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1年9月25日星期日

车!车!


每次坐爸的摩哆总是战战兢兢的,毕竟两次发生意外带给我的恐惧不是两三年就能克服的。
前几天,一辆车突然从旁边经过,吓得我立刻扯着爸的衣服,失控的大喊车!车!
爸莫名其妙的往旁边望了一眼,继续载着我向前。
在那一瞬间,我终于知道我对车的恐惧越来越严重了,在这种情形下,哲还要逼我学车,简直是不可能了,只要一辆车从旁边驶过,我就会失控,到时后果不堪设想。

关机


星期五一早在街角遇到哲,有点莫名其妙,他怎么穿着t-shirt,不做工吗?
见到他们挽着手一起进了诊所,有些难过,哲竟然连招呼都不跟我打。
抵达公司,快快开手机,等了一会儿却没有消息,哲没有通知我发生什么事吗?虽然他每次都没有通知我,但还是忍不住感到很难过。
去了一趟厕所,总算收到他的sms,说眼痛要看医生,发讯的时间是七点多,心里还好过一点,他毕竟还记得我会埋怨他。
到了傍晚,abm问我哲有没有说什么?mc还是怎么了?我打电话去问,没人接,abm叫我sms,传了短讯,却接到关机的回复。有受伤,他怎么这样对我呀?会不会是别人帮他关了?
后来开会的时候,abm说哲的女朋友也联络不到他。是非精打了电话去,还是没人接,有点担心呀,哲会不会误会我一直打电话去烦他而生我的气呀?
第二天刚开机不久,哲就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说他的电话没电,chrgs没带在身边。聊了一些公司,哲说他的眼睛痛得张不开,我说看到他的时候没事,他说要近看才看得到他的眼红。跟他一直同时说话,不知他会不会怪我一直抢话说,好久没有接到他的电话了嘛,心情兴奋嘛!哲说mc三天,我们聊了六分二十一秒。

2011年9月19日星期一

今年他还是忘了我生日



早上一看到哲,哲就表情怪怪的说没有心情,以为他在作弄我,就拿几张纸打他的手臂。
后来一直到五点多,他仍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心越来越难过。
明明前几天暗示过他了,他是忘掉了。
中午打电话给哲,因为除了他不知道还能打给谁,第一通他没接,第二通他借了,可是他说很忙,有顾客,通话时间只有13秒而已。2011年9月19日,时间是13.04分。
还因为h/chq的事情责备我。
然后在厨房,我靠了他手臂一两秒,他竟然骂我,还说dosa。
到了快七点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告诉他,我一弄完clearing的时候,他突然说有人四十岁了,我奇怪的问他谁四十岁了?他说今天老一岁的人,我打了他一下,还有很久才四十啦。
后来问他没有话要跟我说吗?他就乱说一通,我说不要这些,他就祝福我长命百岁,早日找到我的缘份,早生贵子什么的,以后还要告诉他我有这么一位很好的朋友。我说只是好朋友吗?不是情人吗?哲说等下那个人会生气。
我问他怎么会突然想起我生日的,哲说只是小事情。对他来说是小事,对我来说是大事,没人会明白自己的生日没有人记得的心情。现在只有tai一个人记得我的生日。不知道到哪一年,连她也忘了,这世上就没有人记得了。

2011年9月18日星期日
























身体到处都是被叮咬的痕迹,又痛又痒
























抓伤了不以为意,后来才发现一个小伤口竟然流这么多血??

























今天,这些伤口全部都抓出血了,流了血之后就不会痒了·,只是手很痒,每天去抓伤它,然后再流血,结果伤口久久都没有愈合。

龙须糖



























爸妈去赌场的时候,有人在那里表演龙须糖,爸妈排队拿到两个拿回家给我们看,没想到爸爸千辛万苦,一路用手拿着的龙化了,只剩下妈妈丢在纸袋里的牛。好不容易将它和指导分离,虽然断了几根却无损它的美丽。

莫名痕痒
















自上个月开始,脚就开始发痒,好像被什么东西咬到,可是又找不到“真凶”,每天都增加一两个新的“地点”,如果忍住不抓,可能后果不会这么严重,偏偏我又手痒,忍不住一直抓痒,结果全身十二道伤口全部见血,惨不忍睹。





















今天又增加几个地方很痒,几乎脚无完肤,前天开始背后也开始痒了,今天手也开始出问题了,看了医生,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现在是又痛又痒 :(
我的脚,因为两次车祸,已经留下很多“痕迹”,现在又加上这些莫名其妙的伤口,自己也没眼看了。

猪肠粉























小时候最期待的就是下午两点多三点,卖猪肠粉的uncle驾着摩哆一边喊猪肠粉一边到处走,那时许多小朋友都会纷纷开门跑去追uncle,不然uncle的摩哆一停下来就会有很多人排队,再不然就是等到望穿秋水,uncle还被一堆人包围着脱不了身。

帅同学


















班上有一位同学mr. z z,dayah她们都说他很帅,可只有我不苟同,结果他主动跑来跟我说了几次话,有几位同事就不断起哄,后来mr. z z总算有跟她们说话了,让她们超兴奋的,这次上课很有趣,有一批很好玩的同事,dayah是pn hanimah和latif特地安排照顾我的,教导我的老师也被叫去警告不能让我哭,也不能让我感到压力,不能让我胃痛,幸苦他们了。这次上课还很特别,考试上头还特别通水,让我看答案,不用交白卷,哈哈。

面子书的账号

不久前哲说他面子书开不到了,一直出现一个荧幕说他的账号被人盗用了。
我问他是否能给我emai和密码,我开来看看。
没发现什么问题,只是那个叫人加多一个email地址的信息会出现而已,一切都没有问题。
为了怕他的朋友误会,一打开就set了offline,可是他的都是马来文,有点看不懂。只能凭记忆按来看看。

上个星期跟哲说没带pen drive,问他有没有可以借我,他说没有。
昨天发现他有,而且他记得放在哪里。
问他的时候,他竟然面不改色的告诉我上次他忘记了,还找了好久。

哲说我工作能力好,他要向RM推荐我,哼,我还会信他吗?上次ppi的事,问他该怎么回答那些来查的人,他竟然叫我别牵连到他,心,那时已经碎了,明白到他的自私。上次他要跟我借钱,我拒绝了他。

上个星期六,他来拿东西,叫我别告诉别人他来过,结果他交代我给nafi的东西,我不知道是谁给的,nafi不肯拿,我留言贴在那份东西那里,第二天他看到我就骂我,说那是他要还人的,难道我连他的字迹都看不出,我说我怎么知道。

他说要结束我们的关系,做好朋友就好,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不肯给钱他用,另一个原因是我身体的缺陷,那是永远没有办法改变的缺陷,也是我心里永远的痛。第二天我不想看到他,也不想跟他说话,他叫我时,我用签到簿遮着脸不看他,他说昨天说的都是开玩笑的,我竟然当真,可我心里明白那些不是开玩笑。不过也不愿说破,不想说破。

那天,他怕我叫他载我回家,一听到我问他是否驾车,立刻说他要回去kampung。
之前有一次叫文不要来载我,赌他是否还愿意载我回家,结果他等到没人了,才开车,叫我上车。

relief teller两个星期,跟哲说不到什么话,总是有第三者在,无法说心里话。不过跟哲一起工作是开心的。

明天的生日,暗示过了他,心里清楚的知道他不可能记得。他说不可能送东西,只有祝福,我知道,他从来也没有送给任何礼物给我,七年前都没有,何况是现在?

可爱的图

*•.¸(´*•.¸♥♥¸.•*´)¸.•*´
♥♥ •✿░中秋節快樂░✿ • ♥♥
.¸.•*(¸.•*´♥`*•.¸)`*•.¸¸.• ♥
祝┏┯┓┏┯┓┏┯┓┏┯┓♥(\ /)
福┨中┠┨秋┨┠快┨┠樂┨ღ( . .)ღ
您┗┷┛┗┷┛┗┷┛┗┷┛c(”)(”) ⋯⋯♪♫•.•°*°•


一直想找这类可爱的图,可一直找不到,不晓得人家是怎么找到的?

2011年9月4日星期日

巧克力冰淇淋月饼



















巧克力不晓得要怎么涂,煮溶的巧克力一下子就硬了,我都来不及倒进模里,又怕太热倒进模里,吃了对身体不好,结果弄到好丑哦。





















第一次没经验,冰淇淋倒得太满了,应该倒九分满就好。





















因为巧克力酱很难弄,弄到半夜十二点还没弄好,就弄一粒,另一粒是上层有巧克力外壳,底层没有。虽然巧克力外层很厚很厚,脱模的时候也很幸苦,但是拿了出来的巧克力冰淇淋好可爱。有点不舍得吃了。

姐姐美丽吗?

昨晚在酒宴上,颖突然边笑边跑过来告诉我。
刚才阿群抱着宏宏,然后问他你看姐姐美丽吗?
大伙听了都笑个不停。
哈哈,宏宏当然不会回答她的问题啦,才两岁的小孩怎么知道你长得美不美?

阿姨的照片在那边

昨天去参加堂妹的婚礼,现场让人重温当年。
当某张长发,瘦瘦的堂妹的照片出现时,颖和小恶魔不约而同大叫“阿姨”,然后哈哈大笑,笑声惊动了许多人望着她们两人。后来几次那张照片一出现,她们就大叫阿姨,然后很开心的笑。
一开始我不明白,后来才想到她们应该是误会相中人是我啦。难道堂妹跟我有像吗?

2011年9月3日星期六

楼上有鬼

昨天抱宏上楼,他突然告诉我楼上有鬼。
吓了我一跳,心理有点毛毛的。
小孩子应该可以看得到吧?以前颖和嘉小时候一到晚上上了楼距哭闹不休,不肯在房里睡觉。
现在他们长大了,就肯了。
到了楼下,宏伸手朝着观音还是祖先那里招手说下来,下来。让我心里更加发麻。
记得以前小恶魔很小的时候,她跟我说过房间里有人在某个角落那里,吓到我差点不敢睡,后来骗自己说她乱讲话骗我。

2011年9月2日星期五

小恶魔做饼























小恶魔长大了,今天做咖啡酥饼给妹夫试吃(因为我不碰咖啡),叫她帮忙弄,还告诉她说她弄的饼可以带回家吃,瞧她弄得似模似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