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3年6月30日星期日

不认得自己的弟弟

上两个星期五,到公司附近的餐馆买面包,因为很熟悉,一进去便跟店员说话,然后把面包装进自己的便当盒子里。发现有一位男士看着我,就奇怪的望着他,不以为然的继续我的事,好奇的又朝那个方向望了很久,我的妈呀,那个人不是我弟弟吗?天,住在一起,每天见面的弟弟竟然不认得,有够离谱了。

2013年6月12日星期三

i/c 拿钱

今天端午,特地拿假去银行。在出纳机前想得入神,直到银幕上出现提款卡无效才回神。把卡拿出来之后才知道,原来放进出纳机里面的是我的i/c,哈哈。

2013年6月9日星期日

宝贝来了

早上九点多去加班,不晓得claim的时候会不会挨骂?
sms哲告诉他开了,可是在关机状态中,直到回家哲都没有理会我,不晓得他的升级interview怎样了,臭小子,都没有联络我。那天他请假,工作出了错,我帮他善后,后来打电话给他,他叫我帮忙,我说要是我不帮谁帮,他就叫我帮他啦,还跟我说笑,想必他身边没有别人,不然他哪会以那种语气跟我说话?
三个宝贝来接我,大家去吃md,妹夫拿到很多voucher,三个汉堡,三盒naget(这个不会写),六杯汽水,四盒薯条,只需付十元而已。宏还饱到“来喜”,他喊妹妹,她们准备搬东西上车没听到,我跑到后面,只看到一条大便在厨房,宏脱了沾到大便的裤子站在厕所门口,担心他会掉下马桶,一直扶着他,谁知道他直接射尿,射到门也射到我。小屁股也弄到大便,马桶也沾到大便。后来颖和嘉一直取笑他。看到他难过的低着头,就安慰他说以前哥哥姐姐也是这样啦,他才把头抬起来,宏一岁多就已经很棒了,没有尿布也没有试过“来喜”,这次应该是肚子疼,问他他也委屈的点点头,看了都心疼。之前他在客厅坐着,我和颖帮嘉排邮票,345张,花了差不多三个小时,走近宏时,他竟然吓了一跳,看到他震动了一下。

2013年6月6日星期四

如果升职或调职

今天是nafi在这里的最后一天,很难过得流泪。syimah说要是哲升了职被调走,我一定会哭。何止会哭,现在只要想到都很难过,要是真的发生,都不晓得是否还能在那里继续工作,任何地方都有我们的回忆,被调走就差不多是没什么机会见面,除非是参加那种柔佛州几个分行的一起的课程或是roadshow,不然是没有机会见面的了。哲难道还会特地跑回来见我呀?倒不如我也离职,离开伤心地更好。那时一定不开机,让她们知道我一个人做了多少事,还有很多东西都没有教她们,也不打算教了,反正离职了她们自己想办法,还关我什么事呀?后天哲就要去面试,有点担心,能否自私的祈求哲无法升职呀?
想全职做手工,可是都没有客户,也没有人欣赏我做出来的东西,找不到吃,会被爸妈骂个狗血淋头的,自己又不是淘宝的代理,无法自己买东西,找人买又会被人骗,也花了很多冤枉钱,最近的这两批货就被骗了十多元,要是没有收入,这就是很大的问题。
自己也很笨,为什么人家都做得美到冒泡?就我自己做的只能远观而已?什么时候才能做出比较像样的手作呀?

后来,后来,哲跟我说为了要推荐他升级,分数改了,提高很多。天,那我不是变成最差的?因为我没有要升职,分数没有改高呀。臭蛋哲,上次还跟我说他的分数很低。原来是骗我的。

2013年6月4日星期二

是非精毁容

刚从北马渡假回来就听到是非精因挂衣服的铁架掉下,脸部被砸到,缝了很多针,毁了容。虽然他三天两头欺负我,倒也替她感到难过。
早上因太累,手机在包包里,结果睡到弟弟上班前才叫我起身。
最近的海运有些倒霉,不是代理不认账就是拖了钱不还,损失了一小笔。
哲说这星期五要拿假,看到再下个星期要去吉隆坡上课,就要求哲那个星期五不要拿假,哲却不肯。可恶的他不晓得我内心很难过,后来跟他玩闹说很生气,讨厌他,还说他都没有想我,最后他好笑的说有啦。回家前,在厨房把哲拉过来,靠了一秒他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