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1年12月18日星期日

事事不顺

哲请了三天年假,syimah也拿了两天,所以他的voucher没人签,星期五syimah该上班了,却突然生了,真糟糕。
staff的claim没人签,只好给siti签,她现在relief syimah,因为asmah不肯做。
雅星期天早上也生了。
因为asnan不肯做ptp的salary deduction,所以asmah要我做,然后赶不及,siti,masyitah还有肥猪都留下来加班,几个女人吵着说我欠她们,要我请客,我说那是financing的工作,却要我来做,我叫谁请?
因为要做ptp,结果bank rakyat的bcq很迟才做,第二天bob来的时候,叫masyitah签名,她又没有立刻签,等了很久才签,结果傍晚的时候,bank rakyat的经理打电话来投诉,我被经理骂,跟他说是officer还没有签,他说不接受这理由,然后跟officer说是我说officer不肯签。够力,这样来陷害我。害我被所有人骂。
后来经理在厨房那边又抓我来骂,之后拿文件给他签名的时候,他不时望我,然后跟我说我不是骂你,你不要哭。
有人来拿支票簿,却没有,打电话问哲,哲也不记得,后来又有一个case,那个人生气的骂人,结果肥猪竟然说她有给哲,还旧事重提讽刺说每次她给了有人硬是说没给,我才不信她,明明记性不好,东西又乱丢,却乱诬赖人。
吉隆坡打来说水费的事要自己的branch负责,她们推给我叫我打给总行的人要钱,结果我打了,传达了我要说的话,总行那里不批,我也不管了。
ppi的事也有一宗case,又是我负责找。还有yasir的ppi也是,要我跟进。

2012之杏仁饼




















去年做的杏仁饼有些不熟,今年就做小一点,压扁然后用叉子做造型。也许是因为油放得不够,烘好后都裂开了,还有一些用刮刀刮下来的时候断裂了。最让人心疼的是有好多个都烤焦了,呜呜。浪费了杏仁粉跟杏仁粒。

2012之心形杏仁饼




















一开始,的确是想做成心形的,可是效果却不是很理想,一切下去,面团就因杏仁片的关系歪来歪去,跟我脑海中幻想出来的画面简直完全不一样嘛。只好做一盘就放弃了。

2012之杏仁巧克力饼





















自信满满的以为第三次做一定得心应手,谁知道切的时候功亏一篑。分成上下两盘以为能省时间,省电,这盘却不熟,接二连三的烤了几次,依然不熟,真是欲速则不达。不熟也罢了,反正是自己吃的,口感稍微差一点不碍事。这次杏仁片减了十克,试吃的时候就像以往做的一样好吃。

2013之杏仁宫廷酥饼




















这其实是宫廷酥饼,只不过突发奇想,加入了杏仁碎,看味道方面会不会有什么分别。
试吃一小小碎片,暂时还不知好吃与否,不过似乎有些甜,期待明天试吃的结果。
这次不知为何做得那么丑?上次还做得美美的呀?是因为扫了蛋黄的关系吗?还是因为多事用叉弄条纹?也许是因为面团太湿,加了三十克的面粉的关系?
p/s : 好吃,只是稍微甜了一些,还很酥

杏仁芝麻脆口酥




















做好后试吃,口感不错,就吃第二片,结果喉咙有点痛。
分成上下两盘,下面那盘颜色很白,就继续烘就一点,最后竟然焦掉了,呜呜。。。。
幸好焦的只有四分之一,不然就白做了,难为我昨晚吞了一粒伤风丸,今天还七早八早硬拖着疲困的身躯还有几乎睁不开的双眼从温暖的被窝爬起来。十一点开工,两点收工。
现在做饼很少用机器搅拌,多数是用手搅拌,不知口感会不会有分别?
p/s :口感还不错,只是较杏仁酥逊色一些

2012之被剔除的榛子雪球




















没有沾太多糖粉,怕太甜。味道好像不怎么样。
旁边的是做西瓜造型剩下的粉团,印了些卡通图案,给小恶魔吃的,妹妹看到了竟然说那么恶心的颜色。那是因为我不敢放太多色素呀,怕吃坏人,看~~~~~自家做的东西就是跟人家做的不一样吧?因为这样这几年我才坚持自己做年饼。
p/s:第二天味道依然不出色,但也不至于不好吃。

2012之杏仁青豆西瓜酥




















远看还不错,近看就有点丑。
昨晚临睡前突然想到的点子,杏仁酥饼弄成红色做西瓜肉,青豆饼做成西瓜皮。
杏仁酥饼的粉团很湿,结果加了很多粉下去混合,多担心不好吃呀。西瓜皮也因很干,一切就碎,也许冰得太久也是原因,谁叫我放进打冰那里,然后忘记了呢。
以后给几个宝贝们看到,不知道他们会否喜欢?
试吃还蛮不错,明天再试吃就知道这自创的食谱管不管用。
p/s:第二天依然好吃*v*,两种口味掺在一起,难以形容什么口味。

2012之青豆饼





















听人家说好吃,今年也来凑热闹。可这么快就开始做年饼好像很“kiasu”*v*。照食谱的做,很干,容易散,应该是油太少,幸好第一次只是实验性质,没有做太多,这也是从无数次的失败中吸取到的经验。刚做好的时候试吃,好像还不错,不过很多饼刚做好的时候都好吃,第二天再吃就不好吃了,明天再试吃一下。。老实说,我是不吃青豆的,但是青豆饼,倒不会排斥。矛盾的我。。。。
p/s:第二天依然好吃*v*

2011年12月13日星期二

死肥猪

一早就被肥猪气,她说什么前辈自以为了不起,她这个后辈什么时候尊敬过前辈?每天只会对我呼来喝去,一不听她的话,就说些难听的话来讽刺我,公司的同事都是她的族类,没可能站在我这边,我是被孤立的人。
今天说那个claim的单交给我,还信心十足的肯定的说,我说没有拿到,她立刻跟我大大声,还骂我。其实她交给了哲,可是她硬是说交给了我,我气到说要看cctv以还我清白。
那泼妇骂了我两个小时,还在众人面前不断数落我,哲也听信了她的话,我跟哲说我的清白,哲竟然说不要再提,他要生气了。一口气真的吞不下去。做这份工真的做得很辛苦,什么部门的工我都要负责,做不完迟回家还挨骂,经理甚至把我也列入黑名单,只因为我每天迟回家。
死肥猪做不完叫哲做,哲又踢给我做。可我叫哲做的东西,他拖了很久,害我被副经理骂那些claim做很慢,没有人会替我想,我要赶报告,要做financing的salary deduction,怎么得空做admin?还有很多circular要update。
唉,谁叫我当初笨,竟然选了这一行,进入了全部猪的世界,如今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我要快点努力存钱,早点退休,早点过好日子。

2011年12月11日星期日

杏仁酥饼




















杏仁酥饼,为明年新年而开始准备的饼干
第一次做,份量减半,成功
第二次做,面粉减了5g,加上杏仁粉补上,可是粉团很湿,根本无法压模,哪出了问题?

榛子酥饼




















榛子酥饼,这个饼好像比杏仁酥饼更好吃。方法是照着咖啡酥饼,只不过稍微改了一点点。搅拌了牛油跟糖之后,忙着弄其它的饼,结果隔了半个小时以上才加入面粉,搅拌到一半,杏仁脆片出状况,结果隔了半个小时才继续搅拌,然后等待脆片烘好,洗了烘盘才有时间弄这个,蛮以为会影响口感,怎知还是很好吃。

杏仁脆饼

















杏仁脆片,是我自己技术有问题,做出来的饼才畸形,哈哈。不过也蛮硬的,不是很好吃,浪费很多杏仁。。。。。。。

牛油脆饼




















误打误撞,味道还不错。
看到食谱里头,全部材料都有就打算做这个,结果玉米粉只剩下三分之一都不到,其它材料就只好自己减,牛油换成马之林,因为存货还有很多,最后粉团很湿,无法印模,只好弄圆再用叉压扁,也忘记用叉子叉小洞。然后无盐牛油我没有就没放,饼干底部烤焦了,略咸,不过蛮好吃,很酥,入口即化。
只是不晓得是否因为搬烤箱的关系,伤到筋,现在呼吸的时候痛得不得了。

龟苓膏仙草




















嘉突然说要吃凉粉,临时没有凉粉,退而求其次,煮了龟苓膏仙草(说是龟苓膏,其实只是凉粉啦*v*)。倒进可爱的模里,让颖和嘉迫不及待的想吃。剩下一点留给小恶魔。
因为怕苦,所以放了很多糖,这龟苓膏是~~~~甜的。还有嘉也有份煮,妹还说嘉很ganm我,我煮什么嘉都喜欢。

混蛋是非精

kak lee buat apa dgn pc saya.utk internet explore x blh buka.suis samax off.printer pun mslah.kak le print apa!lain kali jgn suka2 usik pc org lain!

那天请了假,是非精二号就sms我,说我在她的电脑动了手脚,我只不过是开了读 i/c还有print report的而已,她的电脑第二天出了问题就sms来指责我。关电是拜托哲关的,他一定是没按插头那边的电源。而我根本就没开过是非精二号的printer,出了问题关我什么事?我都没有弄什么东西.

这女人不知道发什么神经,越来越目无尊长,好歹我也是她前辈,现在她每天命令我做事,一有不顺她的意便出言侮辱,极尽讽刺之能事,有时还大声辱骂,让我很想拿东西往她头上砸。有时做了某件事,她就开骂,可她自己却可以做,还豪无愧色。她还以为她是我上司呀?还是把我当她家的佣人?每次要别人做她的工,指使这个指使那个,她就得空在那里搬弄是非,却无人说她半句,也是她马屁拍得厉害,所有人都心甘情愿为她做事,可我不吃这一套,自己份内的事自己干,凭什么我要做她的那一份?我给她害得还不够惨吗?为了她,现在被列入黑名单,随时都会因犯个小错而被炒鱿鱼.她害得我加班不能拿加班费.请假又拿不到假.最可恶的是在她的毒舌之下,全部同事都对我避而远之,不愿跟我共事,全部工作最后都丢到我这边,要我解决,我是垃圾桶是不是?最让我生气的还是时不时被她射几箭,她还没调来时,我的情况没有那么凄凉。

在我面前,她叫我时,还会加一个kak,在我背后,她叫我“orang itu”,我亲耳听到她这样交代哲拿我的voucher给我,我每次听到她说我的是非,就装聋作哑,所以她以为我听觉有问题,我也不愿意澄清。

我不是没有脾气,只是不愿意像个泼妇骂街,在公司爆发,那时没有人会帮我,我是异族,他们很早以前就一直拿种族课讽刺我,时不时叫我回中国.我不愿穿马来装,不愿停止吃猪肉,不愿进回教都成为受攻击的源头.要不是我忍气吞声,怎么可能继续做下去?他们曾让我渡过几个极端痛苦的日子,那几次我差点因为他们而寻短,还有一次在公司崩溃痛苦,伤心欲绝下差点拿刀割脉了.

我不求升职,也没有特意表现,但是我的工作表现比是非精二号好,kbi分数比她高很多,我有什么办法?又不是我贿赂上司,在公司我都是独来独往,没有拍马屁,也没有讨好任何人,更没有三不五时说人是非。我只是做我份内的事。很多时候都特地做慢一点,有时候明明做好了,却不能说已经做好了,怕招人妒忌,多痛苦呀。

说真的,我很累,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解脱?没有一技之长,辞了职什么都没办法做,悲哀.

庆幸的是,被他们这一族人这么折腾,我的忍功进步神速,从以前动不动想不开到如今虽然痛苦伤心难过依旧,夜夜不能眠的情况也没有什么改善,但是至少寻短之心已经很久没有涌上心头,让我不必担心忧郁症会让我心情一直在谷底,一不小心就赔上了性命。

能看到的都是我的亲人及好友,不会出卖我。

在这里我想骂她~~~~马来猪.

变相相亲吗?恶魔更恶魔了

公司搬到新的地点,认识两姐妹,妹妹先来当我的客户,问了我很多问题,然后我去她们的店吃午餐,轮到姐姐来问我问题,还问我生于哪一年,虽然很奇怪还是老实回答,最后她告诉我她有弟弟还没有结婚,也没有对象…………=_=
下雨,弟弟去载小恶魔回家,路中间有只狗,小恶魔竟然叫弟弟撞它,被我训了一顿,她怎么变得那么残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