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1年6月30日星期四

牙齿掉了

早上又梦见牙齿掉了,沾血的牙齿放在手掌上仔细的看,然后又掉一颗,醒来后很久又睡着,梦见牙齿掉得更多,整个手掌都是牙齿,有些沾血,有些没有嘴里还有很多牙齿掉了要吐出来,心里还想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牙?

第一次的梦应该说是感觉牙齿很松了,想让它长回去,谁知道还是掉了,仔细看还看到中间有类似筋的白色物质。

2011年6月28日星期二

要调职

昨天,哲终于还我钱了,心理顿时一宽。毕竟两百元不是小数目,要是他不还,不知几时才会还了。
今天知道我,哲还有其他两个有份拿特别花红的人都要调职去大学城那里。心情顿时很沮丧,没有交通的我只好辞职。打电话给人事部,azrol接的电话,问他可有mss?他说暂时没有,问他我还能claim吗?他好像说可以。叫哲帮我看,哲却说我很有钱,不必claim了。后来打电话给哲,哲说他也很烦,坐摩哆去上班,下雨就糟了,我说他还好,我什么都没有。哲叫我自己想,他没办法帮我想,他自己也很烦。一想到从今以后再也没办法见到哲了,心里很伤心,很难过。我们就这样被逼分手了吗?从今以后再也不联络,缘份只有这么一点吗?这样对我太残忍了,与其这样,倒不如从未开始。泪忍不住一直往下掉,心好痛,好痛。可是又能怎样,是我自己无法继续再和他一起打拼的。

2011年6月26日星期日

椰丝年糕





















沾了椰丝的年糕,果然比较好吃哦。单单是年糕,觉得味道有点淡,但沾了椰丝,年糕就带点甜味了。好好吃,下次还要做。

绿豆cendol月饼


















有了两次经验,这次一把绿豆粉倒进去,稍微搅拌就立刻关火,然后慢慢搅拌均匀,倒进模里,看起来比以前漂亮多了。甜度也刚刚好,妹妹说她不要吃太甜,可是妹妹都不吃的。为了妹妹,我煮的东西都尽量少糖,少盐。明天带去公司给同事们试吃,如果她们敢吃的话,hehe

年糕





















绿豆cendol糕点只用了一部份的椰丝,剩下的不可能丢掉吧?那多浪费呀。临时想到上次和慧一起去看人家煮东西,老板娘有教导煮年糕。那年糕沾了椰丝,很好吃。依样画葫芦,只是份量减少,只因一个人吃不完也很浪费。把糖煮溶,煮到一半开始担心,我只是用普通的锅,会不会爆炸?会不会穿洞?这样煮对吗?糖会不会溶?好不容易糖溶了,然后倒水时,滋呀一声,吓到我立刻关火,这下好了,糖迅速变硬,有点像龙须糖耶。结果只好开火,慢慢搅拌至“糖干”完全溶解。待微温时加入粉搅拌,然后开中火蒸,忘记蒸多久了,因为等到察觉冒烟时,才关火的。


绿豆粉cendol糕




















今天又做了绿豆粉cendol糕,这次还是不小心弄错了,300ml的椰浆,我竟然跑去量300g的水,依然是份量减半,不然我一个人吃不完,浪费。糖减少了三分之一,这次作战很成功,但卖相依然不美。还有就是买椰的时候依然迷路,找不到回家的路很让我头疼。为什么我的脑袋不能转弯的?就只是转了个弯,我就迷路了?

包礼物

同事结婚,放工后花了两夜的时间来包装的礼物,由于时间紧迫,许多地方都弄得不好,虽然设计不是原创,但是有改了一点,不是完全照抄,只是包出来的礼物跟我想像的有很大的差别,下次应该会更好。




迟来的母亲节大餐















































































































五月,妈妈说要去酒楼吃一顿庆祝母亲节,却因为我的工作忙碌,抽不出时间,直到五月尾才有机会跟家人大快朵颐一番,花了整百元,妹夫说算错价钱了。可是爸爸却说这些菜色很“老牙”。

你不要还钱吗?

星期五,知道哲没有做工,所以心情有点沮丧,因为六天都不能见面,早上突然有想开电话的念头,就开了电话才冲凉,冲好凉发现有人sms我,打开一看,是哲sms我,告诉我他有voucher在我的抽屉,叫我帮他收着,然后他打电话给我问我有没有看到sms,我说刚看了,我说我有空的话就帮他custing,然后他说他星期一可能要relief teller,问他开户口的form准备好了没?他说还没,我说我去印,哲说要是我没空,用paper clip加起来,他钉就可以了。然后哲和我同时说话,后来问他还有没有其他的事,他就说没事了。呜,他不要还我钱吗?下午,有人送哲的车卡来,他打电话给哲,哲下午有来一会,让我只有四天看不到他而已。希望明天可以见面。后来发现有多余的mcd,打电话问哲在附近吗?哲说在jb,够力,拿了花红,驾大大辆的车去jb,一家人逍遥快活,我的钱却不要还。

2011年6月25日星期六

蛋塔















熟能生巧对我不管用,做了几次蛋塔,以为会好一点,谁知道因为太久没做,都生疏了,做出来的蛋塔还没有第一次做的蛋塔好。这次照着食谱将牛油隔水煮溶,然后才和面粉用手用搅拌器拌均,谁知道粉团变成水水的,就加面粉,再搅拌,结果做出来的饼皮有些硬,馅又不熟。
要好好研究一下,下次再战蛋塔。加油!加油!

原来电话线没插

因为那天三更半夜的电话骚扰,弟弟把电话线拔了,却忘记插回去,今天妈妈要打电话,跟我说电话坏了,没声音,我才想起电话线还没插回去。妈妈说难怪这几天那么安静,没有人打电话找她。

2011年6月23日星期四

拿到花红了

很多人投诉,经理再次把没有拿到花红的人的名单呈上去,这次和哲一起拿到一个月的特别花红,可是哲都不要还我钱。其他人因分数少过八十五分,依然拿不到。结果我就成了她们的眼中钉,时不时讽刺我。哲知道几时拿花红也不告诉我,只告诉是非精和上司,我是玛通知才知道我拿到花红,而且还质疑玛的消息,玛说她看了report了,我就翻开report来看,后来打电话通知哲,可是哲一点意外,喜悦之情都没有显露出来。

2011年6月22日星期三

小小聚会























抵达mcd,哲打电话通知他朋友来,然后我们坐在外面聊公事,他问我吃不吃薯条,我点​头,然后他说别人请的我都不吃,只有他请的我吃是不是,我点头,告诉他上次是非精请客​,我把食物还回给他,其他人要请客,我都拒绝了。上次哲请的马来饭,我都吃了。后来哲​买了两份薯条,一杯水,一个汉堡还有一个冰淇淋,送一个蓝色杯子。看到没有水草,哲回​去拿,然后我发现没汤匙,哲又倒回去拿,说真的,哲还未试过为我这么服务过,呵呵。吃​了几片薯条,颈突然痒,就用右手托着左手去抓痒,跟哲说痒,又不能叫他帮我抓。哲给我​冰淇淋,我吃的时候已经溶完了,超甜,吃到一半听他朋友说信托的事,竟然有虫跌到冰淇​淋里,我给哲看,他就去拿杯子,分了一点水给我喝。






















谈论完了信托,剩下一个还没要吃,哲叫我拿回家吃。

2011年6月20日星期一

真的没花红吗?

到现在还是无法相信我拿不到特别花红,我的工作表现不是最好,却也是五甲之内吧?怎么会一分钱都拿不到?哲很不爽,我也有点不爽,哲说有人投诉。后来经理也说很多人打电话给RM,还有人直接打电话给HQ,今天KL直接block掉,不能check bal staff,他不知道职员比他厉害,我们还可以看report,是非精拿到2534,asnan也是差不多。dayah拿到三千多,hashtee拿到二十一千多,khairil拿到十一千多。多么的不公平呀?我们也是做到半死,一分钱都没有,她们还笑我说拿到sijil都拿不到花红。

2011年6月19日星期日

拿不到花红却骂我

肯定了没有花红,有点失望,有点失落。难过却是因为哲骂我,不是拿不到花红,只不过是在他要回家的时候问他可否代班,他竟然骂我,岂有此理。还没有到手的钱,我不会心痛,但是给了我却又要挖回去,那才会心痛。

2011年6月17日星期五

特别bonus

今天总行给每一个人一封信,是今年花红的信,很多人都拿不到,只有是非精和asnan拿到,经理不敢把信交给我们楼下的,怕影响了我们的心情,没心情工作而失误连连。她们几个打开信,都没有花红,我连开都没开,因为我的部门,上次audit来了,结果惨不忍睹,是非精二号搞出了十几个high risk的东西出来,RM大发雷霆,所以我的花红应该也泡汤了。哲五点十五分就回家了,他之前拿钱出来说他的车坏了,那时他跟我说别对花红抱太大的期望(奇怪他这次没有跟我借钱,上次借的都还没还,应该不好意思再借⋯⋯吧,可是这不像他的性格),自从车祸后,我的手已经使不上力,请他帮我钉voucher,他竟然骂我。然后问他我几时能拿假,他又大发雷霆,拿不到花红又不是我的错,我也拿不到呀,怎么拿我来出气?明明是他说好要给我放假的,现在又不肯。不只是他,其他人的心情也一样不好呀?眼见即将到手的几千块飞走了,谁会开心的起,可是工还是一样要做,只是以后我不会那么拼了,能不做的我不要做了,sales我也不管了,亏我上次还拿到top 20的文凭。

2011年6月16日星期四

什么事那么神秘?

告诉哲梦到鬼,哲竟然取笑我,讨厌。
早上问哲有没有瘦?哲说瘦了三公斤了。
哲神秘兮兮的告诉是非二号一些东西,却不愿告诉我,两个人又神神秘秘的笑得很暧昧,看了心理很不舒服。
哲临回家前,问他bonus是什么意思?他说要给那个特别花红。

2011年6月12日星期日

还有加班费

经理说是非二号在还没有清理完他那些工作之前,没得claim ot钱,然后又说为了节省开支,七点之前要回家,不然罚款十元。再次问经理,才知道原来还可以claim,只是只能到七点而已,哈哈,这样我才有一点心情做工。

2011年6月11日星期六

叫爸爸

昨天叫了爸爸,好久没有叫他了,不记得上次叫他是什么时候了?是过年的时候吗?还是去年年尾?上次跟爸说话是几时?几个星期前还是几个月前?

选择葬礼

昨天跟妹妹谈起身后事的问题。
妹:以后土葬的话,没有人来拜,选择火葬好了。
姐:我也不懂要怎样葬。
妹:土葬很贵,上次去问地的价钱,一个人要五十千,很贵。上次葬祖父的时候才一千。(还没到二十年,真的起得很厉害)
姐:那天葬。
妹:什么是天葬?
姐:就是把尸体丢在那边给鸟吃。
妹:这里没有的啦。尸体会臭的啦。
姐:丢在荒野给野兽吃好了。
妹:人死后一天内还是会有痛的感觉的。
姐:那就放几天再拿去。
妹:会腐烂的。姐:那就火葬咯。
妹:我有跟我老公提过,可是他听了后没出声。
姐:没有出声就不要管他,反正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选择。
妹:火葬也很贵,也没有地方放。
姐:那海葬好了,丢去海里。
妹:不是那样的啦,尸体会肿胀,七孔流血的,很难看。
姐:那就烧了丢去海里。
妹:不要新山海边,那里很肮脏,最好是热浪岛。
姐:谁会把你送去那边倒呀?

姐:自杀有没有赔保险呀?
妹:没有的啦。

其实心里还想着,
1)找人肢解身体,然后装进纸袋,随便找个地方埋了。
2)丢在荒山野岭。
3)旧家空置了很久,那里地方很大,够埋很多人了。


.

2011年6月9日星期四

没的说话,难过

一个早上,哲都没有跟我说话,连人影都不见。有点受伤的感觉。打电话问哲经理的parking,还有一些gl的事,哲才肯下楼弄。听哲说话,还有些伤风,问他昨晚是否没有去听信托的讲座会了?哲点头。今天精神还是不济,打错了两张单,被罚款。问她们如果楼上的给单很晚,是不是应该罚款?

2011年6月8日星期三

哲mc






昨天哲临回家前,告诉我说他头痛,问他是头痛不是偏头痛?哲点头,今天却mc了,经理问昨天他是做楼下吗?做得太幸苦了吗?有点难过,哲什么事都不告诉我,九点半时,哲却突然sms我说他mc demam,心理顿时舒服了很多,还不自禁笑出来。回了他sms,叫他多休息,然后顺便告诉他,他朋友的户口没事。哲没有回复。

罚款会提高效率吗?

字纸篓里面的垃圾如果有客户的资料,罚款一元;打错一个voucher或任何的单据/文件,罚款一元;早上的baca doa时间迟到,罚款一元(这个不知道我可以列外吗?);我的s/duty report迟一天做完,政府每天罚款五十;今天经理又加了新的条例,谁没有在七点之前回家,罚款十元。不能加班(以前是加班没钱拿),现在更够力了。这些措施有用吗?打错东西又不是故意的,又要我们做得快,却又不允许一丁点失误,凡人谁不会出错?工作越来越多也不是我们愿意的,既然经理不让我们做,我也不管了。得过且过吧。午饭时间,不知道有几分钟了,因为只有一丁点的时间匆匆狼吞虎咽,然后又开工,今天胃开始痛了。头也很痛,打错量件case。还有几样东西忘了做。交给上司检查的东西文风不动,只好自己拿来重新整理,再划分几个文件,交给其它主管帮忙我审阅,不然迟了我又要被经理骂。那时搞不好又有新的名堂要罚款了。

跟我一起共事的马来同事因为工作繁多,没能及时做完,堆积的山比我还高,工作失误连连,上头认为她表现不好,强制她上一个特别的课程,然后开一个档案,每天研究她,每天交报告,要是三个月后没有什么改善,立刻辞退。现在经理搞这么一大堆措施,这样下去,我的工作也会越堆越多,变成我也变现不好,也要被观察,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干脆表现差一点,让公司辞退好了,反正我也不想干了,只是还有些留恋,因为哲也在,不舍得辞职。

.

2011年6月7日星期二

牙齿掉了

昨天早上梦见牙齿掉了,心理一直很不舒服,这意味着会有不吉利的事发生,以前每次都灵验了,祖母逝世,自己遭抢,车祸还有亲戚的逝世,都梦见了。
这次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昨晚临睡前想,要是我真的不在了,父母会伤心吗?
应该会有一点吧?不大肯定;弟弟会伤心吗?应该不会,最多是心理有些不舒服;妹妹会伤心吗?大妹可能也会有一点吧?小妹应该会比较多一点吧?几个死党会不会伤心,会有一点吧?同事应该没有什么反应。除此之外,应该也没有其他人了。

2011年6月6日星期一

牙齿梦

早上梦见牙齿掉了,告诉妈妈,她没有反应。后来告诉哲,他说有亲人会离去,还说什么天意。今天哲正式卸下代班的责任,又回到以前,想见他一面也难,想说话也难。我对他到底还剩下什么?还有爱吗?还是只有占有欲而已?
打电话给乌龟告诉他钱我转不到,给我一点时间研究。后来他说他在jingde家,盺沂也在,就和盺沂聊了一会,然后盺沂pass给jingde,也和jingde聊了一会。他说留照片给我,可是他要怎么给我呀?我都不打算见他们了。

不见

星期五打电话给乌龟,说我没有交通的话要麻烦他帮我包红包。没有人可以载我去参加jingde的婚礼。我也不想见他们了,就当我不认识他们吧。乌龟也没有跟我有任何的联络了。钱转账还他就好,不需要再见面了。

妈妈的礼物

















妈妈去泰国买的礼物

2011年6月3日星期五

奖状

今天做ibg,把钱转去mbb,哲骂我把钱移走,不支持公司,上司更讽刺我说我是有钱人。我说我还有钱留在这,而且把钱全部移走的不是我,另有其人。哲很开心,因为他不必再留在楼下受罪了。哲说他的痔疮又跑出来了,他要去开刀了。不知哲几时才要还我钱?告诉哲又要去shariah的course,哲说我上次的分数高,他不及格,我说他不是不及格,是没做完,而我是tikam的,因为我要抄他们的答案,又看不到,只好乱乱来了,谁知道会拿73分。前天来了奖状表扬我,他们拆开来看,个个呱呱叫,不甘心,上司...还挑拨离间说没有奖状会怎样?哲说照样工作,可是哲却对我很冷淡。后来哲问我奖状的是,我假装不晓得那是什么,哲说要看,我就拿给他看。后来上司又说她火滚,还煽动哲责怪我。傍晚是我跟哲说很多工作要做,要借着的肩膀哭泣一下,哲说为什么,谁都可以借呀·,为何一定要他,我说不一样的啦,这要喜欢的人/情人才可以啦,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后来我问他要是是非精要借他肩膀哭泣,难道他要借吗?哲说他会“piak”,害我不禁失笑。哲今天故意说忘记做是非精的trans,是非精说如果哲忘记做,表情不是这样的,她太了解他了。我说什么时候,她这么了解他?有问题,哲说他怎么知道?应该是认识很久的关系吧!

我们的video

星期三,以为可以做工,可是经理说要开会,结果很多工作都没有机会做,经理叫哲继续留在楼下,可是哲拒绝了,楼下的工作超恐怖,他顶不顺。

星期四,还是有人来讲话,这次是火的,紧急电话是112,不是999,还说一些急救的知识。工作也没有机会做完,哲说要早回,而且也没有要载我的意思,所以我没有问他。赶工casting voucher,总算全部解决掉。

星期五,再次问哲能否下来帮我?哲拒绝,说不想做前线,很多东西要做,我说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每次都做不完那些工,而且星期六还要做一整天了吧?不是我不要做,而是一个人给一点,全公司的人都给一点,然后每一个人都说urgent,一直催,两个人要怎么做?我的上司又懒得要命,巴不得我把所有的东西做完,每次都要我做她的工,然后又埋怨我迟迟都还没做完,害她不能回家。今天要给我s/pymt的文件,我不肯要,我都已经做了她的支票的voucher,然后她的atm的别人又帮她做了,现在她这个也不要做,...high risk的也叫我做,这样她做什么?buat bodoh呀?我跟哲说话,她就骂我,她自己就跟哲说个没完没了。然后我不能说没时间做,她就可以说她没时间做。她都没有什么东西要做了。原来每次来换钱的男人,是丽红的老公。今天是哲在楼下的最后一天,星期一他就回到楼上,做他自己的工作了,又要分开,有点难过。拿了两罐水,哲要喝菊花茶,100号就请nafi喝。问哲能否载我回?哲说不行,他要回kampung,后来隔了半个小时,可能他想很多工都没做完,就说能载我回,可是八点之前要回家,我说可以。哲载我回,一上车,我就摸一下哲的手,跟他说我的手很冷,哲骂我说给人看到,dosa的,这次终于录到我们两人的video,哲发现后问我做什么,我说testing。怎么敢告诉他我在录我靠着他手臂一下子的亲密镜头,会被他骂个狗血淋头的。跟他说想拍那边,哲说不可以,我说人家不知道的啦,哲说我知道,所以不行。我只好说他说不行,我就不拍了。

2011年6月1日星期三

哲不肯下楼

星期一,终于见到哲,问他检查结果,哲说生石,然后心脏那里有一条血管阻塞了,有时呼吸会痛,我说我有时也会痛,哲叫我去检查。哲胆固醇高,医生要他三个月内减掉15公斤。问他现在几公斤,哲说六十二公斤,我说他要减掉十五公斤有点难。跟他说以后我看到他乱吃油腻的食物,我会阻止,会唠叨。然后有人叫哲吃咖喱角,我对哲摇摇头,哲说吃一个不要紧,他每次一吃就吃十个。我说一个可以,十个不行。

昨天哲载我回,我们做到十一点才回家,因为哲的transfer不bal,我找了很久,只找到三个case,无奈放弃。本来玛也要一起回,后来沙林来载她,我和哲才能有十分钟共度二人世界的时间,有带相机,想录下我们的video,可是黑漆漆,看不到人,都是哲一个人,我都不在里面,气人。经理说要哲下楼来做回operation,可是哲说不要。希望哲能改变主意,我好想跟他一起做事,至少他犯错的几率比较低,以后audit来,会好一点,而且我也会开心一点。只是我和哲三天两头会闹一下别扭,呵呵。

nafi的电话不见了

星期六去angsana那里开工,nafi的电话不见了。把所有的东西搬回家,以为哲会来拿,结果第二天,哲放我鸽子,没有来。连电话都懒得打,其他人他倒是很勤劳的打电话。sms问哲他的检查结果,哲又不回答。打电话跟他说传单在我这里,他说看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