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3年12月10日星期二

生石

12月2号,哲一早就说腹部痛,开始以为他是胃痛,问他是否要吃胃药?我有。哲说不要。
因为要弄closed by system,就关counter做,之前因为要跟经理投诉人事的不爽,结果未语先掉泪,经理以为我是要说工作量多,把他们一个一个叫进去询问,叫他们帮我做一点工。我说不是要说那个啦,经理误会了。
中午哲说她忍不住了,要休息去看医生,结果驾车驾到一半痛到直冒冷汗,幸好平安抵达诊所,后来证实是生石,小便还带血,立刻拿mc到公主专科那里检查,第二天才入院,打给哲的时候哲说因为病房人满为患。臭蛋哲,叫他有什么事通知我,结果毫无消息,每天还要我打给他才晓得他的事。
隔了一个多星期,哲载我回家时又说有点疼,当晚他就入院,上次的石还未清干净,又要弄多一次,他说痛到要命,为什么那些专科医生这么不负责任?没有检查清楚就乱乱叫人出院,结果又要镭射多一次,付多一次的药费,难道钱是这样赚的吗?

2013年9月30日星期一

syimah称赞我

今天syimah在众人面前指责masyitah工作能力差,后说哲虽然也不是很棒,但是比masyitah好,她称赞我在operation很aspert,叫他们要跟我学习,心里虽然很乐,但也有点担心哲会介意。事实证明哲果然介意,他傍晚的时候说他一直换部门,所以operation的东西很多都有点不懂,还说跟我学到很多。他的心情收到换车镜要给钱,还有其他杂事的影响,心情很不好,还说若他骂我,我不要生气。问哲我跟他说话时有没有manja,他说有时有。说哲没良心,当初我受伤,连句问候都没有,他就问我脚好了没?我说心很痛。哲问我换i/c了没?我说还没,他说他的i/c有点损坏,我打开他的抽屉拿他的钱包打开来看,哲责怪我说不可以开,里面有他的很多秘密,不能让我知道。哼。

2013年9月28日星期六

淘宝


打电话告诉颖,她的衣服来了,我比一比都可以穿leh,颖说不可以给我穿。我说穿起来像迷你裙。还给我的同事看了。 颖说她把上次我给她的宣传单交给她朋友,她有很多要买的东西,问题是我能卖东西给一个三年级的小女生吗?上次有交代颖叫她朋友的母亲买,不晓得她有没有说,不可能让她把货物带去学校卖吧? 跟颖说bb夹来了,她很开心的说耶,我还跟她说作得不美的给宏戴着拍照。她还问嘉和宏要不要跟我说话,嘉说不要,宏则点头又摇头,两个都要打小屁股。唉,轮到我头痛要作什么款式的可爱卡通了。 其实哲看到就立刻摇头说不可以,我不能穿那些衣服,要穿适合年纪的衣服。 星期四哲载我回家,要求看他的东西,他也答应了。 星期六哲载我去加班,原本他说来之前会打电话通知,结果毫无预警直接来到门口,害我还痴痴等待他的来电。 看到他穿我帮他留的oh yeah衣服,肚子明显的凸出来就摸了一下,还笑出声,他就说肚腩又大了,哈哈。 有些事哲还是不肯告诉我,只不过有一些事,告诉我而其他职员是不知道的,有些事,比其他职员早知道很久,应该可以满足了吧?不能再要求更多了,哲是很注重这些事情的人,问得多他会骂。很多时候他对我的态度是很不耐烦的,讲话也比较粗鲁一些,成了他的出气筒,不过之后有时会跟我解释,有时候他不需要解释我也会明白。不像对待其他人,一直很客气,除非是生气的时候,这表示他把我当成自己人多一点吗?

2013年8月21日星期三

一个马来西亚公司

新的经理来了,是印度人,这下子公司成了一个马来西亚公司了。
不知是否有人在挑拨离间,哲对我的态度有异,冷淡异常,跟他说话也爱理不理的。
是谁一而再的搞破坏呀?拿东西给他,他也不肯接过,硬是要我跑回去放回他桌上。
哲买了一只新的手表,价格不菲,他还问我美吗?我可不会欣赏。等待了几天,总算等到手表来,哲没空打开,我经过他的允许,打开来看。
帮人买淘宝,谁知道竟然买错了,同一款衣服买到两件。。。。。呜,还是很贵的那种,我都不穿那些衣服的,这下子真是欲哭无泪,亏大本了。

2013年8月11日星期日

黑洞最大

三姐弟讨论什么东西最大,颖不晓得说什么,嘉说恐龙,宏则说黑洞最大,什么都会吸进去。谁告诉他黑洞的?才四岁耶,四岁时的我,恐怕连恐龙是什么也不知道。

宏妈告诉我,啊嫲问宏跟爸妈住之后回去还会哭吗?宏回答会,问他原因,宏回答因为我哭你们才会给我糖吃。

宏找到小恶魔藏在沙发底下的鱼,这爱说谎的小鬼,问她几次都说鱼在学校,现在鱼却在我家,幸好宏找到,不然两个星期后不是变死鱼?

宏有礼让精神,会让别的小朋友先玩,可是为何自己的哥哥却不想让?两个人每天都打个你死我活的,拳拳到肉。昨天嘉还很委屈的说姐姐欺负他,弟弟也欺负他,他要让这个也要让那个,很可怜。

宏喝大奶瓶,我取笑他,他就拿大奶瓶来练力,哈哈。

告诉宏有东西给他吃,他立刻就投怀送抱,告诉妹妹,宏很市侩叻。

上次亲了嘉一下,他蛮不好意思的,现在只好亲宏,幸好宏还没有到不好意思的年纪。

2013年7月26日星期五

哲升级了

今早RM来到,问大家的oh yeah 的figure,众人都回答不出,只有我答了一个数目(我可是有update自己的figure的叻)被RM称赞了一下,可是后来RM骂所有人没有贡献很多的figure。
syimah叫哲,asnan和akmal不要回家先,RM要召见,我立刻想到他们全都升职了。
后来哲被叫进去谈了很久,出来后我问哲是否可以让我看信,哲点头我就自己拿了。
现在的薪水是2953,升职加薪357,加薪127,还有100的cola,总共是3537.00。问哲是否继续做现在的工作,哲说是,不过要开始做marketing,还要做financing的东西,看来是要哲做PFC了。希望哲不要被调走才好。不然我会很幸苦。
问他后面的人是否看过他的信?他说没有,我是第一个,喜悦的跟他说谢谢。
以后我要放假,哲就不能relief我了,唉。

2013年7月19日星期五

audit 大驾光临

audit突然大驾光临,幸好我平时都有稍微查一下才file,没有什么大错。
hanafi来到counter,笑着说我做错了很多,我立刻回答rindu awk luo,kalau x buat salah mcmana awk nak datang?结果听到的人都说我厉害,哈哈,就哲没有反应,也没有去问他,等下被骂就惨了。

他带优去看医生,结果是sakit puan , 上次哲sakit tuan,两个人在搞什么?

oh yeah的业绩并不理想,本来想在facebook 上宣传,后来懒惰就不管了,谁叫经理上次骂我,真是好心没好报,现在我不管了。


bank muamalat malaysia berhad 

2013年7月10日星期三

写春联

嘉说他和颖一起去学书法,我说以后过年时,他就写春联给我贴在门口。
他说还不可以,他的字很丑叻,我说慢慢的就会很美丽了。
颖妈或宏每次看他们回家就会哭得很厉害,她决定明年带宏回去。
今天拿到免费的绘本,本来是一人一本,不过我很厉害,拿到两本。后来颖妈也去拿,只拿到一本。
参加y3k的比赛,赢了两本食谱,太好了。

2013年6月30日星期日

不认得自己的弟弟

上两个星期五,到公司附近的餐馆买面包,因为很熟悉,一进去便跟店员说话,然后把面包装进自己的便当盒子里。发现有一位男士看着我,就奇怪的望着他,不以为然的继续我的事,好奇的又朝那个方向望了很久,我的妈呀,那个人不是我弟弟吗?天,住在一起,每天见面的弟弟竟然不认得,有够离谱了。

2013年6月12日星期三

i/c 拿钱

今天端午,特地拿假去银行。在出纳机前想得入神,直到银幕上出现提款卡无效才回神。把卡拿出来之后才知道,原来放进出纳机里面的是我的i/c,哈哈。

2013年6月9日星期日

宝贝来了

早上九点多去加班,不晓得claim的时候会不会挨骂?
sms哲告诉他开了,可是在关机状态中,直到回家哲都没有理会我,不晓得他的升级interview怎样了,臭小子,都没有联络我。那天他请假,工作出了错,我帮他善后,后来打电话给他,他叫我帮忙,我说要是我不帮谁帮,他就叫我帮他啦,还跟我说笑,想必他身边没有别人,不然他哪会以那种语气跟我说话?
三个宝贝来接我,大家去吃md,妹夫拿到很多voucher,三个汉堡,三盒naget(这个不会写),六杯汽水,四盒薯条,只需付十元而已。宏还饱到“来喜”,他喊妹妹,她们准备搬东西上车没听到,我跑到后面,只看到一条大便在厨房,宏脱了沾到大便的裤子站在厕所门口,担心他会掉下马桶,一直扶着他,谁知道他直接射尿,射到门也射到我。小屁股也弄到大便,马桶也沾到大便。后来颖和嘉一直取笑他。看到他难过的低着头,就安慰他说以前哥哥姐姐也是这样啦,他才把头抬起来,宏一岁多就已经很棒了,没有尿布也没有试过“来喜”,这次应该是肚子疼,问他他也委屈的点点头,看了都心疼。之前他在客厅坐着,我和颖帮嘉排邮票,345张,花了差不多三个小时,走近宏时,他竟然吓了一跳,看到他震动了一下。

2013年6月6日星期四

如果升职或调职

今天是nafi在这里的最后一天,很难过得流泪。syimah说要是哲升了职被调走,我一定会哭。何止会哭,现在只要想到都很难过,要是真的发生,都不晓得是否还能在那里继续工作,任何地方都有我们的回忆,被调走就差不多是没什么机会见面,除非是参加那种柔佛州几个分行的一起的课程或是roadshow,不然是没有机会见面的了。哲难道还会特地跑回来见我呀?倒不如我也离职,离开伤心地更好。那时一定不开机,让她们知道我一个人做了多少事,还有很多东西都没有教她们,也不打算教了,反正离职了她们自己想办法,还关我什么事呀?后天哲就要去面试,有点担心,能否自私的祈求哲无法升职呀?
想全职做手工,可是都没有客户,也没有人欣赏我做出来的东西,找不到吃,会被爸妈骂个狗血淋头的,自己又不是淘宝的代理,无法自己买东西,找人买又会被人骗,也花了很多冤枉钱,最近的这两批货就被骗了十多元,要是没有收入,这就是很大的问题。
自己也很笨,为什么人家都做得美到冒泡?就我自己做的只能远观而已?什么时候才能做出比较像样的手作呀?

后来,后来,哲跟我说为了要推荐他升级,分数改了,提高很多。天,那我不是变成最差的?因为我没有要升职,分数没有改高呀。臭蛋哲,上次还跟我说他的分数很低。原来是骗我的。

2013年6月4日星期二

是非精毁容

刚从北马渡假回来就听到是非精因挂衣服的铁架掉下,脸部被砸到,缝了很多针,毁了容。虽然他三天两头欺负我,倒也替她感到难过。
早上因太累,手机在包包里,结果睡到弟弟上班前才叫我起身。
最近的海运有些倒霉,不是代理不认账就是拖了钱不还,损失了一小笔。
哲说这星期五要拿假,看到再下个星期要去吉隆坡上课,就要求哲那个星期五不要拿假,哲却不肯。可恶的他不晓得我内心很难过,后来跟他玩闹说很生气,讨厌他,还说他都没有想我,最后他好笑的说有啦。回家前,在厨房把哲拉过来,靠了一秒他肩膀。

2013年5月24日星期五

拿到好业绩还被骂,真是好心没好报。

一早就挨骂,那天拿到七十千的业务,好心地分了一些数额给仍然是鸡蛋的同事,然后同部门的又一人分一点,最后自己只剩下四十八千的数额而已。经理却骂我说没有平均分给所有的同事,还说要分就要分给所有人。其实本来是只分给哲的,abm说要分一半给她,自己千辛万苦才拿到的业绩,无故要分一半给她,心里实在不爽,其他人也不甘心,之前哲还几次问我要分多少给他,最后才决定他们分一些给operation部门的人,还有nafi,因他帮了我很多。其他人只是坐享其成,还要挨骂,真是好心没好报。下一次再也不做这种蠢事了,上个月拿到一百千的数额,分了一半给哲,他们也很妒忌。拜托,那是我的努力换来的成果,要分给谁就分给谁,碍着了谁了吗?
哲突然被叫进经理室,问他发生什么事,他说要去升职面试,还有asnan和akmal也要去面试,就我一个人没份,之前经理曾三次问我要不要升级,我都拒绝了,所以这次才没有我的份。可是不知情的人会怎么想呀?他们一定会以为我的工作能力及评估报告太差了,没资格升职吧?大家会以怎样的同情眼光来看待我呀?
晚上一直蝙蝠飞进家里,还跑去我房里,好不容易弟弟才把它赶出来,却飞下楼,很害怕的我早跑进储藏室躲着,后来躲到电视机后面不肯出来,结果我坐在沙发上,拿着一个大箱子的盖挡着以防万一。爸喷了很多蚊油,那只蝙蝠才肯现身,却是朝我飞来,好大一只呀,吓得我边尖叫边拿纸箱盖往前一档,然后飞快逃走。事后想起还很害怕,家人也第一次听到我那么高分贝的尖叫声。

2013年5月18日星期六

瓢虫饼干





testing新烤箱,状况之一,电线太短,找了一个插座,预热烤箱十分钟之后,烤箱还是冷的,还以为是拿到坏的烤箱,拿电话去充电才知道是插座不能用。换了地方一开电,有灯的耶,烤饼干的时候,有嗅到一点焦味(都还没有放饼干耶)还有突然的啪一声,吓到我以为会爆炸。
用咖啡酥饼的配方来做这个饼,本来是想弄成melody呀那些可爱的小卡通的,谁知道手艺不好,弄成四不像,干脆全部弄小瓢虫好了,才弄了几个就想叫救命了,后面的全部弄小南瓜。
烘好后打给颖,告诉她我要做小动物饼了,想做melody,可是我不会弄,做小猪好不好?她说不要,小猪很丑。我说那我做melody好了,她说我不会弄,我就告诉她,丑丑的给宏宏吃,反正他还不会分,美美的才给她吃,她才开心的笑了。(只怕待会做出来的全部是丑丑的,颖就没得吃了)

2013年5月17日星期五

oh yeah

那天RM来说等一下要见还没有figure的职员,我当场就做v字形的手势,还大声说yeah,nasih baik sy sudah ada figure. RM和所有在场的职员都忍不住笑出来,哈哈。下个星期RM就要来了,我今天拿到RM70,000-00的figure,每个人都要分一杯羹,结果只好一个人分3千,结果自己只剩下48千,明明上个月和这个月我的figure都很高,无奈却要分给其他人,害我变成很低了。哲自己也有四十千了,可是也是想瓜分我的figure,他拿到大project的时候却没有想到要分给我一点,好悲哀。
哲也很久没有安慰我了,都对我很冷淡了,我们是什么呢?
我请假他就投诉工作很多,他请假难道我的工作就不多吗?我一个人要做三个人的工作叻。

2013年5月15日星期三

公司变危楼?

那天复印时听到奇怪的声音,不以为意,后来才知道是墙壁裂开的声音,楼下大部份的墙壁都裂开了,随时有塌的可能,吓得我们连走路都不敢大力。
哲买了cendol请大家吃,却没有叫我吃,亏我为他做了这么多。
今天哲说clrg要轮到我做,我说我做admin,没有做clrg,哲就生气的指责我,还不要跟我说话,问他东西,他就嘟着嘴,手往下比,鸡蛋糕。
oh yeah的figure,那天我给了哲50千,可是哲找到人都没有给我任何数目,今天我又找到人,哲却要我分他一半。
昨天梦见爸带着弟和我一起出现在一个街上,当时年纪都很小,爸问弟弟要不要吃油条,买三个,弟弟说要买500个,爸说什么买500个,500个怎么吃得完?三个就好了。然后越往前走就越看不到他们,加上人很多,最后失散了,当时我很清楚的知道是在梦里,想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觉得往前走似乎不妥就往回走,顺便找他们,虽然很怪异,但当时仍然决定不要这么快醒来,不然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可是还是醒来了,迷迷糊糊间又听到一个很朦胧的声音,说了一大堆话,可是听不清楚,不晓得说些什么。醒来后很担心,怕会发生什么事,下楼拜拜一下。

2013年4月27日星期六

可爱卡套

 
橙色是我做的,第一次做,有点笨手笨脚的。粉色是一位昨天来我家学习做手工的二年级女生做来送给自己当生日礼物的,旁边的心是她自己的设计,除了眼睛,蝴蝶结还有四周的边缘是我帮她缝,其它都是她自己慢慢缝的哦。有兴趣的朋友们,一起来感受不织布的魅力吧

2013年4月24日星期三

哲身体又欠佳

星期一,哲又拿mc,因为胃病还没好,腰也痛。我说他吃辣椒,他说只吃一点点,根本都不辣,他吃辣的程度,如果说辣肯定是辣死人那种了啦。责怪他不听我劝告。昨天他也是吃辣,我也埋怨了他几句,结果他今天说胃很痛,我就说昨天叫他别吃辣又不听,现在自己痛了,他就答应不吃。我说他选择戒口一两个星期还是一两个月?哲不敢说什么。臭蛋是非精,人家settle车的信拿给他,要拿清单,结果她没有理会,交给masyitah,等到我问的时候,她怪我没有跟她说有人等,废话,她没有带脑袋来上班呀?难道那封信是我从垃圾桶捡的?还是好兄弟飘过来的?鸡蛋糕,还在后面一直骂。后来我跟哲说我可能会跟后面的人吵架,哲问是谁?我说那个啦,还会有谁?
从asmah那里buy的钱竟然有一张假钱,结果我和哲,masyitah和asmah一人要赔二十五元,都不晓得是谁乱乱算钱。害我无端端亏一笔。
明天后天哲休假哦。谁惹我谁就会被我亏的了。已经忍了很久了,是时候来个小爆发了。
syimah叫我弄东西,来到我的位置,正当我要坐下,她突然把我的椅子推到后面,幸好我还只是双腿弯曲着,没有坐下去,不然就跌倒了,哲的位子有位顾客看到不禁笑了出来。

2013年4月20日星期六

rilakuma卡套


可能是用太多次的水消笔写字,不满意又清洗,到后来竟然留下痕迹,洗也洗不掉。

2013年4月16日星期二

胃痛






一早抵达公司,看到哲的车,有点奇怪他怎么会驾车来,难道腰痛得无法驾摩多了?进到里面才看到哲在跟经理聊着,心里就想哲应该是会mc,果然哲说他腹部痛,吃东西也会吐,像极了胃痛,不过他说可能是有人做法弄他。一手接过哲手里的车钥匙,等他交代完要我做的工作。接着哲去看医生。提醒他说有什么事都通知我,谁知道哲只sms问他朋友公司的bal,告诉他hz pending。之后就音讯全无,忍不住打给他,他说去pekan nanas看医生才刚回家,埋怨他又不通知我,哲说他才刚回家。哼。后来取笑他有没有买黄梨,呵呵。幸好哲只是胃痛,没什么大碍。syimah奇怪他没有消息,我说他mc,syimah问我为何知道,只好告诉她我打给哲了。后来我要帮哲custing voucher,她们又呱呱叫,妒忌呀??

2013年4月15日星期一

偷钱


小恶魔越来越坏,前几天偷了妈妈的薪水三百五十元去学校打算买东西吃。
以前他三天两头头家里的钱,一偷就偷十几元,爸妈知道没跟她计较,也没告诉她父母,算起来我的钱也不见很多次,难怪她最近很有钱,每次的零用钱都有剩下来。原来是偷我家的钱。
每次来我家睡总是告诉我妈她要自己起身,要自己去托儿所,那时是她作案的最好时机,家里都没有人。冰箱的汽水,store的零食总是买了却不知所终。我抓过她很多次,也通知她的父母,要他们好好管教,可是没有用。家贼总是那么难防,也不好意思在她父母面前给她难堪,以后希望她不要来我家睡了。

哲腹部又出问题


哲说他腰痛,问他为什么会痛?他说搬运东西弄伤了。后来他又说腹部也痛,望向他的腹部,觉得似乎跟平常不一样,稍微大了一些,问他是否有涨风?是不是类似胃痛那样的痛?哲说好像是,伸手摸了一下,感觉不到怎样。后来跟哲说要摸摸看,哲说不可以,我说我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摸啦,现在闭路电视十几架,马来人又很麻烦,每次只要稍微亲切一些,哲就担心会被炒鱿鱼。只有在哲有车载我回的时候才可能摸摸看是否有涨风。那时才百无禁忌,可以稍微暧昧一些,哈哈。不过在office,照样打他,照样拿东西给他,碰到手也没关系,只要没有被人发现。闭路电视照是照得到,可是真有人那么有空,一天十二小时查我和哲有没有稍微亲密的接触呀?现在都没有单独相处的时间,连悄悄话都没有机会说。今天问了有没有后悔和我的关系?哲说他没有kisah。回忆当年是,哲说他不晓得被录取了,是他朋友逼他打电话的,谁知道已经被录取一个星期了,他立刻搭巴士下来,在啊依淡一下巴士就巧遇他姐姐,就这样被他们拉回家住,买了随身用品给他,哲说永远会记得。我也告诉他当年当假期工的苦事。

2013年4月3日星期三

打水


突然想起小时候,三天两头没有水来的日子,那时候,整个十九哩就我们家会大小出动去打水,现在回想起来一定成为很多人茶余饭后的笑柄吧? 从有记忆开始,打水就成了最重要的事,家里有一个白天永不关上的水龙头(用水用得蛮够力的,其实是开小小啦,所以水一直不会满,),家人每次走过,看到水流变小了,就开始搬出家里大大小小所有的桶存水,临时抱佛脚的后果当然是只存到很少量的水啦。不过还有两缸雕着龙的古董大水缸,一个黄色泥浆水色的井,能支持一两头。 第三天,婆婆就会挑着扁担,领着拎着一个小水桶的我走到另一条巷子的打水,那条巷子的井水可不像我家的,(听祖母说是以前把厕所搬去外面时弄坏了水源)人家的清澈得好像自来水,打好了水就吃力的搬回家,有时搬个四五轮,有时则是隔天再去打扰别的人家。 也许是自小就提水,那时虽然骨瘦如柴(现在依然是),力气却很大(现在是因为车祸后遗症,手无缚鸡之力了),家里的井水有本事打到完,洗井后第二轮就由祖父祖母负责打完,然后涌出来的井水就会很白,至少看得到石头和沙粒。 那时最喜欢打满一桶的水,泡脚,井水很凉,很舒服。 每个礼拜都会洗一次地,就洗厨房,那时弟妹也回来一起住,全家出动洗地,顺便用扫把打架,很好玩,那时有多少把扫把?八把以上哦,真怀念。 自从祖父祖母行动不便,就很少打完全部井水,有时很有空,没事做才运动一下。 现在回去,打两桶水就累了,连把水桶漂亮的丢下去,一次就装满的本领都忘了。就只有拿着那条绳子往右晃,往左晃,晃五六次才勉强装到水,真没用。 。

大雄

早上,在面子书看到嘉爸online,就问他几时去扫墓?他说下个星期才去。顺便问他嘉喜不喜欢玩这个,每次看到嘉,他总是拿树胶带来玩,嘉爸说嘉玩就厉害。接着说要是嘉喜欢玩这个,就变成小叮当里的大雄了,哈哈。结论是买还是不要买呢?还是等下次问嘉好了。 25/03/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