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1年4月24日星期日

人间有温情

有位不认识的uncle,从我受伤复工的第一天经过餐馆时他就问我“小妹,能走吗?要不要我载你?”,我摇摇头。后来伤势渐渐好转,又在另一间餐馆看到我“小妹,有没有好一点?”我点点头。今天他又看到我,“小妹,脚好啦?能直直走路啦?”我说好了。心温暖了。

2011年4月19日星期二

人在KL

哲帮我买了早上十点的车票,到公司上班上到九点五十分,妹妹打电话催我去搭巴士,经理还问我要走了呀,他还要我弄点东西,我说不走我就不要去吉隆坡了。巴士到了十点半才抵达。司机驾得很慢,抵达吉隆坡已经三点半了,那地方大到一进去已经迷路,不知道要走那里。找到位子坐下,sms告诉哲,来到这里已经迷路,不懂要去哪里买票回家,不懂要去哪里搭LRT,本来是想要他教我怎么走,可是臭蛋哲都不理我。茫然的到处幌,走到尽头,看到熟悉的TRANSNATIONAL字眼,心理一宽,在柜台前犹豫良久,终于狠下……心来买六点回程票,没得选择,下一轮是半夜十二点,最多我逃课咯。狼狈的提着笨重的行李,(只是几件衣服,都没带什么私人的物品,怎么这么重?)四处问人怎么走,九拐十八弯的路,叫我哲超级大路痴怎么走?走到一个柜台要买票时,问售票员那个是不是那种高高的车?后来他说不是,他是ktm,ktm是火车吗?想了很久,不敢买。看到还有一些人走另一边,就跟着他们走,后来发现也不是,最后又跟着另一批人走,这次看得到那种高高的车停在那边,问卖票员那个车有去masjid jamek的吗?他说有,我就买了1.70的票。跟着人家走到铁轨那里,咦,有两个铁轨叻,哪一个才是?问一位小姐,她跟我摇摇头,然后一位男士说她不知道的,我就问那位男士,结果他也不知道。后来有一辆车来了(后来知道这种车叫LRT),他叫我跟他上车,我就跟着一起上了LRT。上了车,听到宣布下一站是XXX,吓到差一点要下LRT,上错车了啦,怎么办?想到流氓说上错车不要紧,只要没有出那个站就不必被罚了。就安心的继续坐着,打算坐到尽头,等它转回来才下车。(应该可以吧?)后来才知道,它是往后念的,不是往前念的,害我吓出冷汗。

到了masjid jamek,下了LRT。照着流氓说的,往对面走,为了少走一点冤枉路,还找售票员confirm一下,citin 酒店真的被马来人和印度人的小摊子包围着,饶了几圈都找不到酒店入口,很奇怪。原来只有穿过小摊子才看得到那小小的路口。酒店全部都很迷你,小小的楼梯,小小的电梯,小小的走廊,小小的房间,似乎是专为我这种“排骨”身材的人设计的,房间还没有窗口。冲好凉才知道,房间里没有毛巾,够力,我没带毛巾。只好随便找了块布来抹身。房间里找不到煮水的器具,没有杯子,没有茶和咖……啡,没有纸笔,总之什么都没有,臭蛋公司,为了省钱,这样虐待我们。sms妹妹报平安,也通知流氓,我有惊无险的抵达了。本来想去找鱼,可是sms了她几个小时都没回复。心想她不想见我吧?有点难过。柜台的人说酒店只负责早晨,晚餐要自己解决。饿的饥肠辘辘的我就想到附近找点吃的,没想到没有一间华人餐馆,路痴的我又不敢乱走,结果在路人的指点下,找到一间橙色建筑物,那里有间kopitiam,吃了一碗扬州炒饭,还抽了11%的税(那店的生意这么好的吗?)。回到酒店,遇到第二位来的外坡同事,本来我也只是好奇跑去看,没想到竟然是同事,然后她问有没有晚餐,酒店的人说有,七点。怎么搞的,一下有,一下没有。抵达房间门口,卡竟然不能用了,够力,只好走到另一边打算求助,正好我的同房回来了,他认得我,我不认得她,幸好同样是华人。后来我的卡弄了也只能开一次房门,害我每天要去柜台弄,问了其他才知道大家都差不多一样。同房的也跟我同姓,也是大路痴。她的朋友不放心她一个人来吉隆坡,定了一辆德士载她到吉隆坡,车钱两百多元。休息一会,柜台的人打电话来说七点四十五分才有得吃,然后又打来说七点半就可以了,好糟糕的services哦。菜肴,唉,印度风味浓厚,又辣的看到就让我没食欲,可是担心胃病,附近也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吃的,只好硬吞。看到一个桌子摆着两架手提电脑,眼睛一亮,问服务人员能不能上网?他说可以我就开始用,室友看着我打email address和密码,应该不要紧吧?不需要换密码吧?虽然不会用手提,也打不到字,因为完全控制不到,没有mouse,我不会用,玩了一下子,就下线。
19/04/11


‎20/04/2011~~~~吉隆坡的第二天。。。。。早上在电梯遇到ceo,sms告诉哲,哲竟然把我sms的内容告诉全部人,连他也大嘴巴,出卖我,没有人可以相信了。(今天问哲,他不承认是他说的,全世界只有他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其他学员知道,不是他讲还会有谁?然后害我被经理还有大家骂,说我在那里到处找人,臭蛋哲。)上课途中接到鱼的电话。乘休息时间,跑去16楼找人顺便借电话找鱼兼问去鱼家的路线。puan ida还特地画地图给我看。心情很好,好久没有见到鱼了,还有未曾谋面的小鱼儿。午休……时间,抽空去了27楼的HR,可是找不到那个负责人,然后去23楼找人set我和哲的westerm union的id和p/word,可惜那个人休息。因为老师话太多,下课迟了,sms通知鱼一下,本来想买些东西给鱼和小鱼,可是看到时间,差不多六点半了,要是再跑去找东西,不能去拜访了。就厚着脸皮,两手空空的去。抵达楼下,竟然遇见fendy,hairul和puan hanimah,就聊了一会,接到鱼的电话,fendy听说我要搭LRT就拿touch and go的卡给我,我说不用,我不会用那个东西,puan hanimah也同时拿了一张青色的卡给我,我说我不会用,我只会用紫色的卡。后来她们还教我要怎样搭LRT。本来打算在车上打给鱼,可是人挤人,还要牢牢抓着柱子,根本没有手拿电话。只好等到到了才打给鱼。看到一位身形很像鱼的人,还以为是她,要给她惊喜,谁知道笑容展开了,迎面而来的却是一位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笑容立刻僵着。鱼来了,我跟她说,我没有“哇”哈哈。

鱼说我瘦得很厉害,问我体重,我也不知道,都不敢称了。没想到赌神也来了,有点不好意思。见到可爱的小小鱼,在车上就跟他玩了起来。可是看不懂他像谁。觉得有点像立弘,呵呵。小鱼儿不但不怕生,肯跟我玩,还肯给我抱leh,害我好开心。啊鱼带我去她家附近的馆子吃饭,这餐是我这次在吉隆坡吃到的唯一一餐华人食物,让我暂时回到华人世界。在这里第一次抱起小小鱼,他没有反抗耶,乖乖的让我抱着。哈哈。本来还以为外面是因为下雨才积水,结果鱼说那是游泳池,hihi。突然想到鱼让我误会的帖,就看了看“鱼肚”……。hi。吃完饭,去到鱼家,看到鱼养鱼,就看了一会。跟小小鱼完了一会,鱼就帮我们拍照,拍了好多张哦。突然想知道鱼的发质,就伸手摸了一摸,柔软的,当时怎么没想到要摸“鱼头”呀,当年每个人都有要摸鱼头的念头leh。九点半,小胖先生又送我回家,真不好意思,因为我这路痴不认得路,害他们走了不少冤枉路,而且citin酒店竟然有两间。鱼还特地陪伴我直到酒店门口,谢谢你,鱼鱼。 (捣蛋的门卡竟然又不能开,真是。)


星期四,上课的第二天,有人说我的经验已经这么多了,干嘛还要来上课,我说不是我要上的,是我的经理还有上司们要我来的,上课对我来说,有没有都没关系,上不上都一样的嘛,反正我又不会全部照他的做。(哲上次还说借钱给他后会最先做我的claim,可是现在连我还没有claim他都不记得,也不闻不问,唉。不但信用完蛋,连做出的承诺都无法兑现,从以前到现在。从心碎到心寒,何时才能真的完全放弃?)这天找到azrol,他说我的都可以,只是我没有正本了,只好跟他说正本丢了。westerm的也解决了,只是他给我三天期限,sms哲叫他帮我弄我的id和他的id,结果七点多他sms说他回家了,气到。吃晚餐的时候已经觉得不对劲,太辣的食物造成肠胃有些不适。没事做就上了一会儿网,还是不习惯没有mouse的电脑。


星期五开始泻肚子,胃也隐隐作痛,真的没办法吃马来餐和印度餐了,(这一泻泻了好几天,到今天还在泻,害我都不敢吃东西,因为一吃就泻)。在等待迟到很久的医生的途中,跑去找puan hanimah,把东西还给她。当天她和fendy要去沙巴公干了。中午sms啦啦,告诉他我在KL,因为上次去没通知他,这次去通知他一下(其实第一天已经要通知他,不过顽心大发,故意等到最后一天才通知,哈哈)那一天,忙着肚子痛。幸好当天的课四点多完成,sms叫哲打给我,带着室友一起回家,她比我还路痴,我们昨天还……找不到路去公司,明明公司就在酒店后面,但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所以这次我和她是很担心上错LRT,我们俩就在LRT站徘徊,因为不懂要走哪里放卡,最后决定跟人走,到了LRT铁杆那里,我说我们要搭去sri petaling的LRT,她说肯定吗?我说肯定,问了人了,还有地图。然后看着告示板,跟她说眼前的那辆不能上,她说那里写去sri petaling的,我说不是,是去ampang的,后来看到我们要搭的LRT来了,叫她上,她犹豫着,我说上错了就搭下一辆回来,不用担心,她才敢敢上车。到了巴士站,凭着零碎的记忆,带着她走,当然中途也发生不懂要跟谁走的情景,因为有几批人马分开走,害我们站在那里发愣。后来冒险精神发作,选了一条路走。幸好选对了,因为带着她兜兜转转,买了票,她的巴士就要开了,目送她下了楼搭巴士,我才离开找厕所,因为肚子又闹革命了。坐在巴士上一会,哲打电话来问我干嘛,我说要set id,哲说没空,他们要早回,我说今天不set,password就不能用了,只有三天期限。问哲明天有没有做工,哲说没有,星期天全部人要去,cleaning office然后就匆匆挂了电话。这次巴士很准时的开,只是飞得很快,让我担心不已,十点已经在家了,快得真离谱。回到家,没有饭吃,因为妈妈还没回家,只好煮了一点蘑菇汤来喝。


星期天,amah一早就打电话问我为何没去上班,我说不知道时间,她说她听到哲打电话给我,他没告诉我吗?我说没有。去到那里,打给哲叫他下楼开门给我。哲昨晚有cal我,可是我忙着打game,不知道,看到时已经很晚了,就没打给他。除了叫我买信托,他还会有什么事找我?难道又要借钱呀?旧债都还没还叻。哲星期五的时候在电话里骂我,说我在吉隆坡找很多人,(拜托,有些事是他叫我弄的叻,现在骂我?)然后说我以后别去吉隆坡了,不去就不去,以为我很想去呀(当然没说出口,不然被他骂得更惨)星期天又骂我……,还说经理骂我,副经理也骂我。真是很冤,去之前已经跟他们说过我会去找某某问东西,当时他们又不出声,现在在我背后,每个放一只箭。他坐在椅子上,我也过去坐,他说不要坐他旁边,免得被人看到,真是混蛋。让他发了牢骚,心理平衡了,才告诉他有些人是无意中遇到,没有特地去找他们。然后告诉哲我泻了几天肚子,哲幸灾乐祸的说我没有喝水就上楼了。独自在楼下整理东西,是非精跑来臭骂我一顿,说什么不可以做楼下的,要做楼上的,经理指定的,拿鸡毛当令箭,从楼下骂到楼上,本来就已经很火大的我,就在楼上当着众人的面大声的喊回去说我怎么知道?我也是在做office cleaning,没什么人敢大声顶她,除非那个人也非常气,我大声的回敬她,她就住口了,工作这么多年,很少发大脾气,也幸好她醒目,不然我发飙起来,搞不好会把全部文件丢去射她。(何况我才刚从吉隆坡回来,莫名其妙的被叫回去做工,还要忍受她的无理取闹?)


一肚子火,今天一早asmah就打电话叫我回去做工,想假装不知道偷懒一下都不行,抵达那边,待在楼下整理楼下的东西,是非精下来骂我,忍者一把火上楼帮忙,她还在那喋喋不休念个不停,我如果静静不出声不是因为我不生气,我只是在拼命的忍者,要是那个人不醒目,还在骂,我一定会爆发,结果在哲,asmah面前,我大声的回敬她几句,回到她住口为止。asmah在一边一直叫我别气了。实在受不了是非精了,她以为她是谁?狐假虎威,我不发威她当我是病猫呀?后来我问哲刚才是不是很凶,哲说是,问他有没有吓到,他点头。不好意思。~~~2011年四月24日


现在依然做到很晚,只是没有加班费了,做起事来,没有那么大的压力,都没有加班,就做一下休息一下。让那堆工作越堆越多好了,不管了。哲说是非精要调到楼下取代是非精二号,我说这次轮到我无法工作,谁能在耳朵不断受罪的情况下工作呀?我的工作还是属于高危性质,一不小心弄错了可是要赔钱的,而且我无法保证不会跟她吵。她比我早入行,一定会把我当后辈使唤,连上司也会被她使唤,到时真是分不清谁才是officer了。可我在这部门是经验最丰富的,不可能听她使唤,我做事有我自己的方法。唉,多希望调下来的是哲,跟他一起做事,最多只是要做多一点,因为哲也不是很小心翼翼的人,不过比起两位是非精,哲当然是最佳人选了,我们是最佳拍档嘛。虽然我和哲时不时会闹别扭,会吵架,但我们的感情依然在,有哲在,心理踏实一点,感觉安心一点。我~~~应该会做得比较开心。
27/04/11

2011年4月18日星期一

堆积如山的工作






















今天终于可以休息了,工作了漫长的十七天,感觉好像好久好久。不过,在家还是得工作,这只是一小部分未完成的report和文件而已,还有两大橱等着我。
不懂要做到几时,想到就没办法好好睡觉,安心吃。



















上次带回家的文件还没做完,又带回新的一批,公司里还有一大叠,车祸后mc几天,然后上吉隆坡上课几天,结果来不及处理的文件就越堆越多,每天又加一叠新的,再这样下去,几时才做的完?

2011年4月17日星期日

来自海外的礼物
























哲每个人(跟他比较好的几个女人)都送一包,我拿到的是这几样。
是日本游客送的,他岳​父家是民宿。

2011年4月9日星期六

要去开工了,今天要搬文件上楼,照audit的说法,叫男生搬,可是我公司的人,要他们搬很难,自己搬比较快。可是有点担心,不但是脚患的问题,那天天花板倒塌,压伤了人,今天要是我一个人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会来救我。

连续做了十三天的工,很累,希望明天能休息一下,不然下个星期六和星期天还要去做sales,到时就变成连续开工二十一天了。我~~~~~~要请假。。。。。。。。

顶头上司跟我说她连续做了十三天的工,很累,我说你累我更累,每天最早开工的是我,最迟放工的也是我,星期六星期天也不列外,弄到吃都没时间。

二号的cdcs,半年前的还没做,只好帮她做,不然真正的audit来的时候,我也会中招。然后玛竟然挖出一叠一年前的文件,叫我filing,我说你故意整我的呀?那些file都搬到别处去放了,我要一个一个去挖出来。
09/04/11


今天又干了很久的活,身体无法负荷了,一直处在很累很累的状态。星期三,想请假,如果哲能够代我一天班的话,不然就得连续做二十一天的工,光想就很恐怖了。
10/04/11


今天en aziz又来查我们是否做好了,可惜还有很多没有完成,然后告诉我们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下个星期,那个整天找我碴的肥佬要来查,下个星期没有宁日了,耳根不可能有片刻清静了。
12/04/2011


明天终于拿到假了,不过是很幸苦拜托经理,拜托哲才拿得到的,我的form纸甚至还写明我kurang sihat,nak jumpa doktor。不过,那个肥佬明天要去查东西,刚才有一份文件找不到,不晓得是哪个同事还是上司收着,经理说如果找不到不可以回家,我做到八点半就逃走了,是早顶不顺了,连续做十七天没有休息,每天做的时间又那么长,我怎么顶呀?
13/04/11

2011年4月7日星期四

工作,累

最近工作得很疯狂,体力严重透支,今天在厕所,无意中看到自己的脸(感觉好像很久没有机会看自己的脸了,每次都是匆忙的望一下),爽颊凹陷得很厉害,快要变成非洲难民的样子了。这样的我还能挨多久?
07/04/2011


昨天audit在厨房发现老鼠肆无忌惮的在洗碗盘里跑老跑去而大声喊了出来,害我们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副经理发现有蜈蚣而尖叫,几年前还有一条蟒蛇躲在厨房换皮,我是在昆虫世界工作吗?

audit这几天都很努力的帮她们filing,整理东西,后来剩下我和他的时候,他说主人都没有弄,他这个客人反而要弄。虽然弄的东西没有包括我的,可是也很不好意思,那些人到底在做什么呀?怎么有那么多东西没弄完?现在还有别人来善后?我问audit我的东西还可以吗?他说ok,没什么问题。后来他还在我顶头上司面前赞我tekun叻。可是我的顶头上司却不爽了,因为她的东西最多没弄完,这几天她什么都找我来骂,我也忍不住顶回她,关我什么事呀?又不是我叫她做那些工,没做完是她自己吃蛇,现在反而拿我出气。我才不要苯苯给她骂。

昨天那个肥佬咸茶故意来找碴,我没有称呼syima puan,他就抓我来骂,说我一点都不hormat abm,hormat不是用嘴说的,是放在心理的,嘴上称呼,可心里不ikhlas,有什么用?就像我称他en,难道我hormat他吗?要人家尊敬,好歹也要做出让人家尊敬的事,整天只会拍马屁的人,我不屑。

我的工作已经七七八八了,明天要去帮人家善后,那些人家,不是缺席就是姗姗来迟,等她们来做,等到真正的audit来都做不完,到时挨骂的又包括我,很无奈。非我族类的工作效率就是这样。今天明明audit还在,是非精二号竟然犯了不该犯的错,要不是我及时提醒,及时阻止就糟糕了。


早上,做psh 的 ibg时,经理突然叫我去找他,害我心理忐忑不安,因为加班太多了吗?吉隆坡又打电话来问了吗?可是那是几个月的加班费呀?多是肯定的呀?还是我做错了什么事,经理要骂我?后来才知道是文件不齐全,问他是谁给他的?他说是我,心理纳闷不已,我不可能会给他全部都不齐的文件呀?如果是一份还有可能,文件送出去给上司签之前,我都会检查的呀?会自己先audit才pass给人的,后来才想到是我那浑水摸鱼的顶头上司干的好事。害我背了黑锅。下楼前,我还跟经理说以为做错了什么事,他要骂我。
08/04/2011

2011年4月6日星期三

audit称赞我

昨天做到九点半才回家,是公司内部的audit送我回家,史无前例,够厉害吧?^v^

今天一早,他就开始走来走去看已经filing的report,走到我负责的report那里,我就先告诉他,我还没收到最新的,所以还没有update好。他说不要紧,已经是最新的了,因为他看到其它的还在abm哪里,所以没关系。后来早晨会议的时候,他还称赞我的filing,还说其他人的没有update。后来经理还把是非精二号和我的顶头上司叫上去问话,应该是关于report没有file的问题吧?问了很久,是非精大概一个小时,顶头上司差不多两个小时,弄到她们双双红着眼眶回来。中午的时候,audit叫我干脆拿完全部的report来做好了,因为我的filing是全公司最棒的,我说不行,没有时间,我都是乘星期六星期天去上班的时候才完成的,很多顾客已经说我越来越瘦,越来越苍白了。

后来audit还问我二月份的close by system的文件弄好了没?我说好了,只剩下一个找不到specimen和application的没弄,问他是否要看,我去拿钥匙开给他看,他竟然说不用,我说弄好了就是弄好了,不用看了。听了好高兴,他竟然这么相信我。也是啦,他弄了我公司的audit这么久,每次都是我犯最少的错(除非是我不知道的事情啦,不然我都是弄到好好的,这跟我的完美主义有很大的关系吧?我对自己要求很严,一点点不过关,我也会很难过,不应该犯的错就不容许出现。)他也称赞我的filing很多次了。

后来打电话给凯利尔,问他可否claim socso的事,他说知道我发生意外的事,我问他怎么知道?他说是非精说的,够力咯,这点事需要通知柔佛再也的分行吗?应该已经全国都知道了,她是出了名的cnn。

昨天还狐假虎威,说顾客跑去楼上骂,怪我们让他上楼,还说人家是datuk,我们办事不力,我就奇怪,他在楼下都没有骂我,也没有骂是非精二号呀?只是有点不爽而已啦,这点无法否认。后来问哲,哲说那顾客没有大发脾气骂人啦。后来玛还特地说了我几句,我说那顾客都没有表示什么不满。

公司员工的评估报告,是非精竟然写自己哦分数全部拿四分(满分),害他的顶头上司说想要改却没办法改,不想得罪她,怕了她那张不饶人的嘴。是非精二号她们就说她想升级想疯了。

今年的评估不是很好,少了十多分,也许是因为换了别人给分,不是我的顶头上司给的分数,所以不知道我到底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经理一个一个召见的时候,哲在我前面,我等了他半个小时才轮到我。不到五分钟,我就弄好了,因为我没要求加分,也没话可以说,直接问经理那重要吗?不重要就随便好了,反正我又不需要升级,好坏与否都不重要了。

傍晚时,知道之前弄错了一个一百千的ibg,现在总行要debit公司一百千,心里很不安,怕是我弄错的,经理说谁弄错的要她还,后来知道是是非精二号弄错的。一百千又不是小数目,叫人家怎么还?经理也太无情了,又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让人很心寒。之前bonanza做到惨惨,却只得到他的埋怨,数目太少,可是他自己半个case都没有,什么贡献都没有,只会在那里讲话,让人很不满了。

这几天,楼上的骂楼下,楼下的人又不断自己打自己,能把死猫推给别人就推给别人,最后吃死猫的当然是我和是非精二号了,我们两个好像的扛下全部责任,无论什么事情,都有办法赖在我们头上。难道公司只有我们两个做工呀?

.

2011年4月5日星期二

工作多又多

心力交瘁,心情好不容易才升起来,有跌回去了,这样下去,能顶到几时?
一点点小事,广播电台也要搞到全国都知道,唉。她的搬弄是非政策成功了,这次年尾的评估,我的分数掉了很多,无法跟她相提并论,也没办法大声说话了。她的气焰更嚣张了。
今天做了十三个小时,身体累是当然的,可心里更累。每天最早开工的是我,最迟收工的也是我。可现在几个officer和内部audit竟然说我的上司做的是clerk的工作,那些工作一路来都是officer的工作,只是有几个月是我做的,那时候我什么工作都包完,现在只是把我以前做的工作分散给其他人,她们统统没办法完成,又想丢回给我,接下来一个月要做足三十天都做不完了吧?
过分的是,我上司竟然说我和是非精二号不肯做她的工作,她什么都不要做,每次我进她office都看到她正在sms,不然就煲电话粥,如果全部要丢给我们做,那她的薪水干脆也给我们好了。刚才我们两个讨论工作竟然双双难过得掉泪,明天她们还要数落我们两个,我的忍耐可是有限的,一发飙不管是谁都照骂,连哲都中过招,还有谁我不敢骂?

发泄

今天做了十三个小时,身体累是当然的,可心里更累。每天最早开工的是我,最迟收工的也是我。可现在几个officer和内部audit竟然说我的上司做的是clerk的工作,那些工作一路来都是officer的工作,只是有几个月是我做的,那时候我什么工作都包完,voucher我排好好,然后搬去楼上收,chq inventory每天update,没有不见,atm的单也没有不见,时不时update,clrg也是我做,specimen card也是我打信然后送去spick,atm journal也是我每天update,都balance,现在只是把我以前做的工作分散给其他人,她们统统没办法完成,又想丢回给我,接下来一个月要做足三十天都做不完了吧?

过分的是,我上司竟然说我和是非精二号不肯做她的工作,她什么都不要做,每次我进她office都看到她正在sms,不然就煲电话粥,再不然哲relief的时候,就站在哲旁边说到不肯走,什么工都没有做,如果全部要丢给我们做,那她的薪水干脆也给我们好了。刚才我们两个讨论工作竟然双双难过得掉泪,明天她们还要数落我们两个,我的忍耐可是有限的,一发飙不管是谁都照骂,连哲都中过招,还有谁我不敢骂?我比任何人都累,工作时间最长的是我,claim ot的时候,她们就呱呱叫,说我怎么ot那么多,弄到现在只有超过两个小时才能claim ot,你以为我想的呀?我不想周末在家里翘脚做大小姐呀?人家有周末的私人时间,我连周末都要做十个小时以上。一个星期做足七天,两个星期做足十五天,没有休息日,我又不是女超人。



.

2011年4月3日星期日

月亮岛

感觉上好像好久没有回家了。。。。。妈妈说她要去月亮岛,我说什么月亮岛?在哪里?她说好像是从丰盛港那里去的。后来爸爸进来说他要去()浪岛,前面的字不知道爸爸的发音,听不清楚,想了很久才想到,是热浪岛。呵呵。

2011年4月1日星期五

愚人节

今天神志有点不清,昨天做到很晕的关系吧?几位顾客要的东西,我竟然弄错了,结果只好对顾客说今天是愚人节,你当我作弄你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