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3年4月27日星期六

可爱卡套

 
橙色是我做的,第一次做,有点笨手笨脚的。粉色是一位昨天来我家学习做手工的二年级女生做来送给自己当生日礼物的,旁边的心是她自己的设计,除了眼睛,蝴蝶结还有四周的边缘是我帮她缝,其它都是她自己慢慢缝的哦。有兴趣的朋友们,一起来感受不织布的魅力吧

2013年4月24日星期三

哲身体又欠佳

星期一,哲又拿mc,因为胃病还没好,腰也痛。我说他吃辣椒,他说只吃一点点,根本都不辣,他吃辣的程度,如果说辣肯定是辣死人那种了啦。责怪他不听我劝告。昨天他也是吃辣,我也埋怨了他几句,结果他今天说胃很痛,我就说昨天叫他别吃辣又不听,现在自己痛了,他就答应不吃。我说他选择戒口一两个星期还是一两个月?哲不敢说什么。臭蛋是非精,人家settle车的信拿给他,要拿清单,结果她没有理会,交给masyitah,等到我问的时候,她怪我没有跟她说有人等,废话,她没有带脑袋来上班呀?难道那封信是我从垃圾桶捡的?还是好兄弟飘过来的?鸡蛋糕,还在后面一直骂。后来我跟哲说我可能会跟后面的人吵架,哲问是谁?我说那个啦,还会有谁?
从asmah那里buy的钱竟然有一张假钱,结果我和哲,masyitah和asmah一人要赔二十五元,都不晓得是谁乱乱算钱。害我无端端亏一笔。
明天后天哲休假哦。谁惹我谁就会被我亏的了。已经忍了很久了,是时候来个小爆发了。
syimah叫我弄东西,来到我的位置,正当我要坐下,她突然把我的椅子推到后面,幸好我还只是双腿弯曲着,没有坐下去,不然就跌倒了,哲的位子有位顾客看到不禁笑了出来。

2013年4月20日星期六

rilakuma卡套


可能是用太多次的水消笔写字,不满意又清洗,到后来竟然留下痕迹,洗也洗不掉。

2013年4月16日星期二

胃痛






一早抵达公司,看到哲的车,有点奇怪他怎么会驾车来,难道腰痛得无法驾摩多了?进到里面才看到哲在跟经理聊着,心里就想哲应该是会mc,果然哲说他腹部痛,吃东西也会吐,像极了胃痛,不过他说可能是有人做法弄他。一手接过哲手里的车钥匙,等他交代完要我做的工作。接着哲去看医生。提醒他说有什么事都通知我,谁知道哲只sms问他朋友公司的bal,告诉他hz pending。之后就音讯全无,忍不住打给他,他说去pekan nanas看医生才刚回家,埋怨他又不通知我,哲说他才刚回家。哼。后来取笑他有没有买黄梨,呵呵。幸好哲只是胃痛,没什么大碍。syimah奇怪他没有消息,我说他mc,syimah问我为何知道,只好告诉她我打给哲了。后来我要帮哲custing voucher,她们又呱呱叫,妒忌呀??

2013年4月15日星期一

偷钱


小恶魔越来越坏,前几天偷了妈妈的薪水三百五十元去学校打算买东西吃。
以前他三天两头头家里的钱,一偷就偷十几元,爸妈知道没跟她计较,也没告诉她父母,算起来我的钱也不见很多次,难怪她最近很有钱,每次的零用钱都有剩下来。原来是偷我家的钱。
每次来我家睡总是告诉我妈她要自己起身,要自己去托儿所,那时是她作案的最好时机,家里都没有人。冰箱的汽水,store的零食总是买了却不知所终。我抓过她很多次,也通知她的父母,要他们好好管教,可是没有用。家贼总是那么难防,也不好意思在她父母面前给她难堪,以后希望她不要来我家睡了。

哲腹部又出问题


哲说他腰痛,问他为什么会痛?他说搬运东西弄伤了。后来他又说腹部也痛,望向他的腹部,觉得似乎跟平常不一样,稍微大了一些,问他是否有涨风?是不是类似胃痛那样的痛?哲说好像是,伸手摸了一下,感觉不到怎样。后来跟哲说要摸摸看,哲说不可以,我说我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摸啦,现在闭路电视十几架,马来人又很麻烦,每次只要稍微亲切一些,哲就担心会被炒鱿鱼。只有在哲有车载我回的时候才可能摸摸看是否有涨风。那时才百无禁忌,可以稍微暧昧一些,哈哈。不过在office,照样打他,照样拿东西给他,碰到手也没关系,只要没有被人发现。闭路电视照是照得到,可是真有人那么有空,一天十二小时查我和哲有没有稍微亲密的接触呀?现在都没有单独相处的时间,连悄悄话都没有机会说。今天问了有没有后悔和我的关系?哲说他没有kisah。回忆当年是,哲说他不晓得被录取了,是他朋友逼他打电话的,谁知道已经被录取一个星期了,他立刻搭巴士下来,在啊依淡一下巴士就巧遇他姐姐,就这样被他们拉回家住,买了随身用品给他,哲说永远会记得。我也告诉他当年当假期工的苦事。

2013年4月3日星期三

打水


突然想起小时候,三天两头没有水来的日子,那时候,整个十九哩就我们家会大小出动去打水,现在回想起来一定成为很多人茶余饭后的笑柄吧? 从有记忆开始,打水就成了最重要的事,家里有一个白天永不关上的水龙头(用水用得蛮够力的,其实是开小小啦,所以水一直不会满,),家人每次走过,看到水流变小了,就开始搬出家里大大小小所有的桶存水,临时抱佛脚的后果当然是只存到很少量的水啦。不过还有两缸雕着龙的古董大水缸,一个黄色泥浆水色的井,能支持一两头。 第三天,婆婆就会挑着扁担,领着拎着一个小水桶的我走到另一条巷子的打水,那条巷子的井水可不像我家的,(听祖母说是以前把厕所搬去外面时弄坏了水源)人家的清澈得好像自来水,打好了水就吃力的搬回家,有时搬个四五轮,有时则是隔天再去打扰别的人家。 也许是自小就提水,那时虽然骨瘦如柴(现在依然是),力气却很大(现在是因为车祸后遗症,手无缚鸡之力了),家里的井水有本事打到完,洗井后第二轮就由祖父祖母负责打完,然后涌出来的井水就会很白,至少看得到石头和沙粒。 那时最喜欢打满一桶的水,泡脚,井水很凉,很舒服。 每个礼拜都会洗一次地,就洗厨房,那时弟妹也回来一起住,全家出动洗地,顺便用扫把打架,很好玩,那时有多少把扫把?八把以上哦,真怀念。 自从祖父祖母行动不便,就很少打完全部井水,有时很有空,没事做才运动一下。 现在回去,打两桶水就累了,连把水桶漂亮的丢下去,一次就装满的本领都忘了。就只有拿着那条绳子往右晃,往左晃,晃五六次才勉强装到水,真没用。 。

大雄

早上,在面子书看到嘉爸online,就问他几时去扫墓?他说下个星期才去。顺便问他嘉喜不喜欢玩这个,每次看到嘉,他总是拿树胶带来玩,嘉爸说嘉玩就厉害。接着说要是嘉喜欢玩这个,就变成小叮当里的大雄了,哈哈。结论是买还是不要买呢?还是等下次问嘉好了。 25/03/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