饼当作庆祝我农历生日,虽然生日是星期四。
其实小猴子还未做过,不知道会不会成功?老头要保佑我成功,不然就失信于小孩,多没面子呀?
问她嘉嘉怎样,有坏蛋吗?(这小坏蛋很久都不要跟我聊天了,每次“喂”过后就跑掉,留下我一个人抓着听筒发呆,还以为男人靠不住,没想到小男孩也靠不住。呜~~~~~
颖说嘉嘉病了,问她宏呢?她说宏整天跟嘉吵架。
哈哈,这两兄弟呀,每次一见面就斗到天昏地暗,真是稍微不留意都不行。
颖说她阿公手被刀割到,不知道什么东西断了。
呀?断了?不会是手指吧?超恐怖,小颖又说不清楚,唯有等过几天她们来时再问清楚了。不过既然她们没有打电话通知,应该没什么大碍吧?

2011年8月29日星期一

改良狗狗






















答应小颖要做饼干给她,看到改良后的小狗饼食谱后,决定试试看有没有好吃一点。也不能怪食谱啦,是我自己本事不够,做出来的东西才不好吃的。这次做很少,只有二十粒的份量。本来还以为可可的耳朵被颖她们吃完了,还告诉颖这次做黄耳朵的小狗。做完后试吃,没有变得很好吃,跟旧的相差不远。

2011年8月28日星期日

难怪我收不到东西

前几年,每次开斋节前都会收到一些顾客送的kurma,饼干,青包等小礼物,今年却静悄悄,什么都没有。心里蛮奇怪,以我跟顾客的交情,不可能只给其他人而不给我的呀?星期五代班才知道原来是是非精二号作祟,顾客要送礼时,她扣除了我的名额。难怪他们每个拿到一包5公斤的白米,一包糯米,五盒kurma,一盒蛋糕,几罐饼干,一些礼篮,几封青包,我却什么都没有。一直到我代班时亲眼目睹顾客要送礼,每人一份,我却没有,才知道她干的好事,她却毫无愧色的说没有算我的一份。她对我的“好”。我会记着,以后她有难,我当不知道,当我忘记应该怎么解决,当我记忆有限。楼下的工作,我也尽量当没看到,那些report,我没有sorting了,当我没空好了。有时间我不会翘脚休息一下呀?干嘛做到半条命。楼上的上司对我不错,一大叠的工作没完成,问他最后期限是几时?他说没有期限,我几时能做完就几时交给他,不像楼下,每天挨骂,做到凄凄凉凉。

傍晚时,新来的某位上司说她要去哥打,我说以后我要去可以搭她的顺风车,是非精二号就跟她说载我去哥打河,让我跳河自杀好了。心理有气,不想发作。说实在,也好久没有想到自杀的事了,至少这个月没有,上个月好像也没有那个念头(不知道有没有,忘记了)。生活过得不好,但至少心情没有差到到谷底,是唯一的好事吧?

2011年8月23日星期二

被人害到要赔五百元

接到一通电话,心情很差。 昨天上司交代做一张外国支票,今天她打电话来说看错了,不是要做支票,是要直接转钱,结果那个马来同事假厉害,问也不问一声要怎么取消就自己做了,结果因外汇的兑换率的问题,相差了五百多元,上司说她没看清楚叫我做是她错,我也没看清楚就做是我错(昨天忙到头昏脑胀,她叫我做我就做了,根本没时间去仔细研究了),所以我们要“公司”赔偿那笔钱。问题是要不是那个马来婆乱乱cancel那张支票,根本就不需要赔钱,cancel外国支票有它的方法,现在被她害到我要赔钱,她却不需要赔钱,是什么道理,我不服气。

2011年8月7日星期日

旧家土地租金

没住在旧家已经很多年,但仍不舍得将旧家卖掉。
每一年还要缴一笔租金给土地拥有人,有点不明白老一辈的人是怎么算的,明明那些人向他们借了钱到死都还没还,可是为何我们每年还要缴租金?不会从那里扣吗?可是现在都死无对证,那些当事人都不在了,说了还有什么用?
一年两百四十三元,一天还不到一元,还算蛮便宜的啦,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
前年听说他们卖掉了那里的地,不用给钱了,谁知道不久前人家打电话来说很多年没还了,天呀,我们明明只有两年还没还,人家硬说是三年,爸爸生气的说要他们找出那些单据,证明还到最后是哪一年,偏偏我们的单据爸爸忘记收在哪里,真糟糕,难道要还多一次吗?
刚才给了爸爸四百五十元,让爸爸先收着,等她们来收的时候才交给他们。只是爸爸现在记性不好,当他们来收的时候,爸爸忘记了我把钱交了给他就糟了。

2011年8月2日星期二

婆婆不疼我

梦到婆婆,跟她一起睡,可是醒来的时候,方向却跟婆的相反,埋怨她不疼我,偏心,婆说她怎么知道,我自己睡成这样的。其它的忘记了。

2011年8月1日星期一

饺子





















前阵子买了饺子皮,今天才有空包,可是饺子皮是怎么包的却不晓得​,要搜索一下,就乱乱包了一些,等一下煮来当午餐。























煮了米粉汤,除了盐不加任何调味剂,吃得津津​有味。只是折角的部分稍微硬了些,下次还是老老实实,弄成半月就​好,弄了折角反而有损饺子的美味。

2011年7月30日星期六

我要罢工

现在的哲,每天风骚的要命,每天搽香水上班,以前跟我一起的时候,很少会搽香水的,他现在没有做我的工作,其它人要我做回自己以前的report,我还有很多工作都没有教哲做,我也不管了,叫哲教我做,他说没有时间,我一直骚扰他,他没办法做工,还骂我,我伤心得在里面流泪,后来更无法控制的失声痛哭,虽然哭得很小声,可是越哭越伤心。到后来,哲终于忍不住,叫我别蹲着,坐到椅子上,平静心情,我只好听他的话。要是他不要教我,我也不管了,楼上的工不要做,楼下的工也不要管,等audit来到,你们就知道平时我是怎样的仔细好好检查的。哲的效率很慢,他完全没办法跟我比,所以我以前做的那些工作,到最后肯定是我自己做的了。
哲不要载我去拔都听讲座,叫他帮我拿米他也不肯,说怕人说闲话。

2011年7月28日星期四

我已经是透明人了吗?

星期四开始,我永远不能当teller,因是非精有搬弄是非,弄到经理勃然大怒,跟哲换了工作。哲好开心,跟是非精二号有说有笑,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了,看了报纸,有新的散钱,跟她说,我在右边他却看都不看一眼,从里面走出来,他也喊她的名字,是非精二号还故意大声说哲一直借故摸她的手。我也看到她跟哲说话,伸手摸哲的肩膀,埋怨哲,哲却说没这回事,睁眼说瞎话。哲去拿纸还会拿很多然后自己拿几张,那一大叠就给是非精二号用,他从来没有对我这么殷勤这么为我着想。有事找他教我,他也会说没空,是非精二号正等着他,不然就他很忙,明明看他和是非精二号只是说话而已,没做事。摆明了哲不愿意再跟我说话,不愿意再理我了,他每天都负责接载她,却不理会我站在那里苦等一个小时仍回不了家。

2011年7月22日星期五

翻脸不认人

今天伤透了心,我维护的人却企图置身度外,叫我扛下所有的责任,我这么做有大部分的原因是为了他,他却叫我别拖他下水,明明他是知情却要我骗大家说他毫不知情,一切都是我一个人做的。要受处分我一个人就好,千万别连累他。打电话找他商量对策,他只接了一次,还说没有心情帮我想办法,他自己也担心会害到他。傍晚再打,他叫人家接听然后说他出去了。不是希望有人雪中送炭,只是没想到这么冷漠无情,翻脸不认人。
.

2011年7月21日星期四

几时才能放下?

今天sms哲,可是他没有回复我。后来上厕所上到一半,电话响,原来是哲打来问我怎么cancel ppi,我问他是不是楼上的那些?哲说是,我说哲的不必cancel,我已经弄好了,哲说楼上的那些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哲似乎也对我很不满,也对,每天被楼上的人那么荼毒,对我的感情当然也被荼毒,变成没有了,以后不知道会不会变成恨呢?问他有没有收到我的sms,他竟然骗我说还没看,直到放工,哲依然没有回复我。对他,很失望,有求于我的时候也懒得打电话给我,就只会打给让我不开心的人。算了,算了,几时才能真的算了?

2011年7月18日星期一

在吉隆坡扛回来的漫画




















在吉隆坡扛回来的漫画

2011年7月17日星期日

朋友的慰问





















受伤期间,朋友慰问我时带来的水果。说真的,过去几年吃的水果加起来也没有受伤期间吃​得多。























受伤期间,朋友们还买了生鱼精让我伤口愈合得更美丽。谢谢你们。

























车祸受伤期间,慧做了南瓜喜板给我吃,还幸好有它,因为有一天妈妈竟然把我给忘了,吃​完我的饭,幸好还有它让我充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