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1年5月28日星期六

小气鬼






昨天在看公司收到的信时,哲问有没有他的情书,我说没有,看到我会毁掉他,结果哲就生气了,说那是他的隐私,我不能不给他,而且还说什么情人只是暂时,不会永恒,而妻子才是永恒的,本来想回他结了婚的人也是会离婚的,可是知道小气鬼会更加生气,就没说出口。叫哲去看了专科后让我知道结果,哲说不必,小事而已,生石也是小事?那什么事才是大事?什么事才能让我知道?一再的往我的伤口洒盐一向是他爱做的事。什么时候我才会无动于衷?

夕阳余辉






















每天工作到很晚,回到家已是万家灯火,想看到夕阳余辉已经是奢想,这么多个月以来,看到的唯一色彩。

2011年5月26日星期四

哲说我不千依百顺

昨天经理说那些钱还很新,很浪费,我说不久后就有新钱了,那些以后没人要换了,经理怀疑的说是吗?我说经理没有看报纸。经理说是报纸看他。经理说akmal因为请不到假流下眼泪,为了请假,他不惜撒谎说要带他妈妈去看医生。哲告诉我他是要请假看孩子。经理说audit的finding包括我十八号open day已经九点三十九分了,我纳闷的说那天offline,我进不去,然后找答案。哲的open day跟我相差二十五秒而已,他又没有中finding的?后来上司才想起来是她迟open branc...h,然后电脑的时间又比较快,害我中招,我这上司,每次都害我吃死猫,挨了经理很多次骂,告诉经理时,经理不信,叫我自己解释。两人的声量都提高了,听起来像吵架。后来问哲,哲也同意像吵架。然后问哲我是不是太过分?哲说我说经理没有看报纸有点over了,我说下次我会改。问哲我对他也会过了火吗?哲说时常,他有时气过头就跟我说随便我好了。还说我不尊重他,跟他顶嘴,他要的是柔顺的,听话的人,不能顶他,不能让他自尊受损,不能不听他的话。我说我会改,他说我每次都说要改,可是这么多年了都没改。还说有人来上课,说话时,叫我去坐我就得乖乖去坐,不能不听。


今天知道中了很多finding,最惨的是ppi竟然没有stamping,要被罚款差不多两百元,钱又飞了,为什么我负责的东西,全部都要赔钱的?她们故意找我麻烦的是不是?星期六我要做工,可是哲是负责星期天,没办法和哲合作,心情有点不好。今天声音有点沙哑,哲终于也听得出我的声音不同了。伤风好像有点受控了。昨天要哲带药,可是哲应该不记得,他竟然跟我说药很久了,不能吃了。哲都不肯跟我说实话,每次只告诉别人。上司说经理把哲的信息转传给她。哲说幸好不是传给所有人。不知道他写什么,为什么也不能让我知道?他欠我的钱,几时才肯还?昨天的amlah考试,我拿到73分,很高分,很多人眼红,因为我都是乱来的,凭着记忆记答案,然后乱“tikam”,本来是想瞄经理的答案,可惜太远,瞄不到,想瞄哲的,可是哲做得很慢,也看不到,副经理的也看不到,只好自己乱来咯。哲因为没做完,五十分,不及格。

2011年5月25日星期三

因audit和好,哲生石

星期天,失眠只为了跟哲吵架,辗转难眠,要怎么跟哲和解是个大问题,他的脾气臭得很,又不讲理,难得有机会跟他一起共事,真的不想每天一吵架收场。也许是想得太多,傍晚时,头痛不已。想sms哲问他有没有头痛药,星期一带给我,可是以他的脾气,肯定不会理我的。

星期一,audit竟然来了,没有预先通知,真的是晴天霹雳的消息,很多东西都来不及做。不管了,来了也好,finding就让他finding吧,真的不够人手,没办法了。身体有些异样,应该是累过头了,要病倒了。跟哲说话,他不理我,然后跟他说audit要什么什么,我都还没有准备好,哲才肯跟我说话。然后乘机申冤,说哲都不了解我要表达的是什么就乱乱生气,都跟他说是误解咯,叫他平心静气完全明白了才生气咯。后还是给他训了一顿,而且还是一聊到信托的事,哲就骂我,一下说我浪费他的时间,浪费他的钱(买form要十元),然后就是不肯让我投资少一点。还叫我给他复印的身份证,然后一下又说反正我是不要的了,干脆撕掉我的表格好了,然后一下子又说要我仔细的听清楚怎样怎样。弄到我也很乱。加上audit的打扰,总之很不顺,傍晚又没有办法跟哲好好聊,他叫他的家人进公司等他放工。没有时间休息,只无论吞枣吃了一点。

今天哲给我看一封信,说跟我和经理有关,我看了信,都是诊所的名字,有点不明所以。哲说他可能生石,因为小便的时候很痛,又小不出,我问他走路会痛吗?穿内裤的时候会痛吗?哲说会,我就问他没有穿内裤吗?哲说有,不然不selesa,后来他跟人家说小便的时候会有小沙子流出来,然后就塞住小不出了,就痛而已。喝了很多水还是一样。傍晚哲早回,叫哲有什么事都通知我,哲不肯sms告诉我检查结果,说什么事都要告诉我,他会lemas。狠狠训了我一顿。臭蛋,不知道我会担心的吗,每次都是这样,什么都不告诉我,最后一个知道的是我,我和他是仇人呀?

2011年5月21日星期六

小小的约会最后吵架

昨天哲载我去tesco印公积金的单,因为他要我帮他买cimb的信托。虽只有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可是聊了很多,也要求哲记得我的生日和电话号码,是个让我开心的夜晚。后来回家才知道昨天是网络情人节哦,哈哈。

今天sms哲妈妈的资料,epf号码的地址,然后问哲我可以选择要投资多少吗?哲给了我一个数目,我说不要投资那么多,给了哲我想投资的数目,哲就说form他已经填好了,就差我签名和打手印而已,而且还很生气的说我弄他很麻烦,我难道没有选择要投资多少的权利吗?那是我的钱叻!后来我回复他说我只是要一点一点投资,哲生气的骂我说我不用担心钱会不见,还说我让他生气,解释了几次,哲还是没办法消气,最后我要求他别生气,也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不是不要投资,只是要分很多次投资,结果到最后,哲竟然不回我sms了。这下惨了,以他的性格,不会这么轻易原谅我的,但是我的血汗钱也不能拿来冒这么大的风险呀。心情糟透了。

2011年5月18日星期三

迟到

‎13号星期五果然不是好日子,弟弟太“摸”,要出门了,还可以慢慢反袜子,看一下,然后再反另一个再看一下,我都已经火滚到想狠狠的蹿他一脚了。有时不明白到底他是女孩子还是我是女孩子,出一趟门,我只花几分钟,他却要花一个小时准备。害我迟五分钟,没什么迟到的记录,经理四处问人我怎么了。为了不写报告,硬硬写成准准那个时间抵达。经理看着我写,不知他心里怎么想。

2011年5月17日星期二

谈信托

我,三月十五号遇到车祸,他,五月十五号遇到车祸。

星期六,哲打电话找我买信托,可我电话没开机,他就打来家里骂我为何不开机?说不要开机就不要用电话,我本来就不想用电话了嘛,沉默抗议,哲后来问我有空吗,叫我出去谈信托基金的事,我的手当时刚看了铁打,痛得很,但为了怕哲说我一再找借口拖延,就答应出去。哲八点多sms我说八点半来载我,看戏看到没留意到,幸好后来有发现。上了车,叫哲帮我扣安全带的扣,哲说一下子不用系。然后我告诉他手很痛,不然他是不会发现的,坏蛋。解释为何我不要接电话的原因,还有说哲星期五的时候骂我,我心情不好所以关机,哲...说那不是骂我,骂我的时候他一个星期都不会跟我说话(何止一个星期),我委屈的打了他几下泄怨。抵达mcd,哲打电话通知他朋友来,然后我们坐在外面聊公事,他问我吃不吃薯条,我点头,然后他说别人请的我都不吃,只有他请的我吃是不是,我点头,告诉他上次是非精请客,我把食物还回给他,其他人要请客,我都拒绝了。上次哲请的马来饭,我都吃了。后来哲买了两份薯条,一杯水,一个汉堡还有一个冰淇淋,送一个蓝色杯子。看到没有水草,哲回去拿,然后我发现没汤匙,哲又倒回去拿,说真的,哲还未试过为我这么服务过,呵呵。吃了几片薯条,颈突然痒,就用右手托着左手去抓痒,跟哲说痒,又不能叫他帮我抓。哲给我冰淇淋,我吃的时候已经溶完了,超甜,吃到一半听他朋友说信托的事,竟然有虫跌到冰淇淋里,我给哲看,他就去拿杯子,分了一点水给我喝。哪个顾问给我看了很多人跟他买信托的资料,我有点不爽,要是我也跟他买,他一定也会到处给人看我的资料,可是他是哲的朋友,不买哲会生气,看到哲买了不少信托,而且哲的公积金也拿给我看,证明他买信托,要不是为了叫我买信托,哲是不会让我看的,他连存折都不肯让我保管,也不让我看他的借钱资料。然后说tecso那里可以打印,我说要是我要用公积金买,哲要带我去打印。哲点头。我考虑了很久,要哲给我多一点时间想,哲说给我多三天。我点头。哲载我回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还有汉堡每人吃,哲叫我拿回家。车上踩到他的鞋,哲问我不介意他的鞋在那里吧?我说不能看得都看到了,还会介意鞋子吗?哲好笑的说是,可是不能告诉别人,我问是什么事?他说出我们共同的秘密句子“薯条”,哈哈。

2011年5月16日星期一

哲车祸

星期一抵达公司,哲还没到,有些奇怪,他不是请假了吧?还是病了?星期六那天见面,觉得哲的声音有些异样,问他时他说有些咳嗽。经理下楼说他发生车祸,吓得我立刻从后面走出去聆听,经理也知道我和哲的绯闻,一边说一边看着我。紧张的打电话给哲,他没接,后来再打他才接,可是旁边有人,我不小心叫他“bang”,幸好旁边的人听不清楚,不然就糟了。问哲有没有大碍?他说没事,只是吓到,后我问他为何不通知我,哲说很忙,我立刻明白他不方便多说,有默契吧?然后他sms问人家的资料时,我又打给他,原来星期天...晚上回家时下雨,没看到路中间有一只牛,就撞了上去。再次问哲有没有受伤?他说没有,埋怨他怎么不通知我,他说不方便通知,骗人,就不信没有一点私人空间。他说欠我的钱暂时没办法还了,还说谢谢我打电话给他。后来吃完午餐回去时竟然看到哲在atm拿钱,就问他详情。他说车子大镜爆了,引擎也弄到了,花了七百多元,他正想办法筹钱。我叫他给我看手和脚,他说没事。目送他离去,看到车子恢复原状,才放下心头大石。要回家前,nafi也问我哲怎样,我奇怪的问他没看到哲吗?他有回公司一下,(都没有通知我要回,明知道我会担心,幸好有遇到)nafi说没看到,我说人没事,只是车子有事。

2011年5月14日星期六

小恶魔的书法






































三年级的小恶魔开始写书法了,瞧她“龙飞凤舞”的字。
不敢笑得太够力,因为不知道我三年级的书法和她比是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万一比她还“厉害”不是自打嘴巴?
不过应该没有那么惨吧?

你怎么这样对我?

星期三,跟哲说起rentas的事,泪又忍不住掉,这次哲没有骂我,只是说不要紧的啦,应该不会有事。前天梦见顾客来,可是她的case却closed by sys,给她骂到很惨,醒来后才想到星期天是十五号,closed by sys的日子,又有一大堆的东西要做了,现实是忘记了,可是梦里的脑袋却记得清清楚楚。晚上和弟弟合资请家人和妹妹一家去酒楼吃大餐庆祝母亲节,点了排骨王,罗汉斋,铁板豆腐,咸鱼焖花肉,奶油虾,柠檬鸡,可爸爸不满意,认为没有鱼翅就不是大餐,鱼翅都不环保,能少吃就少吃。...星期五哲又在众人面前讽刺我,说我的坏话,他也不想想自己还欠我的钱不还,还说我跟他斤斤计较,难道他向我借钱,跟他讨回来是错的吗?我的心情,很低落,好人难做,他们是想我每天给钱他们花才甘愿吧?看来我应该把钱全部转到别人名下比较好,至少不会每天被他们唱我不给钱他们用。(那笔钱本来就是存给父母的,担心我出了什么事,父母有钱养老。)他们三天两头就诅咒我活不久,钱要过户给他们,又说我可能只有两三天的命了,钱没机会花了,就送给他们,尤其是哲,每次我说梦见什么了,或是身体有什么病痛,他也是说tak lama lg,他们真的很想我死吧?每天都有人要我死,我怎么能开心?今天梦见在河边,一条有着尖锐牙齿的灰色鱼咬着我的背,吸我的血,很痛很痛,痛到醒来。手依然痛,今天没有去上班吧?可以去看铁打医生了。

车祸后遗症~~~~手不能动




















肩膀痛得很厉害,是车祸后遗症。
那天痛得手无法移动分毫,一动就痛到半死。
给铁打医生扭的时候更是痛到几乎要求医生立刻停止给我治疗。
明天复诊时要顺便请医生看一下脚是否有问题。
最近走路觉得脚很容易扭伤,尤其是下楼的时候,总是轻微的扭一下。

2011年5月11日星期三

rentas竟然没approve

昨天弄了anm的div,结果上司们竟然没有approve,结果到了三点半,找东西的时候无意中在p/book register里面找到,真够力,已经迟了,没办法transmit了,经理后来责怪我,说要是anm把20juta调走,谁负责?哑巴吃黄连,有理没办法说。无论如何都是我挨骂,上司们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还说我为何放在她桌上?要她批准的不放她桌上难道放我桌上呀?她的东西又不整理,乱到我的文件三天两头给她弄不见,到时我又中骂,她的东西没有交代好,我没做,又中骂,她就可以没通知我一声乱乱放我桌上,然后又骂我没做,我当着她的面大声的告诉她要做,她却没做还怪我放在她桌上,有时候明明是她自己伸手接的,然后顾着跟人说话,打电话煲粥而忘记了,却怪我。楼上的也是,明明都把资料交给他,现在说没给,我又没有其它附件了,是不是要搞到我去查看一个星期之内的闭路电视,以证明我的清白?

2011年5月8日星期日

受伤

手在痛着,不知是昨天扭伤还是今天扭伤。昨天搬一袋传单,拿在手上不过几秒而已,今天搬的是几年前的文件,打包。还被一支铁钩刺进拇指,幸好不深,可是依然很痛,拔出来的时候还不懂要怎样拔,因为它在里面转了弯。

2011年5月7日星期六

遇到朋友

今天在tesco做sales,本来是说好十点四十五分的,早上九点半的时候,却sms我说九点半在外面的mamak档等,我的妈呀,我才关面子书,正准备洗头冲凉然后吃东西的,以最快速度洗头冲凉,电话响起,说改了时间,九点五十分去mamak档等,我说他要提早一个半小时怎么不早点通知,幸好现在又挪后,还有一点时间,我赶得及。准时抵达那里,载我的人却迟到,早知道不用赶到那么惨。在那里遇到闲,她问我在干吗(因为她叫我的时候,我精神恍惚,她就站在我不远处,我却视而不见),我说我正在工作,刚派完手上的传单,聊了一会,结论是我又瘦了。哲带家人去吃早餐,却没有过来打招呼,想见他,就故意走过想偷看一下,怎么知道他们刚好从前方走过,吓得我立刻转到小巷子,哲不知道有没有看到我?我们竟不约而同穿同一款衣。

2011年5月6日星期五

庆祝不到母亲节

前几天早上。妈妈说母亲节我们去餐馆吃,庆祝一下,我说星期天我要上班,妈妈说那提早一天庆祝,我说星期六也要上班,而且还是早上做到晚上十点,根本抽不出时间陪妈妈吃饭。上次妈妈生日,我说过要请她吃大餐,结果车祸受伤,行动不便,吃不成。这次,我又要工作,也吃不成。 真不明白上头想什么,一个促销活动为什么要全部人做?得到的永远比不上他们claim的钱,劳民伤财,何必呢?向他们提出我的想法,他们竟然说不做,我们的薪水从哪里来,啊哟,我不是说不要做,只是不需要那么多人一起做,一天三个人就够了,现在一天六个人,全部人挤在百货公司的一角派传单而已,不是很夸张吗?马来人就是不会想。

2011年5月4日星期三

讨厌的哲

昨天,她们说吉隆坡的人要来,早上八点要去公司和他们一起吃早餐,我一向很讨厌这种事,何况吃的食物我又不吃,就八点半才去,结果他们是讲完话才吃早餐,还说等我很久(其实八点十五分才开始讲话),我去到,他们还没讲完,还在说什么solat,sunat,sembayang,doa那些东西,这些都不关我的事,要我去干嘛? 问哲medijaring的form有吗?我要claim,哲竟然说我不用claim啦,很过分,其他人要claim什么东西,哲都同意,就我要claim的,哲统统都反对,不要我claim。这公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