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1年2月22日星期二

沉重的心

天下之大,可有让我容身的地方?情况已开始有些失控,有些事不是想要做的,却不由自主的做了,有些答案不是我要的,却是事实。心依然脆弱,心依然彷徨,心依然沉重,心依然不完整,到底散落在哪里?怎么找不到了?
身边的人开心,我感染不到喜悦,可人家伤心,我却跟着难过,搞什么?
我是孤单的,心进不去别人的世界,别人的心也进不来我的世界,心好像被封死了。有试过走出去,可是为什么接触外人时,心里更难过

2011年2月10日星期四

贺年卡




















以为今年会收不到贺卡,因为网友越来越没交流。甚至可以说没有网友了。
第一张收到的是高曾的,然后是倍嘉,日月,盺沂,咖啡,阿鱼。意外的是rozy也送了一张给我。
过年了,同事中没人给我祝福,反而是别的分行的人给我祝福。

tai的礼物



















外国邮票,也是好姐妹tai特地帮我收起来的,谢谢。




















tai给的零食,却忘记给几个小家伙拿回家了,等他们下次来再给他们吃吧。




















tai给的红包封

过年饼




















拍的时候,紫菜卷还没做,四罐已经送给别人。




















放在鱼缸里面,人家的鱼缸养鱼,我的鱼缸养饼干

2011年2月9日星期三

心情低落的人日

大年初七,本来是假期的最后一天。
初六那天sms哲,结果他没有回复我,心情有些低落,就关机。
今天下午开机才知道哲早上六点多就sms叫我回去做工,他说audit要查东西,没空帮我代班。而且经理也说我放假很久了,才四天而已,久什么久?八点多哲打给我,我还没开机,当然是没接啦。四点多开机才知道,马上sms哲,向他道歉,并问他是否audit来了,哲还是没有回复我。
混蛋,每次我sms他,他都不理我,有事找我帮忙才sms我,借钱也是。就sms借钱,连话也不愿跟我说,打个电话会死呀?
明天开工肯定会被哲骂到很惨,还有全公司的人也会冷言冷语的对我。

2011年2月8日星期二

上课


















上课期间吃的食物,午餐因为迟出去,每天都没得吃,第二天开始从酒店带很多面包去当午餐。对我来说,这是有史以来吃最多的一次(上课的时候)
一碗粥,放了很多很多的炸葱头,还有香肠,罐头菜心,只是没想到人家煮的粥没放盐,所以其淡无比。半碗面,因为汤料颜色很怪,不敢舀多,不然吃不下很浪费,喝了之后味道很怪,不知道什么汤来的。还有一杯牛奶

2011年2月5日星期六

mms shahrin


肉丝卷




















看到鸡肉丝还没吃过,顺便包了肉丝卷,第一次切四片,包好后真的好大片哦,然后第二张春卷皮分成十二份,包好后还是很大个,懒惰再切小一点,就放弃了。

紫菜卷




















大年初一,忙着包紫菜卷给颖吃,因为紫菜卷是她的最爱,口味也跟我一样,不愧是像我。包了一半,门外有人声,原来是婶婶他们一家人来了,奇怪,昨天他们不是打电话来说不来的吗?怎么突然跑来了?原来是糊涂的弟弟搞错了,她们是说吃饱饭才来,弟弟竟然听成他们下次才来,幸好我没跟爸妈去老家,否则叔叔他们一家要吃闭门羹了。




















唉,老人家说得对,有好朋友来真的是不能炸东西,看大年初二的紫菜卷都炸成什么样子?吃起来带点苦味,颖没来,我也没让她们带回去给颖吃。

2011年2月3日星期四

杏仁巧克力




















杏仁巧克力,去年妹妹说喜欢吃,她的几位童年好友也说好吃,今年再做,不过份量减少一半,不然全部年饼我一个人要吃到几时?这次冰冻了大半天才拿出来切,碎的不多,下次也要这样做。

榛子饼




















榛子饼食谱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因为买错了一包榛子粉,应该买榛子才对。不晓得是打蛋的时候弄到油水分离,还是这饼原本就是这样,带点硬硬的口感,老实说不是很美味,下次不会再做。

2011年2月2日星期三

杏仁饼




















做杏仁饼是因为看到还有一包杏仁粉,又看到人家说好吃,就试试看。本来是想做造型的,可是懒惰,而且做得不好,最后连纸杯也省了,环保嘛。婶婶试吃了,说火候不够,吃到粉味(原来吃到粉味是因为烘的时候火候不够)我说不敢烘太久,怕焦了,婶婶说可以再烘多一会儿。

蛋白脆饼




















那天的失败了,第二次再做,谁知道还是弄到油水分离,真不懂要怎样打蛋白才好,明明是一点点的放,还是失败。这次挤得还是大了一点,结果只有八十巴仙成功,还没试吃,不知道味道如何,甜度应该是刚好,因为减少二十克的糖粉。

2011年2月1日星期二

淹水

打电话给颖爸,他说淹水了,约有一尺,水退后他还抓到很多肥美的泥鳅,听了他的话,让我开心的笑出来。

爸妈的花红




















2011年给爸妈的花红,每年都是给这数目,只是今年全部换成新钱,让爸妈过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