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专辑

博客

2014年2月12日星期三

今天在油站下车,因为已七点半,所以步伐有点急,到了路口,看到一位男士正戏耍两只中狗,就像被钉住了似的站在那里不敢动,待那男士走过,看到我的样子就问我是否怕狗,还说那狗不会咬人的。等了一会儿,以为狗已走了,往前走却发现狗还在那儿,而且正朝我跑来,吓得我立刻退后,那位男士未走远,听到脚步声往后望说那狗不会咬人的,接着问我住哪?我说前面而已,他就说他带我回,然后他就走在前面,狗儿朝他跑去,他把狗引开的当儿,我快步走过,当然没忘记跟她道谢,幸好遇到他,不然我都不敢回家了。
都是因为要帮哲做amlah的考试才迟回的,还被其她人笑哲有assistant所以做得很快。

2014年2月11日星期二

家在哪?

今天走路回家的时候因边走边发呆,抵达门口时把钥匙掏出来后一看,里面的车不是我家的车,那我是走错了?因为是超级大路痴,开始担心找不到回家的路,跑到左边望了一下门牌,再望一下附近,这是我家没错呀?可为什么车不一样?仔细一看,原来是妈妈铺了一层色彩鲜艳的plastik,一场虚惊。

2014年2月10日星期一

哲捐血

哲说他中学时期曾跑去捐血,当时他的同学很害怕,哲说不必怕。待哲捐了血走去后面休息时却突然昏倒了,结果还要人家抬他去休息,听到这里忍不住失笑,幸好哲没有恼火,哈哈,后来忍不住想了一会,再度失笑。

2014年2月9日星期日

记事

星期五开工,哲有驾车来,问他下午在哪祈祷?他说士乃,本来是想搭他的顺风车回十九哩吃饭的,后来又没看到他走去士乃的路,真是的。。。。。。
到了傍晚,他们全都去欢送玛的宴席,我不是kelab的会员,所以不需要去,一个人留在银行等待,虽说有些好兄弟的传言,但不是很害怕,毕竟我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怕什么,怕的反而是人,万一有人冲进来,我一个弱女子,怎反抗呀?
哲肯载我回才留的,不然早就走路回咯。哲又给是非精弄到情绪有点不好,凶了她几句,最近我和哲的情绪都不好,是非精倒也不敢惹我们。
叫哲给我看他的手,发现尾指都高过无名指,证明他不受小人所害,而食指却没有比无名指长,所以不是越老越有钱的类型。
在车上,和哲聊了一些事,也拍了几下他的大腿。聊到哲去了兰嘉威晒黑了,哲就说不喜欢了啦,我挽了下哲的手臂说喜欢。后来哲讲到生气的地方就摸摸哲的后脑以示安慰,他曾说过他们的头发是不能乱摸的,不过我都摸了不下十次了啦。下车前,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没有紧紧的十指互扣,只是轻轻的互扣而已。毕竟我们都那么多年了,热情已不再,只是剪不断理还乱而已,我也需要他安慰忧郁的我,不然忧郁的状况很严重就不可收拾了,想到两三年前,哲受到是非精和是非精二号的挑拨离间而和我决裂的情况仍然令我悲伤不已,那时几乎自杀了。幸好熬了过来,幸好得以沉冤得血,痛苦了三年,希望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我和哲的感情,经不起考验,让我寒了心。