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1年3月29日星期二

无情的情人

哲说我们性格不合,我不会泡teh tarik,喜欢的东西也不一样,所以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了。问哲是否因为是非精乱讲话而离开我,哲说不是因为那个原因。哲说要去找一个有钱的女人。问哲能比能想我十八仙而已?哲说可以,四十八仙呢?哲也说可以,不过哲心不在焉,应该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吧?他心里只想着我没跟他买保险和信托。问哲想我吗?他不答,问哲疼吗?他说不明白什么意思。问哲我们是否互相喜欢,哲也没有反应。说哲很久没抱我了,哲说那是dosa的。说哲不跟我合照,哲说我不是他妻子,他不可以跟我合照,跟其他女人合照时,又不见哲说话?哲说他不想一直被人取笑,他不想和我有太多的接触。

去上课

一早去到公司,哲就说我又要去KL上课了,真搞不懂总行搞那么课程做什么?浪费人家的时间,浪费金钱。跟哲说我不想去,哲就生气了,还很严厉的指责我,后我说我都不大想做工了,哲就说不做就早早讲,不要让人家幸苦,谁幸苦了?我都没有丢下很多东西给他们做,我会做完我的所有工作才离职,才不会留下烂摊子给人。后来不知为何,一直撞到手,脚,弄到伤痕累累,到现在还很肿。哲还损我,让我难过。后来哲说他跟经理说了,我要离开,不要去上课。可经理却跑下来跟我说像个星期要去上课。不想跟哲吵架,就答应哲去上课。
15/04/11


今天去加班,不知道哲这么早来,在后面整理文件,结果哲在外面喊了很久(他说等了半个小时),我都没听到,哲当然是唠叨个不停啦,我说在后面没听到声音,所以没有去开门,人家特地把手机带在身上,他都没有打给我叫我开门,只在外面喊,我那知道呀。解释了很久,哲才消气,呼。拜托哲帮我买车票,他说去到哪里sms我,我叫他打给我。嘻嘻。他回家时,下着细雨,叫哲等雨停才回,他却冒雨回家,担心他淋到雨又生病。哲打来说没有中午的票了,只有早上十点。我说早上就早上咯,本来还以为可以做半天工才去巴士站的。问哲钱要给现钱还是转账?哲说要转账。

早上弟弟载我去上班,就顺便把两大叠的文件搬上车叫他帮我载回家,我要做的。结果他回到家就丢在外面,妈妈以为是不要的垃圾,卖给收旧报纸的人了。这下惨了,那些文件是要整理好给audit过目的,那些全部都是重要各户的个人资料和一些公司机密文件,要是泄漏出去,我会挨告,搞不好要吃免费的咖喱饭。打电话给收旧货的人,他说转手卖掉了,这下惨了。还为此跟爸妈大吵一顿,怎么办?真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以为带回家做会更快把工作完成,谁知道变成反效果。里面还有我的一笔钱,要拿去吉隆坡用的,这下破财了。
16/04/11


后天就要出门,行李还没有收拾,那间酒店,不晓得有没有烫斗,不想带太多衣服,行李很重没本事拿。昨天搬几份文件就扭伤了手。越来越没用了,越来越弱不经风,手无缚鸡之力了,再瘦下去,连两三公斤的东西也没办法拿了吧?

昨天,是非精二号问我今天几点开门,今天,是非精,玛都打电话问我公司几时开门,纳闷的是为何问我,不是问开门的人呀?后来到公司,一一call她们,结果都没人接电话,是非精二号倒是有接,可是后来又说车坏了,来不了,分明是不想来。玛来到,几个人说到工作的事,玛忍不住流泪。唉,前几天,我和是非精二号谈起工作的事,也哭了。我们几个没有一个不谈到工作不哭的。打给哲,看他要不要来,哲没接,后来他打回给我,告诉我他早上来等,等到十二点都没人来,我说他怎么不打给我?虽然我也不知道几点开,但我知道是下午才开始。哲问我傍晚有空吗?他要介绍人叫我买信托,我说不知道会做到几点。
17/04/11



一早是非精二号就被叫上去经理室,两人没有下楼baca doa,后来她就直接在楼上做她被经理没收的那一箱文件,又剩下我一个人做全部工作,做到要上小号也没机会,憋到几乎要爆了。也紧张到胃抽筋。可经理却说我一个人绰绰有余,不用人帮。我一个人是有能力啦,可是qms就兼顾不了,不管了。哲问我昨天几点回,我说六点半,他说怎么不打电话叫他出来商量买信托的事,我说收拾行李,然后就很迟了,哲有点不爽。然后他的朋友pending,他问我怎么不知道,我说没人通知我啦。后来打电话找哲很多次都没接电话……,隔了很久,哲下楼来问我是不是我找他,呵呵。平时他不接电话也不会来问我的。明天要去上课,可是要扣我的假期,是吉隆坡叫我去上课,坐巴士还要扣我的假期,真不公平。哲叫我申请半天就好了。今天的工作还没做完,要全部做完可能要十一点吧,累了就回家。哲要的report,我print了,可是上司的房间却锁着了,拿不出来,明天要记得拿,不然他以为我忘记了,会生气的。还有得交代他帮我做一些事,肯定会被他念的,不过我也有帮他弄bcq的form呀,custing voucher呀,那些很累人的leh。
18/04/11


哲说我们性格不合,我不会泡teh tarik,喜欢的东西也不一样,所以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了。问哲是否因为是非精乱讲话而离开我,哲说不是因为那个原因。哲说要去找一个有钱的女人。问哲能不能想我十八仙而已?哲说可以,四十八仙呢?哲也说可以,不过哲心不在焉,应该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吧?他心里只想着我没跟他买保险和信托。问哲想我吗?他不答,问哲疼吗?他说不明白什么意思。问哲我们是否互相喜欢,哲也没有反应。说哲很久没抱我了,哲说那是dosa的。说哲不跟我合照,哲说我不是他妻子,他不可以跟我合照,跟其他女人合照时,又不见哲说话?哲说他不想一直被人取笑,他不想和我有太多的接触。
.
29/03/11

2011年3月20日星期日

电脑升级

弟弟帮我的电脑升级,速度是有快。可是照片全部在另一个cpu里面,这个cpu不能弄照片,一打开就出现什么数据执行保护,windows已经关闭了此程序,按了就自动关掉,照片copy了进电脑也完全看不到图。

2011年3月19日星期六

倒霉的三月

车祸受伤,昨天又接到北马的阿姨打电话来通知大舅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晚上保险的agent又说我只有五天的mc,claim不到保险,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个三月很倒霉。

在诊所量了体重,39kg,wow,重了叻,低头望了望裹着纱布,肿得不得了的脚,顿时明白为什么体重增加了。

2011年3月18日星期五

严重失眠

拿了几天mc,黑眼圈更严重,失眠的问题也更严重,只因痛到无法入睡。驾车的人士,拜托你们好好的驾驶,不要乱乱来,两次的飞来横祸让我受了不少苦。这几年右脚不断反复的痛已经让我很苦恼,不想左脚也患上同样的病。被车撞的噩梦跟了我几年,如今又卷土重来:(

2011年3月15日星期二

哲骂我

车祸受了伤,想得到哲的安慰。不顾脚剧烈的疼痛,第一时间先赶回公司。
没见到哲,好失望,打电话给他,他又不在楼上,打手机也没接。
后sms叫他call me back。
等他打来,我已经在打针,幸好跟他说话分散注意力,不然会很怕。
告诉他我被车子撞到了。哲竟然讽刺我钱存多有很么用,不如多baca一点doa(类似啦)。
很难过,他这样说我。
后来看完医生,回到公司,哲还是不在。硬是等到他下楼,给他看已经包扎好的伤处。
哲叫我去诊所拿医生纸,然后去看专科,可没人载我去。
第二天我sms哲,他打电话来问我看了专科没?
我说还没,没人载我去,哲说怎么弟弟没载我去,我说没,他就骂弟弟,我说别骂我弟弟。
哲生气的骂我,还说要24小时内才有效,然后挂掉电话。
sms跟他道歉,他都不理我。心情顿时跌落谷底。
我只好sms告诉他,我尝试联络撞我的人,putrajaya3391,叫她载我去。
后来那人跑去报警说我要她付医药费。警察叫我去警局,我说我怎样去?
sms哲告诉他那人不肯载我去,哲又不理我。
打电话给哲,他不肯接。
再sms叫他打给我,等了很久都没有电话。
再次sms跟他说那人去告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等了很久哲没有反应,再次打给哲,这次哲终于肯接电话。
告诉哲那人去告我了,哲说为何昨天没有去也没有通知他,我说没人载我去,哲说我应该通知他,他可以帮我想办法,现在做什么都没有用了,已经过了24小时,都无效了,为什么静静,要不是他打电话来问,我都没跟他说,还说他问过公司的人,没人接到专科医院打来cfm的电话。哲说他也许可以安排载我去。哲余怒未消,我只好让他骂,让他出气,然后再解释。最后哲说我们是朋友,他才会教我。本来想问我们不是特别关系的吗?不过问了哲会更生气,不敢问。哲还说每次有事都没跟他商量,车祸又不是第一次了,都不肯听他说的做。最后我们不欢而散,哲说以后有什么事都别告诉他,他不想再知道我的事,也不想管我的事了。

2011年3月14日星期一

车祸记






















































































































早上上班途中,被车子撞到了,整个人飞到车上然后才掉下地,上次最后一次mc是因为车祸,几年后第一次mc也是因为车祸。幸好爸爸没事。

脚变成特大特胖的脚,医生说暂时不要走路,现在除了手之外,全身都痛,胸口痛到连呼吸都很疼。手有点擦伤,无法着力。政府医院的医生给了我五天的mc。


我联络那个撞到我的人,叫她载我去看医生拿医生纸去看专科,她不回复我,打电话也不接,后来竟然去警察局告我,说我要她付医药费,警察叫我去警局,我生气的说我怎么去?

很气,受伤的是我,痛苦的也是我,她道歉都没有,送我回到家就拍拍屁股走人,在医院的时候她也没有等我,后来是医院的护士打电话叫她来的,还好我认识一位护士,不然坐着轮椅,像个伤残人士那样,很惨。


刚才楼上的人还打电话来确定我是否真的受了伤,真是岂有此理。还没到医院前,我强忍着疼痛赶回公司,都给楼下的人看过伤口,然后包扎完毕,也会去公司给他们看,这样还会怀疑我。一天几通电话骚扰我,问我东西在哪里,问我东西寄了没,烦到我想骂她们。

我上次被车子撞到的时候,去政府医院,等很久才轮到我,只有机会看护士,医生都没看我一眼,也没有机会照x光,药也没有给我,预防针也没打,那次还比这次严重很多。这次是遇到我认识的护士,才有这种“福利”,不过照x光的时候,那里的护士呱呱叫说谁叫我去照,而且我告诉她们我胸口痛的时候,她们说不要紧,听了都很气,我都痛得要命,她竟然说不要紧。后来有机会看到医生,趁机告诉医生,才有机会照胸前的x光。

昨晚去看医生,马来医生,他只看了我的脚一下,就问我要什么药,然后就说可以了。我硬是要他帮我看伤口,结果他拆了我的纱布,却没有帮我清洗,叫我回家自己洗。还有包扎的范围缩小了,露出的伤口一直出水,弄到我走路比前天还要痛。怎么那么倒霉,遇到无良的肇事者,无良的老板,无良的医生。

2011年3月3日星期四

哲一而再的骗我

明知道问了只会被骗多一次,还是忍不住去问。
昨天他说直接回芭都,其他人都跟着经理回,可是我发现那是骗我的,他有回来,只是不愿意载我而已。上次也不肯载我叫我跟那非一起回。丝毫不把我放在心里。
今天又不肯载我回,只说他有事,问他什么事,他生气的指责我。
星期六,早上九点四十五分开始做到晚上八点,没休息,没吃什么东西,但还是做不完。很累,明天还要给经理责问为什么做到那么迟还做不完,气馁。哲说要来做一点事却没有没有来,我只好帮他做完它。
悲哀的是为了工作付出了所有的青春,所有的时间,却得不到一丝的珍惜,换来的只是业绩还没达到,不够努力。业绩不是靠我一个人就能达到,也不是靠那非和哲就能达到,其他人却什么也没做,顾客每次来都说怎么只有你做工,叫我如何回答?
经理整天说要有多少,还差多少才达到目标。你问问自己的良心,那些数目,有多少是我做的?有多少是哲做的?有多少是azizah,asmah还是非精做的?经理你一分钱都没有贡献到,一个case都没有,你在乎的只是自己能不能confirm,会不会降级,可是你什么都没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